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什么样的男人,能跨进豪门?

2018-05-09
来自:ELLE MEN

“反正不一定靠脸”

微信图片_20180427133542

“老司机”渡边淳一在他的《男人这东西》一书里坦诚:“为了少奋斗三十年,抛弃一起拼搏的女朋友,转而迎娶上司的女儿是日本当今打拼一族顺理成章的选择,即便是那些被抛弃的前女友都会认为是理所当然,因为如果不,别说顺利升迁,连饭碗都不一定能保住。”

日本三井财阀创始人三井高俊曾经说:“宁可要女儿也不要儿子,因为有了女儿我可以挑选儿子”。在他看来,有骨血关系的子女尽管可靠,可能力有限,含辛茹苦发展起来的企业,选错接班人就是“慢性自杀”。三井由此开创了日本家族企业的传承方式,改变了以往只有儿子才能继承的传统。松下幸之助、铃木俊三、丰田佐吉这些日本商界大佬,都选择把位子传给自己的女婿,而之后公司的发展比血缘传承更好。

微信图片_20180427133551

■ 曹德旺

在上海交大管理学院针对中国家族企业的调查中,有90%的企业家希望由自己的子女继承家族企业。而上市公司中“女婿”势力正在不断壮大,福布斯做过这样的统计:在A股上市的684个家族企业中,有3%即20家上市家族企业实际控制人的女婿在上市公司担任董事、总经理甚至董事长职位。最近的一个例子是2017年3月26日,福耀玻璃的创始人曹德旺任命女婿叶舒为上市公司福耀玻璃的总经理,在担任总经理前,叶舒刚升任福耀玻璃副总经理不到2个月,而曾经钦定的接班人长子曹晖在2015年离开总经理的位置,远赴美国创业,并公开表示不想接班,外界解读这是这家全球最大的汽车玻璃制造商“女婿接班”的信号。

 进入豪门的四种男人

与吸引眼球的“富豪娶妻”一样,男人进入豪门看似每段婚姻都有独特的故事,不过总结出来不外乎四种类型。

 

 勤劳拼搏型


微信图片_20180427133554

■ 李嘉诚庄月明

众所周知,香港首富李嘉诚的成功与他的婚姻分不开,他从舅父庄静庵的中南钟表公司小学徒起步,迎娶表妹庄月明让他成为当时香港的二流大亨,在李嘉诚事业的初创阶段,他所经营的企业事实上是属于他妻子的家族。

李嘉诚的好友,香港地产界的四大天王之一的郑裕彤,同样也完成了从上门女婿到千亿富豪的逆袭。1925年,郑裕彤在广东顺德出生,父亲郑敬诒是当时广州一家绸缎庄伙计,13岁的时候,为了躲避战乱,郑裕彤辍学前往澳门投奔父亲的至交周至元。周至元与郑敬诒曾是绸缎庄同事,因中了白鸽票(当时的彩票)而获得巨额奖金,后赴澳门,开设金铺,名为周大福珠宝金行。

周郑两家的父亲其实早就指腹为婚,不过,虽然有着“准女婿”的身份,郑裕彤在金铺依旧是从帮忙干零活打杂开始。凭着勤劳肯干,有经营头脑,在周至元的提携下,郑裕彤在18岁那年升任掌柜。同年,郑裕彤与周至元长女周翠英喜结连理。其实能成为富豪的上门女婿,郑裕彤靠的不仅是“指腹为婚”,回首学徒生涯,郑裕彤曾经说:“所谓事无幸运,幸运只不过有一两次,而不会永远存在的。所以‘勤’最重要,其次,‘诚’也不可以忽视。”

微信图片_20180427133558

■ 1960年代周大福旗下万年珠宝公司开幕左四为郑裕彤

1946 年,21岁的郑裕彤受岳父委派,揣着两万元现金以及24两黄金在香港的皇后大道中开设了周大福的第一家分店,他首创四九金,周大福正式进入了郑裕彤的黄金时代。50年代末香港发生动乱,许多富人都将土地、房产低价抛售,郑裕彤在这个时候乘机收购。1970年成立了“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全面向地产进军,成为了与新鸿基地产、长江实业、恒基兆业并列的香港的四大开发商。

如果说,八年的时间岳父周至元把路口的那家周大福交到了郑裕彤的手上,那郑裕彤用了另外五个八年在金店的背后建起了一座K11和一个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2015福布斯香港富豪榜,郑裕彤以150亿美元的财富,排行第三。

2016年9月29日,郑裕彤因病去世,91年的人生,陪伴他唯一的妻子就是老板周至元的女儿周翠英。

 2 

 翩翩才子型


微信图片_20180427133602

■ *左起* 张充和(嫁傅汉思) 张允和(嫁周有光) 张元和(嫁顾传玠) 张兆和(嫁沈从文)

说到中国近代的“姐妹天团”,除了“宋氏三姐妹”,还有就是“合肥四姐妹”,前者差不多代表了一部民国政治史,后者几乎就是半个民国文化史。

“合肥四姐妹”,便是张元和、张允和、张兆和、张充和。张家在合肥是名门望族,其声名最显赫便是祖父张树声,历任两广总督和直隶总督,是李鸿章之后淮军第二号人物。到了张武龄时代,张家在合肥已经有了万亩良田,是个远近闻名的豪门。1906年,17岁的张武龄迎娶扬州大家闺秀陆英时,据说光是抬嫁妆的队伍便从合肥市的四牌楼一直延伸到龙门巷,足足排了十条街。

叶圣陶曾说:“九如巷张家的四个才女,谁娶了她们都会幸福一辈子。”对于女儿感情上的事,张武龄一向开明,从不干涉太多,对络绎不绝上门求亲的人总说:“儿女的事情,自有他们主张,与我无干。”

大姐元和在上海读大学时,常常看顾传玠的舞台演出,在三十岁的时候嫁给了昆曲名伶顾传玠,他们的婚事曾令当时社会大为震惊,上海小报以“张元和下嫁顾传玠”为题大事渲染。后来夫妇俩去了台湾,顾传玠也不再登台演出,偶尔在家中唱戏,听众只有张元和一人。

二姐张允和是姐妹里结婚最早的,她嫁给了语言学家、“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他们18岁开始恋爱,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周有光曾经给允和写了一封信说:“我很穷,恐怕不能给你幸福。”张允和立马回了十几页的信鼓励他:幸福是要自己去创造的。

微信图片_20180427133605

■ 沈从文张兆和

三姐张兆和的爱情故事最出名,她嫁给了小说家,也是自己的老师沈从文。沈从文遇见张兆和不久便表白,但是兆和答复自己专注学业,不需要男朋友。之后的三年,沈从文不断写信给张兆和,从同城书信,写到双城记,当沈从文几乎把所有的话都快说完的时候,她来到了他的城市,然后便结婚了。1995年,在沈从文过世后七年,张兆和整理出版了他们的通信。

在姐夫沈从文的撮合下,四妹张充和嫁给了美籍德裔汉学家傅汉思,后来于移居美国康涅狄格州的北港口,50多年来,在哈佛耶鲁等20多所大学执教,传授书法和昆曲。2015年6月17日“最后的才女”张充和在美国去世,享年102岁。从此,“合肥四姐妹”成为绝响。

 3 

 颜值过人型


微信图片_20180427133609

■ 余文乐王棠云

娱乐圈与豪门总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不仅女明星想着嫁入豪门,男明星也演绎着浪子的终点是富家女。2017年12月6日,余文乐在微博上高调晒出婚纱照,成功把大家之前对于他的绯闻猜测画上了完美句号。余太太叫王棠云,她父亲是中国台湾亚美集团总裁王东生,亚美集团是第一波前往中国大陆投资的台企,生产基地设在福建一带,供应国际多家知名品牌,最风光时年营收高达60个亿。

余文乐出身小康,但是97金融危机父亲破产卖房,因为生活窘迫才进入的娱乐圈,这或许影响了他的择偶观?前女友黄伊汶和吴雨霏都是富家千金,如今的太太更是号称“皮带千金”。

刘德华太太朱丽倩的舅舅是马来西亚著名的企业家陈志远,他拥有诸多上市公司的控股权,而且也是星巴克、7-11、麦当劳在马来西亚的代理商,还拥有包括英冠卡迪夫城队在内的四支球队,在2015年福布斯马来西亚富豪榜上,排名第十四。

微信图片_20180427133614

■ 周润发陈荟莲

此外,周润发的太太“发嫂”陈荟莲也出身富豪之家,其父陈首林当年是新加坡的巨贾富豪之一。另一位男神吴彦祖也有个富豪老丈人——拉斯维加斯凯撒宫赌场总裁盖瑞·史莱斯纳(Gary Selesner),他经营的凯撒皇宫酒店位于拉斯维加斯大道的心脏地带,是拉斯维加斯最耀眼的地标之一。

 4 

但最忍辱负重的,还是皇室的女婿


微信图片_20180427133617

■ 小室圭真子公主

2017年5月,日本皇室传出真子公主和大学同学小室圭订婚的消息,根据现行日本皇室的规范,真子下嫁平民后,将会和姑姑清子公主(明仁天皇三女)一样,脱离皇族身份,冠夫姓,入平民户籍,同时获得1.5亿的皇室礼金。

真子公主和男友小室圭交往了5年,两人是在东京的留学意见交流会上认识的。之后,真子把这个男生介绍给父母之后,两人获得了亲王和王妃的认可才开始交往的。

不过小室圭的身份,几乎算日本皇室女婿里最惨的一个了,两人订婚的时候,小室圭在东京一家法律事务所做助理律师,基本就是个临时工,一年的收入不到3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7.8万,日本年轻人人均年收入大约350万日元),并且他表示结了婚也不会换工作。据称,即便是他的这份工作,还是真子公主的亲王父亲给介绍的。

更惨的还在后面,今年2月底,日本宫内厅却突然发布了两人把婚期推迟到2020年的新闻。据日媒爆料,其实两人已经分手了,这次婚礼延期,只是为了给两个人的分手一个体面的台阶罢了,等明年新天皇即位之后,日本皇室会要求小室圭“自愿退婚”。退婚的原因是因为准新郎小室圭的母亲私生活混乱—劈腿骗婚欠债还养小白脸。

小室圭的刻意隐瞒,更是让真子公主决定取消婚约,毕竟就这点皇室礼金,可能还不够填坑。

豪门择婿,

标准到底是什么?

2006年底,因为娃哈哈的一纸新闻稿提及宗庆后不但关心企业发展,更加关心独生女儿宗馥莉的个人大事,要“解决其个人问题后才考虑其接班事宜”,一时间“宗庆后网上公开招婿”的新闻便开始流传起来。事后这位曾经的中国首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未来女婿没有什么特殊要求。

微信图片_20180427133621

■ 宗馥莉宗庆后

《红楼梦》中四大家族之首的贾府,没有选择与史、王、薛这其他三大家族联姻,而是把贾母唯一的嫡亲女儿贾敏嫁给了林如海,这便是林黛玉的父亲,“原来这林如海之祖,曾袭过列侯,今到如海,业经五世。起初时,只封袭三世,因当今隆恩盛德,远迈前代,额外加恩,至如海之父,又袭了一代;至如海,便从科第出身。这林如海姓林名海,表字如海。乃是前科的探花,今已升至兰台寺大夫,本贯姑苏人氏,今钦点出为巡盐御史。出身虽系世禄之家,却也是书香之族。”总结下来大致是:世家子弟,书香之家,个人能力强劲,能中探花,现在的官位有权有势有钱。祖荫实力与个人能力皆强劲,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皆富有,这大概就是贾府嫁女的条件吧。

在宋代之前的中国古代社会,获取政治权力主要是靠门第,一个人出身何种门第,直接决定了他未来的仕途发展,这也成为了择婿的标准。东晋太傅郗鉴的爱女郗璇妙龄待嫁,因为听说琅琊王氏的子弟都很英俊,就派门生送信给宰相王导,想在王氏家族中挑选女婿,王导让送信的门生去自家的东厢房随便选择,门生回去后对郗鉴说:“王家的年轻人都很值得称赞,他们听说来选女婿,都仔细打扮了一番,竭力保持庄重,只有一个青年在东边的床上露出肚皮看书,唯独他神色自若,好像漠不关心似的。”郗鉴说:“这人真是好女婿!”郗鉴打听这个青年是谁,原来是王羲之,随后就把女儿郗璿嫁给了他。"东床快婿"一说就是这样来的。世人都以为是王羲之不拘一格信马由缰的性格促成了这段姻缘,殊不知琅琊王氏是东晋第一门阀才是关键所在。

宋代以后,仕途的发展与门第关系不大,通过科举考试取得的进士身份最重要,所以才华无疑是第一位的,于是便有了“榜下捉婿”的现象,就是权贵豪门利诱或“威逼”新科进士为女婿。《宋史•冯京传》便记载这样一个故事:冯京自乡试、礼部试、殿试都是第一名,也就是三元及第,便成为抢手人选。颇得宋仁宗宠爱的张贵妃的叔父张尧佐看中了刚及第的冯京,就派人把他拖到家中,欲嫁小女于他,并冒称是皇帝的旨意,还摆出了丰厚的嫁妆,而冯京只是“笑不视,力辞”。

卓文君夜奔司马相如的故事,千百年来为人称道,便是因为卓文君变“择婿”为“择夫”。

钱钟书曾经幽默地说:“从前门进来的,只是形式上的女婿,虽然经丈人看中,还待博取小姐自己的欢心;要是从后窗进来的,才是女郎们把灵魂肉体完全交托的真正情人。”而这大概就是择婿与择夫的区别。

而那些想嫁入豪门的寒门子弟多少会有《红与黑》的男主角于连的影子,才华和美貌,是上天的馈赠还是诅咒?在《红与黑》全书总目录下,司汤达还写了一句:“TO THE HAPPY FEW”。这样看来,人若是想要在这个充满欲望的世界中求得幸福,那就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反求诸己,追求精神价值,另一条便是承认并享受平常的幸福。

撰文/编辑:宣玮,羊仔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及网络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网YOUNG(ID:ifeng_young)

责任编辑:龚奕杉 PSY078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