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胡润财富榜称2.9亿才能财务自由,普通人赚不到就无法享受自由?

2018-07-09
来自:每日人物

今年年初,胡润财富榜发布报告称,如果你生活在北上广深,实现财务自由的标准是2.9亿,即便在二线城市,也要1.7亿。2.9亿,相当于一场英国皇家婚礼的花费、C罗半年的收入、或者王健林的三个“小目标”。报告中还“贴心”地提示大家,当你没达到财务自由的时候,很容易低估它的门槛,而当你真的很有钱了就会发现,这个钱远远不够。有网友感叹,这可真是一场幸福的烦恼啊!令人欣慰的是,他们调查了财富自由人群最喜欢做的事情,排在前五的分别是旅游、看书、品茶、自驾和美食,这听起来就接地气多了。对普通人来说,实现财务自由看上去有些遥不可及,不过我们也有自己关于自由的小追求。一位博主就划分出了女生自由的五个阶段,最低级别是樱桃自由,指想吃樱桃随时就可以买不用考虑价格的自由,后面依次是口红自由、酒店自由、包包自由和买房自由。男生版则分别是:精酿自由、数码自由、球鞋自由、汽车自由和手表自由。这些自由到了世界杯,就变成了:啤酒鸭脖自由、精酿配小龙虾自由、下注自由、现场看球自由,最高级别是决赛前排自由。调侃之余,自由是人们永恒的话题,它和财富相关,却并不全由财富决定。有人就写过一个关于世界杯的段子:这一个月最大的享受,就是舒舒服服靠在沙发上,喝着冰啤酒,啃着鸭脖,看着电视里一群实现财务自由的千万亿万富翁抢一个球,汗流浃背。

文| 李悦

编辑| 金石

夏天日头长,工地上干活时间也长,我早上六点起来,干到晚上八点才能收拾停妥。你要说一天最享受的时候,就是水管下面冲完澡,去小卖铺买两瓶啤酒一袋花生,上天台看世界杯。啤酒一定要从冰柜底下翻出来最凉的,喝下去第一口心都要冰炸了,那才带劲。如果今天干得苦,我就多买一瓶慰劳自己。

反正,市面上几块钱一瓶的那种普通啤酒,还是能做到想喝就喝的,这应该算你说的自由吧?

啤酒可以想喝就喝,但看球就没法想看就看了。

工地宿舍没电视,出去看的话,烧烤摊一晚上人均得花五六十有点贵,在小卖铺赖着不走蹭电视又不能大声叫喊。直到有一天我们发现工地一栋楼的天台上正好能看见对面大厦的广告屏,它晚上会播球赛。唯一的困难是大屏幕只有画面听不见声音,我们就翻出一台古董收音机用广播放解说。慢慢知道的工友越来越多,大家带着马扎上来,喝着冰啤酒吹着小风,吼两句,也挺爽的。

赶上哪天收工早,上天台的时候太阳还没完全落下去,老哥们聚在一起喝啤酒侃球等比赛,我就会出神,想起《肖申克的救赎》里犯人们修完房顶一起喝啤酒。那是我上初中的时候英语老师给我们放的电影,当时哪有耐心看?叽里呱啦也听不懂,没几分钟就开始睡觉,老师回来了,同桌女生用脚把我蹬醒,一抬头正好看到那个画面,没想到一直记了这么多年。

我现在就想攒一点钱,买个iPad在工地上当个小电视使,这样工友们聚在一起看球的时候,就不至于广播解说已经进球了,大屏幕画面还在中场突破。

到时候,我还想静下心来好好看一次《肖申克的救赎》到底讲了个啥,因为我记得,当年女同桌看完后哭着和我说,她一定要考个好大学,去外面看看自由的大世界。

我是个办公耗材销售,一个月工资到手8000多,所以,穿着讲究原本在我的需求序列里,并不是那么重要。但我第一次被客户当面讽刺,就是因为穿了一件印着脏话的白T恤。

从那之后,我决定花更多的钱在穿着上。但以我的经济实力,太贵的品牌买不起,太次的穿着又太寒碜,还好有优衣库,它让我们这些十八线小城镇到大城市里来讨生活的土孩子在穿着上能拥有基本的体面。当然,更重要的是,不用花太多钱就能得到这份基本的体面。

一件衬衫一件西装外套拢共不会超过500,我一个季度逛两次,从里到外配齐日常穿着,随便买买买也没压力,基本可以实现优衣库自由。每次我在优衣库配了一身正装,看着镜子里人模狗样的自己,会觉得像是终于掌握了在城市里生存的一个入场券,长长出了一口气。

如果你问我想拥有什么自由,我最想拥有的就是拉黑自由。

销售这个工作如果说有什么技术含量,那就是受气的能力。一边是客户的刁难,卖出去五年的设备坏了都想让我们换台新的,否则下个季度就不续约了。一边是上司的压榨,每个月任务量都在涨,提成像驴子脸前吊着的胡萝卜,永远看得见摸不着。

我理解的自由,就是能觉得自己是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个人形机器。我觉得什么时候我敢发脾气了,我就自由了。客户太难缠就直接拉黑不理,老板太过分就顶回去,大不了走人,不为了几个钱委屈自己。

但目前看来还很难,现在摆在我面前最紧迫的问题是,上个季度跑业务跑得皮鞋底子都快断了,我得赶紧再去买一双新的。

身为一个福建人,我已经彻底背叛了家乡的口味,被北京改造成了无辣不欢的夜宵动物。每到夏天,夜啖龙虾20只是我的日常,招待客户吃龙虾有个好处,他忙着剥壳就没空看手机,只能腾出耳朵专心听我讲方案,成功率特别高。

最近恰逢世界杯,吃虾看球更是标配。生活已经如此艰难,不在夜里吃点刺激味蕾的食物,总觉得一天都白辛苦了。我的月收入到手在一万六左右,每天吃点小龙虾还是吃得起的,只是也存不到什么钱,而且,吃多了还得花钱健身减回来。

其实自由不自由的,很多时候在于你怎么界定自由,以及你想要怎样的自由。

我们单位有个和我级别一样、收入一样的同事。他掏空双方父母的家底加上四处借钱付了首付,为了还房贷,天天带饭,饭盒里装着馒头和炒青菜,把自己弄得惨兮兮的,大家平时下了班有活动也不敢叫他,生怕他为难。

我想不通,为了所谓的安稳,就把自己委屈成这个样子,真的值得吗?等熬到房子增值了贷款还完了,人都没精力享受生活了,到底图什么?但他想要的就是生活在自己房子里的自由,他觉得这才是自由,在他眼里,我才是可怜人,因为没有房,钱只能攒在手里等贬值,还得冒着随时找房子搬家的风险,日子过得有今天没明天。

但这就是我想要的自由,不被一些物质的东西绑架,此时此刻想吃虾就吃虾,不用顾忌什么。

虽然说吃虾很自由,但最近,它也让我感受到了一些不安全感。

吃虾这些年,亲眼看着两虾(单只重量在1两以上的优质虾)从8块一只涨到12块一只,身价超奥迪赶宝马,我的工资涨幅却连通胀都跑不赢。今年连虾都去征战世界杯了,自惭形秽的不光是国足,还有职位原地踏步的我。

以前有一个很流行的鸡汤,说人和人的差距就体现在工作8小时之外做什么。但作者可能不知道,人和人的差距首先体现在工作之外还剩多少可自由支配的时间。

我一直想好好练口语,争取给外企客户提案的机会,但996的工作强度下,下班回家真的只想躺着,根本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自我提升,我相信一万小时定律,可是,我也得真的有那一万小时啊。

所以,我现在最想拥有的自由就是到了下班的时间、我就可以离开公司回家的自由。如果能拥有准时下班自由,我可以把吃小龙虾的钱都拿出来报英语外教课,静下心来好好学点东西。

我是个全职妈妈,有两个儿子,大的8岁小的5岁。老公自己创业在杭州做服装网店,事业做得蛮成功的,养家不成问题。

可以说,我的两个孩子拥有奶粉自由,他们从小喝进口奶粉、上私立幼儿园,都没含糊过,没有让他们输在起跑线上,我偶尔去做做美容、美甲,也能达到办卡自由,老公算是尊重我,家里的一切花销他都不干预。总的来说,我的生活应该让很多小姑娘蛮羡慕的。

现在孩子大了,一个上幼儿园一个读小学,作息时间不一样,周末还在不同的地方上着不同的兴趣班,我一个人实在顾不过来,我妈又不会开车没法接送他们,我就提出雇一个保姆,每个月多七八千的花销对家里来说不是什么大事,但我老公却死活都不同意,原因是,他以前花钱养着我是因为我全心全意替他照顾孩子,可是如果找了保姆,我不干活了,他又凭什么辛辛苦苦工作,供养着我给我花钱呢?

原来我在他心里也不过是两个孩子的附属品,是高级保姆的代名词。为此我们大吵了一架,我气得一晚上没睡着觉,他倒好,第二天像个没事人一样就去上班了。

为了和他斗争,我把会开车的老爸从老家接来,让爸妈一起帮忙负责照顾孩子,我操持起老本行,给朋友的小公司兼职做财务代理,一个月能拿到6000,我自己一分没留,给爸妈每人发了三千红包。

后来,我打算接更多的业务,就到有钱花借了一笔启动资金,第二天就租了一个小办公室。接下来,我希望能慢慢让自己的收入稳定起来,用自己的钱请个专业保姆辅助我照顾孩子,解放父母,让他们老两口去旅旅游,享受夕阳红。

过去,我一度觉得孩子们能有奶粉自由、选择学校的自由、我能有办卡自由,这是真的自由,但现在,我算明白了,不管是奶茶自由还是买房自由,更重要的是,自己能够自主做选择、决定自己生活的自由才是真自由。

我在上海生活,开了一家自己的淘宝店,生意还不错。如果需要一个衡量标准的话,那就是精华自由,市面上相对高端的护肤品,我可以随意购入,不用看价格。我还凭自己的能力在上海买了车和房,房子不大,但也值400多万,顶的上我妈80年的养老金。

可以说,在物质生活的选择上,我算得上是相对自由的,但我最想拥有的自由是:自己可以选择自己想过的生活。例如,不想结婚就不结,不想生孩子就不生。但现实是,这种自由在长辈眼中几乎等同于变态。

我今年29岁,单身。从5年前开始,小县城老家的亲戚就一直在给我介绍各种奇葩相亲对象。5年间,他们给我的选项从年轻公务员,滑落到离异二婚男,一步步生动展示了我在他们心中估值下滑之迅速,而29岁对他们来说是要把自己嫁出去的最后通牒,一到3字头,在他们眼中,我就只有农村中年带娃离异男可选了。

我爸妈也没有比亲戚们好多少,跟他们沟通,无论是什么话题,最终都可以扯到婚恋问题上,我最初以为他们这么着急我嫁出去、有个家是因为经济原因,怕我养活不了自己。但后来有了房子车子,他们还是会催催催,好像只有结了婚、有了孩子、完成了他们眼中女人所谓的本分,我才有价值,否则,就算我能赚再多钱,也是失败的,不值一提的。

为了安抚他们,我只好谎称有男友,但男友比我小很多,还没到要谈婚论嫁的时候。我原本以为耳根子会因此清净,但我妈又开始操心,年龄那么小靠不靠谱啊,会不会是为了你的房子……有一次回家,弟弟的女儿居然神秘兮兮地跑来问我:姑姑你家里是不是养了一条狗?你为什么要养狼狗?我一头雾水,听了半天才明白,她不知道从哪个亲戚嘴里听来的,说我在上海的房子里养了个“小狼狗”。

虽然不是事实,但我倒是乐得这样的谣言传播,至少在他们心里,我还是个日子过得滋润不想被套牢的女人。于是我转头就给自己下单又买了一套鱼子酱精华。这从另一方面看其实也挺可悲的,一个女人,一定要活得像俞飞鸿一样保养得宜事业成功,才能拥有选择单身而不受非议的权利,否则就是打折都卖不掉的过气剩女。

我不是不婚主义,我只是想明白了,无论结不结婚,都不能指望别人给你自由,随心所欲过生活的底气,从来都只能是自己给自己的。

每个看似平淡生活的人,内心都有关于自由的英雄梦想。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网YOUNG(ID:ifeng_young)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 凤凰网青年频道 合作邮箱:all_young@ifeng.com

专注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

2018-03-19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