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百人计划半程回顾 “从心出发”|音乐家金承志和他的音乐厅拆台计划

2018-03-19
来自:凤凰青年

100Points百人计划一岁了,周岁恰逢中点,在这个生机交响的春天。

眼看2018的1/3已在区块链与共享经济的热度接力、各路综艺影视夹带广告的强势来袭、直播短视频的持续淘金中过去,看起来似乎毫不相干的街头一景,却在车轮的滚动中推搡我们前行。世界太嘈杂,处处皆迷雾,总有新的知识等待我们学习,也总有新的乐子在供我们消遣,转向还是坚持,变成了这个时代的to be or not to be。

虽然是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但这个季节适合思考一年之计。立于潮头如何才能稳住身形?如何从时代的怒吼里探寻机遇?这恰恰是100Points百人计划一直在做的事情。我们在过去的一年里,与分布在未来科技、商业成就、大众文化、草根造星等10个领域中的50位嘉宾进行对谈,邀请他们分享他们的经历和心得,恰巧可以给要一头扎入年轮循环中的你作为参考。

在本次的半程盘点中,我们从心出发,挑选了10位嘉宾,重现当时的对话场景,并且将视线延展至他的这些年,把他的发展轨迹与他对当下时代及行业的观点折射给认真思考的你——时代很多元,观点很新鲜,轨迹很多样,但万变的不变,必属初心无疑。不管是以何种方式取悦自己、鞭策自己,只要能时不时回想一下那个奋斗的小目标,就不会太过偏离。

春天终将离场,只管从心出发,大步向前。

作者:胡艺瑛

金承志的名字最近一次出现在网络上,是几天以前。在遭受长时间以来满腹酸气的“艺术商业化”舆论压力之后,他面对镜头依然从容:“赚钱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我就是要拆掉音乐厅的台。”——就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天,彩虹合唱团在北上杭举办了四场巡回演出,场场座无虚;而即将到来的四月,彩虹合唱团将受邀登上台湾两厅院的舞台,这是台湾最高古典音乐的演出场所。

此时距离金承志首次走入大众视线,已是两年有余。离【100Points百人计划】与金承志的上一次见面,也已足足一年。

在【100Points百人计划】的另一个采访现场,《中国有嘻哈》被其总导演车澈定义为“现象级”综艺,而在此之前,金承志早已成功制造了多起以载入合唱史册的“现象级”爆款。

2016年1月9日傍晚,上海音乐学院贺绿汀音乐厅内,在按部就班的《致冬天》、《泽雅集》和《净光山晨景》结束以后,指挥台上一席黑色西装的金承志突然转过身来,甩手扔下一枚彩蛋——《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这个夜晚从此被点燃。

之后的那个夏天,《感觉身体被掏空》横空出世,回龙观由此在全国声名大振,金承志的名字再不陌生,关于他的一切也纷纷从周遭蹿起——他为人腼腆收敛,小学时代他是老师眼中“讨厌的小孩”。

那一年的七月我们在北京见到了金承志,毫无意外地,他一身西装骨骨,头发一丝不苟,皮履铮亮——“果然,这很金承志。”他身上的一切似乎都贴合那些“传闻”。

创作神曲的严肃音乐家

在【100Points百人计划】的采访现场,当我们谈起最早博得满堂彩的《张士超》,金承志直言那是“我的一个幽默小品”。很多人将他的事迹套上“并非一场厚积薄发的走红”的说辞,但他本人并不认同:“人人都在期待一个天才的故事,他们只需要胡乱写点什么,后人都会盛情追捧。大家都喜欢听这种故事,坦白说,这些都是皇帝的新衣。”

也有一些透着刺的批判,舆论一度耿耿于怀“流行吞噬高雅”,并将这个矛头对焦彩虹合唱团,对焦金承志,他并不闪躲:“您先告诉我什么是高雅音乐。《诗经》里面提及的风雅颂就是跟劳动人民紧密结合的,它既有庙堂之高,也有江湖之远。《国风》就是当时当地的流行歌曲,我们现在朗朗上口的,就是当年的流行。我曾经很想将《诗经》与《国风》的篇目和合唱艺术融合,那是《诗经》高雅还是合唱高雅?从来就没有一个孰轻孰重的概念,不要被空洞的定义玩弄了。”

无可厚非的是,《张士超》出现以后,我国合唱作品那副板着脸的教导处主任面孔在一片哄笑中被扯下,音乐厅的座无虚席中混入了太多新鲜血液,中国合唱正以一种史无前例的随和姿态跟民众“套近乎”,而这种亲近的举动也叫商业市场表露出异常的骚动——彩虹合唱团的门票的卖价越来越高,而金承志的预约名单也越来越长,这个“卖座者叫价”的时代,金承志一度觉得甜美。

浸泡在山水宠溺中的少年

他直言“非常厌恶被标签化”,但却直言自己是个严肃的人,——“我不太喜欢脸谱化,如果大家喜欢所谓的‘崩坏’,我觉得是一种好事,我觉得大家所说的形象崩坏实际上是一种调侃意味,我觉得挺好的。”

相比《张士超》和《感身空》这些求之不得的“爆款”,他更愿意谈及那些并不为人所知的山水、田园、乡野和童话。一如海子有自己的麦田,莫言沉溺高密东北乡,金承志的创作温床几乎是整个江南水乡,他毫不吝啬地分享“江南给了我很多营养,我很多主题都离不开它。人过中年,要去山上做个老道,每天炼丹。不时下山来调戏大妈,健步如飞,家家户户来不及关门,所有的大妈都在骂街。”

金承志曾经用“特别美好,特别荒诞”一语概之自己的所有年少时光,他也不止一次在采访中回忆“奶奶把他抱在怀里,指着天上浓密的银河讲牛郎织女的故事”。这些过分甜齁的山水情义在时代的大刀阔斧之下改头换面,故乡被推着大肆前迈,金承志从乌托邦出走,在上海,在北京,在那些水分稀缺空气异常干燥的土地上学着生存与生活,但他怀念的“美好”和“荒诞”,两个看似矛盾的词却极其和谐地被他篆刻在作品中。

尽管这个过程也是一波三折,称不上顺遂。两年前的金承志坐在一个剧院舞台边缘,身后是彩虹合唱团的一众团员,十来平米的地方竟有种说不上来的热火朝天。他们并非合唱团最初的面孔——从大三时组的兴趣社团,到2011年就开始引入大批社会爱乐者,把专业音乐人和爱乐者之间齐聚一堂,面临的困难比想象的更多。后来他索性归园田居,搬入方圆十里不见一个香烟盒子的山里——那是他大学时代的地盘。金承志在交谈中回忆,他在这里和山水相处,在铁路、田埂和河塘大把大把地浪费时间,与植物对视多于与人交谈。

从山中归来,他直言自己像个十六岁的少年,初入市场的金承志安然无恙地碰上了本命年,他笑着说:“那一年的头几个月感觉人生像开了挂一样,我能上天。”

 

大方讨论“面包”的问题

四年过去,金承志忙着拍档期、赶排练、跑通告、接商演,观众席异常火爆,媒体大肆用“新局面”报道彩虹的现况,但金承志淡定地在我们的镜头前回应:“‘新局面’是大家给的谬赞,每一种形式都有可复制与不可复制的地方。有没有社会反响还是和多年的剧场演出有关,今天我的第一反应仍然是设想观众在剧场的反应。”

而再谈起过去不同阶段的作品,也有了更多思考:“每个作品给我的意义不一样。《张士超》对我来说是很重要,但它并不是我最好的作品。不同作品带来的情感效应是不一样的,我们用不同的作品,不同的维度与不同的人交流。观众可以通过《感身空》这样的作品了解我们,也可以通过《落霞集》这样的作品了解合唱艺术,这是一个很多元的东西。”

他甚至主动提起了在舆论漩涡中纠缠多时的“艺术商业化”:“我们一直生活在商业社会,它如同空气和水一样浸润着我们,我很难去界定什么是商业。音乐厅演出算不算商业呢?算吧。拍广告是商业,演唱主题曲是商业,我们出门买个面包也是商业。但是我们团队没有受到影响,在过去这一年,商业只是整体占比的5%,目前我们的团队质量在提高,我们为团员设计了很多训练课程,我们甚至换了一个更加专业的排练厅。所以我相信商业这个词,给一个团队带来的永远是利大于弊。”

脱下西装,从心出发

渐渐地,这个极度乐观的人开始惧怕骄傲和自豪——这些色彩过于直白的情绪,他甚至渐渐避讳快乐与失落。对于创作者而言,情绪就像一个圈套,他远远望而却步。

他自称被现实教育了一番,那个曾经夸夸其谈本命年多么意气风发的少年,突然对这一切不再纠结,他语气无比平和地说:“人人都在期待一个天才的故事,坦白说,这些都是皇帝的新衣。”但他说到年龄的原话是,“我才三十岁”。

他依然觉得这个时代甜美,但甜美掺揉着杂乱;他说这是“非常命运的一代人”,三十岁的肉身足以去感受这个时代的情绪——与其说感受,不如说承受;他依旧欢迎商业,但什么是商业?今天他所理解的商业和空气水分一样自然,音乐厅的商业和出门买个面包的商业并无二样;过去那个西装革履的金承志,面对我身后的镜头一字一句地说:“我看中的是和社会发生关系的人”,今天他将这种关系解读为“每个人都如同指纹一般镶嵌在社会之中”。

有趣的是,眼前的金承志不再穿西装,他说自己是个不断试图重新出发的人;想要重新开始,也许很可怕,但比重新开始更可怕的是,不敢开始;路途遥远,但对这个世界报以更赤诚的好奇与坚定,从心去出发。

重新出发?从心出发,哪怕完成了“拆掉音乐会的台”的计划。感谢与【100Points百人计划】同行的金承志。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百人计划| 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团长金承志:商业给一个团队的永远利大于弊》本文于2017年5月24日首发于凤凰网青年频道【100Points百人计划】。

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YOUNG(ID:ifeng-young)

责任编辑:龚奕杉 PSY078

* 凤凰网青年频道 合作邮箱:all_young@ifeng.com

专注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

2018-03-19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