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贾静雯:女儿需要的拥抱和关心,我也需要

2018-05-15
来自:每日人物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课题, 或许我的人生功课是在家庭上面必须要付出很多。」

文|巴芮

编辑|金焰

芒果TV《妈妈是超人》第3季第5期,咘咘骑滑板车磕到嘴,大哭。贾静雯抱起她走到厨房,一边跟先生修杰楷解释状况,一边让他准备盐水——漱口、冰敷、检查伤口,一气呵成。虽然没了平时的笑意盈盈,却不失镇定之下泛出的柔情。

手指轻轻拢起女儿额上的碎发,「下次小心好不好?妈妈知道很痛。」安抚女儿的同时,贾静雯知道,这也是在安抚自己。

在这一段新的家庭与母女关系中,贾静雯女士正在完成一场关于自我的修复。

年少时期家道中落,父亲患癌早逝,贾静雯从读了一年的北京电影学院辍学,「像追着钱跑」一样不停地拍戏,同时还要安抚家人。她觉得自己一下长大了,被迫成为家中顶梁柱的角色,剥夺了她大把本该美好的青春韶华,可是,觉都不够睡,哪儿还顾得上去为这些感伤。

离婚争女又让她那张被刘德华评为「170公分以下全台湾最美」的脸憔悴到变形。差一点就放弃了,可是她不想让自己对女儿的爱被恨和抱怨取代。随后便是独自带女的心酸时光,紧绷得让她差点成为《黑天鹅》里面控制欲超强的偏执母亲。

而现在,她想起那段倾其所有、半夜看着女儿睡觉会心疼到流眼泪的日子,她知道那也是心疼自己,拥抱和关心她也需要。

是的,她意识到了,自己的感觉也是需要被照顾的。但那是在一切都变得安全了之后。她会在手忙脚乱独自照顾两个女儿一整天后,扑到刚回家的先生怀里哭,这是被允许的软弱,不用担心被妈妈弟弟看到。她可以拉出因童年缺失而藏在内心的幼稚小女生,戴上跟女儿同款的麋鹿发卡,在深夜抱着薯片抗拒「戒零食计划」……都是可以被包容的。

所以,当记者见到一个梳着马尾、蜷缩着双腿窝在沙发里的贾静雯时,一点也想像不出那曾是一个怎样扛起重负的「大女人」。贾静雯正经历着自己的「太平年」。人生轨迹中的大起大落已在新家组建后趋于平缓,四十不惑后,那些曾经被认为过不去、想不通的事,在贾静雯眼前都已变成了一片坦途,「放眼看过去,所有的事情都好像很太平年的状况。」

以下是贾静雯的口述。

想把所有爱给她

我怀孕的时候就在想,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有工作,就会怕啊,在演艺圈做女艺人跟男艺人不一样,女生可能还是有年龄上的限制。我妈妈一直讲女生要有自己的事业,一定要会照顾自己,要存钱。因为她从20岁就嫁给我爸爸,就到我爸爸的餐厅去帮忙,父亲做什么她就跟着做什么。她没有自我,没有经济能力,所以她没自信。

(自己带大女儿的时候)我觉得我太坚强了,坚强到我觉得我什么都可以做。我送她、接她,没有工作,就是陪伴她。觉得自己没办法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就想把所有的爱给她。

但给她太多了,反而她不会去珍惜。有些时候她明明态度是不对的,可我怕伤她的心,会比较委屈,说没关系,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她跟我有冲突,我也花很多心力去解释。「为什么要跟爸爸分开?」她也有那个过程,我也会解释给她听,不是用骗或者不成熟的方式,我就是慢慢告诉她这件事情的存在,让她知道是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成长。

对我来讲有点不知所措吧,不想伤害她那颗心,所以用了很多的方法跟她说,你是幸福的。因为大家传统的观念会觉得这是一个破碎家庭下成长的孩子,可我就是不要我女儿有这样的观念。

但这个过程我也会累,我也需要调试我自己,我只知道保护她,忘记也要爱护自己。现在想会觉得,难怪有些时候我看她睡觉会忽然流眼泪,会心疼她,好像也是心疼我自己,会想抱她,想要给她很多,那同样是我也需要嘛。

后来修的出现,她也有排斥,觉得你又不是我爸,你干嘛管我。她现在去了上海读书,没多久她就感受到我们对她的教育方式跟爱是这么的全面,跟我们的关系比之前好非常多。

她最开心是现在我跟她父亲的互动是很健康的,非常的和谐,都是因为爱她,有什么过不去的。要去学校参加什么(活动),她就会两边问。

修现在会跟我讲,你有没有很庆幸遇到了我?我说是,他说如果没有遇到我,你对女儿的爱会不会像《黑天鹅》里面的妈妈,就是对小孩的那种控制跟占有。他说因为你没办法,这是你全部争取来的爱,我们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你对她的爱是那么的足,但对你女儿来讲会不会是压力呢?她会不会觉得,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方式呢?

所以我也很感谢老天的安排,他让我们彼此都卸掉那个很紧绷的状态,反而都看到彼此的爱是那么的珍惜跟难得。

我不是那种当妈妈你就要权威,觉得好像(居高临下),我希望可以跟她们3个成为很好的朋友。

传统的父母教育方式压抑,我不喜欢,我也会跟我妈讲,我跟同学打电话,你会问是谁,因为你这样,我反而很多事情不敢跟你讲,会用骗的方式,因为一定会被骂嘛,那我久了我就不想跟你分享。

大女儿现在步入青春期,要无话不谈有点难,她说我现在要去跟我同学讲什么什么,我说那是什么,她说你不懂啊,我说哦,不懂你可以解释给我听啊,她说那你先去听那个歌,我说好。所以她现在有enjoy的歌单,就会很希望跟你分享,也很谢谢她让我认识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团体。我希望自己可以因为他们使我更年轻,从他们身上我会看到很多年轻人世界的想法。

你很有勇气跟我在一起

之前总是一个人去照顾家庭与事业,所以当我碰到一个会愿意照顾我的先生,我还有点不习惯。他常常跟我讲,你可以不要操心吗?你可以学着把肩膀上的担子拿下来吗?你可以不要忘记我在你身边吗?就是习惯了,这个我也跟他说,你要给我一点点时间,现在很好了,因为我知道什么时候该依赖他,我们两个现在算是很舒服的一个状态。

结合前外界的言论对我们说真的没有什么影响,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会有这个状况。他属于那种,「那又怎么样,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活吗?」我们两个互相都讲,你很有勇气跟我在一起。

缘分来的时候,自己觉得是对的,就应该这样。因为大女儿的关系,我太多时间都是拒绝。可是忽然觉得这个人怎么那么适合摆在我身边,他也觉得这是他要的。当彼此感觉都对的时候,那我们到底在(犹豫什么)。

我妈妈当初可能就因为爱我们而去墨守陈规。我父亲走得早,我妈妈就一个人带我们,我很心疼她那个时候没有再去寻找一个属于自己的幸福。我妈妈确实很爱我们,可她的爱会有点辛苦。我不想将来有一天跟孩子说,我因为爱你们,当初牺牲掉什么。

所以在情感的部分,我想要用比较强者的部分去面对,因为认命我好不甘心。我就不想像我妈一样,我除了要爱下一代,也要过好我自己。

我觉得感情除了谨慎讨论各方面,还要有一点小小的冲动跟对于爱情的追求。我对爱情没有放弃,我才会做这件事情。如果我放弃,就会跟他说我不要,谈谈恋爱就好了。但是不对啊,我一直对家很渴望,我不想花太多时间再谈没有一个结果的情感。

有时候小孩都睡得早,我和修倒一杯红酒坐下来聊天,我们两个最开心跟最珍惜的就是睡前时光。我们都没有想要赶快去睡觉,但有时候真的体力太差,我们两个看一部电影要看3天,因为早上起来都要送小孩。

后来我们就说不行啊,还是要有一点自己的时间,就开始研究我们喜欢的红酒,开一瓶,我们两个人喝,聊天。我觉得这非常需要,我也很鼓励结婚多年的夫妻一定要有这个时光,即使现在再忙再累,你们俩一定要自己相处。

我们有试过,(有问题)大家都不讲,可是我的心比较重,我会过不去,他也知道了,他就会跟我说,你明明就有事,不要说你没事,你给我坐下来,现在把它讲出来。你讲完,用什么方式随便你,但你不讲,你会难受,然后我日子也不好过,他日子也不好过。你不讲,你放在心里干嘛?以前我是绝对不讲的,觉得是你要懂啊,你要看出来我脸色变啊,你为什么没有观察呢?所以人家说女人很麻烦,其实我回头看看修我还蛮同情他,他现在在我们一窝子女人中求生存。有我妈,有3个女儿,连我们家狗都是女生,再加上太太,就觉得,他现在变得很有智慧了。

我常常说,我到现在内心还是有一个很幼稚的小女生,但是因为我的大环境让我已经变成了大人。我就很开心当妈妈之后,我可以把我幼稚鬼拉出来了,跟她们玩啊,跟她们怎么样。好像能够弥补了一些些我之前失去的那个童年的时光。

追着钱跑

初中放学时我的学长在学校旁边的巷子想要找一个广告里面的女生,看到我,递了一个名片,他说我是你学长,你不要紧张,把这名片给你妈妈,我觉得你很适合我们的角色。我就觉得你好恐怖,为什么怪怪的,我一直回头看他有没有跟着我。后来就把名片拿回去给我妈,我妈就去联系了,才知道这是真的广告公司,那去试试看好了。

那时候没想进入(演艺圈),只觉得好玩,我现在还没有问过我妈,或许她觉得,哎,我女儿被人家看到,觉得长得漂亮,要拍广告,会不会也有她的小小虚荣心。

那个时期,就觉得能不读书最好嘛,要请假一天,好,那就去试试看。但是当广告播出了,学校有讨论的时候,会有点害羞。那时候还会收到女生写她很讨厌你的信给你。那时候我就既害怕又有点难过,现在我跟我同学讨论,她们说就是嫉妒,因为男生给我写小纸条。

从来没有想成为明星,就是拍完,播出,喜欢,然后广告公司又接着再问我妈妈可不可以。那时候家里开餐厅,还蛮不错的。

刚开始两岸开放嘛,爷爷要回老家去跟他的弟弟、家人碰面,决定把餐厅收掉,所有的投资到老家,可是那时候亲戚们的关系没有那么好,一投资下去,全部都失利了。

我那时候还不是太清楚,后来家里人相继回台湾,大人不会跟我们讲那么多,我们还是过我们的生活,只觉得为什么要搬家,父亲生病之后才知道投资失利。

大学的时候就看我妈妈为了生活要去赚钱,我就觉得,哦,那就回台湾,正好有戏拍就去拍。现在回想起来,我都是在工作,拍戏、赚钱。

(辍学)没办法,我想陪我爸爸。妈妈觉得可惜,没有念完,爸爸也好像觉得对我有一点亏欠吧。因为爸爸是蛮特别的癌症,医疗费很高,我印象中一天好几千,新的药进来了,一支药8000块、10000多,所以那个时候才觉得我拍戏好像追着钱跑。

做父亲没做完的事

我现在想为什么那段时间,我没有逃避或者觉得我做不到了,或许我对表演还是很喜欢的。其实拍戏,我的印象都是开心的,年纪比较小嘛,导演、演员都很照顾。所以反而希望去拍戏,因为家里太压抑了,爸爸情绪不好,你也帮不上什么忙,就知道,哦,我唯一能帮上的忙就是好好工作、好好赚钱。

我不知道为什么上天安排了一个这么重的任务(父亲拔管)给我,那时候是我决定的。因为电话找不到我妈妈,医生在问怎么办,最后一刻我妈妈是赶到的,说不行。我就跟我妈妈很冷静地讲爸爸已经被这个病(折磨)一年多了,我觉得父亲很痛苦,他被病魔折磨得已经不是他了,医生讲现在就只是维持心跳,也没有其他的改变。那时候妈妈就是很难过,一直哭。

我爸走了这么多年,到现在(妈妈)一次都没有提过,问我为什么。反而听她提到说我爸爸很辛苦,那时候做的决定是对的,但不是跟我讲,是跟我们家亲戚讲的。

确实我在那个年纪经历了生离死别跟家里状况不好的状态,但也没有到很惨。虽然弟弟还小,全家是靠我一个,可是我们的收入好,我妈妈也没有跟我说过「怎么办,钱不够」,生活上面拮据的时候,阿姨、舅舅还蛮支持我们家的。

拍《四千金》的时候,我爸爸火葬之后,我就真的觉得我爸不在了,我那时候才把所有情绪放出来,在爸爸灵堂前面大哭,我其实是一个不大会崩溃的人,我很稳得住,因为好像也没有时间,拍戏睡觉都不够了,还要处理家里的事情。

在那之前我是很大胆的女生,因为爸爸以前带着做了很多男生会做的事情。父亲离开之后,一下子觉得自己要长大,要去顾到家人,又要去工作,要去做父亲没有做完的事情。我觉得自己的勇敢可能从那时候开始出来,也才发觉原来我是一个这么勇敢的女生,碰到事情也不会去退缩。

我其实还蛮缺父亲那一块的情感的。修确实有一些我父亲的影子:我爸爸是菱角嘴,修的嘴巴也是;我爸爸手很大,修也是。相处之后很奇妙,哎,你怎么有些想法或者讲话的方式会让我想起我的父亲?可是没有办法,父亲就是父亲。

从起伏的曲线到平和

生了我的大女儿之后,人生开始有一些变化,到第二段婚姻,我觉得那是我(人生)真正开始从比较起伏的曲线图变成比较平和的了。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课题, 或许我的人生功课是在家庭上面必须要付出很多,那种累积才可以带给我工作上面很大的能量跟动力。大家常讲上帝关了一扇窗,他会帮你开另外一扇门的。但是当你被关窗的时候你不会这样觉得,你怎么会想到说我还有门,我觉得我已经是黑暗了,我完蛋了,可是现在自己回头想,哦,原来很多的美意是在后头的。

可当下我不会这样想,可是我也不会绝望,我很痛苦,我会去接受,接受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定是有前因后果。不接受就表示你一直在抗拒这件事情,可抗拒它也是来了,那该怎么办?或许他们会说,那你是不是有一点太认命,可是有些东西是你的追求嘛,这是你想要的你才会有现在的这条路。人每天都在做选择,你选择A那就是A,选择B那就是B,所以是你自己生命上的一个选择。我很庆幸没有在人生最低潮的时候被我自己打垮,没有选择放弃,我觉得这是我替自己鼓掌的地方。

我有说过我很善良,我待人处事也都是很好的,我也不害人,为什么有很多的事件就会发生在我身上?在那个时候或许会有放弃(的念头),觉得我好像过不了这一关了,或者是对我大女儿的爱我觉得是不是放弃会比较好?但是我很庆幸,因为我对爱看得很重,所以我不允许我的爱是被别的东西取代,比如被恨,被抱怨,这些都是比较黑暗的那一面的,我还是很坚信爱是可以解决跟改变事情的。

我觉得没有什么好遗憾跟后悔的,因为是我的选择,我现在的幸福也好,生活也好,甚至是我对人生的一些态度跟观念,没有那些曲线图,肯定也不是现在的我,不会看事情比较豁达。好多事情你即使想多也没有用,只会徒增烦恼,以前不懂。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网YOUNG(ID:ifeng_young)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