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从小被叫娘娘腔,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2018-09-10
来自:ELLE MEN

“花样美男”从本世纪初的大流行,到“土直男”被大范围diss,让我们误以为不同面貌的人群地位已经获得了显著提高。事实上,很多男人甚至女人对不那么“爹”的男性仍然怀有极大的敌意——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你应该已经领教到了这明晃晃的歧视巨浪。

 

“娘炮”、“母”、“娘娘腔”…… 总有一款是你从小就熟悉的称谓,它们带有居高临下的贬义,让拥有这种特质的人群成为最常见的校园霸凌对象,没有之一。那些从小被叫“娘娘腔”的人,后来都和自己和世界和解了吗?答案可能比你想象中更复杂。

 

江 南 BoyNam

造型师 / 媒体人 / 微博 @江南BoyNam

 

640

 

从小我就被说长得秀气,被说“娘”,可能因为性格养成的时候更常接触到女性家庭成员,在学校也和女同学玩得比较好。记忆中第一次被这样说是在小学,五六年级刚刚形成性别意识、比较顽皮的同学会拿性别差异开玩笑。

 

小学时候刚刚形成自尊心,会很在意别人的看法。那些人或许没办法攻击我其他的地方,只能攻击我这一个弱点。感受比较深刻的是有很多老师,特别是体育老师会比较针对我,而师长的言论做法对身边的同学有很深的影响。

 

没有激烈地回击过,因为我的个性不是一个很激烈的人。而且我那个时候读了不少课外书,觉得人和人本来就不一样,所以不用理他们。现在有时候打车还是会被认成是女生,有的时候上完节目,新的关注者看到我微博上的动态,可能也会在下面评论说“哎呀你能不能 man 一点啊?”其实性别不是二元对立的,每个人都有男性化和女性化的一面。男性化比较多的话,他或许会比较勇敢坚毅,那如果女性化比较多的话,他或许会比较细致贴心。

 

特别是因为我身处时尚圈,对于这件事情是很开放包容的,我觉得把两性融合得更好的人才能走得更远。而会用嘲讽的态度说别人“娘”,随意评价一个东西不好的人,大多数心胸和所理解的世界都是比较闭塞的。

 

以前欧美电影的男主角都是很阳刚的形象,但现在欧美也有很多比较阴柔的小鲜肉出现。这种客观存在的现象只会发生在和平年代,我们不再需要那么多战斗人物了,社会也更加包容,允许更多风格的男性和女性存在,阴柔的男性就是其中的一种可能性。我相信社会越来越多样化和自由,也想要反问那些批判阴柔男性的人:他们起码有很多人喜欢,你呢?

 

我现在不会在乎这些,觉得任何东西自然最好。如你所见,我现在过得很好。但我想提醒大家,如果身边有中性的男生女生,他们往往比较敏感脆弱,容易受到欺凌和被扭曲。如果社会越来越包容,他们可以正确认识自己,把自己和别人不太一样的东西发展成自己的强项,选择适合他们的地域、行业和圈子。反之,如果社会越来越闭塞,对他们妄加批判,让他们自卑甚至是憎恨,其实就是一种恶性循环,会影响他们的一生。

 

北 国 佳 人 李 春 姬

30 岁 / 自由职业

 

640

 

回家收拾旧物看到以前的同学录,“祝你越长越美,完全成为一个中年妇女。”特别感谢一路走来所有包容我的人,同时也证明我真的是从小母到大。

 

什么娘们儿爷们儿,二元性别观根本不足以形容我。我今天想做男人,明天也可以做一个女人。在不伤害别人的前提下我可以选择做任何面目的人。我是一个人,然后才是其他。

 

这个世界越开放包容拥抱多元,固守腐朽怀狭偏见的人就越惶恐,因为他们终将是被时代潮流抛弃的过去式,传统教条所代表的父权社会力量不再完全坚不可摧,所以他们的叫嚣,更像是气急败坏无所适从下的色厉内荏。趋众的商业审美问题和少数群体的天然存在是两回事,但现在大多数持偏见的人对于娘和女气的攻击是无差别的。拔高概念来为自己的歧视做合理化解释,和耍流氓无异。

 

那别人骂我们娘炮我们该怎么做呢?争论没有意义,因为你说服不了这些思想上的老僵尸,无论他披着怎样时尚西式的皮,骨子依然还是行将就木的顽固和土味。我的做法是:你不是说我娘吗?那我就母给你看。坚持化妆,我行我素。行动才是最好的反击,反正恶心的是你又不是我。

 

阿 菜

28 岁 / 化学研究员

 

640

 

我小时候其实就是个普通男生,不大爱运动的那种小胖子而已。到了高中,喜欢和女生在一起玩,然后字也写得秀气,说话声细,就会有男生背地里说我娘娘腔。为了打消大家这个念头,我当时还在班级里宣称自己有个女朋友。买了双新鞋会说是女朋友送的。不知道有多少人信了哈哈。

 

我的确也因为这种性格特质吃过大苦头。起因是我上课开小差,和女同学再传十字绣之类的东西,她拿给我看,我觉得她绣得很丑,就在笑骂中女生想要把东西拿回去,结果可能是我们笑得有点大声,惹恼了正在上课的班主任,她就跑过来把十字绣一把夺走,劈头盖脸就骂下来。有句话我倒是记得很清楚,她大声说:“一个男生没有男生的样子!” 

 

当时全班都盯着我看,脑子里一片空白。其实现在想来我也忘了自己是怎么想的——可能是太丢脸了吧,晚上回家翻来覆去,觉得没脸做人了。冲动之下就喝了小半瓶家里的滴露。喝之前我还发消息给一个比较要好的朋友,说什么也有点忘了,可能是要班主任后悔一辈之类的吧……后来我妈很快到家发现我在做傻事,带着我去医院洗肠子了。没过多久高三分班,也没再和那个班主任打过什么交道了。

 

我觉得我这人性格不错啊,只是和其他男生兴趣爱好不大一样。我也健身,只是不打游戏、不爱关心体育新闻。我现在是搞化学研究的,所以对护肤什么也比较有研究,女生很喜欢来和我讨论这些。但,我真的真的是个直男啊。

 

Kuma 酱

90 后 / 程序员

 

640

 

网络上对“娘炮”群体的攻击,让我想起了自己的经历。我也许是真的比较幸运吧,我们上学那时候都是以娘为荣的,可能觉得娘跟别人不一样,是一件特别酷的事情。虽然现在也会去健身房,但我一直觉得娘是我一辈子的底色

 

在各种傻 X 营销号讨伐“娘炮”的截图里,很多都引用了谢霆锋在某节目里说的那两句话:“男孩子就应该有男孩子的样子”,以及“我希望找回男人应有的荷尔蒙。”我当然知道这是他在节目里凹的钢铁直男人设,但作为曾经的粉丝,我感到无比失望。一个曾经吃过“奶油小生”红利的明星,现在公然在电视上宣传性别歧视。

 

虽然我经常在网络上跟别人杠,但我知道都是徒然,大多数人根本不想要听你的理论逻辑,甚至压根根本不想消除偏见,好像自己永远会是人群中的大多数一样。我们娘炮可没什么错,这些指手画脚、居高临下、口沫横飞的鉴娘师,却实在是太爹炮了

 

壮 壮

25 岁 / 设计研究生

 

640

 

被说娘在我的成长中已经司空见惯,还有“人妖”“怪物”等词。我记得有一天上学,在忙碌的学校楼梯,我被迎面的一个陌生女生拦住,她对我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恶心?”

 

通常情况下我选择充耳不闻,只有一次,高一的生物课上老师在给大家讲“变态”,班上忽然有一个男同学大声说“就像壮壮一样”,顿时全班同学和老师一边猥琐地笑着一边望向坐在后排角落的我。我只回敬了大家一根中指。

 

为什么被这么叫?因为发自内心的对女性气质的向往,想要成为女孩子,希望自己柔弱细腻,渴望被人保护。“娘”这个标签对我青春期的每一次心理活动有着很复杂的影响,包括对自己的质疑和探索和对于自身性别的疑惑。后来我知道了,我是跨性别

 

我的心理认同是女性。虽然这有些太过于性别二元,后来的我也被父权文化下的同志主流文化所影响对自己产生第二次质疑。你知道最可怕的是什么吗?不是直男直女说你娘娘腔,而是一些男同志来说你像T。多么可笑的行为和现象。现在我只想着除去这些刻板观念带给我的影响,做“自然”的自己。

 

“娘”这个标签应该是中性的,是一个人选择要如何做自己的一种方式,一个特点,仅此而已。但大家都站在父权的制高点看待它,大男子主义瞧不起它,甘愿沦为父权奴隶的女人也瞧不起它。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这个社会的病态已经不是男人可不可以娘这么简单了。当女生被害于网约车大家都怪罪猜测她穿得过于妖艳的时候,还有当网络随意爆出可能是性骚扰案的大号上围的女生照片、大家开始谩骂她是个骚 X 贱货的时候,女人也在失去她们做女人的权利。

 

不过,越来越多人出来为女权发声,越来越多人意识到自由和尊重的珍贵。当他们对自己要做什么样的人做出更多思考更加坚定的时候,就会知道如何尊重一位爱好女性气质的生理男性。

 

这 里 有 哥 哥 嘛

23 岁 / 国外留学生

 

640

 

可能因为我声音太细了,还喜欢和女孩子一起玩,初一的时候,全年级都叫我姐之类的。感觉很难过,想自杀。刚开始就像个女权运动倡导者一样,谁叫我娘,我就和谁打架,这个标签导致初三之前都会在自卑当中无法自拔。现在被叫“娘”就无所谓了,不叫我娘我还生气咧

 

我觉得“娘”这个字来形容男性褒贬不一,褒义方面也算是人权平等标志,把娘视为褒义词也说明大家现在接受程度变高,开始尊重身边人了吧,贬义词一般出自田园思想人士,看不起别人,觉得男的就该男性模样,女的就该女性模样。

 

现在网络发达了,所以大家对社会的认识程度越来越广泛,看到的新事物也越来越多,阴柔男性也好,女汉子也罢,天天挂在嘴边的人也没什么先进的思想,我当然希望每个人都可以理解别人的不同。

 

大 爷

23 岁 / 中文系

 

640

 

小学的时候就被叫娘,大学的时候再听到,已经略带骄傲了。从来没有回过,因为不用回击。社会性别本身就是在操演中形成的,我们正好可以让认知有局限性的人群重新思考。

 

从生理角度来说,如果男性体内的雄性荷尔蒙分泌量较大,那么会在气质上偏向阳刚,若较少,则会往中性的层面靠拢;女性也是,小家碧玉型的女子和女汉子的分野也是可以归因于此的。从社会角度考量,由于人类天生的固定回路较少,因而后天可塑性远远胜过一般动物,甚至可以说,没有 being,只有 becoming,后天的环境可以塑造出性别气质迥异的个体。

 

采访 ¥1 JC SJ QI / 内容编辑 GIO

图片设计 BAI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网YOUNG(ID:ifeng_young) 

责任编辑:龚奕杉 PSY078

* 凤凰网青年频道 合作邮箱:all_young@ifeng.com

专注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

2018-03-19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