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百人计划|陈震:视频平台就像有海量需求一样,永远都喂不饱

2018-09-10
来自:凤凰青年

在热点频出的当下,每一种流行文化,每一篇爆款文章的背后,都反映出这个时代人们的价值观和审美取向- 这也是我们做“100 Points百人计划”的初衷。

100 Points百人计划是凤凰网青年频道2017年推出的一个青年人物专访计划。在繁杂与剧变的时代中,百人计划以“人”为标识,去记录在岁月洪流中闪耀的2018年。在这个计划中,我们提取十个焦点领域,并在每个领域中选取十位有想法且把想法付诸实践、享受凭一己之力改变社会的过程的“新享法”青年,跟他们聊聊当下的现象和变化,听他们对加速到来的未来的期待,以及身处变局之中的观点。我们相信,经由我们收录整理的100位青年的100个观点,将绘制成2018年的时代平面图,供后来者查询与回溯。

最近,一篇名为《因为北京的房租太贵,我不敢分手》的文章在朋友圈刷了屏。四个为了房租和好或合约同住的扎心爱情故事,让微信左下角出现了久违的10万+。有人对故事的真实性质疑,有人对房租的价格区间提出看法,但不得不承认“消费降级”在涪陵榨菜、二锅头猛增的销量数据刺激下,成为“你喜欢大海,我爱过你”之后又一个让自媒体人兴奋的热点。

不过是在三年前,品质体验、情感消费第一次成为各路文章争抢的大热词语。而后从日本进口器皿摆盘教你如何把一餐一食吃得有仪式感,到种草App捧火了一批网红格调餐厅书店,再到投机者锁定中产阶级生活方式市场,“消费升级”的理念被大众追捧了3年,却在近3个月内被绝对反义词迅速替代。

互联网消费方式的更迭和大众对内容喜新厌旧的速度,让自媒体创业者再没有八九十年代“触网村民”打破“十个创业九个死”魔咒的决心,也不敢轻易再用雷军的“飞猪理论”预测下一个风口能让自己飞多久。但这一切对今天的被访嘉宾来说,好像都不算什么。

都说红利过去了怎么办?——“我今年大半年的收入就高过去年全年了。”你怎么看待玩车烧钱的质疑?——“哪儿是质疑啊?是嫉妒吧。”拥有300万粉丝的感受怎么样?—— “我都有300万粉丝了?”在百人计划近两年的访谈里,我们习惯听到嘉宾分析浪潮里如何顺势而为,也不止一次和他们找寻人生的重要拐点,以至于在发生这些对话时,我多少有点不适应。

陈震这个名字在12年前几乎没人知道,那时候大家只记住了“二环十三郎”,到现在他都觉得“郎”这个字太土了;10年后《萝卜报告》第一期发布,他以汽车圈自媒体人的身份回归大众视线,而后直线上升,拿到2000万人民币融资,公司估值两亿,节目的上亿流量让他稳坐汽车圈头部自媒体人的宝座。

今天,这个所有人眼中“风口上的人”被问及觉得自己此刻是否成功时,却把问题反抛给我:“那要问你觉得我是不是成功了。我只是一直在做和汽车相关的事儿,创业这事我是被逼的,但我愿意去分享我擅长和喜欢的内容给大家,这就足够了。”这么一想,追求速度的人追的大概不是机遇或其他人,他们追的是自己的内心。就像我最后问他你希望人们用什么方式记住自己?他的回答是:陈震。

采访、作者|赵艾 

“车评行业没有竞争”

凤凰网青年:很多人提起你,第一反应想到“二环十三郎”,但你自己好像并不喜欢“郎”这个称号?

陈震:因为太土了。

凤凰网青年:但不得不说这个称号是圈外人知道你的重要标签。

陈震: 其实这个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都没什么人提起,我再回到汽车之家做试车视频的时候,这个称号才又开始发酵。汽车之家是垂直领域最大的平台,体量也庞大,各种因素叠加起来才形成现在可观的流量,二环十三郎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个传播加分项。

凤凰网青年:确实加分不少。你现在的微博都有302万粉丝了。

陈震:是吗?

凤凰网青年:你自己都不知道?

陈震:我没太关注,平时的评论和私信也特别多,我都看不过来,看到哪条算哪条了。

凤凰网青年:就目前的粉丝量级和节目流量来说,你觉得自己算成功吗?

陈震:这我得问你怎么才算成功啊。我现在挺开心的,利用职务之便还能接触自己喜欢的车。只能说现阶段我很满意,但是离“成功”还远呢。

凤凰网青年:那“成功”是什么?

陈震:今儿我要是不想来我就可以不来了,我想买什么车,这个车明天就停我家了,可能这才是成功。

凤凰网青年:但至少你的职业和兴趣能结合起来,很多人会觉得是个理想状态。

陈震:结合了一点点吧。

凤凰网青年:一点点?

陈震:我的兴趣是车和机械,但其实也是有相对局限性的。你从我拍的视频里就能看出来,有哪些车我不太喜欢,但不能因为我的喜好就不做这个车的测评,这是我的工作,我必须站在一个完全中立的视角去解读它。如果只靠兴趣,到最后很多测评都做不了。

凤凰网青年:算是从幕后走到台前的一种妥协吧?

陈震:也不算是。台前的唯一变化就是想干坏事干不成了。但就节目来说,《萝卜报告》还算是比较主观性输出的栏目,我一直在谈真实感受,就不累。

凤凰网青年:主观?车评不需要客观的嘛?

陈震:想要客观,你可以去查汽车网站数据,还听我说什么呢?我肯定是基于我的感受基础上表达,只不过我的感受标准可能比别人高一点。就比如兰博基尼Huracan LP 610-4,绝大多数人肯定会对他的速度赞不绝口,但我觉得还好吧,因为我平时会开法拉利458,我对这辆车是有预期的。诸如此类的质疑,我会提出挺多。我觉得不同人用不同标准评车,角度才能更全面。所以我觉得这行没有竞争。

凤凰网青年:你自己也说标准会高,那你觉得你的受众能感同身受吗?

陈震:我觉得会有两部分人看我的节目。一部分会参考我的观点买车,那感受的标准我们是相仿的;一部分是爱好者,为了增长谈资。那他抱着猎奇的心态,也不会和我的标准有矛盾。

凤凰网青年:软文商业化这么成熟的汽车圈子,车评怎么平衡利益和真实性?

陈震:如果公众号我推一篇软文,我会大大方方告诉你:不好意思这就是一篇广告。其实现在很多品牌消费的是我的时间,而不是拿钱来买我的观点。我是不给甲方审片的,只会对错误数据信息点修改。我也拒绝过很多希望我调整观点的合作,不然我赚钱比现在多得多。

凤凰网青年:可能就是这份真实性,让观众喜欢你的视频。

陈震:观点真实性价值是我认为最核心的东西。不骗人才能有良性循环。

凤凰网青年:会迎合大众的一些想法吗?毕竟是流量为王的时代。

陈震:我觉得大众迎合我吧。我也考虑不过来那么多人啊,你都说有300万粉丝了,这我哪儿能搞的来。

“创业这个词真的土爆了”

凤凰网青年:我在你的自传里也读到从汽车之家离职这一段,有点儿戛然而止的感觉。

陈震:自传写到最后有点虎头蛇尾了,也许就是你所说的“戛然而止”。我今年才本命年,写了这么个东西好奇怪呀。

凤凰网青年:我也觉得很意外,因为很少会有人在处于巅峰时期的时候,就开始写传记。

陈震:没有没有,第一我没觉得自己在巅峰,第二写自传这个事儿,最初是因为一个朋友想用这个原版去拍摄电影,那我就试试,但越到后面就觉得,以后的事情都说不准呢,就先不写了。过几年我把《萝卜报告》、《越野路书》还有我自己经营到一定阶段再说吧。

凤凰网青年:其实自传里关于辍学和休学那一段,我印象还挺深刻的,因为之前我们接触过不少创业者,他们都会刻意提到“辍学”的情节。这好像已经成了大家都热衷的标签。

陈震:其实我的本意只是为了避免大家的误会。而且我觉得创业这个词真的土爆了。

凤凰网青年:但你已经是其中一员。

陈震:我根本不想创业,我特别想像你们一样,在一个大公司每天干好自己的事儿就行,不用管什么张三李四的情绪。

凤凰网青年:这个观点还蛮有意思的,大部分创业的人好像都更享受自由的状态。

陈震:我被汽车之家开除后,用这笔赔给我的钱创建了《萝卜报告》,所以我创业是被逼的。我现在雇了一大堆同事来管理我,自由不自由我没感觉,我只是想明白了一件事儿——我不想当官,我只想感受和分享擅长的内容。

凤凰网青年:所以自媒体是最好的途径?

陈震:我都不知道什么是自媒体,我觉得现在和当时在汽车之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录东西放到平台上。

凤凰网青年:所以传统媒体和自媒体的套路没有不同?

陈震:当然没有了,对于我来说做的都是一件事儿。只不过传播速度不同,我现在试驾一辆车能马上编辑视频发出来,放在以前可能要等好久才能让大家看见。而且,传统媒体老师估计也不太能接受评论。

凤凰网青年:那你觉得《萝卜报告》放在传统时代能火吗?

陈震:《萝卜报告》的所谓成功,存在运气的因素吧。

凤凰网青年:运气?

陈震:我从车168汽车网离职后,就去了改装配件的进口批发公司,后来开了修理厂、做二手车保险。我这些工作都和“车”相关,所有事情感觉都踩在点上。现在汽车之家的视频平台就像有海量需求一样,永远都喂不饱。但如果这事儿放在很多年前根本不可能。

凤凰网青年:所以是汽车之家和时代成就了你?

陈震:对。感谢汽车之家,感谢互联网科技。

凤凰网青年:刚刚说到踩在点上,我觉得你就是每一个红利点都瓜分到了一点商机。

陈震:不是“一点”,是很多,我不否认,在这拨人里我不敢说自己是最挣钱的,但前三肯定是排上了。坦白讲,“二环十三郎”这事儿发生在一个合适的时间点上。我觉得我命还是不错的。

凤凰网青年:除了命好呢?

陈震:没了。

凤凰网青年:那这么看,你比那些高学历或从传统媒体转型的车评人命好太多了。

陈震:没有,我可羡慕他们了。我人生有两大遗憾:一个是没上过大学,一个是没留过学,让我在眼界上和他们有差距。

凤凰网青年:但至少圈内圈外提起车评人,估计最先想到的还是“陈震”。

陈震:这事儿可能就要问问那些前辈了。我们公司连个销售也没有,商务这块的合作也很随机,都是合伙人亲自上阵,负责编导、拍摄和后期。

凤凰网青年:挺意外的,眼下已经过了“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模式了吧。

陈震:过去我会很努力地将《萝卜报告》的概念拔高,但现在我的想法改变了。《萝卜报告》可以成为一个制造IP的机构,比如《越野路书》将李益斌的人设成功塑造起来,后期我还会和韩景峰制作一档《韩范》的节目,我的合伙人张寅也将有自己的主持风格。这些都是我们未来内容和运营的方向。

凤凰网青年:人人都有自己的IP。

陈震:对,让每个人的个性最大化。

凤凰网青年:但大家都说,MCN和IP化已经经历一阵了,红利期已经接近尾声了。

陈震:没有啊。今天我大半年的收入已经盖过去年全年了。刚刚你跟我说粉丝300多万的时候,我心里想“我的妈呀,上一次看还是200多万呢!”所以没问题呀。

凤凰网青年:那有考虑过自媒体行业红利期过了怎么办吗?

陈震:没有。我并不是非得参考市场,我会一直按照我的方式做下去。凡是你能坚持到最后的,就应该不会错。 

“聪明的人应该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儿”

凤凰网青年:你会在媒体平台上刻意经营自己的形象吗?

陈震:没经营,就那样,你看这个采访我不是穿着短裤就来了。

凤凰网青年:但在自媒体和互联网行业,大家都会提到“人设”的概念。

陈震:是。

凤凰网青年:那你会定义自己的人设吗?

陈震:别是个坏人就行了。比如我不上学完全是因为我想赶紧挣钱买摩托车,这是我的全部想法了。

凤凰网青年:太可爱了!自传里除了休学,创业、程序员转行都挺“剑走偏锋”的。

陈震:退学之后其实我什么都想做过,甚至还想过做促销员,结果人家说我太胖了形象不好。后来我就去做程序员,1998年那会儿一个月的工资是两千六七,比我爸妈的工资都高,对我来说算是天文数字了。

凤凰网青年:但即便如此,大家看待一个人辍学的经历还是觉得挺“失败”的。那你会不会觉得时代已经很多元了,但人们好像还沉浸在思维定式里?

陈震:我觉得这事儿没有必然因果关系,我个人也觉得该上学时候不上学,这事儿肯定是不对的。聪明的人应该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儿。

凤凰网青年:那面对“玩车烧钱”这种声音呢?

陈震:这算什么质疑啊!这明明是他们嫉妒的一种表达。

凤凰网青年:哈哈哈哈。那车对于你的意义是什么?

陈震:赛车让我着迷的地方在于速度、激情和竞争,就像“二环十三郎“这个事儿它怎么说都不对,但我就是喜欢用这种方式去证明自己。后来做的事情,我觉得本质没变,只不过是换了正确的时间场地,还有人给我发奖杯,这不是挺好。

凤凰网青年:现在还会经常跑职业赛吗?

陈震:我尽量都会去。就算没办法完成全部比赛,我也尽量参与。但我毕竟养着一帮人,不能太任性。

凤凰网青年:你觉得赛车需要天赋吗?

陈震:我完全没有。与其说赛车需要天赋,不如说需要胆大和真心喜欢。摩托车就是熟练工种,你整天玩儿就能玩好。

凤凰网青年:说起“玩”,大家大部分会说是“玩物丧志”,你怎么看?

陈震:那他是玩的不够深,吃喝玩乐都有专家嘛。

凤凰网青年:你算玩车里还玩得挺深的了。

陈震:我差得远。会玩的都玩到法拉利250gto,这个我没法比。

凤凰网青年:现在看待成功的标准和你之前接触这个行业一样吗?

陈震:越做越不成功吧。越做你越难遇到高级的东西,所以它离我下个目标越来越远。所以现在我不定那么长远的目标了,都定眼前的,这样不用给自己弄这么累。到了一个拐点,我就能主动选择方向,而不是被方向选择。

凤凰网青年:也是,这个时代给年轻人的选择太多了。显得有点浮躁。

陈震:很正常。别人浮躁就浮躁,我控制好我自己就行了。

凤凰网青年:所以时代对于年轻人的意义,是正向还是负向引导?

陈震:这东西分人吧。如果满满负能量,你肯定在倒退或是停滞不前。但如果你每天按照方向和目标前进,一直努力做一件事情,肯定会越来越好。短时间遇到瓶颈,过了之后会到一个更高的高度。

凤凰网青年:很多年轻人把你当做偶像,你想对这些年轻人说些什么?

陈震:真的吗?当偶像?

凤凰网青年:真的。

陈震:我给不了什么建议。活成自己就ok了。

凤凰网青年:最后,如果萝卜报告或者越野路书没有火,现在会是怎样?

陈震:没想过,我本身也有其他买卖,只不过歪打正着这些IP火了,现在这里变成主要收入了而已。我想了想如果我赔本的话,估计也能赔个十来年。应该问题不大。如果我能坚持下来十多年,那应该也是非常大的价值了。

快问快答

凤凰网青年:叫《萝卜报告》的几个理由?

陈震:因为我外号是萝卜。

凤凰网青年:一个200斤的胖子变瘦最大的秘诀?

陈震:把嘴封上。

凤凰网青年:昨天睡觉前做的最后一件事?

陈震:刷牙。

凤凰网青年:目前生活中不能没有的三个人。

陈震:我媳妇、我儿子。(我有俩儿子)

凤凰网青年:好,一天中最让你开心的时刻是什么时候?

陈震:起床。

凤凰网青年:用三个词来形容自己。

陈震:这我真答不出来。

凤凰网青年:上一次生气是什么时候?

陈震:昨晚。

凤凰网青年:为什么?

陈震:因为我儿子想吃一个特别肥的蛋糕,我媳妇居然给他买了,我就跟我媳妇吵了一架,他明明很胖,为什么还要给他买。

凤凰网青年:现在能回忆起童年发生一件大事?

陈震:忘干净了。

凤凰网青年:到目前为止人生最大的遗憾?

陈震:没留过学、没上过大学。

凤凰网青年:如果不做现在的职业,最想从事的工作?

陈震:我上班的目标就是不上班。

凤凰网青年:你觉得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一个想法是什么?。

陈震:那汽车吧。

凤凰网青年:近两年对你的生活方式改变最大的一个创造是什么?

陈震:那我觉得可能是我驾驶的方式。比如有了特斯拉,能让我在堵车碎片化时间转移注意力。

凤凰网青年:下一辆最想拥有的车是什么?

陈震:蔚来ES8吧。哎呀。我有太多下一个想买的车了。

凤凰网青年:如果跟十年前的自己说一句话,你会想说什么?

陈震:别从168网站离职,你当年就应该去做视频这个事儿。

凤凰网青年:你希望人们用什么方式记住你?

陈震:就陈震就好了。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网YOUNG(ID:ifeng_young) 

责任编辑:赵艾 PSY107

* 凤凰网青年频道 合作邮箱:all_young@ifeng.com

专注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

2018-03-19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