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百人计划 | 奥运冠军谌龙: 竞技体育最重要的是赢

2018-02-09
来自:凤凰青年

在热点频出的当下,每一种流行文化,每一篇爆款文章的背后,都反映出这个时代人们的价值观和审美取向- 这也是我们做“100 Points百人计划”的初衷。 

100 Points百人计划是凤凰网青年频道2017年推出的一个青年人物专访计划。在繁杂与剧变的时代中,百人计划以“人”为标识,去记录在岁月洪流中闪耀的2017年。在这个计划中,我们提取十个焦点领域,并在每个领域中选取十位有想法且把想法付诸实践、享受凭一己之力改变社会的过程的“新享法”青年,跟他们聊聊当下的现象和变化,听他们对加速到来的未来的期待,以及身处变局之中的观点。我们相信,经由我们收录整理的100位青年的100个观点,将绘制成2017年的时代平面图,供后来者查询与回溯。

采访、作者| 七月

在乒乓球、羽毛球、跳水、体操等中国传统优势体育项目的奥运冠军中,谌龙大概是承受舆论争议较多的选手了。                           

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谌龙以2-0战胜李宗伟,夺得羽毛球男单冠军,批评的声音甚至盖过了美誉:赛后采访玩失踪”“故意秀恩爱”“搞特殊在奥运村外住公寓;有趣的对比是同届游泳选手傅园慧,她于女子仰泳100米项目决赛中摘得铜牌,却因赛后采访时的真性情表现圈粉无数,获封洪荒少女称号。知乎的一条最高赞评论说:这样的一天,终于来到了。运动员终于不用再承载近乎全民复兴的压力,而是可以快乐地比赛。

当竞技体育回归运动本身,当运动健儿回归个体本身。 

竞技体育的关注热度下降已成不争的事实。于是,以乒乓球为代表的中国传统优势体育项目不断尝试着创业和改革。前有跳水冠军田亮进军娱乐圈,后有藏獒张继科、国民老公宁泽涛的迷弟迷妹,在上至教练下至运动员都有意往娱乐化方向调整的时候,谌龙的姿态的确不显灵活。

作为媒体口中林丹的继任者,无论是在粉丝数量、球风的观赏程度、代言广告的数量、还是社交媒体的话题热度上,谌龙貌似都略逊林丹一筹。好像所有的人都在问,如果你达不到林丹的水平怎么办? 

只有小娴不会这么问。也只有在聊到未婚妻和家人的时候,谌龙紧绷的神经才难得松弛下来。 

在一小时的对谈中,我们聊到了国际羽坛的新周期、比赛的风格和状态、如何看待后林丹时代,自己这一代运动员在国家羽毛球的历史进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和位置。 

平昌冬奥会开始了,期待所有运动健儿都能在冰雪世界中自我实现。

运动员不能太在意别人的感受,以自我为主的状态会好一些

青年频道:谌龙你好,我们想从2016年里约奥运会你夺冠的那次聊起,我看到有报道说你在奥运会开始之前就把手机关机了,是怕外界的信息会影响到自己吗?

谌龙:其实奥运会的时候手机还是开机的,当时自己是用了一个新的号码,一些最好的朋友和是家人还是可以联系得到的,但那个时候他们也没太多干扰我,信息和电话都不多。

青年频道:你平常会主动上网去浏览一些吗?

谌龙:在奥运会的期间非常少,特别是打到最后的时候,基本都不上网了。

青年频道:刻意这么做的吗?

谌龙:那段时间是奥运会,可能新闻报道会比较多一点,难免会看到一些关于我们自己比赛的报道,我怕分心,所以一般不怎么看。

青年频道:其实问这个问题是因为我有看到教练和队友评价,你会比较在意这些外界的信息。

谌龙:我觉得还好,在早一点的时候可能比较在意,随着时间一年年过去,自己经历了比较多,对这些评论和报道(的心态)慢慢比以前好了一些。

青年频道:同样是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傅园慧在镜头前的坦率表现备受好评,我感觉大家开始对专业运动员的包容度有了变化,你有类似的体会吗?

谌龙:可能这届奥运会不太一样的是,大家对于金牌的概念比之前要淡化一些。观众更在乎的是你在场上展现出的运动员的职业精神,哪怕是没有拿到金牌,或者你成绩不是特别好,只要你充分展现了自己的状态,大家还是非常认可的。

青年频道:你会怎样评价自己的性格?

谌龙:比较熟的朋友,我话就会比较多一点,如果不太熟的,我就会比较内向。

青年频道:我看到网友对你的误解挺多的,可能是因为你面对媒体或者是镜头的时候表现得比较直率,是有这方面的冲突吗?

谌龙:我觉得谈不上冲突吧,被网上误解很正常,因为你作为一个运动员,肯定会有喜欢你的和不喜欢你的。我觉得不能太在意别人的感受,既然你自己选择了这项运动,选择去坚持这项事业,还是以自我为主的状态会更好一些。

青年频道:你们是不是也没有那种如何应对公共发言的训练?

谌龙:以前还是有的,但是不是特别多,比赛训练比较多。

青年频道:所以你也习惯性把真实的自己展示在大家面前?

谌龙:因为我就是这样一个性格的人,你让我去掩饰或者去装的话,我觉得那不像是运动员的性格。

青年频道:你怎么理解运动员的性格

谌龙:我觉得运动员在场上其实是比较自我的,因为他是自己上场作战,输赢更多是自己去承担。如果上了场还要去顾及别人的感的受,我觉得那是不可能打好比赛的。

青年频道:你在个人赛的时候表现的非常好,在团体赛的时候表现欠佳,可以这么来理解吗?

谌龙:好像不是,大家可能没有太多关注我从运动员到现在所有比赛的成绩。从最开始我是先拿团体世界冠军,2012年、2013年包括2015年,团体比赛我的表现都非常好,只是说可能在2016年和2014年三次团体大赛中输了之后,这个问题被大家放大。

其实我打的不好或者输了比赛我能接受,因为是我自己打的,随之而来的所有舆论和压力,我也觉得没有问题,我依然相信我是最好的。每当之前一个大赛打的不好被质疑的时候,下一个大赛我都能很好的证明自己,我觉得自己的抗压能力、比大赛的那种状态还是非常好的。

青年频道:你在公众面前一直非常坦率,有没有觉得自己这样不太讨巧?

谌龙:讨巧我觉得没有必要,我也没有说要针对谁说一些话,只是想把我心中想的说的东西去表达出来,我觉得这个方式,我自己觉得可以,很简单。 

现在世界羽毛球赛的竞争格局非常激烈,排名前20的运动员水平都非常接近

青年频道:有球迷评价你的球风观赏性不强,你觉得对于竞技体育来说,一项运动的观赏性和竞技性的关系是什么?

谌龙:还是会有矛盾吧。但如果是观赏性非常强,你老输应该也不会被认可吧。我觉得竞技体育,赢是最主要的,如果我提高观赏性,那可能会改变自己本身的一些优势和打法,我觉得这个不利于比赛。

青年频道:这种很想赢的心态会影响你做很多事情吗?

谌龙:不存在,我想赢只针对于在场上,针对这项运动。我觉得每天练得这么辛苦,上场去赢得比赛算是对得起自己这么多年的付出。总不能说你付出了很多,一上场之就输比赛吧?这样时间长了你可能就没办法继续坚持这项事业了。

青年频道:像羽毛球这种中国传统的优势体育项目,你之前的前辈们已经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对你来说,给自己的定位是超越他们吗?还是?

谌龙:我觉得还是非常幸运吧,当我出来打国际比赛的时候,中国羽毛队在全世界已是最强国之一。我们是依靠之前前辈所打拼出来的基础,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取得自己认为的最重要的比赛的冠军。

青年频道:如果把时间拉长的话,你会怎么看自己这一代羽毛球运动员,在整个国家羽毛球队历史长河中所扮演的角色?

谌龙:我觉得应该是怎样延续辉煌吧。其实在我出道之前,中国羽毛队已经取得了非常多的好成绩。我觉得自己目前来说完成的还算可以,可能唯一的遗憾就是2014年和2016年这三次团体比赛的失利。

青年频道:那之后训练的重心会往这方面偏一点吗?

谌龙:团体比赛吗?也不会,因为你训练的时候很难营造出一种团体赛的氛围。团体赛是所有的队员都坐下来看你比赛,那你在队伍中训练的时候,很难有这种条件。这个其实也不重要,打了这么多年比赛,我还是知道怎么样去打好比赛的。

青年频道:我好奇你会把自己现在的成功归功于什么?

谌龙:坚持和努力应该是成功不可或缺的吧。我相信每一项运动或者工作,都一定会遇到很多失败、挫折和质疑,当你遇到这些问题的时候,我觉得怎么看进步呢,是你去面对并且战胜它。如果逃避或者不敢面对的话,你可能很难走到最终你想走到的那个位置。

青年频道:所以你一贯的处理方式就是遇到问题解决问题?

谌龙:因为羽毛球在全世界的发展格局非常快,现在算是一个新的周期,跟2012年、2016年的周期都不太一样了。我觉得对于今天男单的这个格局来说,竞争比以往的任何一个周期都要更激烈。所以输掉比赛非常正常,我们自己需要不断地努力、不断地解决问题。

青年频道:关于羽毛球的周期问题可以详细跟我们解释一下吗?

谌龙:因为在2012年包括2016年的时候,从男单的竞争格局来看,我们中国还是最强的,真正主要的竞争对手可能也只有一到两个。现在过了2016年这个周期,我觉得全世界排名前12、前16,哪怕前20的运动员,水平都非常接近,即便像我们这样拿过奥运冠军、世锦赛冠军的,如果碰到一个排名比自己后一些的选手,你准备的稍微不是特别充分,可能就会输掉比赛。所以这可能就是现在的格局,竞争非常激烈,运动员之间的水平都比较接近。

青年频道:不像之前你可能只需要重点关注某几个人。

谌龙:对,不像2016年之前的那个周期,真正能拿冠军的就只有三到四个人,你重点只要放在这几个人身上就可以了。现在可能排在前20的每一个都是对手,而且每一个对手都非常希望跟我们(冠军选手)打,因为他觉得容易发挥,没有压力,输给我们是正常的。这种比赛比以往的难度应该算是增加了更多。

运动员要取得成绩大家才会知道你,娱乐明星演一个角色也会让别人喜欢

青年频道:现在国家对于羽毛球运动员广告代言这方面的规定是什么样子的?

谌龙:还是以队伍以中心为主,因为我们都是在体制内的嘛。我们在体制内得到了非常好的关心和帮助,没有这个体制就不会有我们现在的成绩。

青年频道:国家运动员的家国意识是不是都比较重?

谌龙:给我印象比较深的,很多国家的运动员订酒店订机票都需要自己解决,我们中国队员出去的时候,国家会订好酒店和机票,翻译会跟着我们,其实这也是一种保障嘛。在体制内这么多年了,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只要比赛就好了,而不会因为机票酒店的事情分心。

青年频道:你也习惯这种家长式的照顾和保护?

谌龙:也不是习惯,如果现在让我们自己去订酒店订机票(我们也能行),可能需要一个适应过程吧,如果订错了时间还会影响比赛。

青年频道:你作为一个国家队运动员,得奥运冠军的时候代表国家形象,有没有感觉自己肩上的担子重了很多。

谌龙:会,特别是只有锦标赛和运动会才升国旗奏国歌,这种感觉不是一般人能够体会的吧,即便是你事业非常成功。

青年频道:我们观察到现在很多年轻人在消解很多东西,包括我们刚刚聊到的家国意识、为国争光的这种理念,他们有时候甚至会排斥。

谌龙:这个我也不太了解,现在的90后他们会比较有自己的想法,他们认为对的或者他们想要做的事情,他们一定会完成的非常好,可能还是会有些不一样吧,也不能说不好。

青年频道:你说的不一样,是指他们跟你不一样吗?

谌龙:我还算好,因为我是80后嘛,跟90会比较接近一点。再早一点的运动员,比赛和训练的时候教练怎么说他们就怎么做,现在的9095后甚至00后,他们会有自己的想法,他们觉得这个不对的时候可能就会抵制做甚至不做,或者是我去做但我心里认为这个对我是没用的,他们很有自己的想法。

青年频道:个体意识比较重。

谌龙:可以这么说,比较自我。

青年频道:那你觉得这是一个好事吗?

谌龙:肯定有利有弊,如果在这种状态下也能够成功就是好的。我相信随着年龄的增长、层次的提升,他们的爱国意识慢慢是会提升的。当你拿到世界冠军的时候,你的眼界是不一样的。当他们真的体会到这种不一样的感觉的时候,可能他们也会去反省我应该怎么做。现在年轻人太聪明了,而且想法也特别多。

青年频道:那你会畏惧这种新生力量吗?

谌龙:不存在。因为我们同批的队员都退役了,比我们大一点的也被我们战胜之后退役了。我们到现在还能跟年轻的队员竞争,就证明我们依然是这个行业中最好的,我觉得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青年频道:同样是大众名人,娱乐明星随便一个小动作都会引起大量转发,关注度比体育明星要高很多,你会怎样看待这样的现象?

谌龙:我觉得运动员本质上跟娱乐明星还是有区别。运动员更多的是穿上印有国旗的衣服去比赛,是竞技体育。娱乐明星可能演一个角色也会让别人喜欢,但运动员要取得成绩大家才会知道你。如果我提前输掉了比赛没能进入决赛,可能大家都不知道这个运动员是干什么的。

青年频道:扮演的角色不一样。

谌龙:对。在各自领域里,运动员是希望赢得比赛,娱乐明星是希望得到大家喜爱,还是有一些本质的不一样。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YOUNG(ID:ifeng-young)

责任编辑:龚奕杉 PSY078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