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百人计划|热血街舞团选手苏恋雅:中国不需要一个跳舞最厉害的人,而需要一帮人

2018-06-19
来自:凤凰青年

在热点频出的当下,每一种流行文化,每一篇爆款文章的背后,都反映出这个时代人们的价值观和审美取向- 这也是我们做“100 Points百人计划”的初衷。

100 Points百人计划是凤凰网青年频道2017年推出的一个青年人物专访计划。在繁杂与剧变的时代中,百人计划以“人”为标识,去记录在岁月洪流中闪耀的2017年。在这个计划中,我们提取十个焦点领域,并在每个领域中选取十位有想法且把想法付诸实践、享受凭一己之力改变社会的过程的“新享法”青年,跟他们聊聊当下的现象和变化,听他们对加速到来的未来的期待,以及身处变局之中的观点。我们相信,经由我们收录整理的100位青年的100个观点,将绘制成2018年的时代平面图,供后来者查询与回溯。

采访、作者| 赵艾

2007年10月,英国伦敦宝龙拍卖行大概永远记得这年秋天。

涂鸦画家班克西的11幅画作以高出估价一半——54.6万英镑(465万rmb)的总价全部售出,仅仅两小时,黑夜里的“游击队员”登堂入室成为拍场宠儿。一年后,伴随纽约苏富比拍卖中心的手起锤落声,单幅画170万美元(1091万rmb)的成交价,让他稳坐“身价上升最快的艺术家”宝座。

人们用了将近半个世纪给街头文化带上“离经叛道”的帽子,企图将它隔离在艺术之外,“班克西效应”仅用一年时间让天平倾斜,并带着街头文化的尊严席卷而来。当高冷自持的奢侈品LV、Gucci、Versace两年前抱团推出街头联名款,并在首发当日售罄,我们不得不下一个定论:街头文化不止是艺术,它还是风口上的“大腿”。而那些站在“大腿”旁边蠢蠢欲动的人,或许就是曾经试图一棒打死它的人。

“任何事物都有轮回,别轻易否定。新事物怕的不是大众适应时间长,怕的是你只看了一眼就说不喜欢,还给这个不喜欢加了永远的期限。”苏恋雅坐在我对面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距离《热血街舞团》总决赛的录制还有半个月,而她的名字被大众熟知也只不过是在两个月前,古风旗袍配折手舞的跨次元气质,让一票从来没看过舞蹈节目的人迅速记住了这个不张牙而舞爪的齐头帘姑娘。

短短三个月,《热血街舞团》接过说唱的大旗把街头文化再度推向浪尖,人们不禁庆幸内容快餐化的反转总在不经意间,一时的成败论不了英雄,但足够让大众进行喜恶判定,然而可笑的是,这一念间的反转却常常来得更快——比如当年对二次元的非主流偏见,比如对街舞不入流的刻板印象,一如今天对苏恋雅的“暗黑”人设误解。当这一系列问题和质疑,堆到这个风口浪尖起舞的人面前,苏苏的反应比我想象的从容很多。“我一直觉得,说的再多,不如去做。”然后,她给了我一个招牌式的笑容。

这样的笑容和干脆利索的答案,在我们一小时的对谈中不在少数,说到兴奋点会对着镜头手舞足蹈,脑洞大开时问我会不会觉得她思绪太飞……我一直在思索如何用一个更准确的表达来形容她在人设和现实中的“表里不一”,直至决赛预告视频中出现的一句话给出答案——“暗黑是种态度,热血方为本体”。如她所说,舞者的身体总是动起来的,他们永远都有积极的能量和向前的重心。

“不是时代太多元,是你不敢做”

凤凰网青年:从你第一次亮相热血街舞团,就获得了陈伟霆、宋茜战队的首个晋级名额。你觉得导师第一眼看中你的是什么?

苏恋雅:应该是我在音乐里的状态吧。我的表情和眼神很容易感染别人,能让大家与我感同身受,并且感受到我舞蹈的诚意。

凤凰网青年:一夜之间成为备受瞩目的公众人物,你觉得自己身上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苏恋雅:首先,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公众人物。因为以前我也一直在跳舞,只不过这个节目让更多圈外人开始关注街舞,关注我。我是很开心的,因为能让人看到,中国有跳街舞的,他们能用这种方式去诠释音乐。

凤凰网青年:都说跳舞的人童子功很重要,你算吗?

苏恋雅:不算吧,确切地说,我是2010年才开始专业学习舞蹈的。记得那时每天从早到晚练习,要很早去占位置,占不到就只能在门口或是角落模仿老师的动作。

凤凰网青年:那后来怎么加入T.I.舞团的?

苏恋雅:那时我的舞蹈老师是以前T.I.的队长,我是通过考试2012年才正式加入。

凤凰网青年:我很好奇,你平常在T.I.舞团教课的风格,和舞台上的你差别大不大?

苏恋雅:不大,我觉得自己还挺真实的。但我教课时的风格应该是严厉中带点搞笑吧,其实我私下和学生的关系挺近的,希望能用自己的一些行为去鼓励他们。现在,因为比赛进程很紧,授课时间变少了,但还挺想念当时教课的时光的。

凤凰网青年:现在还在教课吗?很意外哎,那舞蹈老师和公众人物这两个身份,你更喜欢哪个?

苏恋雅:没有更喜欢,我只是尽可能做好每件事。老师这个职业,我是不会放下的。

凤凰网青年:其实我之前也接触过街舞老师,感觉他们收入方面好像并不稳定,所以把舞蹈作为职业,你会不会也有经济方面的担心?

苏恋雅:我想过。但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和现在的选择是一样的。因为我一想到如果自己不会跳舞就太可怕了。

凤凰网青年:所以舞蹈对你来说最大的意义是什么?

苏恋雅:舞蹈给予了我很多东西,比如创新的想法、自信等等。就算我六七十岁了,我还是会继续下去,不会因为外在的条件改变。

凤凰网青年:你是把喜欢的事情变成专业了。

苏恋雅:是啊。而且更幸运的一点是,父母从没质疑过我的决定。他们觉得只要我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该做什么,就可以放手去做。现在很多年轻人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和喜好,这才是最可怕的。不喜欢怎么能做好?!

凤凰网青年:你觉得这种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的状态,是因为时代太多元,选择太多吗?

苏恋雅:我觉得是没有勇气去做尝试吧。如果你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如先去试试,如果不行就再找下一个。其实就做两步:发现和坚持。不用总想着坚持了几年还是做不好怎么办,你先做起来再说。

“最怕人们只看了一眼就说不喜欢,还给这个不喜欢加上永远的期限”

凤凰网青年:和其他选手相比,你的折手舞很有辨识度,是特意为了比赛练习的吗?

苏恋雅:不是,它只是我的舞蹈风格之一。我当时吸引导师的主意,可能就胜在这个舞风和玩手的特殊技巧上。但接下来我会尝试不同的风格,想让大家看到,我不只是会这一种。

凤凰网青年:当初是怎么想到练这种折手舞的?

苏恋雅:大概12或13年。当时我的脚受伤了,腿和腰部动不了,只能对着镜子玩玩上半身,发现手臂上肢动起来也能表达很多情感,很有意思。我自己是很喜欢尝试这些新鲜事物的。

凤凰网青年:比如二次元吗?你第一期亮相,齐头帘配上旗袍的造型,很像动漫里走出来的女孩子。

苏恋雅:我私下还挺经常看动画片和漫画的,它们会让我很放松,之前也参加过国内首档二次元综艺《我爱二次元》,用舞蹈表现动漫人物性格,这种形式很有趣;不过也有过很丢人的事情,有一次采访突袭,我的房间里正播放着海绵宝宝,当场被拍下来就觉得,天哪!哈哈,现在还一直过不去这个梗。

凤凰网青年:动漫以外呢,还有哪些关于二次元的爱好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苏恋雅:另外啊,我私下应该算个隐形的美妆博主,会经常研究一些Cos的妆容;还有,我脑洞很大,比如出门着装我大多时候会选裤子而不是裙子,因为我会担心,万一遇到想跑步去追一个人的情况,怎么办?

凤凰网青年:想去追一个人?

苏恋雅:嗯!总会脑补很多好笑的画面。我是不是思绪太飞了?

凤凰网青年:不会,我觉得有点可爱哈哈哈!但话说回来,好像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二次元的风格,偏见的目光还是挺多的。

苏恋雅:我开始也不了解,以为二次元就是穿着奇装异服,打扮得很可爱而已。但真正接触到一些二次元的朋友后,我发现他们身上有好多闪光点。比如会做音乐、精通剪视频、巧手缝制衣服、道具等,而且演戏唱歌跳舞样样精通。这是一群有头脑、动手能力又很强的年轻人。我现在说起来还会觉得很厉害,你看我的鸡皮疙瘩又起来了!

凤凰网青年:有没有想过,我们那种先入为主的概念是怎么产生的?

苏恋雅:因为不了解才会误解。

凤凰网青年:所以网上才会有一些你在《我爱二次元》节目中“黑脸”的新闻吧。

苏恋雅:我当时Cos的角色就是冷漠不爱说话的人,只有吃到喜欢吃的东西、喝一点酒才会变得可爱。第二期的人物就完全不一样了。你看,人们总喜欢断章取义。

凤凰网青年:那你现在会怎么处理这些误解?

苏恋雅:慢慢咽下去吧。没有做过的事情,一定不要太玻璃心。在电视机面前的一两个小时呈现的只是我很小的一部分,大家就会用某个词,比如“暗黑”来定义我。但我会尽可能展现更多不为人知的一面,比如我现在选择舞蹈广告,也是尽量挑一些积极的题材,让大家看到我不只是有暗黑的一面。

凤凰网青年:你说到了重点,你知道吗?很多人在说你的舞蹈广告是继花式口播之后,定义了广告的新形式,因为真的很惊艳!

苏恋雅:其实我自己还没有完全适应这种商业和舞蹈结合的模式哎,但我的出发点就是你遇到新鲜事物,感兴趣的就去尝试,然后尽力做好。商业广告对我来说,更像命题小作品。

凤凰网青年:但这么短的时间内接受了这种新事物、新观点,还把它呈现得这么棒,还是很赞也很难的。

苏恋雅:打破次元壁本来就是会有困难的事情嘛,但现在也是多元化的时代,每个人都应该学会看事情的另一面。适应的时间久不怕,怕的就是大家只看了一眼,就说不喜欢,还给这份不喜欢加了一万年限期。不要轻易去否定任何一件事,每个新生事物都有它的发展轨迹和存在的必要性。

凤凰网青年:街头文化好像都经历过“被否定”的过程,不管是说唱还是街舞。

苏恋雅:因为Battle可能会让大家觉得街头文化带点暴力冲突吧,但谁都不知道我们私下是一帮能抱在一起喝酒唱k的朋友。我在比赛里看到了一帮特别纯粹的街头舞者,不为金钱利益坚持在做自己的事情。舞台上的较量,不是希望用自己的能量压制对方,而是希望用最好的发挥彼此促进,燃炸舞台。这大概就是街头文化的魅力吧,让这帮青年积极热血地活着。

凤凰网青年:作为站在风口浪尖的人,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苏恋雅:18年对我们跳街舞的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我觉得我能站在风口就已经很幸运了。

凤凰网青年:会担心风口消失吗?

苏恋雅:心态上要放平吧。任何事物都有轮回,就像现在又流行的喇叭裤。风口会转移,但街舞不会消失掉,因为我们会一直努力着,不管受不受到关注,会继续做自己的事情,没什么可怕的!

“表演能不能给大家带来积极作用?不要一味只想着自己喜欢什么”

凤凰网青年:上一场你和昂昂的舞蹈很惊艳,能分享下你们所要表现的主旨吗?

苏恋雅:每个舞者都希望能控制每分每秒的节奏,让身体和音乐完美合拍,做时间的控制者。我和昂昂都喜欢玩手,就选择用大量的手臂动作演绎这个主题。

凤凰网青年:都说昂昂就像另一个你。

苏恋雅:南昂北苏不是虚名,我们特别能懂彼此的想法。

凤凰网青年:你编舞的灵感大多来源于哪里?

苏恋雅:脑洞吧。很多时候我创作不会看镜子,而是把自己关在一个封闭空间里,做一些奇怪的动作。因为我始终觉得,舞蹈离不开想象力,就像邓紫棋和袁娅维助唱那一场,每个人对歌曲的理解和联想不同,带入自己特殊情绪创作的舞蹈格外出彩!而且她们的助演太给力了!

凤凰网青年:有没有担心过自己的舞蹈会被歌曲抢镜?

苏恋雅:不会啊。跳舞的人离不开歌曲,唱歌和舞蹈是促进的,她的每一个高音停顿,都能很深地感染我、带动我的激情。

凤凰网青年:但好像在大众眼里,唱歌和舞蹈总是有主次之分的。

苏恋雅:确实,国内的舞者大多都站在后面做配角。但其实国外有很多舞蹈大师、舞蹈明星,他们就是凭借舞姿和专业被人熟知。我希望能通过这样的综艺比赛,让大家慢慢发现,有这样一群厉害的人,在为舞蹈梦想坚持着。我相信梦想不远了。

凤凰网青年:这是你参加《热血街舞团》的目的吗?

苏恋雅:算是我们所有人的初衷吧。每个参赛者都异常的积极,练舞练到凌晨,早上再一起回舞团教课,大家一起为了能让街舞走向大众的目标去努力付出,我们真挺厉害的!

凤凰网青年:作为一个专业舞者,你觉得综艺比赛和专业比赛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苏恋雅:我觉得区别并不大。首先,比赛的评审都会跳舞,每个人入场都要通过freestlye的筛选。另外,台下的观众和专业比赛现场的也都差不多。我觉得综艺节目能做到这样很不容易!我自己唯一不适应的地方可能在于淘汰的赛制,和很好的朋友舞者PK会让我非常难受,因为我觉得中国不需要一个跳舞最厉害的人,而需要一帮人。

凤凰网青年:比赛过程中,你会不会觉得大众关注选手人设、颜值等外在的部分,多过关注专业技巧?

苏恋雅:会有一点吧。但我觉得说不如做,如果你的舞技很厉害,大众可能注意不到其它东西。而且我觉得大众关注的并非颜值,而是表现力。其实跳舞最重要的是感染力和情感表达,舞蹈本来就是将内在感情外化的过程。他们如果能感受到我所要表达的,我是很高兴的。

凤凰网青年:表现力、颜值、技巧等,你觉得自己是哪方面担当?

苏恋雅:表现力吧!我的表情比较丰富哈哈哈哈。

凤凰网青年:会担心自己的形象被过度娱乐化吗?

苏恋雅:我不会啊。我会做自己很可怕的表情包,我擅长自黑哈哈哈哈。

凤凰网青年:但是如果咱们从长期来看,小众文化走向大众,你会不会也去做出一些妥协?

苏恋雅:可能会在某些细节上做出调整。有时我会想,这个节目的受众可能还有一些小朋友,恐怖、诡异、夸张的音效我都会尽量去除,用真情实感客观地表达歌曲。

凤凰网青年:我没想到,你竟然还会考虑小孩子这类受众的需求。

苏恋雅:是导师和我们讲的。他们说你们现在所做的一切会给高低不一层面的人看到,所以一定要慎重思考选择。未来不管怎么发展,你们都要想表演能不能给大家带来积极作用,而不是一味地只想着自己喜欢什么。

凤凰网青年:有没有考虑过自己未来的定位?

苏恋雅:我希望自己可以做一个舞蹈艺人,能尽力去尝试不同的东西。比如唱歌、演戏等。

凤凰网青年:如果以后一切顺利,你成了演员,最期待出演什么角色?

苏恋雅:演鬼片吧,哈哈哈哈,不开玩笑了,我没太想好,我希望做好现在的自己,然后一步步地进步发展。

凤凰网青年:对,以后可以慢慢来,但现在我们先问一个当下最现实的问题,你对本次比赛的结果预期如何?

苏恋雅:结果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拿出自己最好的样子,让大家看到舞者的精神就够了。难的事情,就丢给导师和观众去操心啦。

Q&A

凤凰网青年:每天早上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苏恋雅:睁眼睛。

凤凰网青年:睡前最后一件事是什么?

苏恋雅:闭眼睛。

凤凰网青年:最想和谁同台共舞?

苏恋雅:自己。

凤凰网青年:最不爱吃的东西是什么?

苏恋雅:芹菜。

凤凰网青年:跳舞前有什么招牌热身动作。

苏恋雅:甩头。

凤凰网青年:折手舞需要天赋嘛?

苏恋雅:不需要,需要脑洞。

凤凰网青年:上一次看的综艺节目是什么?

苏恋雅:偶像练习生。

凤凰网青年:你最喜欢谁?

苏恋雅:蔡旭坤。

凤凰网青年:有洁癖吗?列举三个。

苏恋雅:骨头要啃很干净。吃完的海鲜壳子要摞起来。

凤凰网青年:对自己最满意和最不满意的地方?

苏恋雅:眉毛是最满意,最不满意是脸大。

凤凰网青年:跳舞之外的爱好?

苏恋雅:看恐怖片。看动画片,被窝里面看漫画,然后偷吃小甜点。

凤凰网青年:最喜欢的恐怖片?

苏恋雅:电锯惊魂,我和我爸一边吃东西一边看。

凤凰网青年:最怕和谁battle?

苏恋雅:我怕遇见所有人,如果一定要选一个,公孙无名,听音乐简直可怕。

凤凰网青年:你觉得自己是哪类担当。

苏恋雅:表现担当吧,因为实力上一直可以更好,没有人会觉得自己现在最厉害的。

凤凰网青年:上一次生气是什么时候?

苏恋雅:刚才,太热了。

凤凰网青年:如果对五年前的自己说句话,你想说什么?

苏恋雅:少吃点,多跳舞。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网YOUNG(ID:ifeng_young)  

责任编辑:赵艾 PSY107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