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不务正业”的二次元青年醒了

2018-04-20
来自:每日人物

他们都是普通人,年少时开始喜欢二次元文化,曾一度和现实碰撞,遭遇过不解和嘲讽。但是因为热爱,他们坚持寻求自己的志趣。在同人文化创作中,他们找到了自我认同、友谊和爱。

​文| 易方兴

编辑| 楚明

自由画师“澪BK201”有时会假设平行世界里的另一个自己的样子。通过公务员考试,成为省图书馆的职员,有着稳定的收入和工作,朝九晚五——但这不是他想要的。

喜欢cos的押切站上二次元盛典“最具人气coser”颁奖台的时候,再也没人说她是不务正业,曾经的流言蜚语也随着时间消逝。

舞见北斗则一个人练着宅舞,无论有没有人鼓掌。

故事的开始,他们都是普通人,年少时看一些动画、玩一些游戏,并由此喜爱上了画画、表演、唱歌和跳舞。这些来自二次元的兴趣,曾一度和现实碰撞,遭遇过不解和嘲讽。

故事的最后,少部分人坚持了下来,加入了逐渐庞大的二次元同人艺术创作群体中。

“同人”一词来自日语的“どうじん”,指有相同兴趣爱好或是共同志向的人群。而在ACG(动画、漫画、游戏的总称)圈内,同人泛指为那些出自非官方之手,由同好者进行再创作的产物。

在中国,二次元已形成庞大的市场。2017年,中国核心二次元用户的规模已达到5000万人,而泛二次元用户规模则接近3亿,其产值以千亿计算。

同人文化作为二次元的代表文化之一,已由原始的个人模仿演变为艺术创作。如同近日举办的“阴阳师创作大赛”的视频《大触觉醒》中所说,同人文化是在“穿破时间和记忆的规则,诞生一个可触摸的心中世界”。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找到了那个“心中世界”,他们“觉醒”了。

不甘心

读书时,澪一心想去动画学院。

他有个小箱子,是他的“宝贝”。他从小喜欢动漫,因此爱上画画。他把喜欢的画都放在里面,素描、写生以及临摹的动漫同人作品。5公分见方的小箱子被塞得满满的。

高考,第一志愿落榜了,他不得已去了第二志愿的学校。因为没有喜欢的动画专业,他只能选择其他专业。

本科加硕士,学了7年。老师专门找他谈话,问他今后的打算。他说喜欢动漫。老师眼一瞪,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什么?动漫?喜欢这个以后能有什么出息?”

他找朋友诉苦也没得到理解。其中一个人劝他,“毕业好好考公务员或者去设计院做正经事,别荒废自己的人生”。

“但我不甘心啊。”澪说。

 

同样不甘心的,还有喜欢跳舞的“北斗”。

北斗跳的第一支宅舞,用的曲子是《恋爱循环》。这是一首典型的二次元歌曲,出自动漫《化物语》第10章的片头曲,演唱者是日本声优花泽香菜。而所谓宅舞,指的是用ACG有关的音乐作为伴奏所编排的舞蹈。

大学时,北斗爱跳舞。他毕业设计是自己筹备的名为《DREAM》的个人舞会。他在舞会上跳了14首曲子。偶然的机会,他发现跳宅舞更快乐。

他曾经的舞友并不这么想。“我原北斗为《平安奇妙物语》编舞。

​出生于1986年的押切因为喜欢cos也被不少圈内人指责。coser有时不仅不被三次元接受,还被一些二次元爱好者嘲讽,因为他们觉得cos “玷污了心中的角色”。

押切高一时偶然看到一本叫《漫友》的漫画杂志,知道了人可以扮作动漫里的角色,而且那还有个时尚的名字,叫“COSPLAY”。

那时,押切想做cosplay的衣服,只能去大街上找裁缝阿姨做。“穿起喜欢的角色的衣服,一瞬间真的有改变人生的感觉,把另一个世界中的角色带进了现实。”

cos作品越出越多,关注度上升,一些非议也越来越多。2013年前后,押切差点就放弃了cos。“我当时想,我做这个是因为自己热爱,为什么还会遭到这么多非议呢?我在想是不是我放弃了,就不会有人说我了。”

热爱

最灰暗的时候,押切经常哭,但仍然放不下,“既有热爱的东西,又有舍不得的小伙伴,怎么能放弃得了?”

她给cos加入新元素,创作起二次元舞台剧。她所在的动漫社团创作剧情,设计音乐和动作,再穿着动漫角色的服装在台上表演,“基本上每次都是纯亏本,因为成本太高了”。

“尽管亏本,但我真的觉得很快乐,穿上cos衣服的那一刹那,进入角色的感觉,令人着迷。”押切说。

本想拉他们跟我一起跳,毕竟大家一起跳舞会更热闹,但他们一脸嫌弃,‘这算什么舞?动作这么简单,而且跟主流的舞蹈差别这么大’。”

北斗最后只能自己一个人跳。

押切cos的妖刀姬,对服装、场景、妆容和后期有严格的要求。

​画手澪差点放弃了动漫。他参加公务员考试,坐在考场里,突然想起《灌篮高手》里的三井寿来,想起那句“教练,我想打篮球”。

“当时我想,如果把篮球换成画画,真的就像写我自己一样。”澪说。他没有在试卷上写一个字,交了白卷,“那一刻我已经决定了,我要走自己所热爱的路”。

二次元同人圈也给了他们力量。澪和押切都找了这个“靠爱发电”的集体,收获了更多包容。

同人创作形式很丰富,有文字、图画、视频、音乐、广播剧、游戏等。喜欢动漫的人都能从中找到所爱。

同人作品也激发了动漫产业发展。商家敏感地觉察到,所有的作品,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和热度周期。没有一个作品能万年不倒,而同人作品是突破瓶颈的利器,源源不断地给原作“疯狂续命”。

这也给澪这样的热爱者提供了机会。放弃公务员考试后,他在上海找到一份游戏动画设计方向的工作。

在同人圈的帮助下,押切从迷惘里走了出来。她cos的动漫和游戏人物越来越多,好评也愈发多了,不断有游戏公司找她合作,收入可以维持不错的生活。

“风波过去之后,我才觉得,真正重要的,是自己的热爱,如果当时放弃了,那也就没有现在的我了。”押切说。

有的coser会把定制的衣服转卖掉,但押切舍不得,都放在箱子里。衣服存了太多,家里都放不下,只能放到公司里。

一名粉丝在博客上给押切留言:“最早看到你的cos还是在2012年,当年的我和室友还一起凑钱去外地看漫展上的cosplay表演,如今进入了社会,选择了一份自己并不想做但不得不做的工作,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忘了对动漫的爱,直到最近又看到你的cos,才想起自己曾经放弃的东西。”

而舞见北斗,坚持也有了回报。在江苏一次漫展上,他在台上跳完舞后,有一个女生找他要联系方式,说自己也是宅舞爱好者。他们一起参加活动,一起练舞,成为好友。

“大触”觉醒

时过境迁,国内二次元同人文化逐渐兴盛。

同人创作早期都是为了“爱”,但缺乏物质条件,爱很难持久。押切对此深有体会,毕竟cos的服装和道具费用不菲,如果需要较高还原度,成本则更高。

“10多年前,花两三百找裁缝阿姨做衣服,款式不能太复杂,而且钱还要自己慢慢攒。到了现在,出cos的衣服道具最少也要几千块钱,如果都自己承担,会是一笔不小的支出。”押切说,好在二次元商业模式逐渐成熟,会有厂商和游戏制作公司专门请她们来创作cos作品。

不久前,押切扮演阴阳师中的“妖刀姬”。在一片电光与雾气中,她手持1米多的宽刃长刀,身穿黑色长袖开襟衫,长发在人造的风中飞舞。

她的技巧日益成熟,妆容、道具、服装、场景、后期等,都要追求精益求精,为的是追求“完美的还原度”。

妖刀姬

​在动漫产业发展完善的日本,同人创作很兴盛。一方面,很多画师和写手都是从同人作品出道,并开始职业化;另一方面,同人作品也帮助原作品推广和宣传,是性价比非常高的推广。

国内创作和商业环境趋好,让更多爱好者有了成为“大触”的可能。“大触”,通常被形容为二次元原创圈中的高手,取自于“章鱼灵活的触手”。

画师澪靠约稿,生活已过得不错,还有大量的空余时间学习和创作。

一些赛事和漫画展也加速了二次元文化的扩散。这两年,澪都会带着作品参加上海的漫展,把自己的同人画作集结成册,在展台上出售。而知名的coser、唱见、舞者也会去漫展表演,和二次元的粉丝交流。

优秀的作品也不断涌现。比如网易自研旗舰级IP《阴阳师》,自问世以来,成为现象级游戏,产业链也很有活力。

就在近期,多领域的创作比赛——“阴阳师创作大赛”正在举行。押切在大赛宣传片《大触觉醒》中,乘着月光,化身为游戏里的角色“阎魔”。

澪最近仍在磨练画技,希望自己的同人创作更有艺术水准。

“好在当年没有犹豫。”他说。

他很感谢自己的绘画启蒙老师。他在少年宫初上画课时,常常躲在教室的角落,离老师最远。一次,老师注意到他,澪原本以为要挨骂,但老师只是鼓励他:“要多从不同的角度观察事物,如果总坐在一个角落,怎么去呈现你所热爱的东西呢?”

正是这份热爱,让澪这样的爱好者,纷纷觉醒,成为大触。几年前,他们的热爱常常是孤独和不被理解的,但如今,二次元同人文化迅猛发展,让更多创作者有了信念,就像澪所说,“二次元也是实现自我的一种方式。你告诉别人,这个世界多么有趣,你有多么热爱这个世界,现在终于有人回应了”。

在夜深人静时,他偶尔会想起《灌篮高手》里的另一个角色鱼柱。鱼柱曾是一名篮球强力中锋,但毕业之后,选择照顾家庭,继承父业,成了一名厨师。

“我跟鱼柱的选择不同,我选了自己的路。”澪说。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网YOUNG(ID:ifeng_young)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专注

日日顺物流创客训练营

2018-03-19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