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百人计划 | 时尚博主gogoboi:时尚一旦被深刻化,就会显得肤浅

2018-04-16
来自:凤凰青年
正在加载...
播放列表:

在热点频出的当下,每一种流行文化,每一篇爆款文章的背后,都反映出这个时代人们的价值观和审美取向- 这也是我们做“100 Points百人计划”的初衷。

100 Points百人计划是凤凰网青年频道2017年推出的一个青年人物专访计划。在繁杂与剧变的时代中,百人计划以“人”为标识,去记录在岁月洪流中闪耀的2017年。在这个计划中,我们提取十个焦点领域,并在每个领域中选取十位有想法且把想法付诸实践、享受凭一己之力改变社会的过程的“新享法”青年,跟他们聊聊当下的现象和变化,听他们对加速到来的未来的期待,以及身处变局之中的观点。我们相信,经由我们收录整理的100位青年的100个观点,将绘制成2018年的时代平面图,供后来者查询与回溯。

采访、作者| 胡艺瑛

  《The Devil Wears Prada》(《穿Prada的女魔头》)上映的时候,眼下这一批,被众多行业田野调查称为“购买力最庞大人群”的年轻一代,当年不过是在不合身校服下偷摸穿着便服的中学生。十年前那句经典对白——“你翻翻衣柜套上这件松松垮垮的蓝色绒毛衫,在你眼中所有蓝色毛衣都是一样的,你根本不会关心最初是Oscar de la Renta设计了一系列天蓝色礼服,随后它流入商店并可悲地被你从打折货里淘到,你浑然不知这抹天蓝色价值上千万”——放在今天,依旧不过时。   

年关难过,第四季度的来势汹汹并不只是让金融人士倒吸一口冷气的财务报表,双十一、双十二以及信手拈来的圣诞节、Boxing day和跨年,无疑都是甩向消费者的糖衣炮弹。我们亦从未让商家失望,冲刺阶段的最后发力,往往能让他们交出一盘漂亮的交易数字,但时尚垃圾就像庞然大物躲在每个人的衣柜里,在往后的日子被翻出,一如那件松松垮垮的蓝色毛衣,一晃便是十年。    一切集体迷茫的时代,总有一个戳穿皇帝新衣的小孩,如今他的战场搬到网络,用裹着蜜的毒舌攻击时尚“垃圾”,也一头扎进电商的泱泱大军,兜售纯粹而高级的美感。他不是唯一一个披着“媒体人”外套出发的人,也不是史无前例抵达了商家彼岸的人,但他瞥见新媒体势头过猛带来的副作用,在毒舌与网络暴力之间用底线划清界限;从单纯“有趣”的命题中跳脱而出,保护由原始读者过渡而来的商业受众;坦白商业化掺杂会影响言论的真诚真实,却在某些圈地保持绝对纯粹,拒绝一切商业入侵——譬如毒舌,譬如女儿菲比。 

  100Points百人计划诚挚邀请时尚博主gogoboi,在2017年的最后一个月走进了他的上海办公室,在隔壁有小女儿菲比的号啕大哭偶尔传来的会议室中,他语速极快、思路明晰地和我们分享——时尚的钱真的那么好赚吗?时尚被“深刻化”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网红圈子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洗牌,前景和后路分别是?针对网络争议极大的“女儿”及“整容”问题,如何正面回应?

时尚不是环保事业,它是被欲望和金钱堆砌起来的

凤凰青年:年末真是烧钱的时候,双十一、双十二之后又是Boxing day,你都买什么啦?     

gogoboi:其实博主这个身份多少让我有些审美疲劳了,自从想要的东西基本上都变成品牌礼物,“买买买”对我来说已经不大上瘾了,不过还是在野兽派买了一堆家具。

凤凰青年:今年的双十一跟往年还不太一样,你从买家摇身一变成了卖家,“不大精选”平台的推送也得到了热烈的反响。从微博阵地转攻电商,你感觉怎么样?

gogoboi:我觉得这种“迁徙”其实就是读者的忠诚度测试。以前我主打毒舌和评论,最重要的考量标准就是“有趣”,但消费者其实并不会因为某种产品有趣就愿意买单。好比你走进商场,遇到一个很有意思的售货员,你们可以聊得天花乱坠,但你不会因此买下什么。但如果她非常真诚地跟你分享,她的使用感受,产品的优劣分别是什么,它为什么适合你,你很容易就被说服了。对于我而言,就是从前者到后者的转型。

凤凰青年:这场“迁徙”最艰难的地方在于?

gogoboi:你的角色变化——从一个讲笑话的变成一个卖东西的,其实本身这个“转身”没什么难度,但要让你的受众认账,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凤凰青年:作为旁观者,我们有些想当然地认为,从一个时尚博主转型成为卖家,期间似乎省去了很多创业的难点。

gogoboi;对,至少我积累了大量的读者,他们都是潜在客户,这种“受众储备”就是最大的优势。

凤凰青年:所以“时尚”的钱真的好赚吗?这几年下来感觉时尚已经变成了一个热门的好生意。

gogoboi:几乎是从“时尚”的命题成立,它本质上就是一个容易获利的存在,至于账面上的漂亮数字从哪里来,这就是上层问题了。商家的成本非常悬殊,但他真正售卖的是品牌文化,我们不能从性价比的角度考虑。   

我反倒觉得,和时尚行业相比,自媒体的钱才叫好赚。因为市场资金的投入与接纳都是恒定的,传统媒体的没落必定意味着资源倾斜自媒体。

凤凰青年:我感觉自媒体在时尚行业里扮演了一个“带货”的重要角色,因为电商在升温“带货女王”就变成了一个举足轻重的筹码。在你看来,时尚生意中的“带货女王”们,都有哪些特点?

gogoboi:美但没有攻击性,是消费者渴望并有希望成为的对象;有头脑,能够抓住消费者的心。

凤凰青年:简单来说就是“脑子和脸”?就像你说的“渴望成为的对象”,我发现其实很多时候消费者在掏钱的那一瞬间,他们买下的不单是一件商品,而是臆想中的自己。

gogoboi:对!从心理学的层面而言,这也是一种心理映射。

凤凰青年那么如果说“带货女王”是电商的重要筹码,从另一个身份而言,作为时尚博主你最大的筹码是?

gogoboi:个性。时尚博主的话,必须有自我风格,才能有接下来的一切。

网红不会被取代,反而会取代明星

凤凰青年:刚刚过去不久的双十一再一次创造了成交新高,明面上来这是商家喜闻乐见的交易盛会,但也滋生了大量的消费垃圾。

gogoboi:时尚行业本来就不是什么环保事业,如果非要谈环保谈节制,这个行业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很大程度上它都是靠欲望和金钱堆砌起来的。

凤凰青年:从消费者的角度出发,你会不会避免那些不适合自己的单品?

gogoboi:我反倒不太在意一件东西到底适不适合自己,也许大部分人都没有这样的自信。我们公司所在的这个园区基本上都是程序员出入,在一群计算机宅男里面我一定是最另类的,但是无所谓,我开心最重要。虽然我会用毒舌的口吻评价许多造型,但没什么能比得上你自己的感觉。

凤凰青年:刚刚你提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作为博主你在输出内容的时候基本都以“有趣”为主。曾经我们采访《中国有嘻哈》的导演车澈,他提出“眼下我们已经进入了全民娱乐化时代,大众很少愿意进行深刻思考。”作为时尚行业的“批评家”,你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gogoboi:作为时尚行业从业者,我认为要求时尚内容必须深刻严肃,是违背本性的。归根结底,一切时尚讨论不过是“好不好看”的问题,它不涉及三观。我其实非常反对将时尚“深刻化”,因为这个命题之上所有的深度都是假象,很多人用时尚包装自己那一套成功学,这种“看起来高级一点”的心态本来就很肤浅。时尚的高级之处在于它的纯粹,而非形式。

凤凰青年:仔细想想,时尚博主和明星之间好像有一种微妙的关系,国外有不少博主进阶成为明星的案例,相比之下国内似乎并不多见,你觉得这是行业生态问题吗?

gogoboi:其实包括我在内,大部分的中国博主在现在生活中都是一个宅男,无论是输出专题或评论,基本上都是文字工作。国外博主亲自出镜的现象比较多见,其实这种“露脸”在某种程度上和明星有共同点。

凤凰青年:作为吃上了第一口网红“热饭”的时尚博主,你的写作风格至今还在被大量媒体人沿用,包括以关键词为线索的系列写作,也包括毒舌画风。

gogoboi:其实你知道,这么多年来我在讨论的这件事情,所有案例都可以用两三个字就说完——好看,或不好看;但同样你也知道,我这么写下来,是没有人愿意看的。说实话我一切的写作技巧都是为了博眼球,有趣的内容要么就是拐着弯说,要么就是说反话。譬如我要评论某个人的造型特别显矮,我会说“你的妆容多精致,歌声也非常动人,最让我惊喜的是,你跪着唱歌都那么好听。”这就是所谓风格。 

凤凰青年:在这个“成功学”盛行的时代,我们习惯用“复制”思维讨论成功,你会不会担心风格被复制?

gogoboi:我觉得风格可以复制,但成功你怎么复制呢?从“先发优势”的角度出发,因为时代已经迅速改变了,你不可能再拥有当时的环境和条件,就算你马上注册一个新的账号,照搬我的内容,但同样一批读者不会选择关注。

凤凰青年:你曾经是年度网红排名的前50名之一,但却一直否认自己是个网红。

gogoboi:我觉得自己更像是一个搞幕后的,网红应该是以自身形象为基础进行内容创作的人。

凤凰青年:虽然“网红”现在已经蔓延了众多行业,实际上它不过是近五年来才兴起的新鲜事物。你预计下一波大面积来袭甚至取代网红的存在是?

gogoboi:我觉得网红不会被取代,反倒网红会取代明星。你没发现眼下网红已经被“明星化”了。

凤凰青年:你觉得二者之间最本质的区别在于?

gogoboi:大众心理不一样,但在我看来没有任何区别。明星只是以一种更加传统的行业被大众认可,人们对它已经有固有印象。

凤凰青年:我倒是相信它不会被取代,但网红圈子本身也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洗牌,很多时尚博主都在这个过程中寻求新的生存方式,你的对策是?

gogoboi:保持创造和输出。其实行外人也许不太能够理解,从微博到微信的平台转移,就是洗牌的表象。很多博主在这个过程中经历了置之死地而后生,又或是走向绝路。

网暴是网络的必然衍生品,与毒舌无关

凤凰青年:我们留意到从毒舌到商业毒舌的身份转变,一方面是商业化的顺利推进,但另一方面也为你惹来了一些争议,网民也许感觉到你的真诚度和真实度都大不如前了。

gogoboi: 真诚度和真实度的下降是必然的,因为你必须面对商业化的主流,我只能保证自己守住底线吧。

凤凰青年:这条底线指的是

gogoboi:在内容创作的层面上,不管是文字编辑、拍片、做采访,但凡让我觉得非常不满意的内容,一定不会推送。另外在评价明星着装的老本行上,绝对不说假话,这个领域从来不接受商业植入。

凤凰青年:但这种拒绝和坚守也是值得的。我们发现“毒舌”已经成了流行腔调,很明显它的存在为网络洗掉大量没有营养的内容,但是不是也会促使了暴民和网络暴力的滋生?

gogoboi:我觉得网络暴力是网络存在的必然衍生品,和“毒舌”本身没有太大关系。我还蛮自豪的一点在于,当年大家都混迹在传统媒体时代,你能够接触的所有时尚信息都来自杂志,他们可以随便睁眼说瞎话,这样的现象比比皆是。当时我在《红秀》,主编教会我,时尚并不是一件大不了的事情,不需要过于严肃认真,但必须要有自己的态度,内容有趣非常重要。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毒舌的初衷不是批判,而是以有趣的方式将美与丑比划出来。想清楚这一点很重要,后来有大量的博主有意无意模仿毒舌口吻,但他们已经不一定能够理解毒舌精神。

凤凰青年:作为毒舌始祖,你认为它和网络暴力的本质区别在于?

gogoboi:在于底线。我永远会跟自己人说,我们再怎么毒舌,必须止步于造型之上,人身攻击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触碰的底线。

凤凰青年:但你的“毒舌”从来都和女儿无关。四月份的时候你上传了一张婴儿的照片,并自称new daddy,后来甚至为她开设了“菲总看心情”的个人公众号,但在你的主战场微博上却没有一点动静。

gogoboi:很简单,我不想她被别人评头论足。公众号上人人都会说“哇好喜欢!我想去偷婴儿,我想住在她的眼睛里,想每天去伺候她”这样的留言,但微博上乱七八糟的声音太多了。

凤凰青年:我觉得这可以理解为是一个爸爸对女儿的保护手段。

gogoboi:对对对,在她懂事之前我不会考虑让宝宝商业化。

凤凰青年:我发现所有的父母说起自己孩子的时候,表情都是一样的。你知道这一刻你脸上有多温柔吗。

gogoboi:哈哈哈其实我以前是典型的白羊座暴脾气,但没办法,女儿也是白羊座,一物降一物。小孩子不会跟你讲道理,你必须听她的,不然就大哭大闹,但你也不舍得对她发火,可能我的脾气就是这样慢慢好起来的吧。

凤凰青年:女儿的出生会不会让你头一回坐下来思考“亲子关系”这个命题?

gogoboi:我是典型的船到桥头自然直,不考虑太多外在因素,她可以放心做个傻白甜,只要好看又快乐地长大就好了。

凤凰青年:好看很重要吗?

gogoboi:好看很重要呀,长得好看的人比较容易开心。

凤凰青年:你是一个对“颜值”非常坦白的人。曾经在网络上有许多针对你整容的争议,你都非常淡然地应对了。

gogoboi:这本身就是一个很显而易见的问题,我对整容没有任何看法,当然了这件事情对我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我的工作机会更多了。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网YOUNG(ID:ifeng_young)

责任编辑:东野寒冰 PSY098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