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没说错啊,这些古风歌词就是胡编乱造

2018-12-04
来自:虎嗅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张家明


《侠客行》作者去世后不久,一首叫做《盗将行》的古风歌曲火了起来。找来一听,歌词是这样写的:


劫过九重城关,


我座下马正酣,


看那轻飘飘的衣摆,


趁擦肩把裙掀。


……


蜀中大雨连绵,


关外横尸遍野,


你的笑像一条恶犬,


撞乱了我心弦。


也许是巧合,这几句歌词中的情境,如果你最近玩过《荒野大镖客2》,一定不会觉得陌生。不过,你的感受可能跟《盗将行》完全不一样。


刚洗劫了一个小镇,后面好几个骑警正在追杀,此刻你的战马却“正酣”,走得颠三倒四,速度慢得一批,你绝对不会有命欣赏路边风景,更别说把妹了。


马正酣的后果


当你骑着马欣赏湖光山色,还想象牛仔歌手巴斯特·斯克鲁格斯那样唱一曲《Cool Water》,这时路边丛林突然冲出十几条恶狼,撞乱了你的心弦,你一顿手忙脚乱的操作,被恶狼拉下了马,喉咙被咬断。


是这样的恶犬吗?图/《荒野大镖客2》


所以,“你的笑像一条恶犬”大概可以成为中国流行歌词里最让人懵逼的比喻。


填词人姬霄解释说:“其实当时写第一稿的时候更诡异,原句是‘你的笑像一条疯狗叼走了我的弓’,哈哈,为啥这么写,可能就是觉得大盗嘛,比较粗糙,还可能比较怕狗,遇见个心动的笑容,瞬间让他手足无措,乱比喻一通。”


扬州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邵晓舟(网名“迦楼罗火翼”)称《盗将行》的歌词“狗屁不通”,其实完全批评不到点上,“狗屁不通”不就是一些古风歌词引以为豪的特色么?


01 令人尴尬癌爆发的古风歌词


古风歌词创造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文体——“尴尬癌体”。


几乎每个字你都认识(生僻字在古风歌词中常见,还真不敢说都认识),但拼在一起之后完全不知道什么意思,不中不西,不古不今,不人不妖,让人直犯尴尬癌。


以去年最红的一首古风歌曲《凉凉》为例。


“你在远方眺望,耗尽所有暮光,不思量自难相忘”,一会让人想起《暮光之城》里的西洋僵尸,一会从苏轼悼念亡妻的词作里直接抄一句,未赋新词强说愁。


“凉凉夜色为你思念成河,化作春泥呵护着我”,夜色、河流、春泥等意象在毫无逻辑之间尬转,《春泥》的作者庾澄庆、伊能静听了想打人。


“凉凉天意潋滟一身花色,落入凡尘伤情着我”,听到这里,尴尬癌已到晚期,卒。



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场景都很美,但合在一起就看不下去,豆瓣评分只有3.9。


多听几首就会发现,古风歌词的创作规律之一就是填词绝对不能讲逻辑,古诗词常见的意象请随便用。


《盗将行》的结尾是大盗过起了小清新的生活,“入巷间吃汤面,笑看窗边飞雪,取腰间明珠弹山雀,立枇杷于庭前”。为什么是“枇杷”而不是鲁迅家院子里的“枣树”?大概跟另一篇悼亡妻的名篇《项脊轩志》有关吧。


说到这个,但凡有跟情伤、伤悼有关的歌词,古风填词人一般不会用“伤”,大概是因为我们凡夫俗子都用这个简体字,显得自己忒没文化,所以他们喜欢用“殇”,没点文化的人都不知道这念“肠”还是念“伤”。


“殇”这个字是非常严重的,可以指为国战死者,也可以指一个人未成年而死,8岁到11岁夭折为“下殇”,12岁到15岁早亡是“中殇”,16岁至19岁去世叫“长殇”。


不知道古风歌曲唱作人时不时就发作的“情殇”能到哪个程度?



搜索“殇”字相关图片,你将会看到古风与非主流是紧密结合的。


02 古风歌曲填词指南


古风歌词看起来都像一个人写的,而且这个人的汉语词汇量仅仅局限于中小学语文课本。


知乎博主@崔二元有一条4700点赞的回答,用十个词就总结了古风歌词的套路:时间必须是“千年”,地点动不动就“天下”,人物则多是“谁人”,起因常见“离愁”,经过多要“徘徊”,结果就是“殇”。


如果还不够,那就把中小学古诗词都拆成单字,再灵活组合一下,也能搞出一大批古风歌词用语。如果连中小学课本都懒得翻,没关系,古风名曲《昨日帝王篇》已经把所有的古风词语都用上了。


《昨日帝王篇》部分歌词


熟练掌握这些词语的排布技巧,AI机器人也可以写古风歌词。


清华大学语音与语言实验中心(CSLT)发明的作诗机器人“薇薇”写过一首诗叫《秋夕湖上》,初看之下似乎有模有样,细细品味之后就会发现这首诗毫无生气,堆砌辞藻罢了。


而宋代诗人葛绍体写的《秋夕湖上》,“谁拂半湖新镜面,飞来烟雨暮天愁”两句,则明显能感到这是一个活人写的,因为我们能看到一个人的动作和情绪,身临其境,感同身受。


左边为机器人作品,右边为宋代葛绍体所写的诗歌


因为没有“人味”,没有“自我”,古风情歌在处理“表白”这件事情的时候,尤其尬。


古风爱好者似乎不屑于像Beyond那样说“我喜欢你,那双眼动人,笑声更迷人”,毕竟她的笑容可能像一条恶犬;更不会说“我爱你”,仿佛这三个字透着一股渣男味儿,唯恐避之不及。


那古风歌词应该怎么表白呢?


初级版叫“我心悦你”,中级版可以直接抄一句《越人歌》的“心悦君兮君不知”,再高级点就要把爱情追溯到前世,“黄泉路上,忘川河中,三生石旁,奈何桥上,我可能喜欢着你”。


记住,一定要用“可能”才能形容那种前生注定的缥缈感,同时也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以后喜欢别人还可以重复使用。毕竟,除了孟婆,谁知道你在奈何桥上可能喜欢了几个?


《太子妃升职记》剧照


03 读书不多,审美不行,古风来凑


古风歌词的质量为什么那么差,借杨绛的一句话说,“问题主要在于读书不多”


据网易云音乐2016年发布的《中国独立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中国独立音乐人的专业程度还很低,78.6%的独立音乐人是自学为主,受过专业和系统音乐训练的比重仅仅为11.8%,还有一小部分人的音乐技能来自于培训机构和学校社团。


自称混过古风圈的知乎博主@负雪寻乡说得更狠:“说白了古风圈就是一群在学校闲着无聊,自认为有点才华,然后想和同龄人找点不一样的东西玩玩。”他听完《似是故人来》之后,意识到自己可能一辈子都写不出这样的歌词,从此不再混古风圈。


《中国独立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


歌词本质上是一种文学创作,离不开个人的天份和自学,但自学不等于自嗨,没有长期的文学熏陶和填词训练,也没有与前辈词人和同行词人的互相学习,香港词坛的“两个伟文”都不会出现。


以《似是故人》为例,这首词很好地示范了词人是如何写歌词的。首先是要押韵,文字精炼,不能有多余的字;其次是有内涵,金句是面子,情感才是里子。后者难度太高,像“但凡未得到,但凡是过去,总是最登对”这样的金句非凡人能够写出,暂且不表。前者是基本功,要求一个填词人必须具备,不算过分。


在《似是故人来》这首歌里,作者将文字精炼这一点发挥到了极致,“断肠字点点,风雨声连连,似是故人来”,叠字的运用与歌词的忧伤情绪完美结合。叶德娴的《赤子》也大量使用叠字,开篇便惊世骇俗:“远远近近里城市高高低低间,沿路断断折折哪有终站,跌跌碰碰里投进声声色色间,谁伴你看长夜变蓝。”


梅艳芳在告别演唱会上演唱《似是故人来》


将古诗词的叠字技巧融进歌词创作中,《似是故人来》不是首创。陈少琪写的《上路》,跟《盗将行》一样都写到了孤独上路的情境。为了营造路上的孤独气氛,《盗将行》借鉴了大量典故,并创造了一些奇观式的比喻,而陈少琪只用了几个简单的叠字,便将独行者的孤单、沧桑、寒冷、失落都写了出来。


踏遍三江六岸,


借刀光做船帆,


任露水浸透了短衫,


大盗睥睨四野。


枕风宿雪多年,


我与虎谋早餐,


拎着钓叟的鱼弦,


问卧龙几两钱。


——《盗将行》


星点点身影却孤单


风剪剪沧桑透心间


旧梦褪散骤觉已晚 心灰意冷


沙滚滚忆失却光阴


烟昏昏皆不见真心


任路远近踏遍市镇 辗转难寻


——《上路》


说到底,填词是一项“带着镣铐跳舞”的工作。但很多人以为这幅镣铐就是歌曲的音符和情绪基调,忘记了汉语本身也是镣铐。


聪明的填词人会尽量减少镣铐的制约,而古风歌词却不断地往身上加新的镣铐,这首歌能好听吗?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网YOUNG(ID:ifeng_young)

* 凤凰网青年频道 合作邮箱:all_young@ifeng.com

专注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

2018-03-19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