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留给《恋与制作人》的时间不多了

2018-01-15
来自:凤凰青年

作者|刺猬公社铁林

来源|微信公众平台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去年12月底的时候,朋友圈的少女们突然集体宣布:恋爱了。男朋友是同样的四个人:李泽言、许墨、白起、周棋洛。

直男们群起而攻之,却发现这四个人只是同一款手游《恋与制作人》(以下简称“恋与”)中的四个人物,他们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和少女们谈恋爱。无论是单身还是非单身的玩家,似乎都能在这个游戏中找到安慰。

恋与是典型的“乙女游戏”,乙女的说法来自于日本,原本指未婚的年轻女孩,乙女游戏则属于女性向游戏中的一种,这类游戏以女性为主人公(玩家)、男性为可攻略角色,也就是可以追求调戏发生关系的角色,一般来说可攻略男性超过两人,是一种男女恋爱养成游戏。

和竞技类、竞速类游戏不同,恋爱游戏并不会设置繁琐的闯关戏码,操作难度也不大,游戏的最终目的是要让女性玩家沉溺于恋爱。

四位男主弥补了现实恋爱的所有缺点。李泽言外号“李怼怼”,霸道总裁人设;白起,职业警察,强荷尔蒙包裹着暖男的心;许墨,教授人设,体贴温和型;周棋洛,大明星,是个清新的小可爱。

当然,他们四个人共同的特点是,用花式手段让玩家感受到爱意。

来,品一品四位男友的甜言蜜语,转需要的朋友学习下。

李泽言:不管过去还是未来,我要你的时间只为我停止。

许墨:我贪得无厌,想要你的全部。

白起:我不会让你陷入危险,只要你在风里,我就能找到你。

周棋洛:应该说,今天我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周棋洛。

看完这四句话,刺猬君身边的直男同事只评价了两个字:矫情。

不必理他,钢铁直男不会明白这些话对少女的杀伤力有多么的强大。

举个例子,按照游戏设定,李泽言生日为10月13日,也就是本周六,平台顺道推出了李泽言生日月活动。玩家们为了给李泽言过生日,需要闯关筹备礼物。

为了回馈玩家的付出,李泽言生日前一晚向玩家们发出了礼物:一张黑卡。二次传播效果立竿见影,#李泽言黑卡#以强大的话题量冲上了微博周五晚间的热搜。在一众明星相关话题中,#李泽言黑卡#显得非常独特。

直男们可能需要再次科普,在大部分玛丽苏小说中,类似李泽言这样的霸道总裁,必备的就是象征着金钱的黑卡,最苏的地方,当然是把黑卡赠给女主,“随便花,刷我的卡”。

还没完,生日当天,深圳的玩家们买下了某大厦的户外广告牌,高调为李泽言庆生:李泽言生日快乐,你不要大惊小怪,是刷你黑卡买的。

在恋与的贴吧中,女性玩家们以“某太太”身份自居,分享游戏的进度和甜蜜约会的细节。

还有一种特殊的,蓝色小书包:我不知道为什么好多人觉得男生玩这个游戏就是GAY,没道理啊。男生玩这个游戏没毛病啊。这图引起了我极大的好奇心啊,为什么女主身上有血,李怼怼说这个话太有悬念了,小时候救过他哇。当我知道这是游戏第十章剧情时候我就决定玩下去了。

解读一下,李怼怼是李泽言的外号。

女性向游戏在国内的起步较晚,日本光荣株式会社在1994年发布了世界上第一款乙女游戏《安琪莉可》。

有分析认为,2015年5月20日面市的《奇迹暖暖》是中国游戏史上第一款真正女性玩家占据多数比例的知名游戏。

恋与正好是《奇迹暖暖》原班团队——苏州叠纸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时隔两年后推出的作品。两者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恋与提升了恋爱的比重。

在剧情的推动下,女玩家们在社交媒体平台上为恋与带来了二次传播。微信指数和微博指数显示,去年12月29日,玩家们对恋与的讨论达到顶峰。

也正是在那两天,恋与因为玩家过多,一度需要紧急进行服务器维护。“太太们”想见也见不到李泽言。

长期被男性向游戏把持的市场似乎出现了新的生机。根据国外移动应用数据分析公司Flurry的调查,结果表明女性在手游上会花费更多金钱、时间以及会更加忠实于一款游戏。

Flurry调查了自己平台上110万个移动设备的游戏,发现女性应用内购买次数比男性多31%。玩手游的时间也比男性多35%,而且平均一周内的游戏忠诚度也比男性高42%。

这个调查结论在恋与身上似乎应验了。有媒体预测,恋与首月流水或达到5千万元。

不过高流水并没有为叠纸带来好评。虽然从一开始玩家们就发现,这是一个想要被调戏、谈恋爱就要烧钱闯关的游戏。闯关并不需要太多的技巧,在不花钱的情况下,玩家要每隔二十到四十小时以上才能随机抽取一次sr卡片,想要拉快游戏进度,玩家就需要花钱以增加抽卡的频率。

在恋与的贴吧中,有玩家透露自己已在游戏中花费超过8千块。

截止目前,恋与在TapTap中的评分为6.3分,大部分热门评论都在指责游戏氪金严重。

“一个是觉得要花很多时间肝,没那么多时间玩养成,第二个是手气很非,但是又不想花钱。”游戏界有个俗语:玩儿游戏靠肝,不靠脸,非就是手气不好。汤懒懒是典型的90后,她对每一款话题新游戏都保持着尝试的态度,然而恋与似乎没有获得她的好感,“第三制作略粗糙,基本就是静态画面,玩法单一,最感兴趣的互动部分占比少,声优不足以支撑我花大量时间去肝。”

像汤懒懒一样的人可能会越来越多,过于贫乏的游戏关卡设置很难留住玩家,比如周五冲上热搜的黑卡并没有任何实用功能,仅仅只是为了回馈太太们的热情。

无论是微信指数还是微博指数,恋与的热度都在下降。微博指数显示,1月5日以后,恋与热度开始缓慢下降。

此前大火的女性向游戏《阴阳师》,在2016年9月初上线,有业内人士估计其上线当月流水超6亿,随后的10月份流水超12亿。比之恋与有过之无不及。

汤懒懒的评价是:恋与的整个制作水平跟阴阳师差了80个奇迹暖暖。

但即便是《阴阳师》,也逃不过用户活跃度下降的问题。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7年9月阴阳师App研究报告》显示,自2017年1月后,《阴阳师》的月活用户与月均日活用户数据均呈现持续下滑、增长乏力的趋势。

不过,每款游戏都有一定的生命周期,热度下降是必然会面临的一个问题。利用好游戏的IP热度发展衍生品似乎是比较好的解决办法。

去年年中,广电总局拍摄电视剧备案的通知显示,手机游戏《奇迹暖暖》将被改编成电视剧《暖暖》,由上海克顿影视有限责任公司进行报备,预计将有48集,当年12月开拍。

有印象以来,从游戏改编为电视剧的成功典范应该是2005年的《仙剑奇侠传》。

在游戏已经取得成功的基础上,电视剧的翻拍会多一层底气,一方面玩家对游戏会有天然的期待,冷启动问题更容易解决;另一方面游戏的成功也说明了故事本身的可塑造性。

再看恋与,本身就是以剧情推动进展的游戏,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过玩家说,沉溺于游戏的操作不可自拔,剧情才是圈住玩家的根源。

有土豪闯关后,直接把恋与的剧情做成了视频放到了B站上,最高一段播放量接近50万。也有粉丝主动为四位男朋友选角,从吴磊、吴亦凡到张艺兴,已经掀起了新一轮的讨论。

改编为电视剧并不是唯一的可能性。从游戏的模式来看,恋与虽然有一定的场景,但是还有很多的隐藏剧情没有办法得到展现,玩家更像是在体验“对话体小说”。有网友把缺失的剧情以漫画的形式放到了网上,也获得了不错的传播效果。

作为游戏的恋与可能无法再让太太们满意,但是恋与代表的玛丽苏文化却可以生生不息。要知道,如今套路化的玛丽苏很多,能够获得女性用户好感的玛丽苏却越来越少。

在日本,这样的IP开发已经有了先例。

2008年9月,日本游戏公司Idea Factory推出女性向游戏《薄樱鬼》,早期营利方法是游戏+游戏机一体售卖。

后期随着游戏的成功,《薄樱鬼》IP衍生出了动画、电影、drama CD等等产品。

少女们的心思很难猜,前两天还在高歌着要成为李太太,转眼可能就会忘记当初的热恋。要想保住李泽言的网红地位,叠纸可能还要跨越重重难关。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YOUNG(ID:ifeng-young)

责任编辑:解静 PSY032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