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拿了那么多比赛的冠军,街舞艺人们为什么还是没红?

2018-03-26
来自:钛媒体

钛媒体作者:娱乐资本论

拿了那么多比赛的冠军,街舞艺人们为什么还是没红?

2018年,被称为街舞元年。

在优酷爱奇艺相继砸3亿+做街舞前,你叫得出任何一个街舞明星的名字吗?或许黄景行算一个。作为标杆人物,他拿过很多世界冠军,但直到16年上《笑傲江湖》拿了亚军,才被大众熟知。

拿了那么多比赛的冠军,街舞艺人们为什么还是没红?

黄景行说过:“作为街舞的标杆或者说推广者…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它带给我的,我不会辜负它。”

这种使命感同样烙印在《这就是街舞》的选手们身上。在娱乐资本论探班的过程中,综艺感十足、嘴炮功力满分、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袋鼠告诉娱乐资本论:“街舞对我就像吃饭睡觉一样,我妈说街舞救了我”。

拿了那么多比赛的冠军,街舞艺人们为什么还是没红?

拿了那么多比赛的冠军,街舞艺人们为什么还是没红?

大半个街舞圈都这样。“叛逆期的孩子,跳舞后改变了人生轨迹,学会了peace and love。”

不过专职跳舞比想象中难多了。黄景行回忆自己最落魄的时候时,表示:“搬完房子后就是身无分文,实在不行就先管同学借,等演出了或者教课结费用了到时候再还给他们,那会儿唯一的安慰就是比赛、拿奖、比赛、拿奖。”

一位年轻的dancer告诉小娱,很多自己同期的伙伴没坚持下来的,有的为了生计去夜店做dancer。

在中国跳街舞,到底能不能养活自己?它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圈子?

去年嘻哈歌手曾迎来巅峰时期,这次街舞能推出GAI那样的新型偶像吗?资本入局,街舞明星路在何方?

在中国跳街舞,能不能养活自己?

根据舞蹈家协会街舞联盟提供的数据:目前全国有超过5000家的街舞培训工作室、每年累计500万的街舞培训人次、街舞行业从业者超过30万。那么问题来了,在中国专职跳街舞,能挣到钱吗?

拿了那么多比赛的冠军,街舞艺人们为什么还是没红?

作为90后职业dancer的代表,袋鼠开门见山:“我来比赛,就是为了涨工资来的。”

坐在娱乐资本论对面,袋鼠回忆自己当初来参赛,是因为他所在的江西南昌几乎所有街舞舞者拉了个群,“都来了”,结果他成了唯一一个晋级的。“要不是说能报销路费,我就不来了。”、“我本来就穷啊。”

他坚称自己属于没钱的那类,买手机、买车都要分期付款。

几个月前,他刚给自己买了一辆雪佛兰,还没怎么开过。节目播了四期,他的微博粉丝已经涨至5万。这两天,小娱注意到,他把屏幕碎了的iPhone6换成了iPhone plus 8,他露出标志性笑容:“(屏碎了看不清)我粉丝都说想看清晰点的直播。”

跟多数人一样,当初学街舞单纯就是觉得帅,还能泡妞。经历过非常叛逆的青春期,现在回过头看,袋鼠也不禁感叹:“我妈就常说跳舞救了我。要不是跳舞,指不定我现在在哪儿,也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

大半个街舞圈都是这么来的。虽然它不是坏孩子的专属,但有了这样的兴趣就没空想其他事儿了。

高中三年,袋鼠做了自己的街舞工作室。每天晚上7点下课在广场上跳到11点,“地板瓷砖都被磨掉了”。

除了自己练舞,每个月带学生也能挣个两千块。后来,他考到南昌读土木工程,依旧全身心投入跳舞,后来成为了莎曼迪艺术培训中心的HipHop导师。公司开了11家分店,袋鼠成为了其中三家的股东,晋升为管理层。

期间,他不断比赛,从江西省到全国冠军,未来终极目标“当然是世界冠军啊”。

拿了那么多比赛的冠军,街舞艺人们为什么还是没红?

这几乎是所有职业舞者最普遍的发展路径,只有不断比赛、拿奖,才会被看到,才会有人请你教课、继而有商业价值。黄景行也曾发过微博:“有些人说再不比赛就不火了,哈哈我怕烫到自己。”

拿了那么多比赛的冠军,街舞艺人们为什么还是没红?

除了赚授课、公司分成的钱,平时喜欢研究穿搭的袋鼠曾在2015年做过潮牌,但亏得血本无归,原因是被厂商骗了。“年纪小不懂,我们这个圈子可能比较简单、单纯,还没有那么多的生意人思维。”但这次如何利用节目扩大个人和公司的影响力,扩大招生规模,他也在考虑。

至于未来想要什么样的生活?除了涨工资,袋鼠还想继续做潮牌。除了吸取上次的经验教训,他还要和他的贵州老乡、知名dancer lingo一起做。“理想状态是我要买什么,我都买得起(真诚脸)。”

袋鼠或许代表了多数90后职业dancer的生存状况,算比较幸运的那种。用B boy 杨建的话说:“当时一起学跳舞的,有的为了生活去打工了,有的家里不支持,有的老了跳不动了,中途放弃的有很多。”

对职业dancer来说,街舞市场的瓶颈在哪儿?

真正能坚持下来的,确实不多。

拿了那么多比赛的冠军,街舞艺人们为什么还是没红?

正因如此,杨建特别想通过自己证明,“街舞是可以跳一辈子的。”

拿了那么多比赛的冠军,街舞艺人们为什么还是没红?

来自贵州遵义的杨建,很早就给自己起了绰号——“蛇男”,在2011年的时候就“火”过一把。

当时,机缘巧合下杨建和来自云南的大学生张宇龙组成“人间蛇男”组合,参加了东方卫视《中国达人秀3》。他们一路用自创的“魔蛇舞”和高难度技巧动作PK掉所有舞蹈选手,评委周立波在节目中夸他们是三季达人秀以后见过的实力最好的舞蹈组合。最终他们在“达人盛典”的节目中,获得“悸动的青春”奖。

趁着这波热度,杨建所在的“人间蛇男组合”开始北漂,希望闯出一片天地。但最终,与他们曾经非常信任的经纪人分道扬镳,杨建告诉娱乐资本论:“原本要给我们两三万的演出费,最终他(经纪人)只给到我们两三千,被我们发现了”。因为没什么经验,他们最终输掉了官司。后来,张宇龙去了国外定居,杨建也回到了遵义。在遵义,杨建开了两间工作室,他说自己实在不擅长打理生意,过来学舞的人并不多。

关于这次为什么要来参加《这就是街舞》,杨建自信满满:“我觉得中国做这样的街舞比赛,应该有蛇男风格的舞蹈在里边,所以我来了。”至于是否要签约公司,杨建欣然拒绝了所有的邀约。他早有属于他自己的追求。

杨建告诉娱乐资本论:“看了很多合同,看到赔偿条款有点被吓到了。”他不愿意再次北漂、也没有成为明星的强烈意图,他更享受遵义的生活,“遵义的山山水水真的很适合生活,相比外面我肯定更爱自己的家乡。”

拿了那么多比赛的冠军,街舞艺人们为什么还是没红?

不过,他也主动提起,希望通过小娱这个平台吸引一些投资人的注意,想做一些街舞剧场的活动和演出。

为什么中国迟迟没有推出自己的街舞明星?据媒体报道,《这就是街舞》出品方之一巨匠创始人胡海泉曾经说过,现今国内街舞培训市场规模有限,街舞比赛也不过业内人士圈地自萌,缺乏商业化包装。

据娱乐资本论了解,纵使是像电门、阿伟这样的大神,参加过大大小小的比赛,但都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大型综艺,更别说其他的曝光渠道了。换句话说,过去整个街舞圈缺少优酷、爱奇艺这样的大平台,花大价钱深耕这一品类,街舞舞者只能参加达人秀或者喜剧节目来扩大影响力,不够聚焦、效果也不持久。即便像杨文昊这种曾经上过《中国好舞蹈》、输出过优秀的作品,如果后续缺乏实力强大、靠谱专业的经纪团队来运作一波,话题也会很快消散,基本等同于昙花一现。

更何况,对大型的经纪公司来说没有签街舞艺人的必要。用一位业内人士的话说:“过去街舞在主流舞台上,还不是主角,主要是伴舞、是配角。签了他们,靠什么挣钱呢?”时过境迁,他们能突破市场壁垒、自身局限,进击成真正的艺人吗?

除了街舞,他们还有音乐、演员梦,街舞艺人的想象力有多大?

很多人都在观望,这一波街舞选手有能红的吗?

从过往的经验看,高颜值、实力强、有作品、有辨识度、综艺感强、有其他更多才艺,机会更大。

在第一期节目中顺利拿到了韩庚队长毛巾的NIKKI,因为颜艺高受到了关注。事实上,她在台湾做了9年艺人。

拿了那么多比赛的冠军,街舞艺人们为什么还是没红?

NIKKI告诉娱乐资本论,自己从小很爱唱歌、跳舞,13岁在街舞工作室练习时因为能力突出被星探发现,进入了经纪公司接受了全方位的培训,15岁时拍了第一支广告片、后来陆续参演一些影视剧作品。

2015年她受邀来到上海参加《中国好舞蹈》,虽然止步十强,但曾经跟着金星等人做巡演等经历,让NIKKI接触到了更多舞蹈类型,也开拓了视野。她决定长期留在上海发展,主要工作是授课,从不间断去国外进修和比赛。

从艺人到素人,落差大嘛?

NIKKI坦率地告诉娱乐资本论:“在台湾当艺人没那么容易,大家都想红,好的艺人很多,有没有好的经纪公司、团队协同都很重要。我没有想过一步登天,来上海也是把自己定义成一个舞者。”

在上海这几年,《奇葩说》节目组找上来,当时NIKKI在欧洲参加街舞比赛,因此放弃。

但NIKKI心态很好:“我觉得该是我的,就是我的。机缘对了,我不需要这种东西也可以起来。”据娱乐资本论从优酷高层了解到,目前NIKKI以《街舞》为契机,已经签约优酷经纪公司酷漾娱乐。这么多年磨炼下来,NIKKI很清楚自己的实力所在:“我的价值其实是我能做多少,而不是别人能给我多少。”未来她也很愿意尝试拍广告、唱歌、演戏方面的工作。

除了NIKKI,在节目中颜值与才华并存的“台湾popping舞王”田一德,也是“国民老公”的种子选手。

就连黄景行都评价田一德是台湾(地区)最好的震感舞舞者,“经常会参加一些国际上的比赛。”一德上场后,先后展示了机械动作、秒针运动、太空步、反向漂移等高能难度街舞动作,一下就“炸”到了罗志祥。怎么一个“帅”字了得。

作为冠军的热门选手,田一德后续表现也很出色。仔细看的话,是可校园风、可硬汉风的。朋友评价他长得有点像甄子丹,他则笑着告诉娱乐资本论,自己从小就喜欢电影,对拍武侠片甚至当导演兴趣浓厚。如果有合适的机会,他非常愿意来内地发展。

拿了那么多比赛的冠军,街舞艺人们为什么还是没红?

如罗志祥说的那样,一个专业的dancer绝不只是满足于做好某一领域,一定是可以样样精通的舞者。

做街舞艺人同样如此,他们或许会成为娱乐圈一股新鲜的血液也不一定。用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市场高级副总裁杨振的话说,“未来可以给他们安排大文娱的节目、剧、电影、线下巡演等等,我们赌的是他们未来作为明星的影响力。”

作为《这就是街舞》的出品方之一,胡海泉也公开表示他们会开发系列衍生品,如舞剧、短视频、大规模的线下素人培训、街头潮流品牌等,理想情况下,搭建起街舞的全产业链泛文娱格局。

资本、资金、资源都已经介入,风什么时候能吹起来?街舞产业什么时候能崛起?还有待节目和选手的进一步爆发。

【钛媒体作者:娱乐资本论,作者/吴丽仟,编辑/吴立湘】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网YOUNG(ID:ifeng-young)

责任编辑:龚奕杉 PSY078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