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36计|青山周平:个体时代到来,住宅能不能变得更轻松?

2018-07-20
来自:凤凰青年
正在加载...
播放列表:

(点击观看上方视频)

“来北京的三年里我搬了六次家,每次的换房都是一场洗礼,房租涨价比涨工资的速度可快多了。现在租的主卧不足20平,每月3500元,我想拥有自己的房子,但在北京买房我是不敢想的。”

“我和室友住在一起但几乎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在家里客厅是我最愿意待的地方,但来北京租房后反而没有了客厅的概念。我好像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公司、卧室、咖啡厅度过了。”

“工作结束到家后已经8、9点了,然后宅在卧室里看看电影。室友都很nice,有时候我们周末会一起在客厅拉片儿。我们这一代的社交都通过网络,但我挺喜欢你做一个菜我做一个菜一起合着吃的感觉的。”

 

六月中的一天,我们站在北京街头的人流聚集地,用摄像机记录下了20个年轻人的真情“实话”。分享这些居住现状的,恰巧都是我的同龄人,我们一同见证了从磁带到网易云音乐、从我爱我家到自如O2O的生活进阶,也正在手挽手经历着“离开手机活不了”的社交网络环境,以及“理想来不及张扬就坠入物质糊口”的高房价时代。

在之前的专访中,我不止一次问嘉宾,如果对十年前的自己说一句话,你会说什么?一半人跟我说:买房。我们经历几代的言传身教,总觉得有了房子就等于有了家。但当咖啡厅、书店、餐厅遍布城市的角落,当我们的衣食住行渐渐“外包”给手机里的app,当行动轨迹逐渐从租的主卧延展到周边几公里的范围内,才发现我们越是对房子渴望强烈,我们对家的概念就越模糊。房子越大越好吗?两室一厅、三室一厅才能叫做家吗?房子是家的全部吗?

“现代社会中,人们在各个阶段变换生活状态变得司空见惯,单身、单亲家庭、非婚同居、结婚、分居,以及最终回归独自一人。”一直在研究社会问题的克里南伯格在《单身社会》中这样写。在他看来,独居是目前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这些人(也就是我们)不离群索居,反而成为社交网络的活跃用户和各类社交活动的积极参与者。从七八口人的大杂院,到三口之家,再变成现在一个人的家庭,生活和家也许都应该有另外一种可能。

日本中生代设计师原研哉曾在《理想家:2025》中探讨了十年后“家”的样子,NEXT architects事务所用“呼吸宅”的概念作为“蚁族”居住环境的改善方式,建筑师张永和与无印良品共同打造的“骑车人出入不用下车”的自行车宅项目已经在推进中,而在中国一“改”成名的日本设计师青山周平,则针对独居的年轻人提出了一个关于未来社区城市的大胆设想——《400盒子计划》。

一直以来,青山周平在人印象中和胡同是分不开的,这个在北京胡同里生活了数年的日本建筑师,在改造奇葩户型、老城更新上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与执着。“我一直在想胡同生活的自由和延展能不能用在我们现代生活里。”在他的计划里,每个人的生活空间将由一个个“盒子”组成,睡觉的盒子很小,其他功能性的盒子就像胡同里的椅子、灶台,与他人共享轮用,根据当下需求组成自己的“家”。

当把他的想法传递给街头的年轻人,我们惊喜地发现几乎每个人都能接受这样的共享和“家“的流动,但对于房租价格、社区管理、入住标准等却有隐隐的担忧。这次,我们带着年轻人的疑问和青山周平共处了一天,从白塔寺改造项目到郎园B.LU.E.工作室,从胡同旧城改造到400盒子社区模型,从最初的设想到盒子计划的初步落地,我们看到了这个酷似小栗旬的“胡同设计师”,对于现代人、对于“家”更多的认识和思考……

采访、作者|赵艾

【缘起】

“老城区不应该像博物馆一样被保护,

而是要通过现代手法留住年轻人”

凤凰网青年:2015年你因为《梦想改造家》而被大众熟悉,好多人都感慨奇葩户型变身为高效宜居之家简直是化腐朽为神奇。能分享下你改造设计的灵感来源吗?

青山周平:我大部分的灵感来源于他们本身的生活方式,五个人在这么小的空间里生活了这么多年,他们已经是小空间生活的高手。

凤凰网青年:但后续的回访视频里,房子的实际使用情况和预想中的大相径庭,你失望吗?

青山周平: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虽然我给小孩子设计的书桌,变成他的游戏空间,那些本该是功能区的地方变成他们的储物室。但我改造房屋的初衷不只是为了美感,更是希望他们开心地在胡同长期生活下去,不想搬走。我觉得这一点,我做到了。

凤凰网青年:但当时克服了那么多棘手的问题才完成改造,感觉还是挺可惜的。

青山周平:老城区本身就是密度很高的一个生活空间,所以现在的状态已经是一个很微妙的平衡点。我们一动工很多问题就会浮现出来,比如我们把厨房的位置稍微改一下,排烟的方向就可能影响到邻居,他们就很有意见。

凤凰网青年:“牵一发而动全身”,胡同改造确实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且我感觉相关的改造费用也限制了专业设计师的的介入。

青山周平:设计师在旧物改造的项目上付出的时间和思考是很多的,费用也会相应较高,普通居民是负担不起的。但其实老城住户的问题都很相似,设计师可以针对老城的特殊需求,专门涉及一些通用的家居产品或改造蓝本,应用在更多的案例中。

凤凰网青年:听起来更像是一种系统的设计思维。

青山周平:是。设计师应该从一个一个做设计的思路里走出来,投入到大量普通生活方式设计优化中。老城区有很多代表性问题,我们希望能通过一些案例和方法的积累,形成老城改造的知识库。比如房屋面积小就利用好立体空间,采光差就通过天窗解决,隔音差通过三层玻璃改善,冬天寒冷采用地暖优化等。

凤凰网青年:这种知识库应该会很实用,和北京老城区有相似问题的城市应该也不在少数吧?

青山周平:对,不管是西安,还是日本的京都,都有和北京老城区相似的地方,他们最大的问题就是:建筑很漂亮,但因为达不到年轻人的生活需求,大批年轻人离开老城,剩下失活的城市。所以在我看来,老城不应该像博物馆、古董一样被保护,而是要通过合理的设计手法,不断注入新的活力,让更多年轻人回归这里,喜欢上这里。

凤凰网青年:所以你才参与了白塔寺民宿的设计改造吗?

青山周平:有术sth.here胡同民宿,是我们老城改造系列中的一个案例作品。八个家庭的杂院改造成民宿空间,目的就是希望全国各地的年轻人来到这里住一两天后,爱上这里,下次可以带家人来感受胡同的魅力。

凤凰网青年:在这个项目改造中,你最满意的部分是什么?

青山周平:两部分吧,一个是我在民宿一层建了一个很小的咖啡厅,它的作用是和这座城市连接共振,让那些不住民宿的人,也能因为咖啡厅来到这个空间。另一个,现代社会越来越缺乏怀旧的地方,大部分时间我们在用手机认识一座城市,我希望这里虽然是现代生活场所,但外观和自然的环境能让年轻人第一次来这里,就有旧城的熟悉感。

 

凤凰网青年:熟悉感对一座城市来说真的很重要,但我感觉对于北京迭代速度这么快的地方,操作起来有点难。

青山周平:北京是很独特的一座城市,老房子都是很小的空间,它不像巴黎,城市空间有六七层,保留老房子的同时又能容纳很多年轻人。所以,在北京做设计要关注一些浪费掉的空间,比如五六平米的小空间,通过设计和再利用也许能变为生活场所;又比如,地下空间的利用来解决老城区面积不够的问题。

【思考】

“他们的房子很小,但生活范围很大”

凤凰网青年:我们很好奇,一个日本建筑师为什么选择留在北京发展?

青山周平:我觉得把自己的身体放在跟别人不一样的状态下,我会有一个比较独特的视角。而且我看北京、看中国的视角和本土设计师肯定不一样,所以会产生更多新的理解和创意。

凤凰网青年:特别是对胡同空间的思考上?

青山周平:我刚来北京的时候,一直住在公寓里,生活几年之后,我发现和我在东京没区别,所以决定搬进最有北京特色的居住环境——胡同里。我现在住的房子,最初是没有办法居住的,所以自己设计改造了住所。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了胡同生活的各种问题,但也看到了胡同的魅力。恰巧有些改造项目在我家旁边,我开始逐步思考这方面的问题。

凤凰网青年:你对胡同有这么深的感情,和你自身的成长环境有关系吗?

青山周平:其实关系不大,但我在设计和思考中,会联想到一些日本传统的寺庙空间,那些空间很大的特点是,室内和室外没有明确的界限,推拉门一打开就和外界融为一体。我从小在这种空间下长大,很喜欢这种空间互通的感觉。

凤凰网青年:听起来和界限模糊的胡同空间很像。

青山周平:是啊,我邻居家的两个孩子,会进到我的房间看我的书,跟我的猫玩。对他来讲,外面的院子、我家客厅都是他玩耍的空间。邻居家的阿姨每天扫地,也会帮忙打扫我家门前,这在公寓住宅楼里是很难见到的。所以,我觉得有趣的地方就在于,他们很多人房子很小,但生活空间延展到城市里,互相共享着资源,这种状态其实能给年轻人的生活很多启发。

凤凰网青年:但好像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有了现代的私密居住环境。

青山周平:其实不是。工业革命之前,私人空间和城市空间都处于比较模糊的状态,人们生活和工作的地方连接紧密,比如农村。工业革命之后,因为污染我们只能到外面工厂里工作,房子才变成了只用于家庭生活的私密空间。

凤凰网青年:这么看来买房可能有一天也会排除在人生第一要义之外了?

青山周平:我是经历过日本80年代末的泡沫经济的,特别贵的东西变得一文不值。现在日本人越来越少,空的房子越来越多,如果不用房子和土地,还需要给政府钱让他收回。这和中国的状态完全不一样。中国的传统理念让不少人觉得买房子很重要,但工资和房价却不成正比。我们的居住模式能不能更轻松一点?

【创想】

“孤独和寂寞不一样,孤独的人才能和别人成为共同体”

凤凰网青年:在《理想家:2025》一书中,你有提到中国家庭模式的转变,我觉得很有意思,能具体说说吗?

青山周平:家庭模式有三进阶。1.0版本是奶奶爷爷爸爸妈妈孙子等七八个人住在一起,四合院是比较典型的居住空间;2.0版本是爸爸妈妈带一个孩子,两室一厅、三室一厅等就是专门为三口之家开发的居住模式;3.0版本是一个人的家庭,一个人吃饭、睡觉、看书变成现在年轻人的常态,它的居住环境不能是2.0的缩小版,要探索新的生活方式。

凤凰网青年:新的生活方式,这个很大胆又很抽象,有大概的方向吗?

青山周平:我发现杂院空间很小,恰好是适合一个人生活的地方,院子里的资源共享也是特别好的一个生活状态,我想把这些方法翻译到现代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中。

总平面

 

透视图

凤凰网青年:然后你就有了“400盒子社区计划”这个创意?

青山周平:是。我一直在想,我们的生活好像被各种app承包,不需要买车就有滴滴可以出行;不需要做饭就有外卖填饱肚子;不需要买光盘就有互联网随时听歌。那我们的居住的地方为什么还是这样?

我将未来的家变成可以任意组合的盒子:睡觉的盒子比较小,能容纳一张床和一个桌子,外面的柜子是共享的衣橱;盒子下面有一个轮子,我们可以根据需求任意移动,也可以任意组装家具模块;厨房、卫生间、吃饭、看书的盒子和区域都在外面,如果大家把盒子移动到一侧,还可以做跑步、游戏等活动。

凤凰网青年:这个想法真的太大胆了!有没有担心过年轻人的接受程度?毕竟现在很多人都非常重视隐私和独处。

青山周平:我觉得年轻人喜欢的状态,是既有自己不被打扰的小空间,又能有和外界有点联系的模糊状态。所以我们特意为每个人设计了专属的独立小盒子,让年轻人享受“孤独”感。

 

凤凰网青年:享受“孤独”?

青山周平:现代城市生活中年轻人大多是寂寞,很难有孤独的状态。孤独和寂寞是不一样的,孤独是好的,自己独处时能有更深的思考和内心调整,这样的人才能建立一个更好的共同体。

凤凰网青年:更好?比如志趣相同、管理有序吗?

青山周平:我觉得如果大家是为了便宜才来这个地方生活,那很有可能会变成混乱的样子。日本的一些共享社区其实在新人入住时有面试筛选的环节,选出的人一定是喜欢这种共享生活方式的人,而不只是为了价格。这样共享空间才真正有归属感,生活状态也会更好。但我其实不确定这种方式用在400盒子上好不好。

凤凰网青年:但大部分年轻人选择共享社区、选择租房,房租肯定是考虑的重要因素。

青山周平:共享的价值不在于他的便宜程度,它不一定比现在的租房更便宜,但一定是不亏的。共享的核心不是拿到资源,而是建立人和人情感上的联系。

凤凰网青年:这些答案是你的预期,还是有对年轻群体做过调查?

青山周平:开始我对盒子的共享方案并不是那么自信,但是上次我在泉州的一个工作坊,跟当地二十几个年轻人一起模拟了未来生活的状态。我问他们能不能接受这种共享模式,他们是很喜欢的。并且会定期讨论盒子的功能性,比如一些盒子专为做茶的人设计,一些盒子用于商业,一些可能只是完全避开手机信号的空间……我想未来空间也应该营造一种自主选择生活的氛围。

 

凤凰网青年:400盒子现在有落地的计划吗?

青山周平:有的,已经在福建泉州推进了。

凤凰网青年:为什么会选择这座城市?

青山周平:北上广这些城市项目成本越来越高,我觉得大城市做一些突破性、有风险的想法越来越难。这种有意思的或者有一点实验性的想法,很多都是通过小公司或者有情怀的个人来帮忙尝试,并且地点不一定在大城市。我们总觉得小城市人口少,但泉州的实际人口大概有七八百万人,很多年轻人生活在这里,成本又不高,选择在这种二三线城市做实验是非常适合的。

凤凰网青年:那在推进落地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一些障碍和瓶颈?毕竟这是一个全新的创想。

青山周平:我们目前在做施工图的阶段,常规的设计部分其实并不难,比较难的是这种可移动的盒子,我们是从没有接触和制作过的,所以一些基本问题都还在探讨解决方案。比如盒子移动,电怎么办?空调怎么办?灯光如何做到满足所有人的需求?这可能需要很多专业的人一起来解决。

凤凰网青年:所以你们有和专业人士探讨过了吗?

青山周平:有。比如电的问题有几种解决方案:用无线充电系统,盒子移动到某个地点,地面会连接充电,这种技术是有的,但实现在盒子上还需要反复试验;或者像电动车一样,用电池充电,但充电时长问题亟待解决;或者屋顶上拉线,这种在一些办公区域已经实现了,也可能会用在400盒子的试验中……

凤凰网青年:共享社区在中国的推进,你算是践行者。那么对于未来发展,你有怎样的预期?

青山周平:就400盒子项目来说,我希望它可以有系统性的发展,在泉州试验后可以把想法和方法用到别的城市中。现在很多城市都有废弃的厂房空间,如果把盒子和这样的空间联系起来,废弃空间再利用成为青年生活的地方,是一个很有价值的事情。另外,我觉得共享社区不仅是年轻人的专属,传统家庭观念越来越淡薄,单亲妈妈、一生未结婚的独身老人等,未来都可能需要共享社区进行互助和交流。

凤凰网青年:最后能否用一句话来概括你项目的核心?

青山周平:建筑对于我来说不只是建房子的技术,而是帮助人和人、人和自然、人和城市建立或改善关系,这也是我做设计的原因。我觉得设计师观察社会现象比其他人会更加敏锐,所以用专业去改善城市状态,影响一片区域,是每个设计师的责任。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网YOUNG(ID:ifeng_young)  

责任编辑:赵艾 PSY107

* 凤凰网青年频道 合作邮箱:all_young@ifeng.com

专注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

2018-03-19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