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百人计划| 五元文化联合创始人马李灵珊:人民群众的需求是刚性的,他们永远想看优质的内容

2018-07-30
来自:凤凰青年

在热点频出的当下,每一种流行文化,每一篇爆款文章的背后,都反映出这个时代人们的价值观和审美取向- 这也是我们做“100 Points百人计划”的初衷。

100 Points百人计划是凤凰网青年频道2017年推出的一个青年人物专访计划。在繁杂与剧变的时代中,百人计划以“人”为标识,去记录在岁月洪流中闪耀的2018年。在这个计划中,我们提取十个焦点领域,并在每个领域中选取十位有想法且把想法付诸实践、享受凭一己之力改变社会的过程的“新享法”青年,跟他们聊聊当下的现象和变化,听他们对加速到来的未来的期待,以及身处变局之中的观点。我们相信,经由我们收录整理的100位青年的100个观点,将绘制成2018年的时代平面图,供后来者查询与回溯。

采访、作者| 胡艺瑛

这是一次失败的采访。

“马李灵珊”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在《南方人物周刊》的封面上,已经是七年前。那个时候人们偶尔还愿意斥资买几本杂志,文艺青年还算一个俗气但是耐用的标签,泛娱乐的浪潮虽有微兆却尚在万里以外。后来她辗转去了GQ并写出《“痞子”CEO唐岩》一文,圈内一片沸腾,但我们回过头去看,那一霎时代喘息的瞬间,俨然像是传统媒体回光返照的最后时刻。而我却始终沉溺于“媒体人”身份的马李灵珊,甚至一上来就头脑发热地背起那段我已经看过不下十次的杨受成专访开篇,但她已经全忘了。

真是一个尴尬的开场,我如坐针毡,脑中暴风涌起,试图尽力搜刮那些她在媒体行业以外的蛛丝马迹。她就在我半米开外语速极快地谈论网络视频的进场与高潮、受众刚需的变迁和痛点,以及她本人在一众收视率飙高作品当中的角色……我有一瞬走了神,眼前恍过一张章小蕙的脸:“我在荷李活开会,所有出名监制都对我的毕恭毕敬,一个演员一辈子都不会得到,除非你是梅丽史翠普。因为我,才能开戏,他们叫我Money honey。”但马李必然不乐意听我这么说,她在采访中正色表示“我不需要人设,也从不会定义别人。”——然而这本身就是一个自由主义者的告白。

眼下这个论起商业市场头头是道的“生意人”,七年前初入《南方人物周刊》的时候每周工作将近八十个小时,几乎同时,网络视频以微弱火光挑衅大众的阅读习性,暗中为碎片化时间的新兴市场拉拢新鲜血液,却被套上Dogs on the skateboard—“滑板上的狗”的帽子,雄心壮志的投资者们并不相信一只狗的嗅觉。

不出几年,超过半数的传统媒体从业者遭遇时代碾压,但存活下来的人,都在共同体危机之中经历了文明基础的共振,马李几乎是第一轮跳船的人,也是少数能够上岸的人。

泛娱乐作为一道分化裂口,伴随着幼齿人设、低俗笑料和缺陷逻辑在至少一代人身上留下审美退化的痕迹,这也促成了社会美学认知税全所未有的高度。马李对于自己在媒体行业打滚的历史几乎忘得一干二净,但由她经手的作品却始终夹带着“美学救国”的野心——纵然她选择的商业战场过往以低开为常态,但对标同一片战壕,她把态度写进泥土里。

这是一个坦言不会拒绝时代的人,但却在极力抗拒迎合大势所趋之下的滥俗与消极,和前期投资人唐岩相反,她并不在意谁是上帝,但是上帝也不能干扰创作。我们在一场失败的采访之中,企图和马李灵珊聊聊在这个大众习惯将情绪与三观混为一谈的社会,人与人之间能够如何共存;创业到底给一个曾经的新闻记者带来了什么;“前媒体人”的身份到底能否隐去,抑或是成为了后来每一步走棋的沉淀之一;作为一个经营内容并且收拢粉丝经济的制作人而言,粉丝买单行为到底意味着什么?

(马李灵珊在烟台海边)

没有哪一种价值观称得上“绝对正确”

凤凰网青年:知道你的名字已经很久了,最初是因为杨受成的一篇专访,我对开头的印象特别深刻。

马李灵珊:开头是怎么写来着?

凤凰网青年:“你现在还保持随身携带现金的习惯么?”然后他从钱包里掏出了几十张面额一千的黄色港币。

马李灵珊:对对对,好像是有这么一段。

凤凰网青年:你有设想过关于自己的报道开头吗?

马李灵珊:其实没有,我不太思考我个人的公众形象这些问题,首先我也不是什么名人,然后也没有什么值得大家关注。

凤凰网青年:你不关心自己在网上的评论吗?

马李灵珊:我不太看自己的事情,也没什么关于我的事情被我看到。他们都在网上说我什么?

凤凰网青年:一个挺有意思的总结——“非常文艺,但从来不是一个文艺青年。”

马李灵珊:我不知道文艺青年是什么,但是特别不喜欢人设。我能够理解从生意的角度看来,我们当然要贴人设打标签,这是非常合理的市场营销行为。但我本人拒绝别人对我下定义,我也从来不给我身边的人下定义。文艺不文艺这件事情不重要,我自认为还算一个拥有优秀审美能力、也拥有一定生活情趣,懂得欣赏好的艺术、书籍、音乐、电影作品的人,这样就足够了。至于是不是文艺青年,这个事情本身就没有讨论意义。

凤凰网青年:“拥有好的品味”是一种运气,还是一种能力?

马李灵珊:当然都是。运气的成分在于启蒙时期你能够得到指引,发现当中的乐趣;也在于后期你能够拥有一定的金钱持续投入。能力是在运气的基础之上,你为之付出热爱、时间和金钱,精神世界也会变得丰富——我有很多值得去爱的书、画、电影。

凤凰网青年:在过去的采访中《圣诞忆旧集》这本书被谈及最多。

马李灵珊:小时候我也有一个“苏柯小姐”,六岁以前我几乎都是和她“相依为命”,在很多孤独的时刻都是她陪伴我。

凤凰网青年:在你的采访中,被访者总会暴露孤独的一面,这是因为你对于“孤独”的感觉特别熟悉敏感吗?

马李灵珊:我相信很多从事和大众传媒领域有关的人,情感相对而言都是丰富的,孤独是人类的共同情绪,我不是个体,所以我的情绪也不值得被拿来放大。至于我的文字里有没有,那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凤凰网青年:但孤独的情绪也许还会因人而异。

马李灵珊:《十一种孤独》这部短篇小说集里描写了很多种孤独的情绪,但从某个层面上而言,孤独都是一样的。

凤凰网青年:今天我们会单纯为了情绪产生大面积争吵,譬如综艺选秀,最后还会上升到价值观层面,它们有什么必然的关联吗?

马李灵珊:这是两种本质上截然不同的概念。不同的人看待事物的方式取决于他所接受的教育、成长环境、接触群体等等因素,这个才是世界的常态。

凤凰网青年:哪种价值观会更好?

马李灵珊:我现在已经不会觉得有哪一种价值观称得上“绝对正确”。根本没有什么是我们绝对需要遵循的法则,绝大多数的人生都都不需要经过别人的认同,能够尊重和理解已经足够了。

(马李灵珊接受凤凰网青年频道采访现场)

愤怒并不是唯一的解决办法,它甚至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凤凰网青年:以前听说你是一个“善于将人逼入死角”的人,现在看来你好像温和多了。

马李灵珊:没有没有,我倒是比大学刚毕业那会儿温和吧。我记得特别清楚,当时有一个同事跟我说:“灵珊你写东西特别喜欢用肯定句——他感到了一种什么样的情绪、他一定如何如何、他确信怎样……你下笔的时候一定非常自信。”当时觉得完全正确的事情,今天也未必如此了。真正变得温和,应该是创业以后。

凤凰网青年:都说创业能把一个人逼疯,没听过能让人变温和。

马李灵珊:刚开始也是天天爆炸,觉得所有东西都不合要求。但是这种争吵多了以后,反正整个人都更加淡定了。现在我在工作和生活中都是一个情绪比较稳定的人,但凡有火,就是大型爆发。

凤凰网青年:这种稳定的情绪是一件好事吗?

马李灵珊:必须是好事,人类本来就不该有那么多情绪,只有我们的经历越多,才会越淡定。我的人生信条一向都是见更多的人,犯更多的错,走更多的路,看更多的书——这些都能令人变得温和。

凤凰网青年:但我也不止一次听说“愤怒是一个记者的优秀品质”这种说法。

马李灵珊:首先我并不认同这个观点,一个记者在愤怒情绪之下也许能够提出更加尖锐的问题,共情能力当然重要,就像奥莉娅娜·法拉奇,她就是对抗式采访的典型人物。但更多时候,愤怒并不是唯一的解决办法,它甚至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凤凰网青年:为什么?

马李灵珊:我们在创作那些需要付之以同情和理解的作品的时候,都不会被愤怒的情绪左右。我见过中国很多一流的记者,他们本质上都是非常温和的人。

凤凰网青年:过去很多年你也是一个记者,但今天你在百度百科上的身份是“前媒体人”。

马李灵珊:我是前媒体人的原因很简单,我已经三、四年没写过一篇稿子了,就连我的公众号都是一年更新一篇清单,现在已经懒到连微博和朋友圈都发不动了。

凤凰网青年:我以为媒体人是一个终生的职业。

马李灵珊:作为一个媒体人你必须要有公共表达的场所、诉求和输出,以上三个,我统统没有。我既不想对别人说出我的观点,也没有任何产出,在这种情况下,我肯定不是一个媒体人,我觉得自己已经跟媒体这两个字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了。虽然我有很多朋友都在这个圈子内,但我不参与任何相关的事情。

凤凰网青年:但曾经你是非常热爱的。

马李灵珊:但人生啊,你也交过很多个男朋友吧,你肯定在某一个时间点对一个人爱得死去活来,但分手以后你们就是过去式了。对啊,媒体人这个身份它已经过去了,今天我们聊到“特稿”这俩字儿我都会觉得特别陌生。

凤凰网青年:你的态度让我挺意外的,因为你知道,现在几乎人人都去开一个公众号,然后给自己套上“媒体人”的帽子。

马李灵珊:我是一个商人,我开着一家公司,如果我混不好的话,底下一帮人怎么办呢?所以我的第一身份一定是个商人。

凤凰网青年:这是一个很老旧的问题了,创业初期最让你印象深刻的事情是什么?

马李灵珊:其实没有。大家好像对这个问题特别好奇,但真的没有,为什么呢?因为如果过了几年你依然觉得深刻,那我根本就还没有迈过这个坎,今天我也不会坐在这,还有这么一家公司。过去的,我都不会回望。

凤凰网青年:这家公司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马李灵珊:五元之所以是五元,是因为公司里面的每一个人,我们走在一起才会有了这家公司。所以今天你问我这家公司对来说意味着什么,我觉得是共同成长、共同陪伴。

凤凰网青年:你好像很看重彼此的关系。

马李灵珊:昨天晚上我和几个制片人一起喝酒,大家特别感慨,也很清晰,我们之所以一起坐在这儿,不是为了给自己争取什么,而是我们要一起做点东西,做点对得起自己的东西。所以我不后悔创立五元,也不后悔这三四年的时间都和它在一起。

凤凰网青年:几年下来,你会给自己打多少分?

马李灵珊:这个问题,我也问过一个朋友。有一年创业非常劳累,年底的时候我跟他电话聊天,我说你看着我今年是怎么过来的,你会给我打多少分。他说你不要问这个问题,你打多少分不重要,你的公司打多少分才重要。

凤凰网青年:让我猜猜,有90分吗?

马李灵珊:我在每个阶段都给公司打70-75分吧,从来都没有变过。

凤凰网青年:你非常迅速地就报出了这个数字。

马李灵珊:是这样的,我们是一家始终在稳定产出一定数量线上产品的公司,我们也能够看到当今世界上那些一流的影视产品,并且知道彼此之间的距离,我们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如果我说今天这家公司已经能有90、100分,那岂不是我们就没有进步空间了,不可能。我们确实做得还不错,太低了也不现实,所以75分是一个比较合理的数字。

(妇女节那天,公司给所有女同事送了一束花)

愿意为你花钱的才称得上是“粉丝”

凤凰网青年:最初你为什么会决定涉足这个行业?

马李灵珊:我自己本身就很爱电影和电视剧,热爱是最重要的,当时也恰好有机会。我看好网络视频的兴起,BAT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发力,他们弹药充足,技术实力强大,年轻一代的观影习惯也在发生转移,在那个时间点上看起来是一件有光明前程的事情。

凤凰网青年:当时你怎么判断这种光明是真实的?

马李灵珊:就是相信自己,如果你连自己都说服不了,你没有办法去创业。

凤凰网青年:除了自信,一定会有理性的考虑因素吧?

马李灵珊:人民群众的需求是刚性的,他们永远想看优质的内容,今天的电视剧电影仍然是一个得到成本较低、接受门槛较低的行业,同时我也能从中得到巨大满感足感。年轻一代在时间点上已经非常明确,他们不可能天天守着电视,因为电视节目永远是带状排布,它要养活自己只能靠广告,播出时间段是由技术特性决定的。如果你既需要免广告干扰,又希望自由选择观看内容,视频网站必然是一个好的选择。

凤凰网青年:需求也许是刚性的,但总会存在变化。

马李灵珊:当然。

凤凰网青年:但是你现在面对的受众,和过去买杂志、看特稿的好像是两拨完全不重合的人,你会质疑自己的判断吗?

马李灵珊:我是这么想的,看网剧的是很多人,看人物特稿的只是一小撮人,这两个群体肯定会有重合的部分,但两个样本量相差太大,少说也得有个几千万人看过《白夜追凶》吧,但看过我写特稿的人可能没有它的十分之一,所以这个对比本身并无意义。

凤凰网青年:但是粉丝的流失总会让人焦虑吧。

马李灵珊:大家千万别觉得自己有粉丝,这个事情特别可怕。谁有粉丝?鹿晗有粉丝,愿意为你花钱的才称得上粉丝,我一向都是这么认为的。你不愿意为谁花钱,你绝对称不上是一个粉丝,不花钱的爱都是廉价的。

凤凰网青年:就算把你的稿子看了十遍,甚至背下来也不算吗?

马李灵珊:很多人会跟我说,我在网上看过好多你的特稿,我是你的粉丝!对不起,你不是,你没有在我的知识版权里贡献过一分一毫,你顶多是我们杂志的一个读者而已。我没有粉丝,没有人为我花过钱。

凤凰网青年:至少《白夜追凶》让你拥有了一些真爱粉。

马李灵珊:那也是导演的真爱,或者说是这部剧的真爱,这个事情一定要分清楚。

凤凰网青年:但这不一定会比投入到影视剧创作中容易吧。

马李灵珊:当然,而且这种满足感是前所未有的。看完《药神》和《动物世界》之后我发了一条朋友圈,我说好开心中国有这样的电影,这是国人在技术层面的提高,它们会激励着我去推动好作品的诞生。

凤凰网青年:好作品是指?

马李灵珊:在某个层面的提高和进步,在整体环节的质量把控,以及在整个制作过程当中不改的初心。

凤凰网青年:未来你们会向什么方向发力?

马李灵珊:我们公司下半年会有4-5个项目开机,除此外也一直在大力接下来孵化原创项目会有几十个筹备项目和孵化剧本,大部分都是on going的状态。马上上映的这部作品《古董局中局》是根据马伯庸小说改编而来,这也是中国第一个古董鉴宝类型中国首部古董传奇悬疑剧的剧集,导演和演员们非常艰苦,他们从去年七月四十多度的西安,一直拍到十二月零下十几度的北京。希望大家会喜欢这部作品,Q3、Q4的时候它会在腾讯视频上线。

(今年年初,马李灵珊在比利时)

Q&A

凤凰网青年:最近看的一部电影和一本书。

马李灵珊:一个西班牙悬疑惊悚片《沼泽地》,丹尼斯约翰逊的小说《火车梦》。

凤凰网青年:昨晚睡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马李灵珊:滴眼药水,最近每晚都是。

凤凰网青年:目前生活中最不可缺失的三样东西。

马李灵珊:手机、护照、身份证。

凤凰网青年:用三个词语形容自己。

马李灵珊:勇敢、独立、善良。

凤凰网青年:迄今为止人生当中最大的遗憾。

马李灵珊:我的“苏柯小姐”几年前去世了,我没有尽到照顾她的责任,甚至在她去世之后才知道,这是我人生最大的遗憾。

凤凰网青年:现在能够回忆起来的童年一件大事。

马李灵珊:我记性很好,对过去发生的很多事情都非常清楚,但是你一说到大事我的头脑里一片空白,我感觉生死之外无大事。

凤凰网青年:如果不从事现在的职业,你会去做什么?

马李灵珊:去哥伦比亚大学和纽约大学念书,但是不考试、不拿学位,就做个访问学者。天天去听艺术史、心理学、社会学、英美文学的课程,然后假期的时候就去全世界旅行。

凤凰网青年: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一篇稿子。

马李灵珊:有一回我在网上看到一篇稿子,然后一边看一边感叹“这稿子写得还挺好的,这个作者跟我的想法很一致。”最后发现作者是自己。

凤凰网青年:可以透露标题吗?

马李灵珊:我确实不经脑,具体内容真的不记得了,不过我可以谈一篇我觉得别人写得很好的稿子。我有一个前同事叫谢丁,他写了一篇姜伟的口述,虽然看起来是一个很简单的口述整理,但我知道你要拿到这样的口述,你得做了多少准备工作,你需要怎样去组织和推进——我知道谢丁在这当中起了多大的作用,那片稿子是我看过最棒的口述之一。

凤凰网青年:如果能够给十年前的自己一个建议。

马李灵珊:我刚上大一的时候就对自己说——“你要多认识人,多看书,多走路,多犯错误。”基本上过去十年我完美地践行了这句话。

凤凰网青年:如果能够隔空表白,你会跟谁说点什么?

马李灵珊:李白。我非常欣赏你,非常非常爱你。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网YOUNG(ID:ifeng_young)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专注

日日顺物流创客训练营

2018-03-19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