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无名之辈》不无名

2018-11-20
来自:虎嗅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北方公园NorthPark(ID:northpark2018),作者:王小笨


虽然在置顶微博里,《无名之辈》的导演饶晓志说:“荣耀都归演员。”但事实是这些演员能凑在一起其实都因为他。


在《毒液》和《神奇动物在哪里2》的夹击下,《无名之辈》倒还真像它的名字一样,上映四天票房还没到7000万,但豆瓣评分已经涨到8.4了,什么概念?2018年上映的华语片里仅次于《我不是药神》。韩寒看完电影,把它夸成了“国产电影年度前三”“至少是并列第一名的年度最佳喜剧”;今天它的全国排片逆袭涨到了接近 18%,比上映首日排片还高出 5 个点。


饶晓志的微博认证里有一条叫绅士喜剧开创者,和开心麻花系一样,他也是话剧导演出身。还有一个三部曲代表作:《你好,打劫!》《你好,疯子!》《蠢蛋》——饶晓志跟网友聊天的时候说过第三部本来计划排《你好,共产主义!》,命题太大以至于拖了很久都没动,也不知道是不是开玩笑。


这是饶晓志第三次做电影的尝试。毕业于中戏的饶晓志从前的想法是当电影演员,进了学校之后才发现了戏剧的魅力。2005 年他开始导话剧,也给孟京辉当过副导演和演员,2007 年他花了一年时间做电影,没成功,后面还去导过电视剧。第二次尝试拍电影是 15 年底拍的《你好,疯子》,2017 年元旦上映。


但即便已经成为了电影导演,饶晓志似乎还是更爱戏剧。他在知乎上提过一嘴:“于我而言,电影就像是满是诱惑力的玩具,充满刺激成为兴趣所在。而戏剧,则像是找到了某种信仰,云雾缭绕仍愿埋头前行。”可能也因此,虽然《你好,疯子》演员阵容不错,但和那一阵子的一堆话剧改编电影一个毛病,话剧腔太浓,浓得不像电影。


到了今天的《无名之辈》,虽然任素汐和章宇那条线其实还是来自于他的话剧《蠢蛋》,但这个问题已经没有了,饶晓志已经是很成熟的电影导演了。


戏剧导演到底适不适合当电影导演,众说纷纭,但有一个客观的事实是,戏剧行业目前还是作坊式、导演中心制的,而非像电影那样工业化,所以管理上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小到物料开支大到融资宣传,很多戏剧导演啥都得干。等饶晓志转型派电影去管一个看似规模大了不少的电影剧组的时候,他反而觉得挺适应的。


据说《无名之辈》这个电影来自于饶晓志和章宇从爱丁堡国际戏剧节回国的航班上,饶晓志听了章宇推荐给他的尧十三的《瞎子》,一股前所未有的对家乡贵州都匀的思念击中了他,于是他决定“拍一部有关家乡的电影”。


而陈建斌和任素汐能来,其实都是出于他们对饶晓志的信任。陈建斌是在一顿火锅上被饶晓志骗来出演的,他们都喜欢《等待戈多》的作者塞缪尔·贝克特,饶晓志把贝克特的头像纹在左臂上的举动还把陈建斌惊了。有一次饶晓志去搓澡,澡堂师傅还因为这个纹身推断出来饶晓志是个导演。而任素汐决定演马嘉旗的时候,《无名之辈》甚至连剧本都没有,但因为合作过话剧《你好,疯子!》,任素汐只说了一句“你让我来,我就来”。


这部电影能做得这么好,除了故事好看,演员的表演绝对是最大的加分项。任素汐参加《我就是演员》的时候说:“我看到很多好剧本,但他们不来找我。”但现在她的表现所有人都看到了。


至于章宇,在《我不是药神》和《大象席地而坐》之后,我觉得把这一年称为章宇年,似乎也不太过分。


在流量和票补退水后的电影市场上,过去那种把流量明星纯粹当成工具的现象会逐渐成为过去,优秀演员的价值会被进一步放大,就是所谓的让饭圈的归饭圈,拍好电影的归好电影。


而这部电影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它至少真的在讲小镇青年的故事,这个小镇青年不一定特指还生活在小镇的那些人,还包括在一线城市打拼的我们。当初饶晓志被《瞎子》打动时,心里想的就是过去我们总觉得故乡承载不了我们的情怀和梦想,但有些东西在身体里一直没走过。


如今的电影市场上,讲大城市故事的电影太多,其中还掺杂着很多塑料大城市电影,但小镇青年的惆怅迷惘奋斗挣扎,却几乎没人愿意倾听去讲述。于是这个市场就真的变成了抖音和快手的天下,而《无名之辈》让我们看到了电影人的努力。


虽然现在《无名之辈》想要逆袭难度很大,但就像《无名之辈》里的一句台词,“为啥要有桥,因为路走到头了”。为什么我们需要这样的好电影,因为那些乱七八糟的电影的路走到头了。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网YOUNG(ID:ifeng_young)


* 凤凰网青年频道 合作邮箱:all_young@ifeng.com

专注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

2018-03-19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