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14 岁的金马奖得主,和她最后的倔强

2017-12-29
来自:凤凰青年

本文转自《人物》

文| 单子轩

编辑| 冯翔

14岁的女演员文淇最近有些忙。

在她因电影《血观音》提名最佳女配,并凭《嘉年华》成为史上最年轻的金马影后入围者之后,不断地有新剧本、真人秀节目找上她。斩获金马,她在台湾曾经一天之内接了16个通告。等回到北京,年纪尚小的她禁不住折腾,生病了。身体还没好利索,她就赶着飞到大连进组拍戏——这一次,她和王俊凯一同出演畅销作家天下霸唱的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天坑鹰猎》。

在北京的国际学校读初三的文淇已经习惯了在学生和演员这两个角色之间来回切换。外出拍戏的时候,妈妈会找家教每天帮她补习功课。如果在学校上课,经纪公司会在放学后把她接到国贸健身。从十岁那年偶然开始演戏,过去四年里,她参演过6部电视剧和6部电影。

金马执委会执行长闻天祥曾经评价道:文淇已经超出了大家对童星的定义,不但口条、口音拿捏有技巧,演技也很有层次,让人惊艳。

童星——最早带文淇的经纪人齐天起初也是这么以为的。2013年,齐天帮她注册的微博名字就叫“童星文淇”。她没受过任何科班训练,觉得表演就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到去年拍完《嘉年华》的时候,文淇真正决定要做一名演员。2016年年底的时候,齐天和文淇商量着,把微博名改成了“演员文淇”。

11月25日晚的金马颁奖典礼上,文淇是全程哭着说完获奖感言的。

“感谢去年遇到《血观音》,谢谢杨雅喆导演,看到我的中二,那么认真那么自信的对待每个角色。其实之前有准备好演讲稿,上台就全忘了。”

前一分钟播放提名视频的时候,她看到自己的镜头,还在略带害羞地咧嘴笑着,捧起了腮。等到结果一宣布,她惊讶地捂起嘴,眼泪也止不住了。给她递来奖杯的,正是她此前在采访里多次提到的、自己最喜欢的演员黄渤。

“我有努力在控制。”颁奖礼后,文淇在采访间这样说起台上泪流不断的那一幕。

媒体把最佳女配角的争夺称做是本届金马的“死亡小组”,同时入围的是捧起过数座影后奖杯的叶德娴、二度入围金马最佳女配的吴彦姝。评审团主席在采访中称,文淇最终以一票的优势险胜《相爱相亲》里为爱坚守多年的“姥姥“吴彦姝。

内心敏感的她,多次提到过自己拿到双料提名之后的一些“小心思”:在饭桌上听妈妈提起了入围的消息,就一直去找来看提名的视频,觉得不可思议;一直被说成是天才,被戴高帽子,她开始害怕让大家失望;于是她开始努力克制自己的期待,不敢给自己压力。得奖的那一刻,这些小情绪终于有了出口。

“虽然他们表面上看起来就无所谓,但是他们在看我的电影片段,他们在听到别人在夸我的时候,我可以看到他们的眼神里有一种……赞赏吧。”文淇这样告诉每日人物。

最佳女配角颁完以后,镜头每次再扫到文淇,她的眼里都还噙着泪,不时地用手按按眼眶。无论未来如何,那个夜晚都会是这个14岁少女生命中的高光时刻。

这个台商的女儿,4岁随父母移居苏州。10岁那年,她意外地被电视剧《淑女之家》选中——当时参加舞蹈比赛得奖的文淇在摄影棚里接受采访,碰上了剧组在面试15岁的女中学生,片方选不到满意的,就让文淇试了试戏。

当时的剧本,文淇只认得里面的一句“爸爸,死了”——“当时我一下就进入那个状况了,哭得还蛮难过的。”这一哭,打动了演员出身的制片人,剧本里原来“初中生”的身份也直接被改成了“小学四年级”。

文淇参演电视剧《淑女之家》图/ 网络

在金马的奖项提名阶段,甚至有很多评审没有发现,文淇不止在一部影片中出现。

文淇有着一张成熟的脸。让她提名影后的电影《嘉年华》里,她演的小米,是一个在旅馆做清洁工以求温饱的16岁流浪少女,目睹了一起未成年少女性侵案的发生。

接这部戏时文淇12岁。13岁半,她成为了《血观音》的棠真,生活在一个充斥着政商利益的贵族家庭里,还喜欢上了闺蜜的男朋友。

文淇(右)在《血观音》中饰演棠家的小女儿棠真图/ 网络

《嘉年华》和《血观音》风格和主题截然不同,但对文淇来说又有一点相似:对一个初中女生来说,这两个故事都有些残酷和沉重,所表达的内容也不是她能完全理解的。

“聪明,听得懂大人说的话”是导演杨雅喆对文淇的第一印象。但是他说,文淇远没有戏里面那么成熟,看完剧本以后也不懂得“官商勾结”是怎么一回事。杨雅喆也不会去跟她解释那些复杂的状况。就让文淇坐在旁边看大人演,泡茶。“几乎每一场都有她。她就是坐在旁边,这就是一个方法,她就会懂那些大人在干嘛。”

棠真眼睁睁看着一个人咽气而不去救人,在杨雅喆看来,是件比动手杀人还要残忍的事情。为了调动文淇的情绪,他就找出YouTube上面小动物断气的影片给她看。

更有挑战性的是《血观音》里面的强暴戏份——棠夫人为了利益,将棠真送上了可以当她叔叔的男人的床。

在拍之前,杨雅喆和文淇的妈妈认真讨论了每一个细节,让跟她对戏的男演员先对人偶做动作,她看完整个流程。这让文淇觉得,自己受到了很好的保护,拍暴力戏的时候也没什么负担。

“完全不知道自己演了这么暗黑的角色。”凭借棠真拿到金马奖后,文淇这样说。“有很多人说我的眼神很可怕,但是我在拍的时候没有人这样跟我讲过,就是全程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中二少女。”

杨雅喆和摄影师经常在片场打趣文淇的“中二”——文淇在片场听随身听,跟着音乐打节拍,杨雅喆以为文淇在听什么流行歌,凑过去才发现是儿歌《小毛驴》。

金马颁奖典礼上,最佳导演的获得者文晏也感谢了文淇的表演:“文淇和周美君,两个都是天才。她们一个14岁,一个13岁,不能完全理解电影的意义,感谢她们为那些没有能够发声的孩子们发出了声音。”

文晏曾在路演的时候说自己是完美主义者,拍戏的时候每一天都在焦灼和后悔,但是“唯一不后悔的就是选这两个孩子”。

在《嘉年华》的剧本里,文晏对小米的描述是八个字:“身材敦实、眼神倔强”。海选演员的时候,她想找一个“不一定很漂亮,但要看得出有性格”的女孩,却迟迟没有找到满意的。

直到造型指导汪韬跟文晏说起他合作过的文淇——“挺倔的。”

文淇在《嘉年华》中饰演旅馆服务员小米图/ 网络

开拍前,导演告诉文淇妈妈,不要跟着她,让她一个人出门,找到独立的感觉。她让文淇到海滨的旅馆,连续一周每天跟着保洁阿姨整理床铺、刷马桶、冲洗淋浴间、清理垃圾。文淇打扫完一个房间,常常觉得腰都不是自己的了。

文晏平均每场戏都要拍十条以上,让文淇一点点找到感觉,经常提醒她:走路不要蹦蹦跳跳,脚步不要轻盈,能看上去怎么邋遢就怎么邋遢,不要挺胸不要挺腰,上楼梯也是两步并作一步,更省力。

文淇一直在想,小米的过去,除了3年待过15个地方,她从哪儿来,经历了什么?她问过导演,得到的答案是没有具体的过去。她就自己在心里想象了小米的故事,从家里逃出来到在南方小城的旅店落脚,中间可能偷过钱,被拐骗或者被坑过,被成人摆弄。

到快杀青的一场戏,小米为自己戴上耳环,文淇的眼泪就止不住了。“我为黄小米难过,我想到了很多小米之前做过的,发生过的,在她身上发生过的事情,为她难过。”而且,那种和角色说散就散的感觉也让她不太好受。

因为《嘉年华》,文淇想把演员当职业来做。她说,她的目标,是在20岁的时候成为娜塔莉·波特曼——“就是《黑天鹅》里面的那种演技。”

接连演了两个压抑的角色,文淇说,她自己还蛮享受这个过程。妈妈建议她,应该去演一些属于这个年龄段的,比较青春阳光的、少女的角色。

经纪人齐天说,他们不久前收到一部戏女二号的邀约,给文淇看过剧本之后,她说自己真的不想演:“齐天哥哥,这个真的太傻了,像白痴一样,我真的不喜欢。”

为了配合“演员”这个身份,文淇不得不做一些超出自己年龄的事情,比如参加釜山电影节前,她每天都会偷偷在家里练习穿高跟鞋,很担心到时候摔跤。最难过的事,她爱吃甜食还是易胖体质,为了演戏只得尽力克制。

齐天有时候也觉得心疼她。“但是她既然走到现在,就注定她的路是不平凡的,不会像普通的孩子那样。”

金马颁奖典礼当天,齐天在微信上和文淇说:乖乖,无论你今天得不得奖,今天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你已经走上了从演员延伸向明星的这条路。慢慢慢慢,你跟同学去玩可能都会被拍到。

文淇回他:“可是我就想做一个演员啊。”

在齐天看来,14岁的文淇似乎还不懂得演员和童星之间的差别究竟是什么。金马得奖之后,他想让文淇坐飞机的时候戴上口罩,文淇也拒绝了。

他对她说:

“只做演员,不做明星,路也不会长,一直拍戏却没有流量的话,那下部戏就不知道在哪儿了。”

文淇回:我知道。

对话文淇

“演绎别人的快乐与悲伤别忘了自己的纯真”

每日人物:得了金马之后,你跟你家人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文淇:第一句话,我忘了第一句话是什么,在拿完女配之后,因为我爸坐在我旁边,然后他就给了我一个拥抱,我觉得那个拥抱就代表了所有,对。

每日人物:之前你一直说还没有看过《嘉年华》成片,现在看了吗?

文淇:其实是前几天刚刚看完,和徐纪周导演(文淇在徐纪周导演的《心理罪城市之光》中饰演邓超的女儿),因为他也没看过电影,我就和他一起去电影院看了最后一场。徐纪周导演看完他就说:哇,没想到在拍我的电影之前你竟然演过那么沉重的电影。然后还一直跟我说他觉得戏里的我和现实中的我完全是两个人。

其实有很多人说这部电影很沉重很压抑,但是我现在自己再看的时候,我觉得结局对我来说是美好的,我是看到光明的,我是觉得很温暖。在看电影的时候,我想到了很多很多,比平常人想到的大概多十倍左右,因为再看到每场戏都会回忆起在拍片的时候所有事情,所以就会,那时候边看边哭,真的还蛮伤心。

每日人物:其实生活中是不是也挺多愁善感的比较容易哭?

文淇:算吧,因为我是一个容易感动的,代入感很强的人,所以其实很困扰吧,就是稍微有一件很悲伤的或者难过的事情就会让我自己控制不了情绪。

每日人物:《嘉年华》的剧本,第一次看完之后它给你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文淇:因为那时候大概十二三岁,看到这个剧本,其实第一遍看完觉得有点沉重有点压抑,然后有些地方是不懂的,然后不理解,然后其实看完第二遍第三遍,理解的东西和最开始不太一样的。

每日人物:一开始不懂的地方是什么?

文淇:比如说她和小建的关系,她和莉莉的关系,其实在看剧本的时候觉得沉重也有一方面是觉得看不透,就觉得有点烦闷。小米和莉莉和小建的行为看上去很正常,但是我就是不懂其中的理由,不懂小建对小米到底抱着什么样的感情,而且其实在看剧本的时候我是完全理解不了小米所有的动机所有的动作,因为觉得她跟我的生活都差得蛮多的,她经历过的事情我一件都没有经历过。

《嘉年华》中的小米和莉莉图/ 网络

每日人物:你之前也拍过不少戏了,为什么拍《嘉年华》的时候做了决定要做演员?

文淇:可能是第一次拍参展电影,第一次遇到一群真正用心在做电影、真正用心热爱电影的一群人,角色也给我很大的影响,还有工作人员,文晏导演。还有题材吧,其实《嘉年华》的题材让我演完这个之后更想去做一个好的演员,比如说就是当你看完《嘉年华》后去关注一件事情,会去注意到一些可能你生活中注意不到的事情。

每日人物:得了金马奖之后它对你的生活有什么影响吗?

文淇:会有吧,但更多是工作上,生活上其实还好。因为其实我个人觉得金马奖对于演员对于表演者、对于从事演艺方面的工作人员来说是一件非常值得庆祝非常重大的事情,像其实对于我的同学、不相关的人士,其实就是一个奖,说实话来只是某个东西而已,所以别人没有比我更加重视。就是工作更多了,然后采访更多,每天都有采访,每天都有拍摄,但生活上还好。

每日人物:你拍戏的时候和不拍戏的时候生活节奏大概是什么样子的?

文淇:(不拍戏的时候)每天的生活节奏就是很慢很慢非常慢的那种,九点钟起床,然后看电影,然后看一整天,然后出门散散步,然后再回家,然后跟朋友或家人聊聊天,这就是我的一天。拍戏的时候就比较健康,就是每天都要很早起床,然后拍戏,然后跟朋友聊天,有时间的话会跟爸妈聊天,会做些运动吧。

每日人物:《血观音》杀青的时候杨雅喆导演给你写了一段话:演绎别人的快乐与悲伤别忘了自己的纯真,当时他给你写这段话的场景是什么?

文淇:其实我不太想跟任何人说这件事情,因为是属于我私人的,这是我和雅喆导演之间的一种沟通方式吧。其实是他在杀青那天送了我一个礼物,里面有两张CD,两个日本动漫,一个是千与千寻,还送了我一个小装饰,非常可爱,然后另外还送了我一张小卡片,但我觉得对我来说,这算是一个比较值得珍惜的记忆啦。好吧其实也不算记忆。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YOUNG(ID:ifeng-young)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 凤凰网青年频道 合作邮箱:all_young@ifeng.com

专注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

2018-03-19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