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和父母同住的尴尬:我妈签收了我的粉色电动按摩棒

2018-08-24
来自:虎嗅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故事FM(story_fm),文字:刘军。

两周前,我们发出了一个故事征集,征集的话题是“成年之后,你还和爸妈一起住吗?”

征集这个话题的起因其实是大象公会的黄章晋老师在办公室吐槽,他的岳父岳母为了方便帮他们带孩子,最近在跟他们一起住。每次黄教官回到家,打开冰箱,都会感到一阵窒息——因为通常他会看到塞得满满的一冰箱西葫芦。

就像大多数中国家庭,一边是父母想照顾子女,又喜欢控制子女;一边是子女想要独立,又习惯性地依赖父母。

两代人一起生活,总避免不了既相互依靠,又相互抱怨。

我们很好奇,那些成年之后,还和爸妈一起“住”的“大人”,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于是我们从征集的故事中,找到了四位处于不同人生阶段的朋友,来讲一讲他们和父母做室友的故事。

故事FM ❜ 第110 期: 点击音频,收听完整故事。讲述者:瓜瓜、Autumn、豌豆麻麻、鬓鬓,主播:@寇爱哲,制作人:刘军、彭寒、黄桜,声音设计:@故事FM彭寒。

下面是本期故事的文字版:

@瓜瓜:22 岁,学生,北京,每年住家4 个月

我是瓜瓜,今年22 岁,在外地上大学。

但是我的大学是出了名的放假大学,随便一个假期就能放个十天左右的假,所以大学期间,我回家跟爸妈同住的日子非常多。

我爸妈其实是挺开放的人,但可能是中国父母的通病,我们家里从来没有讨论过“性”这个话题。除了家里三个小孩的出生,可以佐证这件事的发生,似乎再也找不出任何蛛丝马迹了。

今年三月,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我终于克服跟自己内心小恶魔的斗争,在市面上五花八门的性用品中,选中了一款特别可爱的电动按摩棒。

这是一款日本牌子的按摩棒,长得很像口红,只比普通的口红大一丢丢,这样即使从包里不小心掉出,也不会被人认出来。

我计算着时间,下单、发货、运送、派单……我刚好能在家里过清明假期时收到快递。这样一来我可以偷偷签收不被其他人发现,二来一个人在自己房间试用时也可以避免尴尬。

我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可是我千算万算,万万没算到,我会在清明节忙碌的祭祖扫墓行程中,把这件事彻底给忘了!

当我走下返校动车的一瞬间,我收到了妈妈发来的微信,在我特意为她设置的聊天背景——她大方的笑容旁,蹦出一张照片,上面正是我买的那款电动按摩棒。紧接着妈妈发来一句质问,“你买这个干什么?”

哇,我瞬间脸煞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脸上火速滚烫起来,但心里又觉得有一丝好笑。

我假装没看见,然后赶紧旁敲侧击去问我妹妹。妹妹说,我妈当时收到快递后,蹲在地上很自然的把快递拆了,拆开之后,非常困惑的开始研究拿在手里的这个小玩意。

这款日本牌子的按摩棒上,写着详尽的日文说明。但尴尬的是,我妈看得懂日文,她蹲在地上,看着看着眉头就皱了起来。我妈紧接着唤来了我爸,因为我爸的日文更好(心塞三秒……),我爸来了之后,叉腰站着边上。

我妈蹲着,我爸站着,两个人的眼睛都瞟着那个小小的正方形粉色包装盒,研究了半天,两人表示不知道这个是什么,还是问问女儿吧。

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我爸在日本生活那么多年,而且上面的说明非常直白,我妈也猜出来了,但两人都假装不知道。

我能怎么办?我特别不好意思,于是我也假装不知道。

但是我又特别想要那个按摩棒!

5 月劳动节,假期结束要返校的时候,我特意把行李箱摊开在了爸妈房间的地方上。我希望他们在起床后看到摊开的行李箱时,能主动意识到什么,然后自觉地把这个按摩棒放进去。

@Autumn:29 岁,音乐相关工作,辽宁锦州,长期跟父母一起生活

我从小跟爸妈一起生活,我妈是一个有严重洁癖的人,我的家被严格区分为有菌区和无菌区。

举个例子,衣服分为室外的和室内的,室外穿的衣服,无论怎么洗,都是脏的,只能在室外穿。室内穿的衣服,虽然它也会变脏,但它洗完之后可以恢复干净,继续在室内穿。

没有洗澡,绝对不能睡觉,并且连休息的地方也没有,只能在客厅里坐着。

外人到访,更是非常有意思。我妈先要把罩在沙发家具上的蕾丝纱罩全部搬到卧室里,还原沙发本来的面貌。外人进来一看,家里真干净,简直没地方下脚。唠会嗑,人走了,我妈立即开始大扫除,先用洗洁精擦一遍,清水里放艾草再擦一遍,最后再把她的蕾丝纱罩们放回去。

还有一件事也很麻烦,那就是擦书,小时候买书回来,我妈都要把书皮全部用放了洗洁精的水擦一遍。这带来的直接后果是,我从小在家里练钢琴,也变成了一件非常麻烦的事。

首先琴谱被定义为脏的,弹琴时不可避免会接触到琴谱,那么琴键也是脏的,琴谱接触到的钢琴架子也是脏的,钢琴的主体就变成脏的了。但琴凳是干净的,这样在弹琴的过程中,我是不被允许随便接触琴凳的。

如果我想拿琴凳下的琴谱怎么办呢?我必须先去洗手,洗完手回来再打开琴凳,迅速拿出我需要拿的谱子。要是没想好想重新拿呢?回去再洗一遍手。

从小到大,我妈洁癖的问题没有任何改变,家里大小争吵,差不多都和这个问题有关,哪里没有擦干净,哪块没有收拾好等等。

我还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未来的女朋友是怎样,我希望她爱干净,但真的不要这么爱干净了,洁癖对生活带来的影响太大了。

另外录这个故事时,我等了好久的时机,从家里逃到一个脏乱差的地方,录下藏在心里许久的话。我现在非常兴奋,有一种出逃的兴奋感!

@豌豆麻麻:29 岁,公司职员,河北石家庄,长期跟父母一起生活

我是90 年的,一个孩子的妈妈,仍然跟父母在一起生活。

我老有种感觉,我是我爸妈的大女儿,我女儿是我爸妈的小女儿。

我是典型的勤快妈妈养的懒闺女,打小我爸妈就非常宠我,上的是本地大学,毕业后留在本地工作,从没跟父母分开过。

可能跟父母一起住,门禁比较严,晚归需要提前报备,父母爱念叨,其实其他都还好。

婚后我曾经有过一次机会独立,但刚搬进小家住不到十天,发现我怀孕了。先生觉得我需要照顾,我和他又搬回了我父母家。

我先生也是独生子女,也比较懒,搬过来后,大小事情都由我母亲包办,内衣都是我妈在洗,这种没有距离的关系,矛盾很快就显现了。

最主要的矛盾还是在我和我妈身上,就是闺女和妈妈之间不断升级的小争吵。最大的一个矛盾还是因为我在孩子刚生下来的时候做了一件非常错的事。

孩子刚出生一个月,我妈被查出了乳腺癌,随即开始了一系列的诊疗,我爸刚好也在这个时间里腰间盘突出加重,基本已经站不起来了。那段时间,是我家里最惨的时候。

但我爸妈依然坚持打电话嘱咐我,不用去医院看他们,我只要照顾好孩子,她有她的姊妹们照顾。我就真的一次也没有去医院看过他们,现在我真的很后悔。

因为这件事,我妈恢复后心里一直有委屈,平日里总是太过操劳,心里埋怨我懒,我俩总为生活里的琐事吵得不可开交。

我想总这么吵也不是个事,便琢磨着搬出来住,结果我爸妈知道了,非常伤心。其实像我这种长期跟父母一起生活,老人家也很依赖我们,我爸给我打电话,说我妈都哭了,“闺女你怎么那么不理解我们老人,怎么能说出去住就出去住?我们是想帮你们啊!”

当时我脑子咣地一声,没想到自己一个简单的出去住,给爸妈带来那么大震动。

经过一番拉扯后,我还是搬出来了,但是是分离很不成功的那种,我的小家离父母家非常近,隔三差五就会回家小住几天,衣食起居还是受到父母很多照顾。

其实我身边不乏独立带孩子的妈妈,都很厉害,孩子也很优秀。我有时候想,如果真需要我独立带孩,我可能也能做到,但现在让我主动成为一个独立的妈妈,我真的没有勇气做到。

@鬓鬓:28 岁,设计师,北京,和爸妈同住1 年+  

我19 岁出国,巴黎5 年,伦敦2 年,基本成年后,一直是自己独立生活。去年研究生毕业,从英国回来,重新开始跟父母一块住,这个时候我才发现,真的很多事情都跟小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在国外我已经很习惯自己掌控自己的生活,学业之余,我喜欢在家里做饭,召集朋友们一起来吃;周末的时候去超市采购;买新鲜的花材回家搭配;定期将衣服送去干洗……我有了自己的生活节奏。

回国之后,跟爸妈一起住,生活中的矛盾就开始逐渐暴露出来,第一个集中爆发的事情就是洗衣服。

现在有很多衣服,是采用新面料制作的,它可能看起来不像羊毛,或者看起来不像高级面料,但可能水洗就会变形。我妈会习惯性的把我的衣服跟他们的衣服混在一起洗,我有好几件衣服,就这么被洗坏了。

其实最大的问题还是沟通不畅,我觉得不应该为这些事情跟我妈争吵,我应该理性的去处理问题。于是我去买了两个脏衣篓,并做了功能区分,但我妈完全不把我做的努力当回事,我缎面的衣裙被她洗出了砂洗的效果。

有时候会夸张到我朋友问,“诶,你这件衣服怎么跟刚买回来时看上去不太一样?”我说,“对,因为我妈对它进行了再创造。”

除了洗衣服之外,还有很多地方也会感觉非常不适应。比如谈恋爱这个事。

我男朋友和我一样,也是跟爸妈一起住,所以约会的时候,我们经常感觉无处可去!虽然我俩都在北京,但如果周末想约会的话,我们不得不去订Airbnb。有时候我们会相互开玩笑,感觉自己像是在偷情。

有时候我开车经过他家楼下,或者他开车送我回家,我们会在车里聊一会,热恋的时候可能还会有些亲密举动。在我家楼下,这就被我爸撞见过两回。

我已经年近三十了,谈恋爱还要被我爸质问,“你们两个干什么呢?”

我们俩会吓得立即分开,感觉很紧张,手足无措。有一种初中生早恋被家长发现的感觉。有一回我男朋友吓得立刻跟我爸道歉,“叔叔,对不起!”

其实我是有机会留在国外的,但因为一些偶然的原因,我目睹了我特别好的朋友的家人离世,这个事当时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震动。

我想我还是要回国陪爸妈。但当我回来后,跟爸妈生活在一起时,我发觉我很难判断这种陪伴是否真的有效。很多时候,我和父母已经很难开展有效的交流了,我感兴趣的话题父母并不感兴趣,父母真正关心的问题,比如我什么时候结婚,打不打算要孩子等,无形中又会对我造成压力。

而在北京或上海这样的城市,我们又很难轻易就买房子出去住。

我真的很爱我的父母,但我也很困惑,我不知道如何以一个他们会很开心,我们也会开心的方式彼此相处。

其实制作完这期节目,我们悲观地感觉,鬓鬓提出的这个问题可能是无解的。

因为我们这代人和父母之间,对生活,爱与独立的理解已经迥然不同。这注定了我们和父母相爱相杀的关系,和父母同住,只会让这样的关系表现得更剧烈。

但是,当我们看着父母一天天衰老,脑子里就像有一个计时器在滴答作响,我们能做的,只有在尽量保卫自己独立空间的同时,多给父母一些陪伴。

不管你现在和父母是朝夕相处还是一年一会,你和父母同住时发生过什么有趣的故事吗?欢迎来留言里聊一聊。

本期配图| Lisk Feng,头图| Claudia Chanhoi。感谢分享故事到朋友圈,文字:刘军,运营:刘军,“故事FM”,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点击“这里”,听本文故事的音频。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故事FM©授权虎嗅网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58901.html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网YOUNG(ID:ifeng_young)

 

 

责任编辑:张彤 PSY111

* 凤凰网青年频道 合作邮箱:all_young@ifeng.com

专注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

2018-03-19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