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聂远:只有经历过事,跌过跟头,才会慢慢长大

2018-08-27
来自:人物

​​「他变得更内敛了」,导演姜凯阳觉得这正是聂远成熟了之后的表现。两人是相差九届的大学师兄弟,2000年聂远与黄奕拍《上错花轿嫁对郎》,姜凯阳看到了一张「挺惊艳的脸」,那张脸此后也成为一代人记忆中的经典形象。等到两人真正认识,他发现聂远身上「有很多年轻人在那个时代骄纵的东西」。

文|巴芮

编辑|柏栎

图|受访者提供

聂远愈发谨慎了。每一天他都会抽出时间在脑海里复盘这一天的工作——采访中是否又说错了话,表演时有没有哪些地方不够到位,面对公众时有哪些行为不够妥帖……想要返回去弥补是不可能了,但至少在下次不会再犯。

「因为慢慢长大了,人家会用更高的眼光来要求你,这种犯错或者冒失的地方要更加注意,更加少了。」采访当天,除去一遍遍将聂远的剑眉刷得更加挺立的化妆师外,酒店套房内还有五六名工作人员围在聂远身边,听着从他口中说出的每一句话。

七月份开播的《延禧攻略》表现大热,聂远重新回到大众视野。不同于传统清宫剧中威严古板的皇帝,聂远在剧中饰演的乾隆有着本真的性情,捏脸、怼人、踹屁股,还傲娇地认定后宫女人都是「要勾引朕」,这样不解风情,让网友觉得这真是纯直男。出道已过20年,却在此时才翻红,就连宣传团队都会在采访前对《人物》表达,「聂远到今天其实也挺不容易的」。

「他变得更内敛了」,导演姜凯阳觉得这正是聂远成熟了之后的表现。两人是相差九届的大学师兄弟,2000年聂远与黄奕拍《上错花轿嫁对郎》,姜凯阳看到了一张「挺惊艳的脸」,那张脸此后也成为一代人记忆中的经典形象。等到两人真正认识,他发现聂远身上「有很多年轻人在那个时代骄纵的东西」。有一次吃饭时碰到,聂远像个「江湖大哥」一样招呼着满桌上五湖四海的朋友,他留给姜凯阳一个很深刻的印象——仗义,「但那时候确实有点外化了」,张扬而浮躁。「年轻时候他眼睛里有一种充满桀骜的东西,但是也会带来很多不好的这种,比如说后悔的事情。」

聂远有着世俗眼中的高起点——尽管他自己并不觉得——但此后,包括《神雕侠侣》杨过之争的败阵在内,他多次错失能够给自己带来「红利」的角色,事业曲线开始向下滑行。

姜凯阳一直观察着他,直到2014年在电影院看到《绣春刀》里的赵靖忠,「我觉得哎哟,他演得不错」。姜凯阳觉得聂远就像一个武林高手——开始的时候学功夫练招数套路,现在已经渐渐收招了,「回到他内心里,他掌握的这个能力越强,越外化于无形,聂远当时有这样的一个状态出现了」。火候终于到了。

正因如此,在这次拍摄电影《道高一丈》时,姜凯阳力排众议,坚定启用聂远出演剧中男主角宋朝——一个长于社会底层,因打架被警校开除,还蒙受杀人冤屈的角色。

这个人物身上闪过一丝聂远的影子。正是因为打架,聂远差点儿把自己的演艺生涯搭进去。2015年聂远与好友高峰、邱启明聚会,邱启明欲打车离开时与司机发生冲突,便让包括聂远在内的其他几人下楼帮忙,并打伤了司机。事后,聂远与高峰分别因此获刑,聂远也发微博致歉称「冲动是魔鬼」。

但这无法抹除已被打在身上「劣迹艺人」标签,这位曾被媒体捧为「四大小生」之一的男演员,霎时在圈中黑化,戏份被砍、化名出演、鲜被启用。

这就是姜凯阳口中「后悔的事情」。而面对外界的各种评论,姜凯阳发现「聂远是一个很云淡风轻的人,他觉得无须解释……以为自己的事情跟别人没关系,但现在发现是有关系的」 。

聂远身上有着传统文化中对性别的种种规训,他迷恋所谓的「男性特质」,「男人就要有男人的样子,天天跟你撒娇总不对吧」。

「他是个超级直男,男人身上的担当」,姜凯阳觉得聂远有点像古代的侠客,愿意展现身上正义的力量,无论是通过角色还是生活中,「那就是他的价值,当你把他架起来之后,你说聂远,这事需要你牺牲了,他肯定觉得他这时候需要上了,他不是个鸡贼似的计算利益得失的,他不是这样一个人。」

但正是由于聂远经历了那次风波,才让姜凯阳在他身上看到了最想要的那种「靠自己砥砺前行去争取一个光明未来」的力量。筹拍《道高一丈》时,姜凯阳拒绝了所有当时比聂远名气大的、出品方推荐的演员,甚至有投资方为此撤资,因为出于商业考虑,「演电影要找一些有票房号召力的,聂远毕竟还没有那个票房号召力。」那时《延禧攻略》都还没开拍,这其中的不确定性太多了,那是一场绝对的冒险。

而聂远也并未辜负他的赏识。上部戏刚一拍完立马直奔哈尔滨体验生活,看一线刑警怎么工作;三九天里,录音师冻得连手都举不起来,身上衣服更少的聂远被冻得嘴都是瓢的,也依然坚持拍。

赶工期,在冰雪大世界里昼夜拍,有一场戏聂远要被追杀,在冰面上奔跑、爬坡还要打斗,「一场戏拍了基本上外边是寒冷,里边全是大汗」,姜凯阳心疼演员,想在全景时换替身拍,但动作体态不一样,只能又把刚在车上暖和过来的聂远叫下来接着跑,「跑完之后第二天我一看撞得都是青的」,这些姜凯阳都看在眼里。

聂远在逐渐褪去身上年轻时的幼稚与锋芒,姜凯阳觉得他「对自己越来越有要求」。好酒的聂远在拍戏期间滴酒不沾,即使偶尔被叫去小聚,也非常有量,「最近有人跟我说,说他拍什么戏,居然杯都不端」。

有人觉得聂远是个「被性格耽误了的演员」,这么多年「剧红人不红实在可惜」。深吸入口的第一口烟从嘴角和鼻孔慢慢呼出——吸烟前聂远已征得屋内人的同意——「嗯」,扬声,是深而坚定的喉音,「没有什么可不可惜」,聂远向前探着身子把烟灰弹进饮料瓶,「人一定要知足,每个人都一样,我觉得我比很多人得到太多了,幸运太多了」。

《人物》:外界对你在《延禧攻略》中饰演的乾隆皇帝,有很高的评价。

聂远:皇上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只不过在那个位置上,他还是很多(别的)角色。今天你是一个皇帝,要面对国事民生,就得是一个一国之君的担当,有责任感和使命感。在那么多后妃面前,你也不可能一碗水端平,对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态度。开个玩笑讲,我也会撒娇,跟自己最亲近的哥们儿撒个娇,或者跟老婆撒个娇,只是这种东西不是一般人能看得见。

如果我们看剧的时候只看一个人的一面,那这个剧一定不好看,剧里面已经给你设定了环境、人物、对象,你就可以在里面活着,只有你活着生动了,观众才会觉得这是个活生生的人物,不是演了一个符号。警察,皇帝,工程师,他都是人,都是需要有经历,需要沉淀的,绝大部分演员的能力是跟他的经历成正比的。

《人物》:最近网上很多人在说你的「一滴泪演技」。

聂远:我看了。其实没有涉及到说很多网友来分析的那种细化的东西。一滴泪,或者是半边脸,都是由心而发的一种呈现的方式。并没有设计好,那一滴泪从哪流,怎么擦掉,怎么去难受,都没有。只是我觉得作为这个人物,情感到那个程度了。观众想看到的是这个人他的一种情感的释放,你在那一直不说话,闷着不行。又是在一个什么样的情境当中,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当中,怎么拿捏,这个我觉得可能就是我们业务上需要去总结和慢慢地去不断地完善的一个过程。

《人物》:在外界看来,你是公认的起点高的男艺人,给你带来了哪些优势?

聂远:都是媒体的一种看法,我起点一点都不高,比我起点高的人太多了。我是从一个小配角演起的,1997年演第一部电视剧,演了一个很小的角色,中间也演了一些剧,帮别人去串的或者是那种小角色。演完《上错花轿嫁对郎》,其实也有一段是歇了好长时间,没有更好的资源或者没有更好的戏,我甚至想过去做副导演的。被评为四小生已经是2005年左右的时候。

而且我演《上错花轿嫁对郎》,到今天再看对当时的自己是非常不满意的,因为我什么都不懂,太小孩,如果今天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再演的话,肯定比当时演得好。

《人物》:那个角色没有给你带来更大的机遇吗?

聂远:有,但是我觉得没有那么出彩嘛。那个戏是大家知道了我,但其实我觉得,可能后来《天下粮仓》,在业内大家会从技术层面上会觉得我的那种进步会大一点。

《人物》:会让你有更大的野心或规划么?

聂远:没有,那个时候刚刚大学毕业,什么人也不认识,首先的想法就是有工作,可以养活自己,实话。有了更多的工作选择后,才会给自己定所谓的工作目标,把自己变得更加受大家喜欢,那时候很现实,哎呀,没有那么多宏伟的规划。

其实梦想永远都不会变的,我想成为一个好演员,成为受大家喜欢的演员,想多拍点好的戏,这都不会变,更多地还是一步一步把眼前的工作做好。

《人物》:那时给你带来的感受是什么?

聂远:说实话我是懵的。那个时候也有小骄傲的地方,哎呀,我可以把自己养活了,还可以尽我的能力去给予家人一部分关心和支持了,我觉得那个是作为一个男孩或者二十出头的孩子都会有的一种心理,就是可以承担一部分家庭责任。我最早做舞蹈演员,我记得第一次拿到演出费,给我妈妈买了一个卡子。

二十来岁的时候,活得比较简单,想的事也很简单。不断长大,才会更加规范自己,当然,这个过程中还会出错,还会冒失,但是我想要是比起以前,我觉得懂事和明白太多了。

有些东西是要自己去经历,才会慢慢长大。没有谁一下子上来就是一个很成熟、很稳重、很得体的人,只有经历过事,跌过跟头,才会慢慢长大。

《人物》:你觉得现在自己长大了么?

聂远:我没有把自己当成40岁,我的心理年龄也就是26、27岁,因为我不管是心理上还是我整个人的状态上,还是很少年感的。我喜欢运动、跟朋友聊聊天,一起旅游,分享很多东西啊,不会天天坐在那儿喝杯咖啡或者抽根烟,在那儿自己沉思,都没有。我更多的是自己消化。

《人物》:消化什么?

聂远:消化每天所经历的一切啊。打比方今天我跟你的采访,我回去也会总结,我哪些地方说的是不够好或是表达的不够清楚,或者哪个细节跟人家交流当中是不太合适的,我都要去想。因为你慢慢长大了,人家会用更高的眼光来要求你,所以这种犯错或者冒失的地方要更加注意,当然,人无完人。

往往很累的是什么呢,就是你一直想做个好人,偶尔犯个错吧,人家会觉得,哇,他其实是个坏人。有的人是一直没做什么好事,他突然做一件好事,哎哟,这是好人。这个东西你很难去界定好与坏,黑与白,尤其在这种更信息化的社会,很多东西不用去解释、去交流,我没必要去跟任何人讲太多,好好做自己,去做力能所及的,与人为善的,能帮助别人的、报答社会的,事情就OK了,不用想太多。

《人物》:挺严谨的。

聂远:你想进步吗?想进步就要总结。

《人物》:如果回想的时候发现有不够到位的地方,但你当时又没有机会再去改或者弥补,怎么办?

聂远:没有办法,想回到昨天是不可能的,只能眼前的事情做好。

《人物》:之前因为各种原因你错过了一些被人看作「有分量」的角色,会遗憾么?

聂远:没有什么好遗憾,真的,正常。今天看来我觉得都是命,都是缘分,是你的跑不掉,不是你的也强求不来。一个角色有没有可能演得上,除了缘分以外,有时也有自己的原因,比如有段时间我演了三部古装剧,我觉得把我对于古装的理解和热情全都掏空了,我不想演了,我想演一部其他的。

那《道高一丈》这个戏,我一看到这个宋朝,我说这是个爷们儿,我喜欢。被吸引住了,那我会排除掉很多困难去演他。当我有很想去演一个角色的冲动的时候,这个劲儿铆足了,得不到机会去呈现的时候,我才会憋屈。

《人物》:饰演的角色会给自己事业上带来怎样的影响,红与不红,不考虑?

聂远:我走到今天没有对于我来说哪个戏去演就红,哪个就不红。我更多是对角色的喜欢,所以也就造就我可能不太有作为。现在觉得当时哪个戏好了,也许找过我,我错过了,说不定我去演,没有人家演的效果,都是有命数的安排的。 

只有一点,这戏我感受了那么多,我花精力演出来,人家会对我这个戏和人的认可。换句话说,我通过这个戏证明自己我在进步,而不是我今天演了这个戏,好像因为这戏又多得到什么,不是的。

《人物》:有很多人会觉得你之前没能红起来很可惜。

聂远:没有什么可不可惜,人一定要知足,我觉得我比很多人得到太多了,幸运太多了。初心是什么?我们是要来学表演,我们热爱表演,那我还可以做这件事情,就是一份收获,有很多人已经转行了。所以不要那么想。

《人物》:新戏《道高一丈》中的角色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聂远:这个人身上的正直和他那种热血、刚毅,但是又蒙冤,这样的人物更加有质感,对男演员来讲,大多都会喜欢吧。他的魅力在于可以坚守自己,哪怕被误解,被别人设计陷害,他还是坚持用自己心中那份光明去正视很多东西。

《人物》:你在生活中有过被人误解的经历么? 

聂远:每个人都会遇到一些被人误解或别人所不了解的一面,没有想过他们对我的误解。但有些东西不用你去解释,靠不变的初心,去坚守自己,最后还是要做一个好人吧。

《人物》:之前媒体报道说你不是很爱上网,但最近还是挺活跃的,在知乎上还是回答了两个关于选剧本和试戏的问题。

聂远:我不能说完全是为了配合宣传。他说的都是专业问题,怎么选角色。我们这个年纪应该是承上启下的,因为我们了解前辈他们是怎么去对待工作和选角色这种业务上的问题,可能比我们年轻的孩子不知道,如果我觉得好或者是受益了的地方,我希望跟大家去分享,不管哪个行业都需要这份传递和传承。

《人物》:你在情绪控制上还挺厉害的。

聂远:也没想控制,没办法(笑)。我有个朋友,他已经不在了,他可以做到什么程度,他最后离开的时候,他留给大家的印象是欢快的,是向上、是积极的,他的这份心态,我觉得特别牛,我心里一直很尊敬他,我希望最后也能留给大家我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人,能带给大家快乐的人,想到我是让人都充满力量的,对生活的力量,对工作的力量。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网YOUNG(ID:ifeng_young)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 凤凰网青年频道 合作邮箱:all_young@ifeng.com

专注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

2018-03-19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