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杨超越:我这样的人,真的适合待在这个圈子里吗?

2018-06-26
来自:每日人物

“我想要把真实的自己展现出来,但真实有时候是有缺陷的。有些人无法接受,因为少了那种光环感。也许真实也会需要一些修饰吧。不是说你要做到一个真实的自己,就要把所有都表现出来,还是需要有一些筛选。现在我不会再那么直接地表达了。”

文| 罗婷

编辑| 金匝

杨超越,第三。

在今晚的《创造101》决赛,杭州郊外瓜沥镇的场馆里,许多选手的名次多番变动,咬合撕扯,而第三名的位置稳稳地属于她,没有变过。这个结局,也将公众对她的争议带到了最高点。

她说自己在这个舞台上是格格不入的。确实如此。在半个月前的一次采访中,她当着一群记者的面,直接把眼里的美瞳摘下来放在椅子上,美瞳就这样干掉了。一段采访结束后,她在没有打扫过的地上刚躺下,想睡觉,又被叫了起来继续拍摄。

眼前20岁的杨超越,一只脚刚刚迈进危机四伏的娱乐圈,还不知道艺人的生存法则之一,就是永远在镜头前保持体面。

你能明显感觉到,重压之下,她身上最初的那些新鲜、蓬勃和无畏在逐渐消失,随之而来的是枷锁和负担。节目里她是这样说的:“我能坚持到现在,我觉得已经挺好的了,我害怕我自己撑不住,所以我想快点结束,让我体面一些。”“我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站到我这个位置上,去体会一下我的恐惧感。”

这是一个普通农村女孩被推到台前时,本能的表达。决赛前一晚,《创造101》总导演孙莉这样总结她的变化:不是所有东西都是慢慢来的。有些特殊的事情,向你迎面扑过来的时候,你就会一夜中长大。

“她现在的名次非常高,但我相信她一定非常痛苦。老天爷就是给她这碗饭吃,这是她的命,她捧得摇摇晃晃的,随时这个碗可能就会掉下来。但是她非常努力,因为她好不容易可以吃到这口饭。”这是导师Ella对她命运的总结。

在过去的三个月里,和杨超越以及她代表的直男审美划清界限,在某种程度上成了人们的一种政治正确。大家看到的是她低能、脆弱、毫无进步的样子,但就她的经历来看,除去个人原因,也许背后还有结构性的困境。

我们永远无法想象他人的生活。但这篇杨超越的自述,也许是另一个视角。

1

2016年,我18岁,拿着在老家打工结的一个月工资去了上海,大概是两三千块钱。

那是我第一次去上海。去之前我看了很多电视剧,觉得上海应该是一个遍地都是黄金的地方。但是去了才发现,还挺难立足的。

最开始我在网上找工作,被骗了一些钱。有人说给我介绍餐厅服务员的工作,需要健康证,带我去体检,交了三四百块钱,到了那个医院才发现是骗人的,很不靠谱,但我还是体检完了,结果和我料想的一样,体检完就没有下文了。还有一次是办模特卡,要拍照,要了我大概八百块,也是没下文了。想起来就好气,好窝囊。

后来我就找了个酒店,在厨房里做传菜员,但是厨师们就是,对你有一种油腻的感觉,我就觉得很不舒服,就想着要换个咖啡店之类的地方,虽然累,但没有那么脏乱。

而且刚去的时候,有妈妈一直在身边,只是辛苦一点,别的没什么。后来妈妈走了,我自己一个人打工,会被别人欺负,同事们凶我。可能我自己也有些问题。一些人际关系处不好。

离开餐厅之后,我又出来继续找工作。从徐汇跑到松江,从松江跑到虹口,到处坐地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难找,可能因为没有认识的人吧。后来我就做一些兼职,其实还是打工,但是发现这不是长久之计,觉得还是需要一门手艺作为依靠。

现在你们能看到一些原来的直播视频,其实只是我生活中调节的娱乐,我这个人没事的时候就喜欢聊天,打开直播就放那儿,什么也不干,有人进来就和他们聊会儿天,可以给他们带来快乐。

参加选秀后,杨超越往日直播被网友找出。在这场直播中,杨超越吃着东西,打趣称“我是我们团最值钱的”。 图/ 网络

我当时其实比较想往模特那个方向发展,那是唯一我能接触到的行业。那时候别人说淘宝模特赚的还挺多的,只要你会拍的话,工资会比普通人高很多,就很想去做。

刚开始我会免费帮一些淘宝店拍,但是还没准备好正式入行,就发现有一个选拔,招女团,不管选没选上都有2000块钱,所以我就去了。2000块钱应该算是我一个月的工资了,还是挺多的。

培训了大概10天吧,自己也觉得很好玩,想再留一留。最后通过考核,就被选上了,成了一个团。

2

感觉那两年在上海最快乐的回忆就是,那个女团培训的地方有一家酒店,可以下去吃早饭,那个早饭是免费的,种类特别多,特别好吃。一般我是不早起的人,为了好吃的,每天下去吃,吃完之后再拿两个酸奶,躺在楼上吃。

我们被选拔出来的时候,公司也是刚刚成立,我一开始进去,当时就觉得,啊,公司怎么这么松?本来以为是很严谨的那种,结果跟我想得不太一样。我以为女团应该很厉害,高端大气上档次,就跟在电视上看的那些女团一样。

但是公司对我们还是挺好的,宿舍是三室一厅,一人一个房间。也没有给我们太大压力,团里面节奏也很慢,任务就是一个月学会两支舞蹈。我们一般下午开始上课,上到晚上八九点,上午这段时间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我一般都在睡觉。那时候睡眠时间真的很足。

也没有什么演出机会,就有一个小剧场,还是借的别人公司的,每个月做一个公演,让粉丝们来看。我们一个人就跳一支舞,可能三四个人组个小组跳一支舞,再表演些本身就会的舞。其实也没什么粉丝,就可能每次SNH48有一些粉丝,他们看到这里有个女团,来看看,可能就那么些粉丝,一直这样陪着我们。

参加《创造101》之前,杨超越是女团“ch2”的成员。 图/ 网络

最开始我觉得很新鲜,第一次登台也腿抖。站在舞台上,虽然观众也很少,但是特别紧张。后面时间久了之后,就没有那么害怕了。经常跳错,但大家都没有怪我,一直在鼓励我。慢慢我就开始跟上大家的节奏了,公演也出错很少。

当时整个环境都是那样的,很宽容。其实我们实力真的不是很好,但是粉丝们还是为我加油。比如说公司老板,只要你有进步,他都会说,嗯,那你很棒了。公司可能是想做养成系,所以对我们没有那么严格的要求。而且公司也不知道女团到底要怎么做,也在一步步摸索。

这种氛围虽然很安逸,但是我们会有一种,不知道明天在哪里的感觉。生活太过平稳了,也没有什么竞争。所以有一段时间很暴躁,大家情绪普遍都很低,不知道自己到底现在是在干嘛。

当时以为自己已经是女团成员了,来了《创造101》之后发现,啊,女团原来是这样。后面才了解,像我们这样的女团,中国有很多。再了解就发现,好像我们的女团,确实没有人家的厉害。

3

在《创造101》,有我这样经历的人可能确实少吧。像我这样的人,太难接触到这个行业了。很多人,或者有家庭送他们去好的艺术学校培训,所以她们可以接触到这个行业,或者在好的大学里面读书,也可以接触这些。

但我的生活,跟这些完全都搭不上边。

第一期里面,我说自己是全村的希望,其实是开玩笑,想娱乐大家。对我来说,我没觉得自己(的出身)有什么不同,也没觉得我比别人不好在哪里,或者不幸福在哪里。可能别人会觉得很惊讶,好像我想故意去博取一些什么。我只是想让大家知道,哎,我不一样,我很搞笑。

我来这里没有强烈的目标性,不是为了那11个位子。我当时入团一年,关于女团到底是什么,其实我不太理解。就连粉丝的一些词汇,我都觉得,啊?他们在说什么?就觉得这个女团,我还一知半解,想来看一看。

还有就是希望能在有竞争的地方,给自己施加一些压力,更快成长。也就是体验一下的心情,一步步走到了现在。每次想的都是再留一轮,没有明确想得到的东西,我的得失感没有很重。

刚进来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看着大家在一个教室里面,老师随便教一下,她们就会了,一首主题曲,唱了两遍,就基本知道调了。我就觉得,我的天哪,这什么人?神人。和她们差距还是挺大的。

到处都是镜头,但是你也不知道哪个东西会用到,当时的想法就是,那么多人,镜头不会剪到我。我就比较无视,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好几次哭,都是后来别人给我看,我才知道播出来了。

第二场公演之后,每天只有三四个小时睡眠。先是准备第三次公演,每天训练到凌晨3点钟,第二天9点起来。第三次公演以后调整了一天,开始拍东西,早上5点起,凌晨4点回来。一下子强度太大了,跟我在公司可能有些不一样。

有一天好像是要录什么素材,让我们在宿舍等着,我就睡着了,后来有人叫我起来,说上课了,已经录完了。那一刻真的是醒不来。就越想越委屈,觉得好难过啊,好想睡觉啊,还不能睡,真的好想好想睡。就想发泄一下情绪,也哭了。

第二次公演彩排时,导师胡彦斌批评杨超越“太糟糕了”,镜头一转,杨超越在后台哭了。 图/ 网络

后面经历过几次公演,打击还挺大的,一辈子没有这么惨过,猛然让我唱一首歌,我有点害怕,听伴奏,永远听不到是在放什么东西。

有时候也会自我怀疑。像我这样的人,我真的适合待在这个圈子里吗?以我的实力真是可以存在于这个节目里吗?

我想要把真实的自己展现出来,但真实有时候是有缺陷的。有些人无法接受,因为少了那种光环感。也许真实也会需要一些修饰吧。不是说你要做到一个真实的自己,就要把所有都表现出来,还是需要有一些筛选。现在我不会再那么直接地表达了。

来参加这个节目,最开始爸爸不知道。我哥哥会让他看一点,但是现在我不太希望他看到有些东西,不知道他会不会看到。我希望他还是过他原来的生活,我也会负责给他更好的物质,希望他不要太操劳。但是也不希望我的这些东西,影响到他的心情,让他担心。

其实我和爸爸还是有很大的代沟。我很挂念他,但是很多事情,我们说不到一块去,他会不太理解我在说什么。所以我跟他话也很少,不太愿意跟他沟通我的事情,不想让他担心。

我很小的时候,在老家,就有过想做演员的念头,觉得上电视是一个了不起的事情,电视里的人都很厉害,老家的思想是这样。

我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长处,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用。而且我和这个职业应该是十万八千里的差距。但是女团,算是给了我一个希望吧。

之前就想,如果能进入那11名,我很开心,也为自己骄傲,能到最终的目的地;如果不可以,我也不会难过的,我什么事情都会想开一点。

6月23日,《创造101》决赛之夜,杨超越以第三名的成绩成团出道。

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网YOUNG(ID:ifeng_young)

责任编辑:赵艾 PSY107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