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百人计划半程回顾 从心出发 | 生意人孙八一和他的红色说唱

2018-03-27
来自:凤凰青年

100Points百人计划一岁了,周岁恰逢中点,在这个生机交响的春天。

眼看2018的1/3已在区块链与共享经济的热度接力、各路综艺影视夹带广告的强势来袭、直播短视频的持续淘金中过去,看起来似乎毫不相干的街头一景,却在车轮的滚动中推搡我们前行。世界太嘈杂,处处皆迷雾,总有新的知识等待我们学习,也总有新的乐子在供我们消遣,转向还是坚持,变成了这个时代的to be or not to be。

虽然是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但这个季节适合思考一年之计。立于潮头如何才能稳住身形?如何从时代的怒吼里探寻机遇?这恰恰是100Points百人计划一直在做的事情。我们在过去的一年里,与分布在未来科技、商业成就、大众文化、草根造星等10个领域中的50位嘉宾进行对谈,邀请他们分享他们的经历和心得,恰巧可以给要一头扎入年轮循环中的你作为参考。

在本次的半程盘点中,我们从心出发,挑选了10位嘉宾,重现当时的对话场景,并且将视线延展至他的这些年,把他的发展轨迹与他对当下时代及行业的观点折射给认真思考的你——时代很多元,观点很新鲜,轨迹很多样,但万变的不变,必属初心无疑。不管是以何种方式取悦自己、鞭策自己,只要能时不时回想一下那个奋斗的小目标,就不会太过偏离。

春天终将离场,只管从心出发,大步向前。 

文:卢娜

庆山在《清醒纪》中说道,素来不喜混任何圈子,因自觉缺乏任何场面功夫,只愿意用真实性情与人交往,从不恭维也不诋毁,以此心才是公正清洁的。20年前,初代论坛异常活跃,庆山亲手署下了女童式的笔名“安妮宝贝”,至此宣示着一种小说风格的确立。在“说唱文化”逐渐冷静下来的这段时间,孙八一在【100Points百人计划】的镜头前大方直言,如果你能听懂我在唱什么,欢迎进入我的圈子。同时,也宣示着一种说唱风格的确立。

在一个喜好贴标签的时代,孙八一的风格被定义为“商务说唱”,连本人也尚在疑惑这个名头含义的时候,他的一举一动仿佛已经被永久定义成一个活跃在说唱圈的生意人。他的特别,从海选的一身商务着装开始,因为被欠钱写了一首rap,还在节目上大唱特唱“快点还钱”,孙八一的《中国有嘻哈》之行像是个被激怒的小老板,催债途中顺便上了档节目诉诉苦。

但显然,在一众脏辫金牙的rapper中,孙八一的“商务范”是讨巧的,就在嘻哈圈2018年“开年大戏”发生不久,孙八一的《辉煌中国》上线,这种亲近官方的态度在rapper中并不常见,尽管他的原话是“不敢说是献礼十九大,应该是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是为了让十九大闭幕之后随处可见、但很难背下来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用再死记硬背”,而是用说唱的形式被大家记住,但环视同期娱乐圈纷纷倒坍的人设,确实让人不禁暗自揣测孙八一的意图。

不少人说他开始走社会主义说唱的道路,直到今天他的微博中仍然充斥着大众的疑问,孙八一直言了内心的真实想法,“所有人都觉得说唱是拿不上台面的东西,我想改变一下,做一些会得到官方以及更高平台认可的音乐,希望它快点归类为流行音乐。我甚至希望说唱也可以变成主流音乐。”

在每一个立足点上做出最大的努力,去改善目前的处境,过上更好的生活,人人都想要的小确幸,也是孙八一作为一个说唱人做出一系列让人费解的行动的初衷——提高说唱的认可度,改善生活,他的本心简单到让人难以置信,却恰恰也是《中国有嘻哈》吼了一个夏天的“keep real”。

          27岁的分水岭,孙八一想让说唱变成流行音乐

在过去的那一年,【100Points百人计划】给说唱记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对于大多数中国rapper来说,2017是个转折点,大多数中国人在一夜间享受了声名鹊起的待遇,孙八一也是其中一员。通过一档综艺窥见中国说唱歌手们的侧面剪影,这是了解一门全新文化的便捷途径,成本极低,因而从名声大噪到flop也不需要更多明说的理由。

我们已经对对娱乐时代明星的标签人设觉得无可厚非,也对“综艺舞台即戏剧舞台”的论点见怪不怪,理所应当的认为,《中国有嘻哈》中孙八一拿着剧本照本宣科,他不仅要扮演一个说唱歌手,更是一个操心社会问题、民族风气的小老板。面对复杂的猜测,孙八一的解释却很憨厚也很简单,“我也试过穿oversize,但真的很不适合我,而且潮牌假货太多了我不知道怎么分辨,还是商务一点更适合我”。

从2009年开始说唱,活跃在贵州地区说唱圈,到2017年《中国有嘻哈》全国15强被全国观众熟悉,中间经历了9年时间,27岁的孙八一,在这一年走到了人生的分水岭。在大众揣测孙八一《辉煌中国》的创作意图仍未停止前,【100Points百人计划】在筹备这次见面前就打开过他以往的歌单——《请别伤害它》:它只想躲过人类对它那种种的施暴;《城市因为你》:创造了城市的奇迹,依然是你,平凡又美丽;《生命只有一次》:生命只有一次,不要轻易尝试,别影响他人,或影响自己。

孙八一过去的作品,为很多人唱过赞歌。不仅仅是《辉煌中国》,早在刚刚进入说唱圈开始,孙八一的歌词已经注入了对社会的凝视,从城市文明主题曲到环卫工人、流浪狗、留守儿童、酒驾等问题,歌词的聚焦范畴甚至超越了公众对于rapper的传统认知。在“性”、“毒品”、“金钱”尚不能被中国语境以及音乐收容的时候,将它们隐晦的包装在道德边界允许的范围内,是孙八一擅长的事情,“艺术有时候还是需要委婉一些,我不想为了表现所谓的真实,用歌词表现直接,直接到不礼貌、不尊重”,孙八一告诉我们他的真实想法,这些看似是与说唱文化相悖,但他不认为写主旋律的说唱歌曲就会跟嘻哈圈脱节,“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想写的是哪怕这个圈子的人不喜欢,圈子外的觉得这个音乐还可以,这样我觉得就已经成功了。”

 

名声大噪之后,还是凯里人孙八一

对于孙八一而言,他的创作来源真实来自于生活,他的歌词里常常出现的家乡,那是他生活了27年的小城凯里,“在哪都不如凯里舒服”,孙八一工作室的经纪人曾感慨,凯里环境好,一年四季天都是蓝的,生活节奏闲适,孙八一可以睡到自然醒,写写歌。

在参加节目之前,孙八一为家乡写了很多歌,《要来凯里》当地电视台播出了三年,一天播放12次,在《中国有嘻哈》播出之后,这首歌的播放频率更高了,孙八一无疑是凯里走出的名人。所以,即便成名大火之后,孙八一仍旧把事业基地安置在家乡凯里,他开设了说唱工作室,专门教家乡喜欢说唱的孩子。

 

孙八一除了明星艺人的身份,并没有刻意回避生意人的角色,精明是生意人的特征,孙八一的精明在于懂得说唱的商业之道,孙八一在家乡的演唱会,唱了关爱留守儿童的《回家》、为凯里旅游做宣传的《要来凯里》,邀请当地政府人员,这场充满正能量的说唱演唱会,以中老年人偏多,他乐于让年长者也去欣赏自己的音乐,就像在采访开始,他直言“要让说唱被社会包容,就要让官方或者更高平台去认可”——转换成小老板孙八一的商业语言,从《回家》、《要来凯里》到《辉煌中国》,这些音乐的诞生是为了“去影响有影响力的人”,而最终的落脚点,仍旧是说唱音乐在中国的成长环境。

节目结束以后,rapper们都没闲着,音乐节巡演、发单曲、签厂牌、上综艺,用一切可以证明存在感的方式活跃在公众视线,生怕下一阵的热潮裹挟走公众对于他们的关注。孙八一除了在家乡凯里的生意,还常常往返于北京上海的商业活动,在家乡贵州,孙八一当上了轮值镇长,上任后的第一件事,是去当地中学给孩子们上了节音乐课,只是,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

 

真实,是孙八一音乐的底气 

说唱歌手没人愿意甘拜下风,但综艺毕竟还是综艺,孙八一对我们说,“如果你真正了解battle,你会发现节目里所有 rapper已经很礼貌了,我们天天住在一起,还坐在一起选音乐,battle在节目上变成了在较量谁能驾驭这个节奏,谁可以唱的更好“,大家心照不宣的面对摄像机形成了这种默契。

当所有人觉得《中国有嘻哈》全国15强代表了中国说唱最佳水准的时候,孙八一对自己是否属于说唱圈也充满疑问,“可能大家都觉得我不是说唱圈里的人,因为有些rapper写的歌是给圈内人听的,你要去了解它内部的一些关键词,才能明白其中的含义。但我不一样,我写的东西是让每一个人,每一个老百姓,不管你是否了解说唱,都能听懂的”。圈层文化无比盛行的时代,人人都试图建立圈子的壁垒以此寻求安全感,孙八一无疑是不愿意走进壁垒的那个。

“因为你跟其他rapper看起来不太一样,产生过什么误会和隔阂吗?”

“有,参加节目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理我,我也不理他们。”这是孙八一在《中国有嘻哈》时的一些小插曲,用他的话说,永远让这个小圈子里的人喜欢你、认可你,你会丧失外面更大的圈子。当然,这也是孙八一在音乐上的野心。

即使嘻哈的热度已经慢慢退却,不少人仍在质疑着这帮靠着一档综艺火起来的明星们,大众觉得这帮 rapper在借着热度不遗余力的赚快钱。其实《中国有嘻哈》刚结束不久就有记者问他:如果有100万怎么花?当时,孙八一说,81万给妈妈,19万用来找对象。而事实上,孙八一和其它通过综艺爆红的rapper一样,这半年时间已经赚了好几个100万,孙八一给妈妈的钱也是81万的好几倍,只是对象仍然没着落。

对于短时间内成名的艺人们,公众总是很苛刻,孙八一说,“天天都有人说我赚快钱,说的多了他们习惯了,我也习惯了。肯定是要去赚钱的,然后用赚到的钱做更好的音乐。”

喜欢在社交平台嚷嚷自己是佛系的90后,并不是真正的佛系,没有人会在大好机会面前清心寡欲,对金钱名利的追求直言不讳的rapper们更是如此,眼下公众看来的一帆风顺的人们,也遭遇过许久的低谷蛰伏。名声大噪以前,孙八一经历过一段低谷期,砖厂生意不好做,朋友也对他的说唱事也不看好,他只能关门大吉,在那段最阴霾的日子里,他花2天时间写出了《不归路》,把生活的所有委屈写进了歌里,而这段日子成为了他日后生活的底气。

把说唱推向大众,把方向改为从心出发

“节目热度过去,担心过自己不红了怎么办吗?” 当再次被问及未来,孙八一告诉我们,“有一些担心,但也不担心,说唱不仅仅属于我,但我还是会做让大众知道的音乐,我走的方向还是我的方向。”他想过将来人气不再,没有广告代言,没有人再找他写歌的日子,“那我就搞门店咯”。

抛开节目带给他的光环,孙八一身上仍旧保留了走出凯里前的种种气质,真实、坦率,连同生意人的精明也没有刻意回避。孙八一的歌,在一众主张个性自由的rapper面前,显得老道、接地气、正能量色彩浓厚,但也正是这些看起来并不酷的元素组成了一个真实的孙八一,也因为这份坚持和真实让说唱有了不同的声音。

“不管嘻哈回不回归小众,我走的方向都还是我的方向。”外人只管他的风格多么迥异独特,却鲜有留意背后不断尝试的好奇心;他一直在追求路上的自由感,不断逼迫自己冲刺心中的下一站;这一切都是对世界的好奇心在作怂,他的每一次启程,都是从心去出发。

重新出发?从心出发,他的说唱愈发红色,也愈发自我。感谢与【100Points百人计划】同行的孙八一。

 

责任编辑:邓雅琪 PSY031

* 凤凰网青年频道 合作邮箱:all_young@ifeng.com

专注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

2018-03-19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