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百人计划半程回顾“从心出发”|导演车澈与热血青春有关的日子

2018-04-24
来自:凤凰青年

100Points百人计划一岁了,周岁恰逢中点,在这个生机交响的春天。

眼看2018的1/3已在区块链与共享经济的热度接力、各路综艺影视夹带广告的强势来袭、直播短视频的持续淘金中过去,看起来似乎毫不相干的街头一景,却在车轮的滚动中推搡我们前行。世界太嘈杂,处处皆迷雾,总有新的知识等待我们学习,也总有新的乐子在供我们消遣,转向还是坚持,变成了这个时代的to be or not to be。

虽然是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但这个季节适合思考一年之计。立于潮头如何才能稳住身形?如何从时代的怒吼里探寻机遇?这恰恰是100Points百人计划一直在做的事情。我们在过去的一年里,与分布在未来科技、商业成就、大众文化、草根造星等10个领域中的50位嘉宾进行对谈,邀请他们分享他们的经历和心得,恰巧可以给要一头扎入年轮循环中的你作为参考。

在本次的半程盘点中,我们从心出发,挑选了10位嘉宾,重现当时的对话场景,并且将视线延展至他的这些年,把他的发展轨迹与他对当下时代及行业的观点折射给认真思考的你——时代很多元,观点很新鲜,轨迹很多样,但万变的不变,必属初心无疑。不管是以何种方式取悦自己、鞭策自己,只要能时不时回想一下那个奋斗的小目标,就不会太过偏离。

春天终将离场,只管从心出发,大步向前。

文|卢娜

商家都卯足心思地想在年轻人身上做文章,从丧到燃,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定义成一种经济行为。从2017的说唱元年,到2018的街舞元年,从媒体到大众,每一个参与新浪潮活动的个体,都在积极地为一个年份做总结。

在说唱音乐遍地开花的那个夏天,我们与总导演车澈先生讨论关于“年轻文化”的种种疑问,在【100Points百人计划】的采访现场,车澈说,敢于直言内心的渴望,不是一档节目的进步,而是青年人在进步。时间回归至当下,说唱音乐在中国本土的发展似乎并不顺利,在节目热度退却以后,青年群体的注意力被一档又一档网综所吸引。

每个时代对青年个性的标榜都大同小异,活在80年代的青年人穿着喇叭裤,吹捧颓废文学,活在90年代的年轻人在红白机和动漫时代雀跃,在最后一批90后步入成年的这一年,80后车澈仍旧活跃在年轻人的视线。

当新一代年轻人用说唱、街舞、涂鸦、极客等定义新的青年文化之时,车澈说“感谢这个包容且多元的时代”。

被“狩猎”的年轻人

几周前,爱奇艺出品的《偶像练习生》已经落下帷幕,最终以Nine Percent九人男团形式成功出道,100个男孩数月的角逐终于告一段落,但是,由此刷新出的娱乐圈新格局才刚刚开始,这一幕与去年夏天异常相似。

2017年的夏天,那个被唤作“最好的一个夏天”,将近一年过去,另一档关于年轻文化的网综火热上线,《热血街舞团》赛事火热地进行着,我们难以预测这场热闹的综艺结束之后又会涌现出多少流量明星,对着镜头感叹娱乐时代的一夜成名。但我们已知一点,青年群体已被各方牢牢圈定。各大平台的竞争似乎早已演变成对年轻用户群的争夺,如果把这场战争比喻成斗兽场,在观众席上看似坐享其成的观众,才是这场竞争中的“猎物”,而被围观战斗的野兽们,其实没有输家。

在综艺舞台行走了很多年的车澈,在去年夏天之前,车澈和爱奇艺还没有像一个icon一样活跃在年轻人视线,他参与制作的所有综艺,也并非一直能够被年轻人所接受,用车澈自己的话说,“你没有办法讨好所有人,甚至没有办法讨好所有年轻人”。

前年,车澈在江苏卫视制作了一档主打电音概念的《盖世音雄》,没引起多大反响。但据媒体报道,车澈平时有个小习惯,爱翻翻微博互动量看数据:“我发现一般二线以下的流行小歌手,粉丝数量通常在大几十万、一两百万之间,但他们的微博粉丝留言数量大概只有一两百条。反而是那些地下说唱歌手,他们的粉丝数量一般在1到3万,最牛也就5到8万,可网友给他们的留言通常都会有500到800则,嘻哈歌手粉丝黏性高是有受众的。”率先尝试小众综艺的风险的确存在,但是,试图取悦全部受众的风险更甚。

在文化特别是娱乐领域的发展上,永远不能画地为牢,而率先尝试带来的争议永远高于肯定,面对落地的种种声音,车澈说,连现在觉得再普遍不过的流行音乐都是曾经的舶来品,值得探讨的是作品能不能代表你生活的土地,而不是这种文化的归属地。

如车澈所说,爱奇艺舞台上的年轻人,不是布鲁克林的年轻人,是生活在北京、上海哪怕偏远小城的年轻人,他们代表了中国文化的每一种可能性,在这方面,这一代年轻人远比他们的父辈勇敢。

综艺里的“成功学”

在车澈看来,这一代年轻人的勇敢,在于敢于脱离舒适环境,“现在有大量年轻人敢于放弃稳定工作去践行自己的梦想,在我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是绝对没有勇气这么做的”,这些综艺里的年轻人大胆、率性地吐露自己对成功的渴望,相比起几年前为了梦想大讲苦情的戏码来说,进步的好像不仅是年轻人。

“我觉得观众在变,现在的观众能够听懂自由表达,所以判断一档综艺或者文化产品好不好,一要看观众买不买账,二要看价值观输出层面是不是正向的。”尽管街头文化的价值观仍旧饱受争议,作为总导演的车澈在【100Points 百人计划】的采访中说,“我倡导年轻人真实自有地表达,这当然也一定会有副产品,但你觉得年轻人自由表达观点之前,网络暴力就没有吗?”

显然不是,尽管网络会消弭现实生活中的界限,但如果把负能量的源头直指一档综艺,这对创作者来说无疑是不公的,所有内容制作者、生产者关掉内容平台,让公众没有一个可以公开吊打的空间,显然也是不公的。热度过后,我们重新审视这些价值观的输出,如果我们把“成功学”当作褒义,那些里行间全是金钱和妞的歌词,就是包装在叛逆与反抗中的“成功学”;如果用互联网中的大数据来定义成功,这股热潮创造的“成功学”无疑是年轻人所认同的。

                                                                          

小众文化带来的坎坷,已经被“踩平”了,在爆款出现之后,车澈和他的团队趁热打铁,以《热血街舞团》再次回归,6.5亿元的总招商额,上线24小时1.4亿的播放量,都足以看出市场对这档综艺的信心。抛弃了已有成功的路径依赖,车澈这次玩了票大的——7天建造热血之城,50个不同风格表演场景,浸入式的综艺叙事,他的尝试,现在看来是值得的。

车澈和他的爱奇艺为年轻人搭建了展示的舞台,但是对于这些一夜爆红艺人的归属问题,车澈告诉我们,“我跟制片人陈伟没有选择签约自己平台捧红的艺人,原因就在于我们更想做的事情是搭建平台,让观众看到中国优秀的说唱歌手,而不是去做一个闭环,生产、经营再贩卖。”

“任何类型的综艺,都有红不过三季的魔咒,你担心吗?”这是我们对许多活跃在荧屏艺人的保留问题,车澈对待这个问题显得很豁达。

“这是必然的,任何形态的节目,不管是综艺、真人还是脱口秀,都有衰退周期。这个社会信息量那么大,大家永远都在寻找新鲜的东西,比起制作的节目不再受到年轻人关注,我们这个行业痛苦的地方在于,必须逼自己不断去革新,去抛弃路径依赖,去寻找、去做更新鲜的东西,我一点也不害怕自己的节目被淘汰。”

该抛弃路径依赖,不仅仅是综艺

不仅在综艺制作上抛弃路径依赖,车澈本人的履历也充斥着各种勇敢尝试。

2012年“制播分离”成为行业趋势,车澈从SMG(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去了灿星,此前他在SMG参与制作的《加油!好男儿》创造了选秀节目的佳绩,在灿星的5年,车澈参与制作《蒙面歌王》、《中国好舞蹈》等综艺,2017年加入爱奇艺,这是他进入传媒行业的第11年。从舒适圈向速度更加迅速的互联网平台进军,是他自我路径依赖的勇敢抛弃。

像车澈一样拥抱互联网的媒体从业者不在少数,就像互联网在不遗余力地拥抱年轻人。伴随着年轻化产品的诞生,传统媒体从业者向互联网行业的流动,唱衰传统媒体的声音也不绝于耳。在综艺娱乐方面,互联网综艺也是大势发力,点击率冲击着收视率,电视综艺处境岌岌可危,我们能够第一时间能说出口的电视综艺,似乎仍旧是20年前诞生的《快乐大本营》。

车澈说,互联网环境更适合青年文化的生存。街头文化的热潮诞生了不少赢家,车澈也是其中之一,节目结束不久之后,他本人也被晋升为爱奇艺副总裁,掌控超级网综、大文娱等原创内容制作,达到个人职业生涯的新高峰。

在【100Points 百人计划】的采访中,车澈说,拥抱年轻人是很现实的问题,他们开始具备购买能力,不去生产他们喜欢的内容,就一定会被市场淘汰,这不是你想不想做的问题,而是必须要做。反观传统媒体上,兼顾各个年龄层的综艺则显得个性不足,用车澈的话来讲,这也是正常的,“电视台生产‘合家欢’式综艺,本质上是客厅文化的延续,这要求制作者必须兼顾所有年龄层,但我们必须得承认,现在中国至少在娱乐层面是分众的模式,互联网具有这样的模式,这也是我决定来到互联网平台做纯网综的原因”。在这次访谈之前,作为年轻人的我也曾好奇,大众纷纷将取悦的目光对准年轻群体,那么年长的人综艺生活该被什么填满。

走出安全区,从心去出发

过去车澈并不是一个街头文化的拥簇者,甚至觉得自己与青年群体相距甚远,但是他一直寻找节目制作人与年轻群体对话的平衡点,在互联网时代年轻人“被狩猎”,年长者“被抛弃”的问题上,车澈举了一个例子——说唱爱好者和二次元动漫爱好者有着不同的兴趣选择,哪一个群体都不是少数,做文化内容不能想着全盘兼顾,只能截取目标受众,这并不是按照年龄去做的划分,而是基于兴趣。换句话说,一个说唱氛围浓厚的家庭,把《热血街舞团》当作“合家欢”式的综艺来看,也是没问题的。

“重新出发”意味着所有内容创作者必须敢于大胆舍弃,而“从心出发”则是对创作者内容价值观选择的标准,无论文学作品还是网络综艺,车澈和他的综艺用行动告诉我们从心出发,方得始终。

作为制作人的车澈自始至终都保留自我独特的风格,以及这种风格背后强烈的好奇心;他不断试图重新开始,也意味着不断克服着不敢开始的恐惧;他一直拒绝呆在安全区内,一直出走又屡次撞墙,却最终获得了全新领域的圈地以及一直在路上的自由感,从心去出发。

重新出发?从心出发,永远在追随新鲜事物的车澈,也许未来不再年轻,但是永远在路上。感谢与【100Points 百人计划】同行的车澈。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百人计划|导演车澈: 在未来三到五年里,街头文化会成为新潮流》本文于2017年11月13日首发于凤凰网青年频道【100Points百人计划】。

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网YOUNG(ID:ifeng_young)

责任编辑:龚奕杉 PSY078

* 凤凰网青年频道 合作邮箱:all_young@ifeng.com

专注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

2018-03-19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