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创造 101》粉丝们的史诗大战

2018-06-01
来自:虎嗅网

5 月 28 日零点,当争夺最后一次公演 C 位歌曲的投票关闭时,杨超越、紫宁和小七(赖美云)家的粉丝长出了一口气。在此之前,虽然她俩在各自的歌曲中遥遥领先,但在几位 Top 庞大的粉丝基数,以及外挂刷票的阴影之下,20 万的领先票数,可能会在一个小时中瓦解。

 

一位小七的粉丝跟我私聊说:“总算能睡个安稳觉了,这次算是小七路人缘好,没有人抢我们的位置。”

 

而贴吧上一位网友这样说:

 

 

战罢,后援会的打投组、粉丝,吃瓜群众乃至经纪公司的运营都很疲惫。最终的赢家可能只有腾讯,QQ音乐、酷我音乐、酷狗音乐这个月的月活,应该会比较好看。

 

我们来复盘一下。

 

孟母三迁

 

在《创造 101 》活动期间,几位高人气选手:孟美岐、吴宣仪、杨超越、Yamy、强东玥受邀到成都参加某奢侈品品牌活动,接机现场来了无数粉丝,此起彼伏响起的声音,并不是传统的“我们爱你”,而是“妈妈爱你”。

 

偶像艺人向来是“一岁小一岁强”,年纪越小越吃香。于是在经历了一轮混战之后,除了菊姐(王菊)这样的异类,超过 23 岁的高龄选手基本都已经被淘汰。

 

偶像依然小,观众却在变老。被超女教育长大的一代人,可能当年是初高中生,如今已经工作多年,乃至为人父母,却也不妨碍他们继续追偶像,另一方面,也有更多的钱。因而他们对于偶像的幻想,已经从“选男女朋友”,进化到“选孩子”。

 

而孟美岐的“妈妈粉”们,则被称为“孟母”,很不幸,她们在这个故事之中,将扮演一个各种意义上的反面角色。

 

一开始风平浪静,“孟母”们按照歌曲类型,认为孟美岐适合 Shiny 这首歌,孟美岐打投组(打榜投票组)开始组织力量为她投票。在此前的第 5 期节目中,孟美岐人气高居第一,粉丝基数庞大,在路人之间也有不错的口碑,看起来拿下这首歌的 C 位理所当然。

 

但天有不测,与孟美岐同一家公司(乐华娱乐),同属宇宙少女组合的吴宣仪,也同样拥有爆棚的人气。她是此前投票的第三名,她的粉丝憋着一口气,要让吴宣仪重新登顶。而他们也同样挑中了 Shiny 这首歌。第一场战斗打响。

 

两人在腾讯视频 Doki 里的粉丝对比:孟美岐 173 万,吴宣仪 174 万;两人微博粉丝对比:孟美岐 162 万,吴宣仪 154 万。论粉丝基数,旗鼓相当。

 

但在上一期节目之中,吴宣仪遭受了导师的批评,同时粉丝也愤怒于腾讯的“孤儿剪辑”,将宣仪表现较好的片段全数减去。“虐粉”带来的结果是“催票”,宣仪粉丝斗志旺盛,要把节目里失去的用选票找补回来。因而在 Shiny 的投票过程中一直处于领先的位置。

 

落后的孟美岐的粉丝内部逐渐分裂成两派:坚持投 Shiny,以及换投《不负青春》。分裂意味着选票的分流,加上《不负青春》这首歌的对手是人气同样很高的杨超越。由此在两首歌的票数上,美岐家都处于绝对劣势。

 

投票策略的失败,引发了吃瓜群众对”毛毛球“(孟美岐粉丝的爱称)的群嘲,也加剧了其内部不合。其后援会会长引咎辞职,整个打投组暂时处于瘫痪状态。

 

旗下艺人内斗显然是乐华娱乐不愿意看到的局面。于是乐华的运营团队与双方后援会商议,定下方针:孟美岐退出 Shiny 这首歌的争夺,转战榜首(Sunnee,杨芸晴)实力相对较弱,且歌曲风格也比较适合孟美岐的《我就是这种女孩》。而吴宣仪粉丝后援会将号召粉丝为孟美岐投票。

 

 

乐华运营亲自下场吃力不讨好,双方粉丝由于之前的斗争,难免心有罅隙,最终没有实现互帮互助的初衷。而因为孟美岐的粉丝三次换歌投票,被戏称为“孟母三迁”。

 

事情到这里,还不过是普通的粉丝争端。但随着投票截止日期临近,一些更黑暗的东西,逐渐显露了出来。

 

人鬼大战

 

Yamy 在《创造 101 》的饭圈中有“鬼王”之称,不仅仅是因为她有一张在社交网络上盛传的的“恐怖”截屏,还因为疑似在夜间,有“阴兵”刷票。

 

也许在狂热度上,《创造 101 》的粉丝尚不如《偶像练习生》,但是在专业程度上却不遑多让,他们建立了一个数据网站,记录每天的数据变化,可以分平台对比,也可以分选手对比,完成度非常高。

 

这也就意味着粉丝们很容易看出数据的异动。这一天,朵儿(高颖浠)的粉丝就发现,Yamy 票数总是在凌晨 3 点开始激增,经常在他们睡觉之前还落后,一觉醒来就追了上来。

 

彼时朵儿的粉丝后援会组织了一次“总攻”,在打投组的带领下,他们一晚上将朵儿的票数从大约 3 万票肝到了 12 万票,希望能够帮助偶像拿到《别人家的小孩》这首歌的 C 位。他们一度创下每分钟 1600 票的纪录,也被认为可能刷票,但上边数据站长证实这个数字为真。由此“高家军”一战成名。

 

然而也是从这天开始,票数的增长开始进入到一个无序的状态。1600 票/分钟的记录很快被 Yamy 打破,从 1800 到 2000 再到 2200。与之前疑似在晚上刷票不同,这一次票数的突飞猛进发生在白天,让粉丝们惊呼:“阴兵”不怕太阳了。

 

“阴兵”一开始是对 Yamy 水军的戏称,与“鬼王”组成了一套话语体系。但很快,所有粉丝就会发现,“阴兵”不再是某一家的专利,所有人都陷入到了罗生门里,让这次投票彻底沦为闹剧。

 

之前,诸如紫宁、赖美云和杨超越占据榜首的其它三首歌曲,都分别取得了 5 万票以上的领先优势,被各自粉丝认为还算稳健,后续可以“佛系发展”。

 

但很快,焦虑袭来。高颖浠在《别人家的小孩》一度取得了 3 万票的领先优势,却在半个小时内被 Yamy 反超了 3 万票。随后,这个差距被拉大到了接近 6 万票,每分钟的投票峰值接近 2500 票。这场投票战,在贴吧和豆瓣被戏称为“人鬼大战”。

 

人斗不过“鬼”,但人可以驱使“鬼”。随后,数据显示高颖浠一方也疑似开始大规模刷票。双方前一天还是 5 万票/天数量级的斗争,但在 5 月 26 日这一天,都各自涨了 30 ~ 40 万票,很难让人相信其真实性。

 

原本吃瓜群众认为,这一战已经是本次投票的高潮。但不想之后,还有一场更为浮夸的热闹,正等着他们围观。

 

孟母三千

 

 

 

重新集结的孟美岐粉丝们很疑惑,明明自己占据了绝对的人数优势,却在《我不是那种女孩》的投票中,和 Sunnee 的差距越拉越大。他们派遣了些许卧底到 Sunnee 粉丝后援会的打投组,终于破案。

 

原来 Sunnee 打投组采用了一种叫“夜神模拟器”的工具,可以在电脑上模拟安卓手机的环境,多用于想在电脑上玩手游的玩家。由于 C 位单曲活动的投票机制是必须下载 QQ 音乐、酷狗音乐或酷我音乐才能投票,因而模拟器在这里派上了大用场。只需要批量注册账号,并运行合适的脚本,就可以实现全自动的刷票。

 

学习到这一套“先进工具”的孟美岐粉丝并没有选择媒介曝光,而是决定以黑吃黑,同样利用模拟器自动刷票,并凭借着人数优势(意味着有更多的刷票机器),以惊人的速度追赶票数。

 

 

在 5 月 26 日早晨,孟美岐大概有 40 万+票,而 Sunnee 一方已经 80 万票。当晚 10 点钟,双方打成 102 万平,随后孟美岐逐渐拉开了票数,并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其中,孟美岐的票数增长一度达到了 3000票/分钟,因而又被戏称为“孟母三千”。

 

同一天,Yamy 和高颖浠的票数争夺也已经进入白热化,双方同样掌握了黑科技,单日投票也实现了大跃进。随后贴吧爆料,在投票已经变成机器人大战的情况下,Yamy 粉丝为了拓展票源,开始在淘宝上购买刷票服务。在领先了将近 10 票的情况下,进一步巩固优势。

 

 

 

腾讯的这个活动是这样的:直至 26 日,大家都能在 App 内看到票数的实时增长。而在最后一天,也就是 5 月 27 日,将变成盲投。投票通道依然开放,但粉丝看不到实时票数增长。只有官方才知道最终的数据。

 

于是在最后一天,在完全看不到票数的情况下,所有粉丝都处于极度不安之中。上述竞争较为激烈的两组依然在争相刷票,以防对手超过。而其它几首歌的粉丝也在担心几名“有战斗力”的选手临时换歌,并一日翻盘。

 

此时另外几首歌的榜首里,《不负青春》的杨超越也只有 30 万票出头。按照之前的刷票趋势,一日超过轻而易举。无论是榜单第二临时换歌,还是某家粉丝临时起意刷票,都可能数小时内逆转。一时间在贴吧、豆瓣的 101 相关讨论中,各家人人自危。

 

或许是厌倦了一地鸡毛的刷票战,或许粉丝之间依然恪守着某种江湖道义。杨超越、赖美云的粉丝后援会声明即使被超也抵制刷票。而孟美岐、Sunnee和高颖浠的粉丝后援会先后发帖呼吁自己的粉丝们即使输票也不要换歌。各家的情绪才逐渐稳定下来。

 

28 日零点,投票通道关闭,所有人才得以解脱。

 

粉丝时代

 

当下你进入任何一个《创造 101 》热门选手的粉丝后援群,每隔不到一个小时,都能收到一份圈所有人的群通知,上面明确的告诉你,当下最重要的投票平台是哪里,每个人应当怎么操作,一天可以投几次。同时文案里满是急迫感:如果你不努力,也许偶像就会往下掉了。

 

高颖浠后援会的群公告

 

对于《创造 101 》中的粉丝后援会来说,“打投组”是核心。其理念有点类似于互联网公司中的 Growth Hacker,主要任务就是想尽办法提升偶像的关键数据。比如在《创造 101 》中,关键数据就是四大投票通道(腾讯视频doki、微博、小红书、微视)的投票总数。他们会集中起来的金钱、投票资格进行分配,每人领一些任务。他们中有一些学生,也有上班族。常常在深夜,拂去一天工作学习的疲惫之后,重复着单调的买卡、投票、留言等工作。

 

而普通粉丝除了日常投票之外,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控评。当发现各个舆论平台有自己偶像负面评论出现的时候,他们都会及时反馈到粉丝群里,然后粉丝群集体出动屠版,将相关言论向正面方向引导。

 

而后援会也充分的与偶像经纪公司,乃至更高层面的组织机构合作:比如,据说这回 Sunnee 的后援会就有联系泰国文化部,期望后者为身为泰国人的 Sunnee 提供一些支持。

 

虽说不是全职,粉丝后援会的运作机制已经非常公司化。在这种集体协作下,粉丝群体的作战能力要远远高于散兵游勇的路人。或许你经常会惊愕于某个实力并不强的选手人气超高,认为她不配目前的位置。但路人意见,并不能改变真金白银、熬夜爆肝堆出来的数据。

 

自 2005 年超女始,已过 13 年有余。粉丝们已经充分理解偶像工业里,以选票、流量和金钱换资源的游戏规则。表面上狂热无脑的他们,在经历了无数次键盘战争之后,积累了丰富的斗争经验。既懂得抓主要矛盾,“集中力量办大事”。也懂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有的放矢。还懂得”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他们更懂得,闷声发不了“大财”。低调和路人的赞许并不能让偶像上位。只有死忠的肝票和氪金,才能打动资本,最终给偶像打破天花板的机会。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网YOUNG(ID:ifeng_young)

 

责任编辑:邓雅琪 PSY03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