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Kindle十年前没有改变书,十年后也不会

2018-01-10
来自:界面-天下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平台“界面文化”

作者| Alex Shephard 

自印刷业诞生以来,Kindle电子书或许算得上是出版界最重要的一大革新。然而,2017年的Kindle十周年纪念日似乎非常低调。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在2008年曾表示,电子阅读器很可能是重振萎靡的电子书市场之关键。而在Kindle十周年之际,贝佐斯只是在推特上发文祝贺,并贴出了第一代Kindle和最新版Kindle的对比照片,展现出了Kindle十年以来的外观变化。与此同时,亚马逊官网也推出了打折促销活动,来庆祝这个特别的日子。

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推特截图

虽然贝佐斯并没有阐明Kindle这十年里所带来的文化影响,但这个问题却是不容忽视的。《连线》(Wired)杂志的大卫·皮尔斯(David Pierce)日前提出了这样的疑问:“Kindle改变了出版业,它也会改变书籍吗?”皮尔斯指出,电子书的问世在短短几年之内就改变了出版业的格局,它对传统出版商造成了冲击,同时也巩固了亚马逊在出版业的优势地位。从技术上来看,最开始的设备还比较笨重,使用操作也相对繁琐,但是通过不断地模拟和改善用户体验,这些技术缺陷很快就得到了完善。而在实现了这些目标之后,Kindle就几乎再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进了。的确,最新版的Kindle Oasis终于实现了防水功能,但是人们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Kindle进一步功能性的实质突破空间已经非常有限。

皮尔斯认为,亚马逊唯一的转机就在于改变阅读本身的性质。他写道:“电子书的发展进入到下一个阶段,似乎将与印刷类实体书的发展完全不同。电子书的进一步发展,要求作者、出版商和读者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方式和途径,彻底改变阅读行为。”皮尔斯还认为,现在正是这种彻底变革的最佳时机,应当推出一种全新的阅读工具,能够将复杂的音频准确地具象化,并且拥有兼容可视技术的发展潜力。这种可能性令人振奋:历经数百年,我们终于能够在21世纪迎来阅读体验的彻底颠覆。但是,这一切并不会发生。

任何一个在华尔街或是硅谷从事图书出版工作的人,或者是某个在感恩节与长辈畅想书籍未来发展的人,对于皮尔斯的观点应该都并不陌生。在皮尔斯看来:“书籍的本质并不会随着阅读媒介的改变而改变。”电子屏幕发展至今,功能已经非常强大,使用者在电子设备上玩《FIFA 18》和《HQ trivia》这样的复杂游戏,也习惯了在电子设备上储存几乎所有重要的个人信息,电子屏幕已经实现了人脸识别,Emoji表情符号是未来的语言。但是,电子书的外观从2007年起就没有太大的改变,因为从根本上看,书籍的发展与数字时代的前进步调并不一致。在皮尔斯看来,这个问题本质上是一种设计缺陷——而这种缺陷会在未来拥有视频和互动功能的新型电子书上得到改进。但是,这一假设从根本上误解了书籍的本质。

第一代Kindle的问世预示着重大变革的来临,电子书时代全面开启。对于许多早期使用者来说,Kindle是一个理想化的事物,是通向文学创作新时代的渠道。许多人认为,电子书很有可能会摧毁出版业。然而,初代Kindle问世两年之后,《石板》杂志的主编雅各布·威斯伯格(Jacob Weisberg)对于这种可能性提出了质疑:“相比于技术革新之前,无纸化阅读让书籍变得更加唾手可得,同时,或许也能够激发读书的渴望。就像约翰·古腾堡(Johann Gutenberg)当年发明了印刷机一样。”作家史蒂文·约翰逊(StevenJohnson)认为,Kindle将使书籍重新成为流行文化:“就像古腾堡发明了印刷机之后的几个世纪,电子书时代的来临也有望引发思维发散和创新繁荣。”

贝佐斯与kindle

出版商、作家和代理商们都被Kindle搅得心神不宁。因为Kindle自问世以来,电子书的销售量急速增长,在美国最焦虑、最保守的行业内引发了恐慌。由于担心亚马逊在印刷业和电子书销售行业日益占据主导地位,当时全美六大企业出版商中有5家选择了与苹果公司签订合作协议,然而这样精心策划的战略却面临着法律的惩罚。2013年,司法部以价格垄断的罪名起诉了这几家公司,造成的损失达数亿美元。

这些反应在现在看来似乎都太过夸张。Kindle不过是一种电子阅读器,尽管它对出版行业造成了革命性的影响,但是它并没有彻底变革社会思想观念。近年来,一大批平板电脑在功能上都超越了Kindle,不仅可以满足阅读需求,还有许多其他功能。而且,虽然许多出版商对于亚马逊仍心存怨念,但是,实际上他们已经和电子书进入了一段不稳定的休战期,双方所占的市场份额已经趋于平衡。Kindle的确改变了出版业,但是并没有像许多人所希望或是所担心的那样,更不会从基础层面彻底改变一个行业。

还有一些人试图在21世纪推进全新的阅读体验。皮尔斯的提议是,读者能够“通过与角色信息交流,去到重要的地点,甚至共同创作故事,来参与到书籍当中”。索尼研发的神奇之书Wonderbook加入了增强现实特效,能够将书中的内容与现实世界重叠,投射在屏幕上,达到与图书互动的效果。谷歌也在与伦敦出版商Visual Editions共同探索打造“不可打印的书籍”的可能性。但要真正实现这个目标,也只有亚马逊能够完成。亚马逊是美国最大的零售商,自助出版业务相当庞大,同时也是全美最大的出版商,它拥有几乎无限的资源和丰富的出版经验。皮尔斯写道,如果亚马逊能够集中精力,专注于文学创作的尝试,那么它一定能够开创一个新的文学时代。皮尔斯的结论是:“只有亚马逊真正有能力推动下一步的发展。这种改进并不仅仅在于水墨屏像素的升级为使用者带来趋近于纸质版的阅读体验,更在于接受差异。”

然而,这种观念的问题在于,这种能够让读者参与其中、增强现实体验且融合了多种不同类型媒体的未来书籍,并不是一本真正意义上的书。当然,这必然会是一种截然不同、基于叙述故事的体验,但是它更像是一个应用程序,或者说,更像是一个游戏。Telltale游戏开发公司推出的苹果手游《权力的游戏》可以让用户选择故事的结局。这个游戏与皮尔斯提出的未来书籍在许多关键的方面都有共同之处,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不是一本书。(Telltale公司为了制作《权力的游戏》以及其他仿美剧的章节式游戏而几近破产,上个月裁掉了公司25%的员工。)因为一本书之所以称之为书,其核心必然是语言,而不是视频或者其他任何的数字分量。皮尔斯提出的视听书籍实际上是一种新型的媒体形式,融合了现有媒体的所有类型。为什么要将其称之为“未来书籍”,而不是“未来影视”或者“未来应用程序”,我们还不得而知。同样地,这种新的形式相比于现有的媒介形式有哪些过人之处,是否真的存在对应的消费群体,也仍是个未知数。

相反,内特·霍菲尔德(Nate Hoffelder)则认为,Kindle之所以成功,并不在于它的新颖性,而是在于它以一种(略微)新奇的方式满足了读者许多相同的需求:它比纸质书籍更薄、更轻、更便宜。霍夫曼表示“很多局外人一直忽略的一点是,亚马逊之所以赢得了电子书市场,在于他们为读者提供的电子书籍与读者们以往读过的纸质书内容一模一样,只不过亚马逊的电子书换了包装、换了阅读方式。的确,亚马逊斥巨资打造Kindle为无障碍阅读分享平台,但是当你拿起它来看一本书,书的内容还是一样的,唯一不一样的只是阅读媒介。”

kindle

这种媒介的改变是一大变革,但仅仅只是在经济层面,而不在文化层面。在Kindle的帮助下,亚马逊有效地消除了出版商对于书籍内容长达数十年的文化垄断,并推动了文学创作的爆炸式增长。2016年,亚马逊出版了400万部电子书,其中40%是通过自助出版平台发布。反过来,这也为亚马逊在文化生产方面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力量,实现了平台和出版商(延伸开来,还有成千上万的作家)之间的互利互惠。

但是,亚马逊向市场注入的文化内容并没有什么独特之处。言情、科幻和其他形式的商业小说作品在Kindle直接出版平台上占主体,这一点使得这场革命在很多方面都与20世纪初纸浆文学的盛行有相似之处。直接出版平台上有很多作家都获得了极大的成功,而在Kindle出现之前,他们取得成功的方式是绝对不适用的,在这样一个市场饱和的情况下,许多人可能连一个读者都很难找到。然而,那些昂贵的、劳动密集型的出版物——例如非虚构类作品和许多纯文学小说——大部分仍然是由出版社来出版。换句话说,Kindle的发展在图书出版业催生出了一批新的赢家和输家,但是它并没有改变那些正在出版的书籍,也无法改变整个行业。

就目前来看,出版市场似乎趋于稳定——这是自Kindle进入市场以来,首次出现真正的稳定局面。很多人已经注意到,在过去的三年里,纸质书籍的销量有所上升,而与之对应的则是电子书销量的下降,这表明人们对于电子屏幕已经有所厌倦。在过去的几年里,面对这种问题的解决方式是不断模拟并改进阅读体验。但是这种观念无论怎么普及,很大程度上依然没有抓住要点。2007年,传统出版商定了一个目标:要让亚马逊提高电子书的价格。这个目标在2014年实现了,电子书的销量也随之下降。现在,许多印刷版纸质书和电子书的价格一样,有时候甚至比电子书价格更低。但是,也有其他研究表明,电子书的销量一直在持续增长,只不过主要是通过亚马逊的自助出版平台。但是不管怎样,至少就目前而言,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各得所需。出版商们在激荡的市场里获得了稳定,而亚马逊也保持着——甚至还可以说是提高了——它在电子书市场的统治地位。

这种相对平静的状态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但这并不意味着图书业很快就会发生改变。事实上,自电影和电视出现以来,书面文字就开始处于衰落状态,而近期的技术变革更是毫无疑问的加速了它的衰落。然而,这使得许多人认为,问题只不过在于形式,如果书籍也能够适应我们的多屏化时代,那么图书业的文化衰退就会结束。这是一种乐观的假设,认为衰退是可逆的,而事实并非如此。书籍早在几十年前就被其他媒体超越了。问题并不在于书籍不够电视化,或者不够网络化,而是因为,在众多现成的文化性消费形式当中,它也不过只是其中一种而已。

本文编译自《New Republic》,原标题为Silicon Valley Won’t Save Books,作者:AlexShephard,翻译:刘桑,编辑:黄月、傅适野。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YOUNG(ID:ifeng-young)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专注

百人计划

2018-03-19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