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阿飞正传》重映,梁朝伟与王家卫合作结束,事务归刘嘉玲打理

2018-07-09
来自:每日人物

对于真正热爱电影的观众来说,这个6月最激动人心的一件事,是时隔28年,《阿飞正传》终于得以在内地大银幕重映。

激动的同时,另一个消息则让不少人心生唏嘘,6月22日,梁朝伟通过短讯通知各媒体,自己与王家卫的泽东电影公司的经理人合约“已经圆满结束啦”,今后事务,暂由太太刘嘉玲打理。

不知是注定还是巧合,王家卫与梁朝伟缘分的开始,正是因为1990年的《阿飞正传》。

文| 矮木

编辑| 陈墨

1

《阿飞正传》是王家卫的成名作,几乎奠定了之后王家卫所有电影的基调与风格。这部电影是一切的开始,那只飞啊飞啊的无脚鸟穿行于香港电影的黄金岁月,飞过王家卫最旺盛的九零年代,飞过张曼玉、梁朝伟、张学友、刘德华一众巨星的青葱岁月,并且最终在戏外飞进了主角张国荣的命运,为这个遥远的故事写下最为哀伤的一个结局。

张国荣最终凭借该片拿下金像奖影帝,很多事都是事后想起才会生出叹息,拿奖的那年他不在香港——这是他人生中唯一一座金像奖。

《阿飞正传》也是“苏丽珍”故事的开端,把“六十年代三部曲”放在一起,正是因为苏丽珍在《阿飞正传》始终没能得到那个“一分钟的朋友”,后面的一切故事才有了继续的可能。

对很多人而言,苏丽珍占据着心中一份永恒的柔软和珍贵,这柔软和珍贵还只能属于张曼玉。在之后的岁月,梁朝伟可以接替张国荣挑起大梁,却始终没人能取代苏丽珍的位置,后来的章子怡不行,巩俐也不行,王家卫早期电影中的羞羞怯怯,可望而不可及,只能属于张曼玉。

《阿飞正传》中,张曼玉饰演的苏丽珍。 图/ 网络

这一代的观众可能并不能够体会,王家卫借着“苏丽珍”这个名字,给热爱他的观众,造过多么旖旎的一场美梦。不管是《阿飞正传》里衬衫直裙、怯怯哭着或笑着的苏丽珍,或是《花样年华》那23套旗袍映衬下,在香港60年代的街巷中美而不自知的苏丽珍,还是几年之后《2046》在计程车后排闪了一下自此消失不见的苏丽珍,14年的时间里,借助光与影的神奇力量,“苏丽珍”成了很多影迷心尖上的名字,她连接着逝去年代只能遥望的一种腔调,一种看得到抓不着的好。

2

流光容易把人抛,《阿飞正传》之后的漫长岁月,张国荣成了传说,张曼玉息影多年,专心唱歌的张学友最近开演唱会帮忙抓了不少逃犯,刘嘉玲在内地综艺节目的大姐大人设里找到了自己,这其中对演戏最有天分和痴念的梁朝伟,在《一代宗师》后也再没拿出什么像样的作品。

但不管电影之外有多少唏嘘的往事,多少追不回的岁月,《阿飞正传》本身,封存了一众人最美妙的一段年华。

那时候所有人都正当年,从哪个角度拍都好看。

《阿飞正传》中,张国荣饰演的旭仔在出租屋内。 图/网络

1990年,从歌坛杀到影坛的张国荣可能都还没意识到,自己具备王氏电影中那独一无二的气质。那一年,刘德华和张曼玉都还没有摆脱花瓶的称号,张学友也不是歌神,梁朝伟也还没有找到拍戏的门路,粉丝中间流传的因为NG几十次一边擦地一边哭的段子,正是出自《阿飞正传》。

电影之外,《阿飞正传》好像给所有人开了光,很难想象接下来的十几年如果华语影坛没有王家卫、张国荣、张曼玉、梁朝伟这几个名字,究竟会失去多少光芒。虽然这部片子当年让电影公司赔得底儿掉,但28年过去,时间证明了它的价值,知乎上关于这部电影的评价里有这么一条,“香港电影再往后发展100年,这片子估计也掉不出前十。”

抛开一众巨星带来的光环,最重要的是,作为电影本身,《阿飞正传》真的做到了足够好,那是光影和时间的魔术,凌乱中自有秩序的剪辑,灰暗又浓烈的色彩,矫情得适可而止又恰到好处的台词,以及王家卫电影中永远不能忽略的配乐,每一帧画面都隐含着饱满的情绪,闭上眼睛随便想起哪个画面,依然能跌堕进那个久远的故事,陪着那只无脚鸟默默再飞一程。

和之后双线乃至多线叙事不同,《阿飞正传》中张国荣是绝对的主角,光线昏暗的出租屋内,张国荣穿着白色跨栏背心那段独舞,是华语影史最为经典的一个片段。在华语影史的男性角色中,霸气的有,沉重的有,风流倜傥的有,温文尔雅的有,唯独《阿飞正传》里的旭仔,骨子里渗出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性感,他吊儿郎当地出现在每个人的生命中,又不管不顾地消失掉。但你还是会爱他。

3

大约没有哪一部导演的作品,能同王家卫一样,嵌入记忆的同时,也嵌入了人们的意识与性格。

即使不熟悉他的人,十有八九也听过无脚鸟的传说,听过那句“要记得的我始终都会记得”,当然还有“一九六零年四月十六号下午三点之前的一分钟你和我在一起,因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

缩小到感情世界,自《阿飞正传》开始,王家卫的电影首先提供的是情绪与姿态。旭仔的浪荡疏离在这28年中不知抚慰了多少同样孤独无依的灵魂,而他寻生母不得后,在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里甩大步离开的镜头,大约教会了无数的文艺青年,在任何时候,不想伤得更深,一定要懂得先走。

苏丽珍和lulu一个隐忍自尊,一个卑微热烈,大体也勾勒出爱情中最常见的两种态度。除了《重庆森林》中的王菲与梁朝伟,王家卫从没讲过一个皆大欢喜的爱情故事。要么是得不到,要么是错过了,世间事大体如此,王家卫很少在电影里灌迷魂汤。

苏丽珍隐忍自尊,lulu卑微热烈。 图/ 网络

但如果把王家卫的电影单单看成香港爱情故事也并不全面。杜琪峰曾这么评价《阿飞正传》,“王家卫实际上只拍了这一部电影:后来影片中的人物都能在其中找到原型,而主题永远是人与人之间的沟通,疏离与亲近,拒绝与接纳,逃离故土与寻找自由。”

《阿飞正传》出现在香港经济腾飞的90年代,旭仔面对生母和养母的困惑和纠结,也是那代香港人的困惑与纠结,这份困惑与纠结深埋在几代香港人的血液里,细细想来,尽是宿命之味。

一个时期的流行文化,也是这个时期的一部分历史。王家卫出生于上海,祖籍浙江舟山,1963年才随父移居香港。半个多世纪的时代风云,东方之珠是一代中国人的避风港。

如果把视野拉得足够广阔,几十年后,王家卫的电影其实是提供了一个对照,如果那几十年里,一个地方街市太平,没有天灾,没有人祸,没有没完没了的政治运动,在天时地利的时候,那里的人,会过着怎样一种生活?

王家卫给出的答案是,经济起飞的快乐里,不知身在历史何处的迷惘。因迷惘而颓废,因迷惘而幻灭,又何尝不是过往年代身世飘零的港人集体心境的一种写照。

4

时间都走远了。所有飘零都成了往事。

很巧的是,稍早一些的6月8日,“香港文学一代宗师”刘以鬯先生仙逝,这位被视作王家卫文学老师的作家深深影响了王家卫的电影创作,电影《花样年华》中那句著名的台词,正是出自刘以鬯的小说《对倒》——“他想起消逝了的岁月。那些消逝了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得到、抓不着。”

刘以鬯出生于上海,祖籍浙江镇海。是真真正正经历飘零的那代人。

一个导演能逃脱自己熟悉的时代吗?这将是个永远的天问。王家卫熟悉和擅长的,一直是隔着玻璃的香港六零年代,而香港六零年代的底子,是二零三零年代的上海,乃至更古旧的那个中国。

王家卫的“苏丽珍三部曲”,向观众们展示了一个六零年代的香港。 图/ 网络

作为观众,回首光影里的这些故事,会莫名生出许多安慰,在电影没被这个时代的糟糕审美摧毁之前,过去那些秉承着诚意和真心,很多时候也有主创偏执和顽固的作品里,留存了过往岁月那些似有还无的伏线,像是经历一场又一场梦,而又能心甘情愿地相信,在过往年月,所有的人和事,都真的发生过。那些缓慢,优雅,克制,想得而不可得,都真的发生过。

在人与时间的较量中,时间是永远的获胜者。被今天粗制滥造的电影持续荼毒的观众们,或许真的可以走进电影院,看看28年前的《阿飞正传》,看看那个年代的青春故事是如何讲述的,看看我们曾经拥有过什么,又永远地失去了什么。

梁朝伟发布简讯之后,王家卫也在微博做出了回应,“多年前有一位朋友把梁朝偉託付給我們,多年之後我們把梁先生完美地交還給她。一段光榮的歷史,我們不負所託,非常圓滿。”所配图片是电影《春光乍泄》的英文版海报,而《春光乍泄》的英文译名是,“happy together”。

的确是非常光荣,非常圆满的一段历史。唯一的不圆满是,这些日子,真的就这么永远消逝了。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网YOUNG(ID:ifeng_young)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