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百人计划 | 歌手艾福杰尼:很多时候“迎合”都意味着曲线发展

2018-05-04
来自:凤凰青年

在热点频出的当下,每一种流行文化,每一篇爆款文章的背后,都反映出这个时代人们的价值观和审美取向- 这也是我们做“100 Points百人计划”的初衷。

 

100 Points百人计划是凤凰网青年频道2017年推出的一个青年人物专访计划。在繁杂与剧变的时代中,百人计划以“人”为标识,去记录在岁月洪流中闪耀的2017年。在这个计划中,我们提取十个焦点领域,并在每个领域中选取十位有想法且把想法付诸实践、享受凭一己之力改变社会的过程的“新享法”青年,跟他们聊聊当下的现象和变化,听他们对加速到来的未来的期待,以及身处变局之中的观点。我们相信,经由我们收录整理的100位青年的100个观点,将绘制成2018年的时代平面图,供后来者查询与回溯。

采访、作者 | 胡艺瑛

这是我们半年内的第三次见面了。

他居然认得我,在过去这半年成千上万与他打过照面的观众和媒体里面,对这张对谈过半小时的脸还有印象;而我记住他,却是一件太过轻易的事情——过去半年,一场关于说唱文化的讨论,夹杂着那些占据了我们整个夏天的名字,依旧徘徊在耳边。一群从地下走上舞台,遂又从舞台闯入主流的说唱歌手,在扔掉了手中的麦克风走出风格统一的录制现场以后,他们的面孔从娱乐头条中淡去,却又在另一片圈地中冒头——日后中国说唱文化将以何种面目在历史上留下痕迹尚无定论,但立足当下来远眺,下一个“今日即未来”的评判我们并不心虚。

没有任何一种自由生长的文化能在外界的滋扰中幸免——小众意味着狼多肉少,过去五十多年,文化历史翻新又重建,曾长时间处于流派之外自由放逐的说唱文化也终于滋生出从孤立封闭境地出走的底气,从上世纪六十年代曼哈顿布鲁克林区,到今天在大洋这边亚洲大陆的全面开花,这半个世纪稍嫌漫长,但结果总算差强人意。哪怕是在热度退潮的今天,风口依旧没有过去,经济学者并没有如愿见到一群站在风口的猪狠狠摔落。

过去半年曝光度锐减的这个群体,以及群体之中尊重游戏规则在大潮中存活下来的这个人,每一天过得依然和过去许多个普通日子无异——跑通告、赶场子、写新作、忙录音;更早一些,在节目舞台上的他和那个街头无比普通的说唱少年也无异——泡唱片店,上传作品,四处跑演唱会。他似乎从来都是和纷争绝缘的一个,以至于站在冲突不断的说唱舞台上,他的存在感和庞大身躯并不协调;最近两次,我们都是在红毯活动开始前一小时见到的他——说唱歌手艾福杰尼。

这个在北京郊外零下五度的一个片场化妆间里捧着盒饭、在京城最中心的高级酒店的洗手间里混着烟味反复练习,又在候场的间歇接受我们的采访的人,给我们的感觉出奇一致。和许多从地下爬到人前、讨过太多生活的说唱歌手不一样,艾福杰尼的脸上没有苦涩和伤痛,就连发生在战场上的冲突也只是“真性情”;但他又不是头脑空白无物的“傻白甜”,还在放学一头扎进唱片店里泡CD的时候,他已经将中国说唱的创作试图借力网络进行文化反输出;不发声并不意味着他浑然不知外面的世界上演着什么,对于社会价值观的植入和官媒的肯定,他坦言就像得到“班主任的认同”一样,既在意又不好意思。

 

大众对于新生事物都存在先入为主的偏见

凤凰青年:来之前我听说你在三天之内给自己强行戒了烟,是想甩开外界给说唱歌手贴的负面标签吗?

艾福杰尼:这是两回事,这中间有一个很大的误解在里面。我觉得大众对于新生事物的观察,似乎都存在先入为主的偏见,你看其他所有登台的艺人形象都是正儿八经的,只有说唱歌手永远都是“吊儿郎当”的,确实从视觉冲击上就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所以“不羁、冷漠、反叛”,这是大家对我们的印象,但是这本身就是一种误解。

凤凰青年:所以相比于其他说唱歌手,你给自己的定位更像一个“傻白甜”,这算是一种自我保护吗?

艾福杰尼:某种意义上也算吧。

凤凰青年:那会不会担心圈内人会为此diss你?

艾福杰尼:无所谓啊,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其实很多争吵在我看来都是没有意义的——他们也许只是通过争吵的方式,制造冲突关系。

凤凰青年:你觉得制造的这个冲突,跟说唱文化的“真性情”冲突吗?“制造冲突”这个说法总会让人有不那么正面的联想。

艾福杰尼:不是,这个制造冲突是中性词。对于说唱歌手而言,将内心的想法real talk就是真性情。说唱文化能够走红,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真性情,包括此前大家对于练习生有各种看法,觉得他们有后台有枪手,但冲突反而能够带来理解。

凤凰青年:在这些持续不断的冲突背后,我们总会看到diss、battle这样的字眼。

艾福杰尼:对,已经成了常用词。

凤凰青年:那你长期处在火药味浓重的创作环境中,还要一直保持冷静和中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吧?

艾福杰尼:其实我也是个暴脾气,但暴躁和冲突不一样,后者只会在触及底线的时候发生。

凤凰青年:你的底线是什么?

艾福杰尼:我的职业就是我的底线,但凡有任何诋毁,我一定会炸。这已经是社会关系之中最基本的相互尊重了。 

凤凰青年:在现实的社会关系里,说唱歌手也会动不动就diss吗?我们很好奇这种行事风格离开舞台还能不能行得通?

艾福杰尼:其实大部分说唱歌手的人设在台上台下都是一致的,diss只是说唱文化的一个细微剖面,人们急于给说唱现象下定论,但认真听歌的人却太少。

凤凰青年:对于“不认真的听众”,你伤脑筋吗?

艾福杰尼:有一点,因为如果单纯从生死、抗争和消极这些命题来讨论说唱文化,而忽略了表达背后的背景和情绪,就最容易产生误解。就像刚才咱们说到的,大众对于说唱歌手的标签。

凤凰青年:关于误解这事儿,我还听过一个这样的说法——说唱不就是骂脏话,这是一个没有任何门槛的职业。

艾福杰尼:我给你举个例子你就明白了。篮球这个游戏是不是人人都能打,可是能打篮球跟进入NBA是两回事,说唱确实没有太多技术含量,但他们所理解的骂脏话就像犯规,无论场内场外,犯规就与赛场无缘。

凤凰青年:你觉得自己进入说唱的“NBA赛场”了吗?

艾福杰尼:我今天刚进入这赛场。

说唱文化是这个时代最能够表达自我的传播方式

凤凰青年:虽然是场上的新面孔,但你的作品在海外的热度非常高。

艾福杰尼:我在成为一个职业的说唱歌手之前,其实当了很多年的迷弟。在国外念书那几年,我每天放学都跑去唱片店,套上耳机听CD,Call一个音乐迷,小到音乐杂志,大到现场演唱会,我和土生土长的孩子一样泡在说唱文化里,也沾染了不同的风格和力量。

凤凰青年:如果让你用一个词来总结过去在新疆、北京、悉尼这些地方生活的经历给你带来的东西,这个词会是?

艾福杰尼:丰富。后来你会发现,其实世界各地每个地方的人都是一样的,天底下无非都是吃饱穿暖的事儿,需求恒定,只是大家有不同的表达和理解方式。

凤凰青年:但在这些不同的地域经历下,你怎么看待自己身上的音乐血液?

艾福杰尼:我和黄旭都是新疆人,我们的作品都是西北男人的感觉。音乐感非常强烈,带一点直男审美,但又非常爷们儿。我们的情歌是真正爷们儿的爱情。

凤凰青年:听起来都是一些生活中已经习以为常的存在,但在你的音乐里还是呈现出一种钝痛的。

艾福杰尼:因为现代人的痛点都是大同小异,我们之所以集体被戳中,是因为大部分人都生活在瓶颈,所有经历与感受都是雷同的。但除了柴米油盐鸡毛蒜皮以外,我还是希望听众能够真的理解我的作品。

凤凰青年:我们都知道,很多地下说唱歌手在成名以前,都过着一种为鸡毛蒜皮操心的生活,“一夜成名”给你带来的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艾福杰尼:我明显感觉到自己有影响力了,但影响力这个东西,它既影响别人也影响自己,我会下意识地约束自己。

凤凰青年:金钱和名利就这么直接地扑向了你们,你觉得会不会反倒是一种伤害?

艾福杰尼:是的,我从自身出发回答这个问题,抛开个体的目光,说唱文化爆发的导火索其实早已经有苗头了。

凤凰青年:比如说?

艾福杰尼:我刚来北京成为说唱歌手的时候,发现一场说唱演出居然有将近两千人到场,那个时候的小学生已经开始接触说唱,这是一种集体性的征兆。其实风口人人都能看得见,但很少有人留意风口之下的坎,就是文化反输出。

凤凰青年:确实,人人都在说说唱音乐是撞上了风口。

艾福杰尼:因为市场的静寂等待时间已经太长了,当一个人饿久了吃相自然难看,但之所以风口之下市场的吃相不算掉脸,是背后的文化素养在起作用。

凤凰青年:怎么理解? 

艾福杰尼:我认为说唱文化也许更接近未来的时代产物。不同国家的说唱文化形态,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一个国家的社会状态。中国说唱之所以打出了“去创造、不跟随”这样的口号,其实就是不同派系和风格之间的合而不同。

凤凰青年:“未来时代产物”,那现在呢?

艾福杰尼:说唱音乐还是很适合“微时代”的传播方式的,因为这种音乐形式的词汇量比较丰富、很具体,画面感强烈,描述也详尽。这跟以往的主流音乐是可以完全区分开来的。

凤凰青年:听上去跟“碎片化时代”信息输出的道理大同小异。

艾福杰尼:当然,因为说唱的前身就是各种碎片化内容的重组再创新,其实就是我们过去所说的波普艺术和拿来主义。但是又有自己的风格与创意,它的采样实际上跟随着这个时代不断更新,所以我认为这是最适合用来表达自己的传播方式。

凤凰青年:能具体跟我们说说“与时代同步”会表现在什么方面吗?

艾福杰尼:譬如说唱音乐不排斥任何其他音乐形式,可以和任何音乐尝试结合,包括中国风和少数民族乐曲,相当开元。这是一个完全开放的系统,任何人都能够参与其中,文化自身也因此愈发强大。

凤凰青年:除了说唱文化,你觉得目前还有哪些领域的文化产物具备开元的特征?

艾福杰尼:青年文化。一切围绕年轻人展开的命题,譬如滑板、街舞、涂鸦都是必然能够存活下来的产物。

凤凰青年:你有没有试想过,青年文化的全盛状态会维持多久?

艾福杰尼:我无法提供一种预测,但从我个人的角度出发,我认为市场前景一定是乐观的。

凤凰青年:这么说是因为你是其中的受益者之一吗?

艾福杰尼:这是大量数据支撑的迹象。你看现在年轻人在迅速地成长为消费力量庞大的群体,而且现在还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两种因素碰撞之后,会出现消费行为细分的现象,每个时代都会诞生一批代表作,未来也不例外。

凤凰青年:其实我没有想过你会思考这么深刻的社会现象的问题。

艾福杰尼:宏观的结论我不敢贸然提出,但至少这一代年轻人必然会活得更快乐。这个时代为年轻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众多选择性,过去这些年,电影、KTV、演唱会作为新生青年文化逐一露脸,市场尝到甜头,未来说唱、街舞、滑板和涂鸦的前景必然是乐观的。

凤凰青年:会不会担心随着个人形象的“被娱乐化”,大家对于人设的关注会超过作品本身?

艾福杰尼:会的,这是肯定的,但无所谓。

凤凰青年:那音乐呢?你看现在说唱音乐已经从街头走上舞台,再走进综艺和娱乐圈,这种音乐形态好像已经成了娱乐消费品。

艾福杰尼:说唱文化本来就是娱乐化的,大众用于填饱娱乐空缺,娱乐无分高低。

凤凰青年:那你呢?受众的反应会不会影响你未来的发展方向?

艾福杰尼:我会将全部重心都放在音乐上。

说唱文化填补了此前的娱乐内容空缺

凤凰青年:虽然你刚才对“风口”这个说法并不那么认同,但是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说唱音乐的走红无疑就是站上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风口,只是一切新鲜事物在刚开始的时候,好像都躲不开野蛮生长的阶段。

艾福杰尼:我没有反对,我也觉得这是好事!不管这个风口能够持续多长时间,但存在即合理。

凤凰青年:对,你的意思其实更接近于“说唱文化的全面开花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艾福杰尼:是的,这个时间节点卡得特别好,早一点晚一点都不行。这一年韩国在华的娱乐拓展明显缩减,变相为国内提供了一次迎头赶上的机会,另外我认为说唱文化的出现,刚好填补了此前的娱乐内容空缺。

凤凰青年:这多少有点“后来者居上”的感觉。

艾福杰尼:没错,之前我留意韩国的明星经济兴起,是基于时代背景之下,一系列的大型经纪公司推出歌手娱乐性团体,随着这一批产出已经无法满足市场需求,说唱文化才被热推,慢慢在韩国占领主导地位。反观国内,我们没有抢到明星经济的主导,但说唱时代的来临是一个轮庄的机会。

凤凰青年:机会难得,但又是大势所趋。

艾福杰尼:就是这个意思,青年文化的个性开发,比如街舞,一切都会围绕着青年亚文化进行。

凤凰青年:社会的注意力其实也随着节目的热播前所未有地高度集中在小众群体身上。

艾福杰尼:但如何将小众的事情向广泛大众解释并让他们接受,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凤凰青年:至少眼下这个效果还是令人满意的。

艾福杰尼:是的,但还在起步阶段。说唱文化在非常短促的时间之内获得大量关注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承担这份社会关注度给我们的责任感,树立良好健康且新鲜的价值观输出。

凤凰青年:那你觉得未来,这种小众文化需要在迎合大众口味上做出妥协吗?

艾福杰尼:我觉得很多时候的“迎合”都意味着曲线发展。非常简单,吴亦凡老师在美国的一系列说唱商业艺术都是艺术呈现和商业合作的结果。

凤凰青年:所以“逆潮流”反而是你并不抗拒的事情?

艾福杰尼:首先“潮流”被定义起来就是要被剖开,你会发现其实都是一样的。

凤凰青年:我们了解过,说唱文化之所以属于小众文化,它的形式和内容在很在程度上并不符合传统的“美感”,你觉得以“口水歌”的形式呈现美感难吗?

艾福杰尼:我反倒认为我和黄旭都不是“口水歌”,其实我们也会大量运用比喻和押韵,以及文字上的wordplay——双关、双押、叠押、藏押还有ABAB,没有一种音乐形式是肤浅的。

凤凰青年:你预计说唱文化需要经历多长时间才会成为主流文化之一?

艾福杰尼: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经济的发展令大众无法满足现状,当受众已经厌倦了主流的音乐形态和内容,他们会自发性寻求新生事物。

凤凰青年:看起来你对于说唱文化在这场持续的拉锯战中的战斗力还是很有信心。

艾福杰尼:当然,持续更新,不断创造,永不停歇的新鲜感——这些都是主要竞争力。

凤凰青年:那文艺青年呢?会不会是你们进军大众人群的一个障碍,或者说壁垒?

艾福杰尼:这个倒无所谓,文艺青年有他们的市场和作品,我个人感觉以前的时代更加适合他们,因为这个群体不期待激烈的冲撞,需要用非常细腻的情绪感受这个世界,他们需求的音乐应该是“给耳朵做按摩”类型,牛仔和布鲁斯会更加适合。

凤凰青年:从圈内人的视角,你觉得国内跟说唱文化的发源地,也就是欧美国家,在这个产业里的差距还有多大?

艾福杰尼:工业化的不完善必然还会消耗大量的资金和人才,我们有的是说唱音乐,但制作人、供应商、内容策划、产业周边和专业媒体平台都严重匮乏。

凤凰青年:外行人其实不太了解这种走向的会带来什么变化。

艾福杰尼:从歌词、呈现方式、表现力道都会得到专业的分类,未来一场说唱演唱会的层次会更加丰富,而不仅仅对焦艺人的脸。

凤凰青年:换句话说,目前中国的说唱市场还停留在看脸的阶段?

艾福杰尼:这是一定的。

凤凰青年:你感觉,对于艺人而言,“颜值”这个因素排第几?

艾福杰尼:当然第一啊,这还用说吗?

凤凰青年:那你呢,你对自己的颜值满意吗?

艾福杰尼:满意!最起码活得有自信啊!

Q&A

凤凰青年:昨天睡觉前做的最后一件事?

艾福杰尼:喝了杯水。

凤凰青年:一天中最让你开心/享受的时刻是什么时候?

艾福杰尼:吃饭洗澡上厕所。

凤凰青年:用3个词来形容自己。

艾福杰尼:努力、向上、阳光。

凤凰青年:对自己最满意和最不满意的一点分别是? 

艾福杰尼:最不满意是我的牙齿地包天,最满意也是牙齿,没有蛀牙嘻嘻。

凤凰青年:上一次生气是什么时候?为什么?

艾福杰尼:出门之前,丢了两个耳机。

凤凰青年:到目前为止人生最大的遗憾是? 

艾福杰尼:谈了五年的异地恋最后一年没有坚持下来。

凤凰青年:如果不做现在的职业,最想从事的工作是?

艾福杰尼:制作人。

凤凰青年:你觉得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一个想法/idea是什么?

艾福杰尼:数字化,1010。

凤凰青年:近两年来对你的生活方式改变最大的一个创造/改进是什么?

艾福杰尼:微信和微博。

凤凰青年:如果能给十年前的自己一个建议? 

艾福杰尼:那会儿就开始减肥吧。

凤凰青年:你希望人们以什么方式记住你?

艾福杰尼:一场精彩的演出。

凤凰青年:如果可以隔空传送一个“表白”,你想传送给谁?

艾福杰尼:Kendrick Lamar。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网YOUNG(ID:ifeng_young)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专注

日日顺物流创客训练营

2018-03-19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