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百人计划 | 喜剧演员马丽:影视圈食物链中并不存在真正的低端

2018-02-02
来自:凤凰青年

在热点频出的当下,每一种流行文化,每一篇爆款文章的背后,都反映出这个时代人们的价值观和审美取向- 这也是我们做“100 Points百人计划”的初衷。

100 Points百人计划是凤凰网青年频道2017年推出的一个青年人物专访计划。在繁杂与剧变的时代中,百人计划以“人”为标识,去记录在岁月洪流中闪耀的2018年。在这个计划中,我们提取十个焦点领域,并在每个领域中选取十位有想法且把想法付诸实践、享受凭一己之力改变社会的过程的“新享法”青年,跟他们聊聊当下的现象和变化,听他们对加速到来的未来的期待,以及身处变局之中的观点。我们相信,经由我们收录整理的100位青年的100个观点,将绘制成2018年的时代平面图,供后来者查询与回溯。

采访、作者| 胡艺瑛

站在一年的初始,2017年几乎毫无仪式感的告别让很多人都暗暗松了一口气,这也难怪,过去一年大环境的疲软已经叫人们习惯了汲汲营生的状态,这期间似乎只有房价和电影票房在试探着人们的神经。至此,房价已经悄然止步回跌,但影视市场的滚烫却丝毫不见消怠,算上《羞羞的铁拳》在内,已有六部国产电影交出了13亿以上票房的漂亮成绩单——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已然实现了全民参与的经济宏愿。这一帧并不陌生,一如百年前西方经济大萧条时期的口红经济,电影经济为舒缓生活的焦虑和沮丧做着艰难的努力。

未来越是遥远,越应抵抗苟且。当新的年历被撕下首页,人们一边期待着经济学家嘴里的“来年市场将迎来整体回暖”早日到来,一边盘算着如果扩充三点一线,让生活不止眼前的柴米油盐。历经了被捧上云霄和贬进尘埃的大风大浪,又随着民谣的前浪被hiphop的后浪冲上了沙滩,刷综艺、逛展览、看话剧将“文艺青年”从传统意义中解放,伴随着文艺热情前所未有的高潮抵达,“文艺青年”一度被架空的尴尬处境也变得言之有物。

反复的起伏和冲刷以后,人们终于神情自若地接受高晓松《矮大紧指北》的《文青手册》,毫无压力地将“文青”的帽子从地上捡起,又顺势地将其引荐到经济市场中去,一团和气地分吃那块愈发膨胀的蛋糕——而早期聚集了庞大文艺青年的戏剧行业,在这一次轮庄的牌面看来,无疑是一位“蓄谋已久”的大赢家角色。

十一月底,作为戏剧头目“开心麻花”的第三部电影作品,《羞羞的铁拳》狠刷22亿票房,主演马丽跨越戏剧与电影的两栖身份再次得到受众的一致认可,在一众娱乐圈人物纷纷伺机横向跨界涉足商业领域的今天,她的“向下发展”总算逆行有道,这一次发力,用时将近十年。凭着一股姗姗来迟却总算赶赴现场的“匠人精神”,马丽作为戏剧演员与背后的整个剧组在文化洪流的急速之下砥砺逆行,一团和气的民主剧场走向大俗大雅,一如文字被时代洪流推向碎片化时代,话剧小圈子也被老少咸宜的选题打破,在众目睽睽之下强势转型。从剧场走出去的,不止马丽,还有流淌至电影市场乃至整个文艺市场的姿态和声量,前行与愿景。

百人计划诚挚邀请《羞羞的铁拳》主演、开心麻花当红喜剧演员马丽,和我们一起谈谈——相比资金和受众非常庞大的影视作品,戏剧并不乐观的生存空间现况如何?“马丽式的表演”和其他表演者所呈现的内容最大区别在哪里?大众文化在传播过程中收视与价值观的冲突应当如何调和?“女汉子”的市场反馈是否反映了现代人对于“女性”定位和期望的变迁?

喜剧不是让演员扮丑去搞笑,它是走心、是很高级的

凤凰青年:前几天我特意挑了个大清早去看《羞羞的铁拳》,周末早上九点多的首场居然满座,很了不起。

马丽:谢谢,我一个人去看的时候,旁边的人都在笑,那会儿觉得特有成就感。

凤凰青年:坐在台下看着台上的自己表演,这种感觉怎么样?

马丽:紧张。我第一次看自己电影的时候,比考试还紧张,手都给咬破了。它跟话剧不一样,电影经过后期和剪辑,你其实并不知道最后的呈现结果。

凤凰青年:但是票房证明你演得很好,我听说今天是《羞羞的铁拳》上映的最后一天,刚刚已经传来了票房突破22亿的消息,你成了唯一一个拿下“双十亿票房女主角”头衔的大陆演员,你此刻心情如何?

马丽:其实还好,说实话从《夏洛特烦恼》到《羞羞的铁拳》,我都不太关心票房的事,因为我不是商人,我是一个演员,我只关心观众的感受。从观众的角度而言,一部真正的好作品就算票房不好,有一个好的口碑也是值得的。

凤凰青年:但口碑和票房的双赢还是更有成就感吧?尤其《羞羞的铁拳》还不是在暑期档的“国产保护月”上映,国庆档期的竞争一直都特别激烈。

马丽:麻花是一个非常自信也很有战斗力的团队,《夏洛特烦恼》那会儿国内也有很多大片上映,当时其实有不少人建议我们撤下来,但是从导演到老板都发话,“如果你对自己的作品没有信心,我们可以挪,但挪了就一定会好吗?”我们手头上并没有那么多专业数据,但都一心相信好作品就一定会得到好回报。另外我觉得观众也明白,其实不存在单向竞争的问题,每部电影都有自己的风格,这不是一个单选题。

凤凰青年:所以你在去开心麻花之前、也就是毕业之后又去了林兆华研修班,也是为做好演员、演好作品打基础?我们都知道你这个行为在“出名要趁早”的时代是很另类的,没毕业已经接片子其实才是表演系学生的常态吧?

马丽:我当时确实觉得自己学得还是不够多,没有方向。虽然是研修班,但不都是学生,有老板,也有编剧,形形色色的人都在里面,大家需要一起完成表演甚至形体训练。我最初不太理解他的训练方法,跟我们在学校那一套完全不一样,见面之后就是满地打滚。几个月以后,当你真正站在舞台上,才发觉表演不光是语言和内心,形体也非常重要。感觉自己被打开了,表达能力和形式都有进步。

凤凰青年:所以是觉得之前自己这一块还有所不足?

马丽:也可以这么说。毕业之前我确实什么都没拍过,但每一个小品我都默默用功排练。毕业大戏的时候因为形象问题没有当上女一号,其实对我打击还挺大的,因为在班上我成绩一直都是最高的,那时就感觉这个行业就是一个外貌协会,心里不服气,就默默给自己加油,总有一天会有适合我的角色,演到80岁也要演,观众会看到我是一个好演员。

凤凰青年:这一点现在大家都有目共睹,票房已经强势作证。那么你现在还会因为颜值委屈吗?我记得你也说过“为什么全智贤就能美美地搞笑”。

马丽:父母给予你的,都应该感恩。这个圈子有它的特殊性,观众最初接触一个演员的面孔,都是从外在到内心。我不是“第一眼美女”,机会相对就比别人少很多,但这个现在对于我来说倒没什么好挫败的,我觉得很无奈的是,很多剧本找到我,希望我扮丑,没问题我是演员,多丑都可以,但我觉得他们的误区在于,喜剧演员就得演丑才能好笑。我要掰的是这个理儿,表演都是相通的,观众更不是因为喜剧演员的美丑而捧场,我想用自己的实力证明喜剧是高级的。

凤凰青年:喜剧是高级的?

马丽:对。你要想成为好的喜剧演员,首先必须是一个好演员。大家都以为演喜剧很轻松,也很肤浅,但真正的喜剧是走心,让你笑着流泪,笑过之后能够真正感悟人生。

如果喜剧只能带来笑声,对演员而言就是失败的

凤凰青年:这么多年来,你几乎所有的喜剧作品都和“开心麻花”捆绑在一起,你们之间的渊源似乎特别深。

马丽:我从林兆华研修班毕业以后,开始演小剧场话剧,当时就已经涉足喜剧了,后来开心麻花的制作人、演员还有导演一起看了我的话剧,觉得这个女生挺适合麻花,就邀请我去客串一个戏,也算是试水。但这个试水初期其实也磨合了很久,当时没想到这一演就是十几年。

凤凰青年:能在一起合作那么久应该是一群脾气相投的人。

马丽:对,这个团队从老板到导演和演员都是一群傻乐的人,最初我们一直在赔钱,但只要作品上台,大家就会觉得很幸福,这么简单的一群人做了一件这么简单的事情。

凤凰青年:那在磨合成一个团队的过程中,一些理念的冲突怎么解决呢?

马丽:有时候确实会遇到导演和演员无法同时抵达的状态,我会说“对不起导演,那些你觉得很好玩的台词,放到我嘴里会觉得难受。”导演也允许我们用自己觉得舒服的方式和节奏来推进,麻花还是一个比较民主的团队,不会给你强加什么。

凤凰青年:这些年你最喜欢的是作品是哪一部?

马丽:我个人还是挺喜欢《夏洛特烦恼》。我之前收到过一个话剧观众的私信,说“丽姐我要感谢开心麻花,感谢你们这个团队。我跟老公决定在离婚之前一起来看这部话剧,看完我们就和好了”我当时就热泪盈眶了。

凤凰青年:但其实《夏洛特烦恼》的“马冬梅”那种为爱人彻底牺牲自我的角色,也引来了大量针对“直男癌”的争议。

马丽:其实我第一次听到“直男癌”这个词的时候还挺不解的,因为每一个人对待感情的态度和方式都不一样,最重要还是做自己,也有很多是马冬梅这样的女性,形形色色的才组成了一个社会。

凤凰青年:如果看你演的其他角色,我们确实很难想象你会是马冬梅这样的女人,感觉你的荧幕形象大多都比较夸张开放,用一句吐槽的原话来说就是“没有一点女性气息”、“女汉子”。当然现在“女汉子”并不是个贬义词,观众很买单,很多姑娘也积极地把这个标签贴在自己的身上。

马丽:在话剧界,最早是没有人触碰这样的角色的,但我一直就在演“女汉子”。从前是大家没有这样的形象概念,我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市场效果反而非常好。

凤凰青年:感觉现在人们对“现代女性”的定位和期望都发生了变化。

马丽:对,这个词会流行可能也是因为我们现实生活中的稀缺,是大家内心角色的外化。

凤凰青年:那么吃过螃蟹以后,你会不会考虑在银屏上转型?毕竟没有人可以一直当女汉子。

马丽:作为一个专业的演员,我当然自信能给观众带来不一样的角色,但也要看合适的剧本和团队,不能为了改变而改变。有一段时间确实急于证明我是个好演员,刻意接受其他角色,后来发现急于求成也是一种自私。

凤凰青年:你心目中的女汉子是怎样的?

马丽:善良、正义、豪爽、讲究、大气。

凤凰青年:那能不能也用几个词形容你自己?

马丽:善良、正义、豪爽……诶,刚才的女汉子好像说的就是我自己。

凤凰青年:我听说你平常其实就是一个很容易让大家开心的人。

马丽:是的,但其实这样活得比较累,因为你永远会考虑别人的感受。

影视圈食物链中并不存在真正的低端

凤凰青年:你知道吗,你从开心麻花的舞台上走出去,成功地在影视圈狂刷票房被很多人成为文艺的逆袭,大家都能看到比起资金和受众已经非常庞大的影视市场,戏剧的生存空间并不大。

马丽:其实我倒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进入影视圈,是影视圈选择了我,而不是我选择了他们,不管是春晚还是电影,我都是被选择的那个人。当然他们也并不是单纯地选择我,他们看中的是“马丽式的表演”。

凤凰青年:“马丽式的表演”是指?

马丽:我不会模仿别人,我本人的性格、谈吐和为人处事都会是我演戏的标准,我抵触的东西永远不会接触。譬如“马丽的笑”,很多人见面就说你来乐一个,我反而觉得,大家怎么就被一个笑声束缚了,演什么都让你笑,这对于演员来说是失败的。我演了那么多作品,你只记住了其中的笑声,它甚至还不是角色的主要内容,渐渐我就开始拒绝。

凤凰青年:你觉得就喜剧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

马丽:最重要的是用心找到节奏,喜剧的节奏非常重要,我觉得自已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节奏感,这是这么多年舞台经验的本能反馈。

凤凰青年:所以《羞羞的铁拳》能“弯道超车”,你觉得跟你以一个优秀的喜剧演员身份进军影视圈的关系有多大?

马丽:运气当然是有,但最重要的还是作品本身。我们是对得起观众的,不会让他们走出电影院之后一片骂声,麻花不算高产,因为宁缺毋滥。我觉得如果非要说成绩跟“身份”的关系,不如说“经历”,我在五年前就已经演过1000多场话剧。你知道每一场话剧都会出现一些现场事故,这些经历对于我而言就是最大的筹码。

凤凰青年:印象最深刻的一次舞台现场事故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马丽:是一次情绪严重失控吧。开演之前我在场下和厂家发生冲突,受了极大委屈,委屈到我画好的假睫毛都全部哭掉了。当时还有十分钟开演,我很想罢演,但是观众席上坐满了人,我硬着头皮坐在舞台上,帷幕拉开那一瞬间所有人都在鼓掌,我却泪崩了。

凤凰青年:然后呢?

马丽:我当时演一个主持人解说员,一边哭一边滔滔不绝地在说,但我越哭观众越笑,他们都以为是设计好的,然后我就更难过了。一个戏剧演员的痛苦是没有人可以帮忙承担的,当幕布拉开你就要对所有人负责。当观众发觉不对劲的时候,我用理智告诉自己无论什么事情都要私下解决,必须马上进入角色。那时候在舞台上把自己手心都掐破了,直到这场演完下来才嚎啕大哭。

凤凰青年:其实我们很难想象,一个在台上把大家逗得大笑的人,内心也可能很难过很痛苦。

马丽:我学了七年表演,只去过三次食堂,因为食堂的人实在太多了。我其实是一个惧怕尝新的人,陌生的人、陌生的环境会让我恐惧,但你的专业素养又告诉你必须这样做。

凤凰青年:我之前听业内人士说影视圈里有一条隐藏的食物链:好莱坞电影-国产电影-国产电视剧-网剧/戏剧,但其实看过戏剧的人都会为戏剧正名,包括你刚才提到的,戏剧演员也真的很不容易,那么作为在这个隐藏食物链中垫底的一员,你怎么评价这种“本末倒置”的现象?

马丽:这要看你从什么角度考虑,眼下很多网剧非常火,甚至也出现了一线明星的面孔,在传统的观念里话剧应该是在最低端的,但事实上并不存在真正的低端,只是时间的先后和长短问题。

凤凰青年:比如话剧走向全国也只是需要时间?毕竟现在小剧场好像还只是一线城市的专属。

马丽:准确地说是需要时间和时间带来的整个城市的融化和改变,这是一条完整的食物链。现在在我们家那边的小城市,大家连话剧是什么都不知道,话剧演员非常辛苦但收入非常微薄,你知道辽宁那边一场演出也就一百来块。所以话剧若要突围一线城市、走向三四线城市,我觉得是需要经济的发展和文化氛围的,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凤凰青年:你估计这个时间大概是多久?

马丽:如果让我预估的话,十年吧。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YOUNG(ID:ifeng-young)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 凤凰网青年频道 合作邮箱:all_young@ifeng.com

专注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

2018-03-19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