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中国挂历女郎消亡史

2018-10-09
来自:ELLE MEN

微信图片_20180831151355

每个男孩脑中都有一个挂历女郎。

她们眉眼浓密,身着那个年代看来几乎有些逾距的紧身泳衣,神色却青涩,甚至为自己的曲线毕露感到些许害羞。而你刚刚发育,穿着校服的身体还没有邻座女生高,父母随手贴在橱窗上的挂历女郎,就是你能勾画的最性感女人的模样。

她们都去了哪?

“想出名的民间美女们都找我”

那是个没有手机的年代,挂历是个时髦的装饰品。挂历的题材很多,自然风光、世界名画、花鸟水墨等等。80年代初,第一本美女挂历《影中人》出版,虽然明目张胆地宣扬性感美女,在封闭保守的年代引起不少争议,但不妨碍这本挂历卖到脱销。

一直羞于谈“男女之事”的中国人行为却很诚实,这本美女挂历首印数就达到了22万册。

微信图片_20180831151405

1984年,中国第一本美女挂历《影中人》内页

北京人贾育平也在大潮中成为了一名美女挂历摄像师,起初,清华毕业的他只是为了钱拍摄,那个时候工资低,任职高级建筑工程师的贾育平,一个月只能挣五六十元,而一部尼康FM2定价1700元,一只35~70的镜头也需要1700元左右,工资简直是杯水车薪。而挂历的稿费奇高无比高,一张稿费200元,拍一本十二个月的得有十二三张,算起来有上千元,他动心了,进入了这行,从此成为“专拍大美人的老头子”。

1993年一年,贾育平拍了47本挂历,挣了100多万元,那时北京的房价为1400元/平米。他成了靠美女挂历先富起来的人。有人批评他是因为艳俗、还有点色情销量才如此惊人,但贾育平却自认自己只是“知道老百姓喜欢什么”。

微信图片_20180831151410

美女挂历摄影师贾育平与模特

有了钱以后贾育平没忘初心,买相机像买白菜,一堆一堆往家买,出外景用的摩托车和器材也花了大价钱。模特自带的泳装他看不上,自费购入一批进口的,花花绿绿很时髦。“美女想出名,去找贾育平”,这句话流传甚广,来找贾育平的漂亮姑娘越来越多。 

找模特很难。在当时,明星拍的挂历很常见,没有网络的年代,明星也需要通过挂历刷知名度。但贾育平更喜欢找一些初出茅庐的年轻女孩,她们没有架子、容易教,要价比明星低,新鲜面孔多。因为去摄影棚拍照被偷过师,加上怕自己训练的模特被别人约走,贾育平后来只在家里约拍,挂历女郎到了他家,首先就得上床——因为房间小,只能在床上摆pose,付给模特的酬劳是每人每次100元。

微信图片_20180831151415

贾育平拍摄的蒋勤勤,当时她还是个学生

他还出了一本书,叫《怎样拍人像》,书中他传授了把姑娘拍得美的经验:

1.给女孩子拍的照一定要比本人好看,否则不会有下一次合作。不对称的脸用转身姿势,圆脸不用仰角,长脸不用俯角。商业片就是要拍出魔鬼身材,不然没人看。

2.货卖一张皮,挂历封面必须是最美的,室内摄影要拍出姑娘的“眼神光”。

3.双眼、双耳、肩膀呈三条平行线就会冒傻气,是人像摄影的大忌,所以建议“转身回眸式”。

微信图片_20180831151420

贾育平的转身回眸式泳装美女挂历

当时的挂历模特曾举行过公开招募,杭州城内就举行过几次挂历选美,在报纸上发广告,列出身高、年龄、大致的长相要求,“身高1.6米以上,体貌端正,思想健康,有意从事挂历模特行业”。最多一次竟来了1000多个人到浙江省群艺馆设立的考场面试,标准写得明明白白。

1.身材不一定要很好,但脸一定要小。

2.通常会选丰满的女孩。

3.脸长是鼻子的三倍,宽是一只眼睛的五倍。眼睛不是只要大就好,要会说话,眼神带戏才能拍出内容。

4.挂历女郎没有潜规则。

很明显地看出,挂历女郎的要求不同于模特,瘦且高不吃香,最重要的是一张上镜的脸,大双眼皮,红唇皓齿,丰满立体的身材如同成熟的蜜桃一般。

这样的挂历女郎投射了八九十年代的审美和欲望,是时尚风向标,那时候还不流行锥子脸和纤细的身材,挂历女郎一页页翻过去,个个珠圆玉润、风情摇曳,“肌理细腻骨肉匀”,坦坦荡荡地展现身体。

“留下最美的样子的美人们,

都去了哪?”

在众多的挂历女郎中,一些人是留下了自己痕迹的。《天龙八部》有“北乔峰南慕容”,挂历界也有个说法叫做“北杨南李”,杨是指杨丽萍,李就是李勇勇,都是当时最红的挂历女郎。

微信图片_20180831151425

李勇勇

这就是杭州第一代挂历女掌门李勇勇。她拍出来的片子艳光四射,但她第一次来试镜时却穿着一件军大衣、老式的蚌壳鞋,令人怀疑这么土的人怎么敢来拍挂历?结果化完妆换了衣服,立马脱胎换骨,换了一个人似的。

微信图片_20180831151430

李勇勇1967年出生,曾经是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当家花旦,当时上海电影制片厂和浙江电影制片厂联合拍摄了电影《花烛泪》,李勇勇被导演选中实验女主白玉凤,放映以后评价不错,随后她才开始拍挂历。

1988年她曾在谢铁骊的电影《红楼梦》中演晴雯。刘涛演阿朱的那版《天龙八部》里,她演阿朱和阿紫的母亲、段正淳的情人阮星竹。而现在几乎销声匿迹了,只是时不时在“可惜没有红起来的演员”盘点中,能见到她的痕迹。

微信图片_20180831151434

在胡军版《天龙八部》里扮演阮星竹的李勇勇

和现在的淘女郎一样,中国的挂历重镇永远是杭州,无论拍摄还是印刷。杭州曾拥有传说中的四代挂历女掌门——李勇勇、周迅、陈立峰、李悠悠,其中,二李是浙江省小百花越剧团的,周迅和陈立峰是浙江省艺校的。

杭州的摄影师发掘新人要么就是问问来拍摄的挂历女郎“你有长得好看的小姐妹愿意拍照吗”,要么就是去省艺校、浙歌、小百花剧团,15岁的周迅就是在艺校被发现的。

1991年《今日生活》杂志第一期采用了她的照片做封面,杂志出版后周迅收到了13个男孩子的来信。和李勇勇不同,真正被挂历改变命运的,可能就是周迅。

微信图片_20180831151439

十五六岁时还在舞蹈学校时,周迅就做了挂历模特,年轻的脸带着成熟的妆容,一张10元到20元。最多的时候能收到近千元,足够她付学费和大部分生活费,为工薪家庭减了不少负担。

而1991年,谢铁骊导演从一本挂历中看到了这个大眼睛姑娘,几番周折找到正在上学的周迅,于是周迅拍了她的第一部电影——根据聊斋改编的《古墓荒斋》,她的角色是小狐狸精娇娜。拍完以后回到学校,直到上映前,她都不知道演得怎么样,但“该发生的,早晚都会发生”。

微信图片_20180831151444

和周迅一样外貌姣好的艺校学生当然还有很多,但当时的艺校学生,是不被允许随便和社会上的人接触的,摄影师需要通过老师引荐才能挑人,而剧团里选出的有陶慧敏、何赛飞、朱丹萍、茹萍……她们没有进入电影电视剧行业的渠道,只好拍挂历。比较有名的是何赛飞,她还在演戏,而她的妹妹夏赛丽也是挂历女郎,九十年代中期投身房地产后成为了女商人。

微信图片_20180831151449

周迅之后,杭州的挂历女掌门接着就是陈丽峰,她是最高产的挂历女郎,大部分女孩儿拍挂历最长只有三四年时间,她一直拍到了2000年左右,有一年甚至拍了20本挂历,印数达到几百万册,经销商不得不要求出版社换人,因为这个面孔实在太熟悉。

微信图片_20180831151453

陈丽峰是温州人,她也尝试过进入影视圈,和苏有朋演过电影《红娘》,她演崔莺莺,苏有朋是张生。

微信图片_20180831151458

最出名的角色是央视版《笑傲江湖》中的小尼姑仪琳,为了这个角色她剪去了齐肩的长发,她微博头像现在还用仪琳的图片,发的内容都是家庭生活,早已退出娱乐圈的她结了婚相夫教子,定居杭州。

微信图片_20180831151504

瞿颖也曾是挂历女郎,她和周迅不仅仅因为李亚鹏有交集,在挂历鼎盛时期,流传着“北瞿颖南周迅”的说法。瞿颖身高一米七五,1991年她参加了国内第二届模特大赛,拿了亚军,随后拍了五年挂历。

瞿颖上《吐槽大会》时池子就讲过这个梗,他说,家里没有瞿颖的挂历,他爸劝他少看这些东西。瞿颖和张艺谋、姜文合作过《有话好好说》,那句"安红,额想你,额想你想得睡不着"的安红就是瞿颖演的,十九年前的《真情告白》还让她和胡兵成为了初代国民cp。

微信图片_20180831151508

2003年开始拍挂历的余馨可能是最后一代挂历女郎。当时在浙江大学经贸外语专业读书的余馨听说“人美的钱老师在找人拍挂历”,钱老师就是钱豫强,当年也给周迅拍过挂历的那位摄影师,她主动去找了钱豫强,拍了自己的第一本挂历。

在昌化新村后面的小巷里,做完造型以后,看着面白唇红的大浓妆、花里胡哨的裙子——余馨有点不理解;“老师,我觉得好像有点俗”。

“俗就对了”,那时候挂历失去了城市市场,大多卖到乡村,时尚前卫的话更卖不动,要的就是乡村土味。挂历制作的周期很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印出来了,所以余馨并没有留下这些“黑历史”。原本大学毕业以后可能会成为规规矩矩的白领,因为拍了几本挂历,余馨后来做了模特。

90年代初是挂历最后的鼎盛时期,除了风情的挂历女郎,港台明星也是挂历常客,关之琳、钟楚红、梅艳芳……一本挂历定价四五十元,印数为30万—50万册,出版社出版挂历的年利润高的可达800万元,巨额利润引发了各大出版社的“挂历大战”, 1990年12月的《新闻联播》还专门报道了这种现象。

到90年代后期,挂历市场开始渐渐不行了,有摄影师说,当时义乌的家庭作坊开始大量仿制,制作粗糙拉低了挂历档次。

而同时,岁末年初时挂历大多由单位采购,曾作为一项职工福利发放,而火热的挂历市场为了争夺销售量拍摄的尺度越来越大,引发了挂历市场的整治,新闻出版部门设立规定,女性“三点式”挂历必须在体育场范围内拍摄。1996年,北京市下令禁止公款买挂历,挂历市场一年比一年冷淡,2000年以后,最著名的挂历摄影师贾育平也转行了,由挂历摄影转向了风光摄影。

而随着挂历的消失,更多的挂历女郎,比如只拍过一本挂历的商店售货员或医生护士,顺着原本的人生轨迹继续走了下去,拍挂历的经历随着那个年代的消逝而留在了记忆里。

杭州摄影师陈学章就曾回忆,自己有个很满意的挂历模特,那时候是百货大楼的营业员,欧化的立体五官十分上镜,他已经不记得名字,也失去了联系方式,后来奇迹似地在街上偶遇过一次,可大家说了几句话后,便各奔东西。

撰文:kylin

编辑:小羊

*部分图片由映画廊提供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网YOUNG(ID:ifeng_young) 

责任编辑:赵艾 PSY107

* 凤凰网青年频道 合作邮箱:all_young@ifeng.com

专注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

2018-03-19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