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人到中年,戴上牙套

2018-06-28
来自:人物

整牙可能是不少人的童年阴影:被摁在座椅上拔牙,钢丝头儿经常扎破嘴里的肉,吃饭要含蓄否则会在牙套上滞留菜叶,成年后还总梦见牙齿松了要脱落。总之,不堪回首的经历吧。

现在,整牙不是青少年的专属。越来越多的大龄青年戴起了牙套。有数据显示,在过去10年内,成年人牙齿矫正率达到了30%。但通常,成年人整牙的效果还是逊于青少年。

明星大龄整牙的也不少。齐豫50岁时戴着陶瓷的牙套去录节目,汤姆·克鲁斯也是门牙外突,两颗虎牙很尖,40岁的时候开始做牙齿矫正。

我们很好奇地跟几个大龄青年聊了聊他们的整牙故事,发现整牙对他们而言,不仅关乎容貌和健康,而是带有某种仪式感的人生改变。

文| 单子轩

编辑| 楚明

李菁36岁整牙

投行工作

“36岁那年是我的本命年,

整牙只是一系列改变中微小的一个”

我从36岁那年开始做正畸。正畸就是矫正牙齿、解除错牙合畸形,俗称“整牙”。

我的老公还有公公婆婆都觉得没必要,这么大年纪了何必去遭这个罪呢。但是我还是坚持去做了,可能中年人跟年轻人不太一样的是,年轻的时候我们会更在意别人的看法,但是人到中年的时候会向内看,就是“我怎么看待我自己”成了更重要的问题。特别是在我有了小孩之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36岁这年,我从一个财务转行做了投行,工作性质从对内转向了对外,完全跨出了自己的舒适区。以前,我总是穿着休闲服装就上班了,但是做投行之后要见很多客户。面对形形色色的人,会开始注重自己的形象,着装也会偏商务和传统。

这个时候,整牙的想法冒出来了。

从小到大,我一直觉得自己的牙不好看,就是上排门牙旁边的两颗牙对称性地凹进去了一部分。虽说别人看上去都觉得不太明显,也没有人说过我牙不好,但我自己心里总是会介意,遇到不熟的人或者拍照片的时候,我都是抿嘴或者捂着嘴巴笑,不敢张着嘴巴放声大笑。

牙齿这么多年在我自己心里一直是个事。整牙的想法早就有了,真正行动却还是拖了很多年——刚毕业的时候,没有足够的积蓄,看别人戴钢牙箍也觉得挺难看的;不久之后,我出国工作,整牙毕竟是个长期的过程,我偶尔回国一趟,就不方便做;等回国的时候我已经30多岁了,接着就是结婚、生子一系列的事情,没顾上整牙。

恰好我们家小孩牙上面有个小黑点,我带他去一个私立诊所看牙医。当时那个诊所正好有一个活动,可以免费给你检查一下口腔条件,看适不适合做正畸之类的。那个医生跟我说,我的条件完全没有问题,可以考虑做。但我当时还挺犹豫的,毕竟这么大岁数了,也怕遭罪。

最后,我还是觉得,人生不能留遗憾,既然它一直是我心里的一个结,那还是尝试一下吧。

整牙的过程持续了一年半的时间。刚开始整牙的时候,我快速地瘦了下去——我戴隐适美(隐形矫正器),每次吃饭都要取下来,而且饭前饭后要刷牙,再加上我经常在外面出差,每次进行这个过程还得让同事等我,我就觉得特别麻烦,经常不想吃饭,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下去。

回想起来,36岁那年,是我的本命年,我做了不少改变——我改了行,完全转变了自己的做事方式,去面对各种各样刁钻的客户,拿出一种又一种的方案给他们;我不能事事都求年轻人教我,甚至还得自己去带小朋友,我就强迫自己每天在工作之外去考这行最尖端的考试,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吃透了法律、商务等方面的专业知识。

我做了很多对于自己来说是标志性的、里程碑式的事情,而整牙不过是其中微小的一部分而已。

 

王小诗32岁整牙

外企员工

“我好像找回了一小部分被否定的自己”

小时候学校体检,医生跟我说过一句“牙齿前突”,但是我当时也不懂这些术语,觉得自己不是很爱吃糖,也没有蛀牙,就完全没在意。

大学毕业后,公司组织体检,我再次听到了“牙齿前突”这个词,就回去在网上搜了搜资料,明白了我嘴凸是因为牙齿前突造成的。小时候我妈总说我“撅着个嘴,没有好脸色”,回头想想真是冤枉,不是我撅嘴,是牙往前顶啊。

我每次照镜子时都觉得难受,本来鼻梁就有点塌,结果嘴凸得看起来比鼻子还高。平时和朋友拍照片什么的,我完全不敢从侧面拍。而且,我发现自己的法令纹会比同龄的女生明显很多。

但是刚上班那几年工资低,存不住钱,我觉得自己已经是成人了,要经济独立,每次看着银行卡上四位数的余额,我就想:整了牙,就倾家荡产了。

等到28岁结婚时,我觉得生活稳定、手头相对宽裕,是时候去整牙了,却被我老公制止了——那天晚上,我们坐下来开了个小家庭会议,我给他看了网上别人发的整牙前后的对比图,还查了预算大概要1到3万元。他说戴了牙套后牙齿会酸痛,怕我吃不好睡不好,连带着心情不好再冲他发脾气,还说我的牙看着挺好的,不必多此一举花这个冤枉钱。

不光是整牙,我做什么都被反对。之前,我买了吉他,因为以前上大学时一直有个在草地上边弹边唱的愿望。我在网上自学,想着终于可以做一个伪文艺青年。可是,老公回家看到我在拨弦,就一脸“你怎么在搞事情”的样子。他就不停地让我帮他洗衣服、煮夜宵,还总是说听我没有什么天赋,还是算了吧。

3年后,我发现他出轨,我们离婚了。那一年我32岁,开始自己一个人出去旅行,每周做瑜伽,捡起了吉他。一个人把买机票、做攻略、订行程这些事情都弄完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其实没有什么是一个人掌控不了的——这种自己为自己做决定的状态,挺爽的。看着我们离婚前的照片,我就想,我要把过去因为照顾家庭没来得及做的事情都做一遍。

有一次和朋友喝酒的时候,谈起过去,我连喝了好几杯烧酒,最后说了一句:不管以前的那些狗血剧情了,人生苦短,得及时行乐。他们问我:还有什么没实现的心愿吗?我突然想起来被前夫制止而没整成的牙,下定决心第二天就去。

现在整牙半年多了,自己也能感觉到牙齿的松动,对着镜子看的时候都能看到牙齿一点一点地变得整齐,我就每天自拍,把这个过程记录下来。

后来想想,不过就是整个牙吗?我拖了那么久,无外乎就是一开始穷,后来怂。真的去整了,也就觉得没什么好怂的了。

朋友都说我离了婚状态反而变好了。而我知道,重要的不是他们觉得我整牙后更好看了,而是我好像找回了一小部分被否定的自己。

吕清30岁整牙

地产行业

“越来越能管理好自己的生活了”

从小我就知道自己的牙长得不好,不整齐,但是因为家里条件也不大好,就一直没有去整牙。刚开始工作时,我特别紧张,每天加班,回家立马倒头就睡,也没想起来这件事。可能也是因为当时有女朋友,所以很多时候也不太在意自己的形象管理。

在一起几年后,我们分手了。之后我的感情之路一直走得很不顺,接触的女孩子总是嫌我工作太忙又不懂情趣,家里人着急给我安排过好几次相亲也都无疾而终。去年春节,亲戚们每天都念叨我,说我每天只知道忙忙叨叨地工作,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对感情的事一点也不上心。

过完那个春节,我就下决心要好好收拾收拾自己。我在健身房请了私教制定了健身计划,买了水杨酸试着去除自己脸上的痘印,再然后就是正畸了。

因为工作需要,我选择了戴隐适美。目前为止,同事应该都还不知道我在整牙。不过,刚戴上的头几天总是咬不动肉,再加上下排拔了两颗牙,吃起饭来总是比较慢。平常我见客户的时候经常要喝茶喝酒什么的,现在都不敢喝,只能推推拖拖好几次,默默地喝白开水。

戴了牙套之后,我格外注意牙齿清洁,还买了牙缝刷。现在,我还是单身,但是越来越能管理好自己的生活了,无论是牙齿,还是其他。

庄宁31岁整牙

私营店主

“一直戴到自己进入骨灰盒”

根据我正畸的时候一个不全面的小观察,成年人和未成年人大概各占一半,年龄30岁以下的几乎占了99%。嗯,我是剩下的1%,戴牙套的那年我31岁。

性别上,绝大部分都是女孩,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女生比例越来越高。嗯,我是那绝少部分的男生。我没看到过比我还大的男性患者。

我一开始去口腔科是因为牙疼,拔了一颗牙。医生说是乳牙滞留,应该在13岁前掉,结果我到了30岁还没掉,牙根几乎没有了。我就想着种一颗牙,种植科的医生说我的牙可能需要整,但是种了牙就很难整了,因为种的牙不会动。

正常人上下牙自然闭合后,下牙露出三分之二,我露出三分之一,而且我的牙往里收,牙列也不齐。

像我这种情况比较少见,医生说的也很明确:我年纪大了,整比不整好,可以减少一些牙周疾病发生的概率,但正畸的效果会逊于孩子。

经过了洗牙和深度洁牙,我开始了漫长的整牙之路。我的病情特殊,戴钢牙套会比隐形的治疗更快,效果更直接。

但是这个“更快”,也花了整整两年的时间。我戴着牙套陪家人出了趟国,还参加了一个演讲节目的海选和初赛,等到决赛的时候,终于把牙套摘了下来。

刚戴上钢牙箍的时候,超级不适应,因为从来没有过限制,突然有外力就会疼,而且嚼东西费劲。一开始只能吃流食,如果非要吃正常的饭,就是生生地往下咽。

初期最难受的其实是钢丝的头儿,会扎到口腔内侧的嫩肉。吃饭的时候,每嚼一次食物,就被扎一次肉。后来慢慢就习惯了,因为被钢丝扎的地方会渐渐长出一种茧子之类的东西。

后来慢慢找到了咀嚼的方法之后,除了牛肉这种塞牙的食物其他就都可以吃了。不过要随时携带牙线、牙刷、牙膏、冲牙器,以备清理每顿饭都会有的大量残留物。

成年人整牙,整后还要戴保持器,不需要24小时戴着,但是需要每天至少睡觉的时候戴着,一直戴到自己进入骨灰盒。即便如此,也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反弹。整牙要趁早,不过总算我也熬过黑暗见到黎明了。

 

秦多多31岁整牙

公务员

“从女孩变成了大妈,

我决定好好对自己”

大概在过去十年的时间里,有一件事情一直困扰着我——我的嘴越来越凸。你没看错,是这样的,医生告诉我人的牙齿是终生都在改建和移动的。嘴凸已经很难过了,结果它还越来越凸,实在太悲伤了。

二十几岁的时候,身边有几个朋友开始陆陆续续地去做了正畸,我看到的她们,不是前后对比图,而是完整地目睹了他们长歪的牙齿一点点变正。后来,我从心底拒绝和她们一起拍照,她们都在咧嘴大笑,我只能抿嘴卖萌。

我当然也无数次考虑过整牙,但是被自己内心对牙医的深深恐惧击退了——高中的时候,我长了智齿,很不幸地长得很歪,然后在我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我妈直接把我送到医院,让医生给我拔牙。全程我整个人痛到变形,我妈一直在边上按着我。后来,我在知乎上看到别人提问“濒临死亡是怎样一种感觉”的时候,我马上就想到了那一幕。我当时真的是觉得,我可能要没了。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想起牙医,或者在公交车上看到口腔医院的广告,都种牙疼的错觉。然后甚至会本能地抱住肩膀,害怕有人来摁着我。

真的下定决心要去做这件事,是在我当了一年半妈妈之后。生完孩子后我每天晚上都被儿子的哭声叫醒好几次,再起床泡奶。这么折腾了不到半个月之后,我经常做梦的时候都会梦见孩子哭,然后突然惊醒,等到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根本记不清昨天晚上他到底哭了几次。

就这样过了大半年后,每一个见到我的朋友都说,你真的老了。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简直是一瞬间从女孩变成了大妈。那一刻,我下定决心,要好好对自己,马上预约了整牙。

真正开始戴牙套前,我拔了4颗牙,当时也是怕得要死,但拔的时候,发现并没有那么痛,就觉得,好像飘散在心头多年的智齿阴影也散去了一点。

责任编辑:东野寒冰 PSY098

* 凤凰网青年频道 合作邮箱:all_young@ifeng.com

专注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

2018-03-19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