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看不懂的就是艺术?我和两个在墙上画画的年轻人聊了聊

2018-05-07
来自:凤凰青年

接到2018 三里屯太古里摩登派对暨【 Arts InUrban Cultures潮流艺术展】的邀请,我心里是万分忐忑的。坦白讲,作为艺术小白,我没有收藏过任何大家作品,不定时出现在美术馆往往为了摆拍,家里的几幅奈良美智翻版画作和1个4位数向京雕塑已经算是精神领域最高的消费升级。

我这样的年轻人,应该不止一个。YOHO!副总裁张伊万概括的很对:“年轻消费者,愿意花几千买一个包、一双鞋,但花一两千买一个版画,或者更高的价格买个原作等,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

艺术,对于我们来说有点远了。老派画作欣赏不来,经典作品价格又不那么友好。但加上潮流两个字,听起来多少和年轻人有些关系。至少走进YOHO!潮流艺术展的大门,满屋用涂鸦拼贴再现的米老鼠、小鹿斑比、辛普森……比起画廊里那些有距离感的灰暗画作要亲切太多。

随性的笔触、略带点挑衅的造型摆件,结合了欧美五六十年代的波普艺术和街头艺术,它们诞生在城市的街巷拐角,像是城市褶皱里对生活的低吼。由于个性表达强烈、创作地点特殊,街头艺术曾和我们这些年轻小白一样,被传统艺术拒之门外。或许也正因如此,当它随着YOHO!一头撞进成熟的艺术市场,年轻人不禁感慨:It’s NiuBility!

亲切归亲切,但原作卡通上贴上不搭界的海报、写些飞扬的大字,真的可以称为艺术品吗?“不贵非潮品”如今又有艺术的掺合,价格会不会窜天?潮流艺术真的为年轻人发声吗?面对质疑,YOHO!副总裁张伊万坚定地表示:“这次潮流艺术展,要做到两点。第一,艺术一定是我们看得懂的。第二,艺术不能贵!”

为了证实这个说法,我们特意邀请本次展览最高价格之一(20万)的涂鸦作品艺术家陈轩荣,以及把各种元素混乱拼贴在墙上的80后先锋艺术家王加诺聊了聊。

采访、作者|赵艾

(陈轩荣作品)

潮流艺术就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凤凰网青年:你觉得潮流艺术跟传统艺术最本质的区别在哪?

王加诺:传统艺术只仅限于博物馆、美术馆,而潮流艺术既要跟上当代性,也要跟上时尚性,所以会走得更远一点。作为潮流艺术家,我们可以有更多选择,比如衍生品、公仔、服饰等。但从艺术的角度上来讲,其实没有任何区别。

凤凰网青年:但大众或是业内对你们的定位还是有区别吧。

王加诺:是,有些不把我们归为艺术家行列,但我认为我们肯定是艺术家的一员。

(涂鸦艺术家陈轩荣)

凤凰网青年:潮流艺术的一些抽象表达,是不是对大众的不友好?

陈轩荣:我觉得不是。比如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在艺术表现风格上分为两派,一派是精英主义,像杰克逊·波洛克一样,抽象的语言让人很难理解;另一派像安迪·沃霍尔,通过具象表达模糊大众和艺术的边界。涂鸦等潮流艺术,本就来自街头和底层人民,“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会更加容易。

凤凰网青年: 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这个形容很有意思。所以也会和土人做朋友?

陈轩荣:我觉得我们就是土生土长出来的,代表底层的呼喊。我们是最接地气的,我们就是地气本身。

凤凰网青年:涂鸦文化如此贴近大众,那以涂鸦为代表的街头艺术市场,目前在国内发展乐观吗?

陈轩荣:现在街头文化在国内盛行,比如街舞、说唱、滑板、刺青等。随着80、90后成为社会主力军,一些更刺激、更酷的东西会得到更好地发展。但目前涂鸦艺术在我国仍然处于灰色地带,介于合法和非法的边缘之间,民众和社会需要慢慢接受它。相比之下,法国、美国等地的涂鸦艺术,早已走入展览馆,并在商业上取得巨大成功。这也提供给我们很多借鉴,我们这代年轻艺术家,要创造出属于自己的风貌,探索适合自己发展的路。

凤凰网青年:潮流作品大多和漫画、卡通、夸张字符结合,当它挂在一个特别高大上的美术馆里,不会觉得有违和感吗?

王加诺:当然不会。不管是绘画还是雕塑,所有的潮流艺术品摆在美术馆里,绝对是最抢眼的一个。我们现在要一步步把潮流艺术摆进画廊、美术馆,未来也许能像班克西(英国涂鸦教父)一样,作品从街头走向拍卖馆。我们也坚信在艺术圈,能有涂鸦、潮流艺术的一席之地。

凤凰网青年:我觉得这种进攻带着侵占性。

王加诺:是,我们这个派系很强大,都是年轻人。而且会根据潮流进行变换,做出不同类型的作品。目前藏家群体也延展到80、90后,我们的作品会更符合新一代藏家的口味。

(80后先锋艺术家王加诺)

不贵非潮品?才怪!你喜欢的才是最好的

凤凰网青年:你觉得潮流艺术一定是年轻人的艺术吗?

王加诺:我认为不一定,这个取决于每个人喜欢的点。就像安迪·沃霍尔已经流行了这么多年,我们依旧喜欢它。它和年轻与否没有什么关系,只要你跟得上潮流,永远都是这波前沿的人。(肯定脸)

凤凰网青年:哪种艺术形式,有成为潮品的潜质?

陈轩荣:重口难调,但80后、90后成为市场消费的主力军,像涂鸦或者街头艺术年轻人应该会比较喜欢。

凤凰网青年:艺术听来比潮品更高端,和潮牌的商业合作会不会歪曲艺术本身的意义?

陈轩荣:梵高怀才不遇,一生只卖出一幅画作,在这个时代这是行不通的。互联网时代,每个画家都能通过Instagram、微信、微博等,让大家了解你。只要能被人们所欣赏,在商业合作把握一个平衡点,我个人是很乐意跟潮牌或时尚单品合作的。

凤凰网青年:不光是艺术与潮品的合作,近年来,很多奢侈品和潮牌的合作也很流行,并且炒出天价。奢侈品摆在一个食物链的顶端,但现在看来好像在反抱潮流的大腿,你怎么评价?

王加诺:我觉得这件事太好了,必须要反抱大腿。这点就说明,奢侈品的设计已经比较单一,需要我们去注入新鲜血液。大牌现在更多面向年轻人群体,香奈儿、LV等样式比较老,需要潮流艺术的新鲜理念加入品牌,呈现不同的感觉才会吸引更多年轻买家。

凤凰网青年:那你会担心潮流艺术未来的定位会被阶级化吗?

王加诺:艺术品本身就不是生活必需品,它需要有一定思想层次,购买不是费钱,而是出于自己的内心喜欢。早期很多收藏家一个月工资一百块时,会抽出四十元攒起来买作品,这个和阶级完全无关。

凤凰网青年:说到价钱, “不贵非潮品”的大众观念,你怎么看?你印象中大家对于潮流艺术最深刻的误解还有哪些呢?

王加诺:认为不着调啊。但其实潮流艺术是非常非常着调的东西,它是未来趋势,以及年轻人的风向标。潮流和我们息息相关,它摆脱传统艺术的价格或形式限制,你喜欢的就是最好的。

(王加诺作品)

技巧不能超过你的脑子,不然你就是画匠

凤凰网青年:还记得第一幅作品是怎么完成的吗?

陈轩荣:涂鸦系列的第一幅作品是在纽约完成的。当时我住在法拉盛,每天都会去看各种博物馆收集素材,审美疲劳不堪。有次回家路上坐高架城铁,一路看到很多街景,突然觉得自己像一只蛔虫一样在纽约的腹腔里前行。我出站后,将其中一处很美的景观记在脑海,回去创作了一幅画。

凤凰网青年:那你呢?作品主要风格形成也是在国外吗?

王加诺:算是。我在英国伦敦艺术大学读硕士的时候,喜欢班克西和安迪·沃霍尔,但因为不是在央美这种专业学校毕业,所以造型、素描等能力都不够有优势,只能从思想上、创意上超越他们。将安迪·沃霍尔这种波普艺术跟潮流街头艺术结合,形成现在的风格。

凤凰网青年:他刚刚提到央美,你在央美读硕士,你觉得学历对艺术家重要吗?

陈轩荣:我觉得学历可能对艺术家不是那么重要。本科生多如牛毛,研究生也是,博士生又极其难考,留在高校任职是不太可能的。还不如多些作品积累。

凤凰网青年:之前看到你的一个采访,有一句话令我印象深刻,“技巧不能超过你的脑子”怎么理解?

王加诺:就是你的技法如果不如你的脑子,你很可能变成一个画匠;如果你的思想超过手法的话,你的创造力将是无限的。艺术,就应该是无限延展发挥的,以不同的形式呈现,而非单一。很多中国艺术家往往会被条条框框限制,一辈子可能只画一个东西,那市场是非常窄的。像英国画家达明·赫斯特,以“生与死”诠释自己所有的作品,但作品形式多样,比如福尔马林泡过的尸体、蝴蝶、钻石骷髅等等。这种方式是很好的选择,确定某一主题,然后用不同的方式去发展作品。

凤凰网青年:但灵感枯竭怎么办?

王加诺:那就不断地去画。不能一直想你要做什么,要在画画的过程中,了解自己缺少什么。不断地创作、实验,然后淘汰一批又一批,直到找到最满意的方向,进行延展和改造。

凤凰网青年:宋庄是艺术圈都会谈论起的地方,大多生活在底层的画家,艺术作品和风格都很相似,你觉得个人经历对作品风格形成起到的作用大吗?

王加诺:个人经历是非常大的决定因素。我觉得宋庄属于一个闭门造车的状态,形成一个特定的圈子,然后安逸地待在其中,没有了解世界的变化,这样会远远落后于后来居上的年轻人。

凤凰网青年:我发现你的作品中,有大量的现代卡通元素,可以解释下创作理念吗?

王加诺:作为一名艺术家来讲,选择一个风格是一件挺难的事情。我不能像60后、50后那样选择画天安门和华表,因为那是他们对那个年代的专属情节。而我们作为80后、90后,对什么有情节呢?那就是我们从小看到大的卡通人物。把这些卡通人物加以波谱化和涂鸦改造,再加上一些拼贴,诠释出作品代表着80后、90后的一种感情。情怀之外,每个人又很熟悉这些卡通,当自己的风格固定后,别人一看就知道是王加诺画的,会比较好代入。

凤凰网青年:预测下未来的艺术形式?

王加诺:未来会更偏向于科技发展。全世界的博览会我都会关注,现在的发展趋势就是科技和艺术结合,产生新的概念。现在的潮流艺术还有点止步不前,也期待未来能和科技结合有新的突破!

凤凰网青年:我们也非常期待!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网YOUNG(ID:ifeng_young)

责任编辑:赵艾 PSY107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