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超女们的“成名弧光”:光速上升,声速下降

2018-05-03
来自:36氪

超女们的“成名弧光”:光速上升,声速下降

“为了满足他们的好奇心,(我)去编造一些他们想知道的答案,跟他们说明星的生活多么辉煌,说白了就是不想让他们知道我这个“明星”当得有多么不堪。”

2011届快女冠军段林希在复播的最新一期《奇葩大会》上平静地叙述自己成为快女冠军后的生活。

成为冠军-通告满档-通告大量减少-生活不济,段林希成为快女冠军后的人生是一条高开低走的抛物线。当她意识到冠军光环使她膨胀的时候,她的生活已经被这份光环架空,既回不去过去的圈子,也挤不进“明星”的生活。沉寂之后,她做过微商,做过出租车司机,还自己做过公司,但她唯一不敢碰的是音乐。音乐将她捧上去又摔下来,她不知道怎么面对。她甚至不敢交朋友,不敢向陌生人承认自己是段林希。

她的经历不是唯一的。在她之前的09届快女冠军江映蓉,在她之后的16届超女冠军圈9,都逐渐远离了大众视野。

2016年,超女从台转网。选手们不再“强制签约天娱”,却似乎逃脱不了“出道即巅峰”的魔咒。尽管之后有作品,有节目通告,诞生于网络的她们,大多难以获得湖南卫视的加持,也并没有得到适应互联网时代的运营,很难继续吸粉和固粉。

她们似乎比以往的超(快)女都要没落得更快一些。

超女们的“成名弧光”:光速上升,声速下降

我们辗转找到了当年的冠军圈9,她的经历,我们似乎看到一位“末代超女”的起与落。

1.意外

“如果你有看决赛的话,我当时的表情就像接到了一个烫手山芋。我完全没有想过能拿冠军。”

一年半后,回忆起2016年夺冠时刻的圈9,仍然没有丝毫兴奋感和自豪感。“如果没拿冠军那就太好了,不过我不后悔参加超女。”

2016超女的舞台上,当圈9翻开总得票数的亿位数字时,台下一片兴奋的欢呼声,台上的她满脸不可思议,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兴奋感。这个数字决定了她的冠军位置。

“这个结果是我没有想到的,有点沉重,像一个重担突然砸在我身上,但我今后的每一步都不会辜负今天的荣誉。”她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这个结果的意外。对于进入娱乐圈,她显然是没有准备好的,就像曾经站在这个舞台上的其他女孩一样。

超女们的“成名弧光”:光速上升,声速下降

对这个结果感到意外的,还有很多观众,包括她所在的二次元文化圈。当时很多人觉得,这是二次元的胜利。圈9的影响力,已经不仅限于二次元的世界了。

很快,前十名的微博陆续认证为超女的名次,她们已经一同被贴上超女的标签。发集体唱片,办巡回演唱会,她们走上了老一辈超(快)女们的上升道路,而圈9对于误打误撞走上的路也是抱有期待的。

按照惯例,她们本应参加湖南台的综艺及跨年演唱会。但现实是,除了圈9被相识的《天天向上》的导演拉去帮个忙,很少有人在决赛之后参加《天天向上》和《快本》,就连起初声势浩大的超女巡演最后也只是办了一场。

现任天娱艺人统筹负责人的张旭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比赛和参加节目其实没有必然联系,以往的比赛直接在卫视播出,利用卫视平台宣传节目无可厚非。

超女们的“成名弧光”:光速上升,声速下降

再接着,就是超女们在湖南跨年演唱会的缺席,有传言称,超女们的节目是临时被砍——由于节目时长原因。这是自湖南卫视办跨年演唱会以来,超(快)女唯一一次缺席同年的跨年。我们尝试联系当年负责圈9经纪业务的相关同仁,由于相关人员的职务变动,截至发稿也未能联系上。

这一届超女们的演艺生涯转折点比以往都要来得快一些。现在看回去,圈9把跨年演出看成是“没有抓住的救命稻草。”

超女们的“成名弧光”:光速上升,声速下降

圈9

尽管那年的超女号称十年巨制,邀请吴亦凡作为代言人,报名人数高达61万人次,但光是“台转网”这一因素,就足以让超女们在湖南卫视风光不再。

2016年,随着网红经济热火朝天,诞生于互联网的TFBOYS持续走红,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互联网造星已经是大势所趋。

由电视综艺变成纯网综,这几乎是业内对于2016超女没落原因中,最为核心的认知。站在《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爆红的当下,你或许很难理解2016超女的尴尬。

“当时,源自传统音乐选秀节目发展而来的大型网综节目,远远没有现在这样相对成熟。” 知名乐评人、新意思音乐副总经理流水纪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

那一年,不能再做超女的湖南卫视做了一档《夏日甜心》,其中不乏网红穆雅斓、SNH48成员李艺彤和费沁源等选手,兄长团请过易烊千玺作飞行嘉宾,不过最终也没有捧红任何人。网红继续当网红,女团继续做女团,其中于美红和吕小雨今年还继续参加另一档养成节目《创造101》。

浙江卫视也推出了一档女团音乐养成真人秀《蜜蜂少女队》,之后同名女团正式成军,但也声量平平,出过一张EP和专辑之后就继续游离在选秀节目中,《热血街舞团》《创造101》都有她们的身影。

这样看来,缺少电视平台,或许不是末代超女没落的主要原因,运营者对于互联网造星方式的水土不服,或许是更应该思考的因素。

2.焦虑

她在二次元的小溪里游啊游,超女舞台给了她游进小河里的机会。当她成为冠军那一刻,她的亲友,她的粉丝,她的公司,都认为接下来她应该在大海里。

“我们还有一个周笔畅。”决赛VCR中,圈9的大学导师对她寄予厚望——也许她能成为星海音乐学院的第二个周笔畅。

“你很不一样”,刚进入天娱的圈9听这句话听了无数次。公司牢牢抓住她的二次元标签,为她组建了专门的团队,期待她能有一鸣惊人的发展。

但这一切都在去年天娱高层发生变动的那段时间发生了微妙变化,圈9开始真实地感受到了事业的停滞。“通告是有的,就是没有什么大的(通告)。”

2017年2月,圈9应邀参与了《奇葩大会》的录制,但没有因此走进《奇葩说》的舞台。这让她深感自己综艺感不足,走艺人这条路,不能只会唱歌。6月,因节目需要,和她相熟的导演又邀请她录制《天天向上》,但这次是以校园红人的身份参与,超女冠军这个身份并没有给她带来光环。

超女们的“成名弧光”:光速上升,声速下降

“那是我在2017年最大的一个通告。”圈9略有自嘲地告诉小娱。“我有时候也会想,大家都有事做,为什么只有我经常无所事事。”一旦工作停下来,焦虑就会无处遁形。

同届的其他超女状况相似。

那一年,方圆唱了一首影视剧插曲,王金金发了单曲和专辑,黄汐源去演网大……但都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她们在及时消耗超女这个标签给她们带来的红利,因为随着时间推移,超女的标签会变得越来越没有意义。

那一年,李宇春做了第9张个人专辑,第30场个人演唱会;尚雯婕成立的经纪公司签了迪玛希,次年迪玛希在《歌手》中走红。她们身上的“超女”印记已不再醒目,或者说,她们早已超越了“超女”这个标签。

2007年,尽管明知道要赔偿,时年25岁的尚雯婕在夺冠的第二年就主动提出解约。

“没有想过放弃吗?”

“当时太迟钝了。”到现在回想起那段时间,圈9才发现,原来她是可以提出放弃的。

超女们的“成名弧光”:光速上升,声速下降

(圈9)

在圈9看来,天娱的重心从音乐转到影视,这可能直接导致了自己命运的变化,机会变得越来越少。但即便没有这样的外部变化,她就一定能顺利走红吗?

此前的超女们大多被视为湖南卫视的“亲生女”,参加了跨年演唱会,在《天天向上》和《快本》刷脸,但最后大部分也是陷入了漫长的等待通告中。

2009年,时隔两年再做的《超女》更名为《快乐女声》,增加了多个网络直通区,大众对于超女的热情终于又被点燃,快女们在比赛期间就获得了Elle杂志的封面合作,赛后顺利发集体专辑。

超女们的“成名弧光”:光速上升,声速下降

十强中郁可唯、江映蓉、曾轶可在比赛后一两年都有不错的成绩,出唱片、拿奖项,甚至参演影视剧。但随着曝光越来越少,最后还是逃脱不了人气冷却,能像之前尚雯婕这样早早提解约另谋发展的人少之又少。去年,黄英、谈莉娜和江映蓉成为09届最后一批约满离巢的快女,但续约与否似乎对她们的演艺生涯没有什影响,因为属于她们的发展最佳时间段已经过去了。

出道巅峰-人气蜜月期-人气降温期-销声匿迹-约满离巢,是绝大部分超女的演艺生涯轨迹。而2016届超女在发展路径上最大的不同,应该是出道巅峰后迅速进入了人气降温期。

“加速没落是一定的。”资深乐评人邓柯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虽然节目制作质量非常高,但超女整体而言还是属于1.0时代的音乐真人秀,芒果TV这个平台的影响力也有限,光内容做得好是没有用的。”而且,2016年诞生了很多优质的综艺,对于《超女》也是一种冲击。“综艺节目本来就是快速消耗的,到2016年,超女这个品牌已经消耗了12年,观众的期待值不会像以前那么高了。”

16年之前的快女没落,则主要是因为当时出现了太多同类节目,“导致平均水准下降,重复的建设投资。”

流水纪则认为,后续团队在运营上确实做得不够,“当时(2009和2011两届)其实有不少好苗子的,但最后只能散落在天涯,能像杨菲洋那样转型当演员已经算好了。” 

和以前相比,2016届超女的水平、赛制都没有太大的亮点,容易让观众陷入审美疲劳,因为大众对于超女以及音乐的多元化会有更高的期待。

但就算圈9和很多同届的超女一样,没有签约天娱,她也未必能发展顺利。黄汐源和汪睿在超女之前就发过专辑和单曲,超女期间收割了一波声量,超女之后签约其他公司,慢慢地也没有作品了。以前那些声量慢慢降下来的超(快)女也在发唱片的间隙拍戏,比如签了少城时代的潘辰。因为除了公司层面的原因,压倒超女们的,其实还有式微的音乐行业。2009年之后,超女们能出的唱片,能做的个人演唱会都越来越少。

超女们的“成名弧光”:光速上升,声速下降

现在,圈9已经学会用拼乐高的方式来减轻焦虑,偶尔会趁着通告的机票回家充电,因为“自己买机票很贵。” 

3.沉寂

“你有没有觉得去年下半年几乎是……”

“销声匿迹嘛。”圈9在我停顿的间隙,抢先说出了那四个字,而后发出一阵笑声来缓解尴尬。“其实我很理解她们很想捧我,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我身上的二次元标签太特殊了。”

邓柯则认为,没落与二次元特点没有关系,2016届的超女中,除了圈9,其他超女各有特点,张晓钰走中性风,王金金是欧美御姐范儿,包括天娱当时做的超级女团,都没落了。“其实就跟整个节目本身的没落是直接相关的。”

超女们的“成名弧光”:光速上升,声速下降

圈9

知名乐评人、新意思音乐副总经理流水纪表示,日本的初音未来和中国的洛天依,说明二次元还是有机会的。选手能否转型成为一个生命力更持久的歌手,是需要平台,团队和自己这三方面的努力。她(圈9)缺一个代表作和持续的有规划的运营。

有网友认为,圈9难以走红,或许还与她的外形条件和唱功有关,她的艺能感也不足以让观众记住。

然而,半年后,走出天娱的龙丹妮做了一档网络选秀节目,捧红了冠军毛不易,之后便专辑、奖项、真人秀一个不落,而前一年的超女冠军圈9还在发愁北京的房租给她带来的压力。为了减轻房租压力,她把家搬到了北京的五环外。

超女们的“成名弧光”:光速上升,声速下降

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她一度觉得自己产生了社交障碍。超女冠军的光环给她带来的心理压力让她变得不敢交朋友。和段林希一样,她也担心别人知道超女冠军的生活原来不过如此。

“我后来交到的朋友都是通过匿名的方式交到的,只有匿名才能让我交到令人放心的好朋友。”

经历过刚进天娱时的迟钝,她不甘沉寂。为了发展能有更多可能性,她减肥将近30斤还在继续,“如果不是做艺人就不会再减了”。她开始频繁地更新B站投稿,或者是录抖音。相比于以前的超女,她唯一幸运的应该是,除了微博,她还有短视频平台来圈粉和固粉。但这对于她日渐冷却的演艺生涯还是杯水车薪。

“她现在就是缺少一个突破口。”圈9的经纪人告诉小娱。

末代超女中,现在发展最好的,应该是签约了香蕉娱乐,前阵子参加《创造101》的强东玥。

“你羡慕过她吗?”

“不羡慕吧,她值得。不同人有不同命运。”圈9的眼里分明有渴望。也许拥有过舞台的超女们,对于舞台都还是抱有渴望的。

前不久,圈9换了新的宣发团队,通告渐渐多了起来,现在有团中央出品的剧集、平台大制作的综艺和日本唱片都在洽谈中。 自带互联网特性的她,在合适的运营下通过互联网翻红也不是不可能,或许,她能离开没落超(快)女的常规跑道。

录制现场已经准备好,她马上就要开始为今年第二个节目录制通告而进入状态。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网YOUNG(ID:ifeng_young)

责任编辑:赵艾 PSY107

专注

日日顺物流创客训练营

2018-03-19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