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我终于明白了,噩梦来自童年

2018-05-14
来自:每日人物

每个人都要长大,每个人都有家庭。每个人也都被自己赖以成长的那个家庭所影响。这种影响是如此深远,以至于我们经常在不经意间忽略它,却又沿着它指引的方向走下去。​

我们采访了4位觉得自己受到原生家庭很深影响的年轻人,倾听并记录了他们的故事。他们有些能意识到自己与他人的不同,有些还说不出自己会因此失去什么,有些感受不到来自家庭的爱在哪里。

原生家庭给人的一生影响很大,它就是我们命运的一部分。但,认清命运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它,这是我们所想要的生活态度。

有一句话说得好:当你没有感受到爱的时候,并不代表爱不在身边。

策划| 赖祐萱 尤榕萍

文| 刘楚 赵爽

编辑| 冯翔

我是没法改了,只能保证不把这种教育方式用在儿子身上

刘富贵,男,29岁,上海

原生家庭给我最大的影响,就是不管多有钱,我都觉得自己穷。

当然了,我也不是多有钱。2012年大学毕业我和媳妇来到上海,现在已经在这里买了房也买了车,听起来也还算不错了。可是即使这样,我还是觉得自己穷,自己家非常需要钱。

不只是现在,我从小就这么觉得。举个例子吧,小时候我跟我妈上大姨家,去10次有7次我妈都要从别人家里拿点什么东西回来,不管是米面还是衣服。以前不觉得怎样,后来就感觉每次去就像去接受别人帮助一样。

我家里经济条件怎么样?说实话我是真不知道我爸妈的实际收入,他们也从来不跟我说。他们只是潜移默化地向我灌输这个理念:“你越能省钱越好,你不花钱最好。”

上学的时候出去玩之前,同学们只会问我:“你去吗?”不会问别人。为什么呢,因为他们都知道我没有零花钱。从小到高中,零花钱都是我从来没有过的待遇。以至于到现在我都不习惯身上有很多钱,你看我现在口袋里就100多块钱。如果我想买点自己想买的东西,我只能不吃午饭,把午饭的10块钱省下来攒着买。可能我的性格就是比较逆来顺受吧,也不会去找爸妈要,除非我有很大的把握他们会给我买,当然这种情况也是少见的。

我印象深刻有一次,小时候我很喜欢看圣斗士的漫画,特别想买一个它的模型。那时候自己成绩好像有进步,心里觉得有9成把握他们会给我买,但是最后还是没买。他们就总是说:“等你长大了自己挣钱买。”

这不, 我现在买了3个圣斗士模型放在家里。前段时间我妈来上海看到了,问了我这是什么,我跟她说这就是我小时候特别想买但是你们没给我买的玩具,她听了以后的反应还是,你想买就买吧,但是花钱买这种东西不值得。

我爸妈送我的最贵的礼物是一双阿迪达斯运动鞋,我记得特别清楚。我在上高中,有一次成绩进步了很多,爸妈带我去买了这双鞋,500多块钱。我特别爱护这双鞋,只在上学的时候穿,周末都不穿,因为周末穿同学看不到。那双鞋我硬是穿到了大学毕业,到它实在不能修的时候才没穿了。

自卑肯定是会有的,但是也仅限在物质上吧。像我刚刚跟你说出去玩的那个,谁听到心里都会不舒服,毕竟那个年龄都是要面子的。

还有一件事,上高中的时候我和一个女生挺好的,周末约她出来,可就是因为没钱,每次我都在中午要吃饭的时候把别人送回去。唉,心里的感觉特别不好,但是又真的没有钱。

可是到现在有钱了,我又舍不得给自己花钱了。看到你们的征集的时候,我正好在给自己买东西,那个时候就有一种强烈的不想给自己花钱的感觉,也说不上是罪恶感,就是心里有个声音在对自己说:“你怎么给自己买这么贵的东西。”不是我承受不起这个价格,而是我根本就不清楚我对价格的标准在哪儿。 

不止是舍不得给自己花钱,我还不会理财。记得刚刚上大学终于有生活费了,我一下就把钱花光了,而且我还不知道是怎么花掉的。现在我也不管钱,对我家里的房贷啊,积蓄啊我都不了解,都给我媳妇儿管,我只知道每个月上交工资就成。其实现在我比以前好了,但是要是我爸妈来上海看我,我在他们面前还是不敢花钱。

现在我对我的生活水平要求也挺低的,我媳妇儿尝试纠正我,后来也失败了。这真的是根深蒂固的东西了,改不了了。我每次买东西首先考虑的肯定是价格,不像别人会去考虑什么品牌。

说真的一走到商场我就精神紧张,因为我对价格特别敏感。虽然我能开车,但是我还是会挤地铁,一件T恤没穿破我就能一直穿。感觉就是不讲究,前几天五一我们跟团出去旅游,团餐你知道都挺难吃的,他们都不吃就我一直在吃,对我来说吃饱了就行。

我是没法改了,我只能保证不把这种教育方式用在我儿子身上,我会问他想要什么,也会给他有仪式感的礼物,当然我也不会过分溺爱他。

对方有一点点不忠对现在的我来说都是无法接受的

杨眉,女,21岁,天津

小时候我撞见妈妈和我同学的爸爸抱在一起,妈妈指着鱼缸里的一条鱼跟我说:“这条鱼叫抱抱鱼,要抱在一起才能看。”

直到四年级,我才意识到她是骗我的。也开始明白从小到大在我们家吃饭的那些叔叔们,可能不只是来吃饭的。

我爸的婚外关系我不清楚,只记得有一次我妈要给我证明我爸在外面花钱找女人,我爸没否认,只是一脸慌张。说实话,我觉得他们只是一时冲动在一起,两个人都还是小孩,却要为一个意外负责,那个意外当然就是我了。

小时候我害怕回家,因为害怕一打开家门看到他们在打架。他们经常吵架,打架,家里总是一团糟。后来有一次我和我男朋友打架,都到要叫警察的地步了,我突然就想起小时候我爸妈打架的样子,可能是那些场景让我不知不觉成了一只野兽吧。

可能我从小就养成了这个习惯,也没有人倾诉,想哭的时候就自己偷偷哭,哭完了就好了。我爸看到了也不会问,他只是觉得我想我妈了。 

而我妈和那些叔叔的关系,让我变得有些“感情洁癖”,对方有一点点不忠,对现在的我来说都是无法接受的。而且我喜欢比我大很多的男生,交往过年龄最大的比我大9岁。这一点我也是在初中才意识到的,因为当时发现自己竟然喜欢上一个上大学的男生。我后来想,应该算是父爱缺失的体现吧。我和我父亲最亲密的时候止步在我12岁那年,那时候他俩分居,我跟我爸住,他每天回来会给我带一个可爱多。

上初一的时候他们离婚,法院的传票发给了我,被我班主任看到了,他问我我也只是说没事,不想影响我自己塑造起来的“完美形象”。总之,因为家里这样,我一直都挺好强的。

自从他俩离我跟了我妈后,我就很少和我爸联系了,初中的时候给他打过两个电话吧。现在我都不知道他人在哪,好久没联系了。我爸爱不爱我?爱吧,只是我感受不到。

虽然我跟了我妈,但是也只跟她住了一年,初三那年我就一个人去四川读书了,之后就一直一个人在外面,没回过天津,以后也不打算回。我妈从来不会主动打电话给我,真的从来都没有。我以前还会问她,后来我想明白了,既然她都有时间打消消乐也没时间打电话给我,那就算了吧。我现在大三,上个学期就只给她打过两个电话,现在已经谁都不理谁了。可能我妈对我的爱,就只是把我养活了而已吧,我是这么觉得的。

说实话,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们。我觉得自己像一个被捏碎的娃娃,只有在被爱的时候才感觉自己是完整的。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这种缺失感,我觉得自己是破碎的。这也是我大学为什么学心理学的原因之一吧。

我现在有男朋友,但是马上又要分手了。之后我是计划不回天津了,也已经跟妈妈说过不会回去了,她也没说什么。以后我想去南京或者新疆,也没有为什么,就是好奇吧,想去看看。

当然这些事我也不会对别人说,我能跟你说出来也是因为你不认识我。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会选择现在的父母和家庭

罗强,男,26岁,海外

由于母亲的控制欲太强,整个童年都是我的一场噩梦。

小时候在家吃饭,我妈会坐在旁边看,冷不丁地把醋倒进我的饭碗里,说这样才有味道。我很不开心,反驳了两句,她立马就打我。被打骂经常是不需要理由的,我也会反抗,可一旦我妈觉得压不住我,我爸就会过来打我。没有人站在我这边,包括曾经也是受害者的姐姐,她只会劝我忍耐,要我孝顺父母。

从初中开始,她不方便再打我,取而代之的是无休止的争吵。她好像看我哪里都不顺眼,时不时地要找点由头骂我。有一次我问她:“你这么骂我,不怕伤我自尊心吗?”她说:“你哪有什么自尊心。”我现在的脾气很暴躁,很大程度上是受这段时期影响。

她有一个习惯,吵得不可开交时,我实在受不了要离开,她就会跪在我面前挽留。我知道,她不是在忏悔,只是在给我施加更多压力。

2014年的一天晚上,我打算煮馄饨吃,她站在厨房门口不停地阻挠。最开始说:“你这么晚做饭,我不想洗锅。”我说我自己来洗,但她又不愿意,我没搭理她。没一会儿,她又说我加的开水太多,要是不倒出来一些,就不让我煮。我急了,要把锅里的水全部倒掉。在那一刻,感觉所有的怨气都涌上来了,我把这些年的压抑都说了出来。

我妈害怕了,说不再闹了。但这个时候,我爸嫌我不够忍耐,拿起刀要杀了我。我转身就走。这事之后,我决定出国。这些年在国外,很孤单,有时想回国,但又不愿回到原来的家。

前阵子,我和女朋友分手了。她的性格和我妈太像,这令我恐惧。她会给我定很多规矩,做不到就要向她道歉,否则就一直闹。我害怕以后的生活会过得和童年一样,于是果断选择分手。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不会选择现在的父母和家庭。可是,心中有再多怨恨,他们过得不好,我还是会操心。去年给父母买了一套新房,本想着一切换新重新开始,但搬家时又因为琐事闹得很不愉快。

如今支撑着我努力工作的奔头,就是能在别的城市给自己买一套房子,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

我很厌烦我妈的轴,所以我也抵触自己性格里的这部分

姗姗,女,23岁,福建

到目前为止,因为这股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轴劲,我付出的代价太多了。

大一的时候,十几个同学瞒着我给我准备生日惊喜。当天晚上,我打开寝室门,看到巨大的蛋糕和一地的蜡烛,但很奇怪,我在那一刻只感到尴尬和生气,可能是对别人特地为我准备的惊喜有一种负担感。于是我完全不可控地丢下一句“你们有病吧”,就扭头走了。出了宿舍以后,我像孤魂野鬼一样在外面游荡了一晚。我想回去,但没有人给我台阶下,她们应该也很失望吧。

很长一段时间后,我才勉强放下面子,发了很长的信息给她们道歉。但最终能打心底里接受我的,不到一半。

游荡在外面的那晚,我就突然想到,我这性格跟我妈一模一样。但她比我幸运,家里总有人给她台阶下。

有一年大年初二,本是打算一家人回外婆家。但当天我和我妈闹了点别扭,她就赌气不和我们一起去了。到了外婆家,见我妈没来,外婆、爸爸、舅舅都给她打电话,什么好话都说尽了。但她可能觉得越多人劝她,就越难为情,说什么也不去。从那以后,为了她那点不知名的轴劲,每年初二外婆家的聚餐,她都不参加了。

外公在妈妈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因为家庭情况很不好,为了让小舅多读几年书,即使那个时候妈妈成绩很好,也辍学了。她12岁就干活,几乎没人帮她。可能在那个时候,她就一根筋撑着,她有时候也会说:“我就没依靠过谁”。

我从小也是野蛮生长。我7岁的时候,一个人去隔壁镇子找爷爷,直到天黑,爷爷都回家了,我还没回家。爸爸急了,让妈妈一起分头找,我妈坚决不找,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说:“她可以回来的。”我最后确实不负她所望,一个人回家了。

从上小学开始,我要么寄宿亲戚家,要么住校,和家里基本不通电话。高考填志愿时,因为觉得是比较重要的事,我问了爸妈的意见,但他们都说:“你看着弄吧。”

我很厌烦我妈的轴,所以我也抵触自己性格里的这部分。为了能少一点儿轴劲儿,我时时刻刻都在提醒自己。

然而有时候根本不是自己控制得了的。我加入的一个社团换届时,部长几次找我聊天希望我参加竞选,但我也不懂当时在傲娇什么,就端着没去。换届结束后,部门成员一起在奶茶店聊天,他们又提起我没参加竞选的事,认为我不给面子,甚至越说越激动。我受不了这种强加在我身上的“罪行”,当时一掀桌子就走了。

又是时隔很久,我才给当时在场的朋友们道歉了,但能完全冰释前嫌的不知道有几个。

对于性格和妈妈像这件事,我想得并不轻松,心里更多的是无奈和抱怨。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网YOUNG(ID:ifeng_young)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