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珍惜幸福很难吗,为何非要“作死”?

2018-01-11
来自:凤凰青年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KnowYourself

“即便理性能知道那是种幸福,他们也无能为力去感受,更停不下来对于更多刺激的追求——

生命也许是没有意义的,这是在失重中的人们,用来抓住自身的一种方式。”

娱乐圈永远不缺少出轨新闻和吃瓜群众。最近李小璐和PGOne的新闻沸沸扬扬,而男方贾乃亮作为被出轨方昨晚在微博上的发声“道歉”,使得舆论又多了几分同情。

之前看了几篇相关的文章,都说在这次出轨事件之前,李小璐是典型的好命小公主。生在演艺世家,年少成名,14岁演的电影拿了金马影后,之后出演和制作的电视剧也不乏口碑之作,《都是天使惹的祸》、《奋斗》都曾经备受喜爱。除去事业上的顺风顺水,她的恋爱、婚姻、家庭也一直受到旁人艳羡。几任前男友都是迷妹追逐的偶像,而到了想安定的时候,她遇到了贾乃亮。

结婚时李小璐说的一番话曾经感动了许多人:“我像一朵云,飘来飘去,没有安全感;自从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变成了一粒种子,踏实地埋在土壤里,生根,发芽。”婚后,丈夫一直是“模范老公”,女儿也乖巧可爱,借着“国民闺女”的热度,这一家始终以正面的形象在大家的视野里出现。(只可惜当初秀过多少恩爱,现在就有多少尴尬。)

“夜宿门”一出,太多的人不解:明明家庭美满幸福,一切都很好,是对生活有什么不满意么,为什么还要去“作死”?

可能很多人都会觉得,会出轨的人,大都处于一段不幸福的恋爱或者婚姻中。这其实是个误解。在婚姻咨询师Perel(2017)的研究中,我们看到,现代人的出轨早就脱离了这种模式——出轨不仅仅发生在那些不够好的婚姻里,也越来越多地发生在幸福的婚姻里。大把选择了出轨的人们,不仅口头上维护一夫一妻制,也声称和另一半的关系十分稳定。他们会在面对咨询师的时候很肯定地说:“我爱我的丈夫/妻子,我们信任彼此,没有财务压力,和孩子相处也很快乐。”

但是他们仍然出轨。Perel几次提及的一个典型案例Priya就是如此:婚姻美满、经济稳定,也是一个好妻子和好母亲。但是在47岁时,她突然出轨。出轨的对象是一个有纹身、开卡车的清理工,一个她永远也想不到会与之发生关系的男人。

这种行为,会被很多旁观者骂上一句:“作死!”现代人似乎越来越难以平静地待在一种“已经够幸福了”的状态里。无论是明星名流,还是普通人,我们身边都不乏拿着一手好牌却主动“作死”的案例。

有一些人,总好像无法安于平凡稳定的幸福小日子,而是不断招惹出一些事来,或是吵没必要的架,也会和其他人牵扯不清。人们为什么不愿意珍惜幸福,而要追求刺激和狗血的生活呢?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个话题。

神经科学的基础,

我们的大脑决定了我们需要新鲜事物的刺激

童话故事的结局是“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而现实世界中,恶魔恰恰存在于日复一日的“幸福生活”中。

造物害怕人类始终局限于已知,无法探索和进步,于是给我们的大脑设置了这样一个机制:我们的大脑中有一个区域,是只有被新鲜事物刺激,才会活跃起来的。

研究(Neuron,2006)发现,中脑里有一块SN/VTA区域,它只会对新鲜事物产生应答。在实验中,当重复的面容和景物出现在被试面前时,他们的这一区域不会激活;只有在新奇的图像出现的时候,这个区域才被激活。

这一区域的激活会带来多巴胺的大量释放。多巴胺是一种使我们感到快乐的化学元素,很多抗抑郁药物就是通过抑制大脑中的多巴胺的降解,来改善人们的情绪。这一元素的分泌,能够鼓励我们采取行动,去寻求奖赏、满足需要、达成目标等等。

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我们脑中的这一区域也是沉寂的,我们不容易感受到极大兴奋的喜悦。而人类寻求愉悦的本能,会驱使我们做些新鲜刺激的事。人们在感受到刺激,并对刺激产生应答时,能够感受到自身肉体、感知、意志乃至灵魂的存在。可以说,刺激能够让人感受到自己不是麻木的,是“活着”的。

* 然而,人们需要的刺激程度会不断提高

人类的每种感觉都存在“感觉适应”(sensory adaptation)的现象,即,在同一种刺激物的持续作用下,人的感受会产生变化,我们会适应了这样的刺激,不再产生同之前一样程度的反应,需要更高程度的刺激才能重新感到之前的感受。

比如,长时间接受高分贝的刺激会使得听觉阈限提高,觉得这个声音没有一开始听的时候那么吵了,除非分贝变得更高,才会又觉得吵;长时间闻到某一种气味也会使嗅觉阈限提高(闻不到了)。当感觉适应产生后,同样的刺激就不再能给我们带来之前的感受了。

甚至是一个喜欢的不得了的人,如果没有把这种感情升华,用理性和智慧去“加持”,一旦得到的时间久了,也会觉得吸引力不复当初。这就是人类,不管选择哪种新鲜刺激,人们都会“越玩越过”。一直旅行会越玩越深度,一直喝酒会越喝越多。因为之前的剂量已经让你觉得“没有什么”。

因此,假如不懂得节制的话,在平稳的生活中时不时作死,以及作死的程度越来越高,都可以说是一种本能的驱使了。人们以为自己是为了别人控制欲望,其实根本上来说我们是为了自己控制欲望——为了让快乐不要变得越来越难。

感官的社会与它制造的“感官需求者”

虽然人人都喜好新鲜和刺激,但总有一些人渴望更多的跌宕起伏。流行心理学中提出这样一种人格特质,他们被称为“感官需求者”(sensation seeker),这类人的表现是,倾向于追求感官刺激和愉悦,为了追求新奇的感觉而不惜承受风险。

感官需求者的表现,可以从以下4个方面被观察到:

1. 寻求刺激与冒险:渴望参加生理性的冒险活动,或者追求高速、危险感觉的活动,比如喜欢滑翔伞、深潜、开直升机、高速驾驶等等;

2. 寻求不同的体验/经历:偏好选择新奇的经历和体验,比如幻觉体验;喜欢异于常人的生活方式,或者希望与亚文化、社会边缘群体建立联系。

3. 不受禁忌:喜欢突破常规,或者进行一些非传统的、禁忌的体验,比如酗酒、吸毒、滥交、非法行为等。

4. 对无聊过度敏感:对于重复、单调的人和事物的容忍度过低。

他们也是会比常人更快地对同样强度的刺激感到厌烦的人,因此会不断挑战比常人更高的刺激阈限。这种人格特质,也与更高的出轨概率、更高的关系紧张程度、更大的危险行为几率挂钩(Zuckerman,1979)。

研究者编制了一份“感觉寻求量表”(Sensation Seeking Scale),它会用40道题来判定你是否具有这种人格特质。比如:

·             我经常希望自己是一个登山者;

·             我会对同样的面孔感到厌倦;

·             我喜欢独自探索一个陌生的城市或街区,即便有可能会走丢;

·             我想要尝试毒品,或者能引起幻觉的物质;

·             我喜欢那些“约炮”的群体;

·             我想要尝试冲浪/学习开直升机;

·             我喜欢结交那些令人兴奋的、具有不可预测性的朋友;

·             无聊是最大的罪恶;

·             喝很多酒会让我感觉很好;

·             我喜欢尝试那些没有吃过的食物;

…………

(Zuckerman, M., Kolin, E. A., Price, L.,, 1964)

而在现代社会,出现了更多对感官享受的崇尚。一切消费和服务都不遗余力地要让人们感到更“舒服”。娱乐人们的方式也日渐变得多种多样。从书本到游戏、视频、到可穿戴设备,这个社会给我们越来越多的刺激,同时也使得我们不断需要更多的刺激。整个社会文化,也使得越来越多的人成为了“感观需求者”。

当越来越多的人被鼓励“立刻消费”甚至“提前消费”,人们不再想要“延迟满足”——而这正是人类一种重要的能力,而是追求在当下得到满足。因此人们更少为了远期的风险或代价,节制眼前的行为。我们变得更加崇尚自由,我们也认为,自己有权为了自己的快乐去做一些曾经不被传统社会规则认可的事情。

此外,社会正在变得荒诞而空虚。可怕的、曾经不可想象的事在发生,人们没有安全感;与上流阶层的差距通过社交网络看得前所未有的明显,而自身跨越阶层向上流动的可能几乎不存在;意义不断被消解,只有一个人们不喜欢独立思考的社会,才需要产出那么多的大V,来输出思考的结果给到人们。

这一切,都在制造出越来越多的“感官需求者”。而感官需求者,几乎可以说,是与平静安稳的“幸福”绝缘的——即便他们的理性能知道那是种幸福,他们也无能为力去感受,更停不下来对于更多刺激的追求——生命也许是没有意义的,只有感官得到刺激的时刻,才能清晰地感知到自身存在。这是在失重中的人们,用来抓住自身的一种方式。

除了刺激之外,戏剧性的人生,是一种能让人感受到更多意义感的讲述方式。人们在那些戏剧化的转折中,体会到百般情绪。通过讲述,人们把生活中偶然发生的小事串联成首位呼应的故事,从而向自己说明,每一件事的发生都有意义。我们如此害怕日常,就是害怕陷落在那些没有意义的琐碎里,害怕宇宙是随机的,没有任何事值得我们相信。

只有意义感能拯救一切,拯救所有丧失与遗憾。

喜欢戏剧化的人生怎么办?

看到此处,我们未尝不能理解人们希望自己的人生是跌宕起伏的,也能够知道人们在重复的“幸福美满的生活”中缺失了什么。但这一切应当有一条不容触碰的原则:你可以随你的心意,百般作死,但必须以不伤害他人为底线。你作出来的戏,是不是你自己可以一力承担的?还是会影响到其他人的生活,甚至需要别人替你买单?这就可以说是高贵的作死与不可取的作死之间的界限了。

有两件事可以让你安全地享受刺激、构建戏剧化的生活,第一是写作。第二是和你的爱人一起在关系中寻求刺激。两个人一起去给这段关系找到新鲜感,尝试一起去陌生的地方、开展角色扮演游戏、一起去探索新的爱好、找到新的身份。

前几天看到夏超哥哥朋友圈的一段话:“当幸福降临,我隐约觉得自己在承受它,像承受痛苦一样。幸福有时带来的激越心境,让我无所适从,它的消逝又让我恐惧。好像人们总在思考如何获得幸福,却很少考虑怎么感受幸福。我对待幸福的方式,就像一个无知的孩子,存了很久零花钱,终于买来期盼已久的玩具,却在几日后将其束之高阁。”

人们都渴望与自己的王子/公主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但难题开始于在那以后。我终于得到了我渴求已久的幸福,那,然后呢?这就是需要智慧加持的部分了。不作死就不会死,如何认真地感受幸福,并接受一种不那么激越的人生,是现在的我在学习的。

你呢?

References:

Bunzeck, N.,üzel, E.(2006).Absolute coding of stimulus novelty in the humansubstantianigra/VTA. Neuron, 51(3), 369-379.

Cooper, B., B. (2013). Novelty and theBrain: Why New Things MakeUs Feel So Good. Lifehacker.com.

Perel, E.(2017). Why Happy People Cheat.The Atlantic.

Raine, A., Reynolds, C., Venables, P. H.,, S. A. (2002).Stimulation seeking and intelligence: aprospective longitudinal study. Journal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82(4), 663.

Veland, C. (2014). Some People LoveConflict and Drama.Psychcentral.

Zuckerman, M., Kolin, E. A., Price, L.,, I. (1964). Developmentof a sensation-seeking scale. Journalof consulting psychology, 28(6),477.

Zuckerman, M. (1979). Sensationseeking. John Wiley, Inc..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YOUNG(ID:ifeng-young)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 凤凰网青年频道 合作邮箱:all_young@ifeng.com

专注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

2018-03-19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