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那些抽烟的女孩儿们

2017-12-28
来自:凤凰青年

远夏 |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杂乱无章” 

身边抽烟的女生越来越多了。

前阵子无意间在朋友圈里又发现了一位。

倒不是我要戴有色眼镜,只是当香烟和女生这两者同时出现时,总会在某些时刻,成为一个被人讨论的话题。

要么是讲,抽烟不好,女生不该抽烟。

要么是,她抽烟了,而我不觉得是件多严重的事。

但无论结论如何,能被拿出来各抒己见,就已经证明了人们的在意,证明了这是件“不一般”的事情。

不像男生,只要成年了,便能落落大方地吞云吐雾,世俗也会把它默认为一种社交工具。

昨天我与三位好友聊完之后,才发现:

作为女生,点燃第一根烟的那道门槛,实在是高太多了。

@张若楠23岁第一根烟在高中

“抽烟的女孩好睡,其实是真的。”

和张若楠的聊天,是从这句大逆不道的禁语开始的。

“算了,应该说抽烟的女孩好骗吧。”看着我脸上错愕的神情,她才吐了一口烟,向我纠正道,“不过好像也差不多。”

张若楠4岁的时候,变成了单亲家庭的半个孤儿。

父亲一边用酒精逃避现实,一边把孩子视作负心女的替代。

只要张若楠稍不留意,便会被他的皮带伺候一顿。

张若楠的整个少女时代,用“黑暗”来形容也不为过。

在这个黑暗的过程中,没人管过她,张若楠也自然而然地学会了抽烟。

17岁的那个秋天,她去郊区念高中,因为同样抽烟,理所应当地认识了一群新朋友。

也许是同病相怜,那群人对她还算不错,尤其是那位一直追她的男生。

有次俩人走在路上,听到张若楠的身世被人议论,男生气不过,二话不说就冲上去揪住了对方的领子,结果反被按在地上揍了一顿。

那天张若楠熟练地点起一根烟,却反常地被呛了好几下,让人分辨不出通红的眼眶是因为烟熏还是感动,接着问了句:“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男生走过来,捧着她的脸,一字一顿地说:“因为我喜欢你啊。”

任何一个17岁的女生,遇到这种事,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于是那天晚上,张若楠在他家过了夜,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只是后来才知道,其实那天的戏码,全是他和朋友的一次策划。

“其实我被很多人骗过,不止一次。”她把玩着手里的烟对我说,“没办法,从小就很缺爱,所以只要谁对我好一点,我就想把一切都献出去。”

“那被骗多了,也会长记性吧。”我试图去挽回一些什么。

“后来觉得,被骗也挺好的,至少这个过程中,人家还会为你花心思。”

张若楠笑笑,用这句话结束了聊天。

@Kay 25岁第一根烟在初中

“抽了烟就不会被欺负了。”

青春期的校园暴力,是一件很难理解的事情。

施暴的原因很无厘头,可以是长得好看,说话太高冷,太讨老师宠爱,或是过多地受班里男生的欢迎。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天去到学校,Kay的抽屉里永远被塞满垃圾,课桌上的书间歇性会莫名其妙地变成碎片,从天而降的小水袋也总会准确无误地砸到她头上。

告过老师,他说会严肃处理,但处理了一整年,还是不了了之。

回家哭诉了一整晚,得到的回复是“人家怎么就只欺负你一个?”

“被欺负的滋味,真是不好受啊。”讲到一半,她突然停下来对我说道,“我忍了整整一年。”

分班后的第一天下课,Kay在女厕里小心翼翼地掏出那盒在便利店偷偷买好的红色软双喜,装作若无其事地递过一根,给刚认识的同班大姐头。

接着给自己叼上一根,点燃,过肺,吐出。

大姐头有些诧异,眼神里满是“没想到你也抽”七个大字。

“其实为了这个瞬间,我早就演练过整整两包烟的量。”Kay笑了笑,带着一丝炫耀的语气说道。

那之后,俩人便因为香烟成了密友,在厕所,校门口的小卖部,和各个角落里吞云吐雾,也承受着旁人的异样眼光。

其实Kay并没有很享受这种状态,但不良少女的称号,着实让她在那段充满莫名其妙的年纪里,过得顺风顺水。

课桌终于干净了,看她的眼神也平和了,再没有人把她当软柿子捏。

尽管早已过了那个年纪,但抽烟的习惯却被保留至今。

“就像我的一枚护身符。”最后她这么形容道。

@陈婧22岁第一根烟在大学

什么时候开始抽烟呢?

2015年11月4日,陈婧清楚地记得这一天。

天底下的情侣走散的理由总是相似,她领到的同样也是那句“我们不合适”。

对方是个高中没读完就辍学的男生,在社会已经混了好几年,要不是因为青梅竹马,和身处985大学的陈婧估计一辈子都打不上关系。

分手那天他对陈婧说,你太乖了,我不应该祸害你的。

没想到这句话才是祸害。

那一个月,我眼睁睁看着陈婧的变身计划一步步实施:先是到楼下买了包Esse的薄荷爆珠,没过几天又染了头发打耳洞,接着还去纹了个身,活脱脱把自己变成一个夜店咖。

今年三月份,陈婧约了那位男生,做好了十足的准备,以这种形象重新出现在他面前。

当他像往常一样掏出一根烟往嘴里塞时,陈婧说了句,也给我一根。

遭到拒绝后,直接把包里那盒Esse搁在了桌上。

男生愣住了,顿了好久,才说出那句:“其实我不喜欢这样的你。”

陈婧低下头,沉默,没有看他的眼睛。

最后像挤牙膏一样,每个字都像憋足了气力,一字一句地问道:“其实你不喜欢的是我吧,无论是哪样的我。”

太深刻的场面,也许是在脑中存得太用力,反而容易被忘记。

陈婧已经不记得那天是怎么尴尬收场的了。

“不过听说最近他戒烟了,为了喜欢的女生,变得挺乖的。”陈婧是笑着对我说出这句话的,可眉头却依然皱着。“而我目前还没有戒烟的打算。”

“为什么?”

“没有肩膀靠,难过的时候,总不能哭吧。”

说完,她又点燃了一根新的烟。

最后。

昨天和陈练闲聊时,我问了一句:“如果你发现自己女朋友抽烟,会怎么想。”

他说,我会觉得很无奈,因为她一定遇到了非常不开心的事情。

确实如此,在抽烟这件事上,男女生的最大差异,其实在于原因。

99%男生点燃的第一根烟,都是因为想装酷,装成熟。

而女生的第一根烟,背后却往往伴随着不幸与伤痛。

如果想用什么有害健康,有损形象作为理由去劝诫是没有用的。

因为其实我们比谁都清楚,就算不抽烟,大家熬过的夜也够伤身毁脸的。

她们只是在找不到足以抵抗那些伤痛的力量之前,靠着抽烟的那口气缓一缓,尼古丁不过是她们的中转站而已。

不必太担心,其实她们心里有数。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YOUNG(ID:ifeng-young)

 

责任编辑:解静 PSY032

* 凤凰网青年频道 合作邮箱:all_young@ifeng.com

专注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

2018-03-19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