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值不值得交往,先吃顿小龙虾看看”

2018-02-08
来自:凤凰青年

李碧华 |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婉兮清扬” 

1

“你的‘小龙虾试爱’结果如何?”

小王没好气地回小谭:

“没通过。”

下班前把电脑关了,把设计图带回家去,得赶工。

广告公司同人都爱打听小王这个“小龙虾试爱”,测验女朋友的妙方。说真的,还真会原形毕露。

“比上回还糟。”小王苦笑,“上回那樱樱是馋,这个云云是贪——情操上有很大分别。”

“你是去谈情,”小谭挪揄,“谈什么情操?”

“追求女孩子,也得看清楚她是什么人。”小王坚持,“上海的女孩太精刮了,虽然社会上绝不黑白分明,可是粉面桃花朵朵开,交个馋的还应付得,交个贪的是无底洞。”

2

上回那樱樱,看似粉面桃花,娇俏可人。是在同一幢办公大楼认识的,一家出版社的会计小姐。也是文化机构成员吧——

小王同女孩约会两三回后,带她们到“复茂”吃一顿手抓小龙虾。

这儿赫赫有名。

在人民公园转静安寺路站,走走就到。这名店有十几家分店,生意红火到不行。

是非常受欢迎的馆子。别瞧它外观普普通通挺像公司食堂,门前总是坐满轮号者。人头涌涌,还以为是商店大减价,才怪,不过排队吃手抓小龙虾。

从玻璃门看进去,座位都是密密麻麻的,非常拥挤,每个人坐下来,没其他,就是把肉体化作骨头过程,吃、吃、吃……

“小王,那地方怎会有绅士淑女?”小谭笑道,“就狼吞虎咽,吃饱了买单。”

对。手抓卤龙虾、辣子龙虾、百宝龙虾、黄焖龙虾、干烧龙虾、干煸龙虾、水煮龙虾、烤龙虾、鱼香龙虾、飘香龙虾、椒盐龙虾、咖喱龙虾、虾黄龙虾、臭豆腐龙虾……你想得到的味道,都有。

可主角就是那个头小小,手一抓,壳一剥,一口一个一口一个的细白龙肉龙虾。论斤,二三十元一斤,一铁盘两斤。堆好了上桌,全无花巧。

每人面前,放一个小塑料盆,还得买件胶围巾、即弃型手套、抽取式餐纸巾。

小王瞅对岸的樱樱,小龙虾要么不吃,一吃,很难停下来吧。

“小王,咱再要两盘!”她双手油淋淋,嘴角一抹红腻的汁液,熟练地把龙虾头一拗,一吸啜,白肉在小嘴里嚼动,滋味无穷,完全没有仪态可言。

跟他俩初遇那个下午,星巴克冰咖啡的邂逅,是两个样儿。

“过瘾!”樱樱辣得双目含泪,乐得很,“越辣越上瘾!”又道,“小王快吃,冷了不好吃。”

3

那个晚上足足干掉六大盘,十二斤。完了嘴唇像被炸药炸过,心像被红油浇过。见微知著——

“这樱樱不及格。”

“顶!”小谭听罢分析,支持,“听也觉,是人皮面具给剥开后的真相。”

那么另结新欢云云呢?

云云看来有点品味,会挑名牌,她大学刚毕业,已经得到上司器重,负责营业部门工作。她曾引述牛仔裤的选购心得:

“如果坐下的时候,你的袜子能看见,说明你的牛仔裤太短了。这样,就算搭配了两万块的鞋,都会显得傻。”

小王笑。

“如果是两万块的鞋,谁会用牛仔裤遮住它?——你们女孩子真奇怪。”

云云平日爱吃法国菜意大利菜,当然爱龙虾——

“好热闹哦!‘欢迎回头客,感谢回头客’。可这是什么‘龙虾’呀?”

他们点了十三香小龙虾。

“那么小,”她皱眉,“有大一点的吗?”

“有,特大龙虾,八十元一份。”

“来两份。”她又问,“有白酒吗?白肉得配白酒。”

“美。”那服务员忙得很,有点麻木,叫了几回也不理人,“只有雪碧汽水。人太多了,没冰上。”

“没冰上怎么喝?”云云很挑剔,“你们店里有什么是冰的?我要的是‘冰的’!”

终于要了最贵的啤酒。端上来时,她又唤住:“杯子呢?”

“人人都就瓶子喝呀。”

这样的环境,人挤人,地面上是油,容易滑倒,桌面全是壳,走道上还有个瞩目的垃圾桶,看着倒胃口。云云不屑。

吃过“贵价”特大龙虾后,发誓:

“这鬼地方从此不来了!”

又道:

“说‘特大’,才不过巴掌大。小虾麻痹症!”

小王自忖齐大非偶,招架不来。

4

“小龙虾试爱“确实奏效,人平时隐藏的缺点、弱点,都不知不觉地显露。

在一坐下就手抓狂吃过程中,在拥挤、油腻、汗液、泪水、馋涎中,小王发现不少准女友地真面目,她们不只馋、贪,还脏、自私、粗俗、任性、忘掉教养,彻底解放,吃饱了大大地打个嗝,邻近三桌都听得见。

这些女孩都不及格,小王都瞧不上,吃过小龙虾后,设法甩掉了。

——直至遇上了小贤。

还是某日小贤不经意地:

“小王,你看,这家小龙虾店怎么那么爆红?”

“好,自投罗网。“小王顺势约上她去接受“测试”。

等了四十分钟才有位子。

这个晚上他俩吃得很好。小贤表现斯文大方,吃香亦不难看,汁不沾衣。还跟他一起讨论:

“这‘十三香’,是哪十三?一人说一个——”

数了花椒、胡椒、丁香、草果、大茴、桂皮、木香……数来数去不足“十三”。

“回去上网查查看。”小贤道,“一定有答案。”

聊到晚上十一点,店外仍大排长龙。营业时间调整了,是中午十一时直至凌晨六时。

二人道别。

5

小王乐滋滋,想想也偷笑:

“这小贤好,就追她。千挑万选,总算遇上个登样地!”

连嘴角挂了抹红油也没发觉。

——他没发觉地事可多了。

小贤跟他拜拜以后,地铁途中,向她大学同学姊妹淘小琦报告:

“我这‘小龙虾试爱’,男孩都无所遁形。”

上海女孩交男朋友,其实也有调侃说法:

“一张文凭、二国语文(精通英文)、三房一厅、四季名牌、五官端正、六六(落落)大方、七千月薪、八面玲珑、九(酒)烟不沾、十分老实。”

小贤向手机那头道:

“那小王,长得蛮不错,在广告公司美术部打工,一个月六千块,还可以。其他条件也中几项,可是——”

“快说快说!”

“我借个机会带他到‘复茂‘,一试,唔,还是不行。坐没坐相,吃没吃翔,吸啜吐壳有声,一手一嘴都是油,有点俗,娘娘腔,还有——”

“没钱买单吗?”

“倒不是,可他真个‘算死草’,好小器,个头大些舍不得叫。点了两盘后,又叫了龙虾年糕。你知道,年糕便宜,又腻,蘸汁吃,管饱。吃了年糕也撑得很,哪会再点?一般有头脑的都不叫年糕,粗货,占位,当然吃小龙虾为主。所以根据我品味的分析,他不及格。”

“甩掉他,再试下一位。“

“当然,”小贤得意,“我妈千叮万嘱:不准爱上诗人、摇滚歌手和不务正业的网络淘手。也有原则,他得过‘龙虾关’!”

你挑人,人挑你。可怜的小王,自食其虾,也自食其果。那个晚上,还做了个香辣浓情的红彤彤的绮梦。不愿醒过来……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YOUNG(ID:ifeng-young)

 

责任编辑:解静 PSY032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