请锁定竖排方向

专栏

专访毕赣:《地球最后的夜晚》,一半是记忆,一半是

《地球最后的夜晚》可以是一部公路片,一部侦探片,一部爱情片,甚至可以是一部科幻片,它给予了很多的可能。

0

0

专栏

他亲手挖过上千座古墓,解开了很多很多谜题

54岁的唐际根在河南安阳殷墟呆了二十多年,挖过上千座陵墓,遇过很多很多的谜题,有些解开了,有些成了巨大的遗憾,有生之

0

0

专栏

恭喜你,活过了今年夏天

从6月的第一天起,气温一下就越过了35℃高温线,“热到一开炉子烟雾报警器就报警了”。这样的高温日累计了20天,比常年多

0

0

专栏

全国“两栖青年”数量超7000万,一线城市年轻人更抗

所谓“两栖”,不仅仅是两份工作,而是两种更饱和的生活状态——一种是面对现实的生存,另一种则是面对自己内心的生活。

0

0

专栏

网瘾中年到底为什么要玩网游? —— 对手游《仙境传

我对游戏本身没什么好奇的,但对于一个活生生的人在另一个虚拟的平面世界,能产生如此强烈的共鸣产生了巨大的好奇心。

0

0

专栏

「徐老怪」徐克丢失的美人江湖

所以周星驰电影里的女人常常只负责美,从张柏芝到黄圣依,从张雨绮到林允,周星驰乖张的喜剧世界里,一定要有个绝色美女去

0

0

专栏

黄渤自称导演《一出好戏》给自己挖坑,性价比低不如

“做导演需要你真的是想干这事,喜欢做这事。如果说就是一个活儿的话,我觉得就没什么意思了,就说别人拿来一个故事,啊,

0

0

专栏

马思纯:做一个大家不讨厌的人

当有一天大家觉得你演得真的还可以的时候,也许他们就不在乎你到底是谁的外甥女了,你可能就是马思纯本人了吧。

0

0

专栏

不打篮球的姚明,和我们打了一次「太极」

​​「如果我再干五年、十年——假设我有这样的机会,结果人家发现我们中国篮球界最值得采访的是姚明的话,只能说明我篮协

0

0

专栏

董卿 惯性奔跑

「我就觉得鱼尾纹啊斑啊这些事情并不是很重要。就像是你挣脱了束缚以后,你获得了某种自由,那种奔跑的速度带给你的满足感

0

0

专栏

于正:我从来没有低谷,因为我一直在谷底

他在横店一家小宾馆住了9年,房间号是2317。在那个逼仄狭窄的房间里,他写出了很多毁誉参半的剧本,收割无数注意力也收获

0

0

专栏

李宁:我愿意做李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对话

「体育是这样的,体育是玩钱的,没钱是很难做。」

0

0

专栏

再遇见吴青峰

「之前很多状态,我会觉得自己好像把自己消耗掉,我休息了1年多当中,我其实真心的想过要放弃,蛮想选择一个淡出(歌坛)

0

0

专栏

秦岚:我和富察不太像,我不太会难为自己

​​过往的采访资料里,除了谈论早年在《还珠格格3》中饰演的知画一角、《又见一帘幽梦》里的绿萍、前男友陆川,以及说了

0

0

专栏

是枝裕和最爱的女主角,中国影迷愿她“千万要长命百

演老太太的秘诀,她调皮地答,“演老太太的话,不用动就可以,也不用说太多话,不用记台词就行啊”。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