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百人计划|嘻哈歌手孙八一:我希望未来说唱可以为高考加分

2018-01-08
来自:凤凰青年
正在加载...
播放列表:

作者|编辑:七月

陈丹青说,他第一次去美国的时候,大吃一惊,因为他看到街上的年轻男女,人人长着一张没受过欺负的脸。2017年夏天,人们似乎在一群嘻哈歌手身上看到了相似的影子:他们不哭惨不哭穷,不爽就diss不服就battle,对于金钱享乐直言不讳,脖子一梗,全世界就我最酷。

在“丧”“佛系”“养生朋克”“中年少女”弥漫的社会文化氛围下,年轻人一边不遗余力地自我调侃一边焦虑挫败,这群傲慢而坚定的rapper自然吸粉众多。有趣的是,走红的嘻哈歌手中,大部分人身材样貌普通,受教育程度不高,甚至来自社会底层,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在底层挣扎搏斗过的痕迹。这样的人,为什么却能自信爆棚、牛逼哄哄地站在舞台上,大声唱出自己的渴望呢?

最近明星人设坍塌地厉害,我们也与不同领域的嘉宾探讨过这个概念很多次。比较确定的是,rapper们凭着真实不做作的表现吸了很多粉,但如果“真实”也是一种人设呢?嘻哈歌手、人称“商务说唱”的孙八一,给出了这样一种猜测。

参加《中国有嘻哈》节目之前,说唱只是孙八一的业余爱好和兼职,主业则是一个空心砖场的小老板,每天的工作就是做生意——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他的打扮如此“商业范儿”。在以潮牌和脏辫的傍身嘻哈圈里,孙八一看起来格格不入,落到音乐风格上尤甚。他的歌里有流浪动物、有城市底层的打工者、有“欠债还钱”、有“不要酒驾”……而在我们采访的前几天,一首献礼十九大的新歌《辉煌中国》的demo刚刚录制完成。这种亲近官方的姿态在rapper中并不常见,毕竟嘻哈文化诞生于贫民区,表达的是在阶层固化的社会中,年轻人的愤怒和不满。

但在中国社会的传播语境下,嘻哈精神的内核演化成了“和平与爱”,不遵从于此原则的歌手PG ONE刚刚因《圣诞夜》歌词露骨被央视、共青团、新华网、环球时报、人民网等国家媒体轮番发声痛批,次日《辉煌中国》在微博由@丽媛粉丝团发布,“富强明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被巧妙融入歌词,听起来像是会被学校广泛推广帮助记忆的正能量歌曲。

孙八一或许不知道鲁迅的疑问:娜拉出走以后怎么办?但他一定清楚,名气渐消、回归凯里以后怎么办。

说唱音乐本土化要做的不是复制粘贴,而是剪切粘贴

青年频道:八一兄,你好。

孙八一:你好你好。

青年频道:听说你正在创作一首献礼十九大的新歌?

孙八一:对,不敢说是献礼十九大,应该是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

青年频道:是出于什么想法来创作这样一首歌呢?

孙八一:本来我对中国历史剧都很感兴趣,也爱关注时事,十九大召开完毕后,我也开始学习各大报道和专家的解读,那么多的内容,那么多的字,我估计很多人还是不能背下来,所以我把十九大的精髓部分加入歌词中,副歌就把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加入歌里面,希望大家不用死记硬背,而是通过说唱的方式记住并真正了解那些关键的词。

青年频道:大家喜欢听这种说教式的主旋律歌曲吗?

孙八一:我觉得这肯定是两面性的,因为无论是谁、做什么作品,都有好有坏,众口难调,不过这也是次要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我在副歌里面是用到了节奏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国是家、善作魂、勤为本(哼唱了出来),你看这样停顿押韵的一些的话,可能更加容易记。

青年频道:尽量用嘻哈的节奏和旋律去冲淡那种比较正的感觉?

孙八一:对,如果我们按照传统的方法去做,大家听起来会疲劳,当然有些人甚至反感,换一种方式我觉得很新鲜,但传播的事情都一样,都是宣传。

青年频道:你以前也创作了很多城市文明主题的歌曲,是想得到官方的认可吗?

孙八一:因为说唱当时是地下小众的音乐,所有人都觉得这是拿不上台面上的东西,我就想改变一下,做一些会得到官方以及更高平台认可的音乐,希望它快一点也归为流行音乐类。我甚至希望说唱也可以达到为高考艺考加分的那种程度。

青年频道:也就是说希望借助官方推广的力量,让嘻哈音乐得到更多的大众认可?

孙八一:对,我希望能得到认可。毕竟是权威机构嘛,我觉得官方一家的认可可能会让我在新人里面的地位高一些,虽然效果未必有十多家媒体的那么好,但我觉得是认可度的区别。

青年频道:以前的选秀节目选手一般是不谈金钱名利的,他们更多是用一种梦想的形式把它包装出来,为什么嘻哈歌手可以赤裸裸把它谈出来?

孙八一:首先说唱为什么是这样?因为我们的歌词比任何歌都要长,所以我们可以表达地更精确,更到位,这样就变得很直接。但有人是真的直接,有人是为了体现他们所谓的“real”而去直接,直接到不礼貌、不尊重。人生下来首先是为了自己的生活而生活,第二是为了自己的家庭而生活,然后才谈到报效国家那么大,这是我理解的顺序。我们的梦想是什么?梦想就是在现在的生活条件上提高一个档次,然后做出更好的东西。

青年频道:在创作的时候,也没有说把它稍微包装一下?

孙八一:这个必须有。我的一首歌叫《不归路》,副歌叫“这是一条不归路,走到何时才能找到归宿”,感觉是在说梦想,翻译过来也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些东西,但我不可能直接说“什么时候才能搞到钱”。

青年频道:那其实不管流行音乐还是嘻哈音乐,大家主要谈到主题都是相同的。

孙八一:什么主题?

青年频道:比如对梦想的追逐,对爱情的渴望。

孙八一:对,肯定有。我个人觉得流行音乐的创作者,创作那些分手歌的人肯定很喜欢说唱的表达方式。因为我们可以更直接地表达那种心情,他们很委婉,因为流行歌的歌词都很短。

青年频道:嘻哈歌手一般的创作主题是?

孙八一:其实说真的,他们写的有些我都听不懂。可能有的歌手就觉得我是这个所谓的圈子里面的人,我写的东西不需要外面的人听懂,只要这个圈子的人听懂就行了。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想写的是哪怕这个圈子的人不喜欢,圈子外的觉得这个音乐还可以,这样我觉得就已经成功了。喜不喜欢听是一回事,知不知道又是另外一回事。

青年频道:在你看来,他们是利用一些专业术语,或是“黑话”去营造这样一个小圈子壁垒。

孙八一:对,有一些写的也挺好的,不管歌词是想表达正能量还是负能量的,只要到位我觉得就挺好的。就那种又想模仿又想做自己的风格的样子,让人看了很难受。

青年频道:就好像只学了一个皮毛而已。

孙八一:就不是自己的东西。本来就说唱音乐就是从西方搬过来的,复制粘贴变动不太,应该剪切粘贴,然后再加上自己的文字,或者符号才对。

永远让这个圈子里的人喜欢你,就会丧失外面的大圈子

青年频道:刚刚我们谈到圈子的问题,你也说过自己跟圈子的人关系不大,这是为什么呢?

孙八一:第一,太远了,我在贵州凯里,我坐在那边看起来和他们好像完全不认识,但像GAI、Bridge、法老这些人我们都认识很久了。我也懂他们的心理,大家可能觉得孙八一和他们在一起不太符合画风。就像公司开会,全部要穿正装,你突然搞了一个睡衣出来那种感觉。

青年频道:那有因为你跟他们看起来不太一样,而产生过什么误会或者隔阂吗?

孙八一:有,在参加节目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理我的,我也不理他们,我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走。

青年频道:你可以理解,也就能接受了?

孙八一:对啊。与其说爱美之心人人有之,还不如说是人的虚荣心一直都在。从小上学的时候,你看哪个同学校服没穿干净,其它同学都不太想和他坐在一起。但我觉得一切都只是表面,就像你校服再怎么不好看,那也要看你的考试成绩,对吧?

青年频道:你不看重小圈子带来的安全感和归属感?

孙八一:我觉得小圈子再这样下去,它自己都不安全了,再怎么给我安全感和归属感?你永远让这个圈子里面的人喜欢你、永远为了这个圈子里的人去服务的话,就会丧失外面的大圈子。

青年频道:“商务说唱”的形象的辨识度非常高,这应该算很大的优势,给你带来的阻碍除了被孤立还有其他的吗?

孙八一:有时候穿的西装有点紧,在台上不好动,动作不达标。

青年频道:怪不得有人评论你说你的舞台表现比较单一。

孙八一:实际上是因为动不了。比如栓皮带,你跳起来一拉它就会出来了,你再一放下这个肚子就出来了。所以为什么(嘻哈歌手的衣服)要宽大一些,确实有他的好处。

青年频道:《中国有嘻哈》播出结束也好几个月了,你觉得说唱音乐有随着节目的热度消退而消退吗?

孙八一:肯定减弱了,因为经过时间的推磨,就会发现很多“假听众”。这个假听众是打引号的,因为很多人作为一个综艺节目去看,他没有把它当做说唱音乐。

青年频道:你担心吗?

孙八一:有一些担心,但也不担心,就像刚才我说的,就算他回归小众,也不是属于我的,我也不是所谓的圈子的,我还是要做让大众知道的音乐,不管他回不回归,我走的方向都还是我的方向。

青年频道:但嘻哈歌手的身份就是你的底色。

孙八一:我觉得这个东西(嘻哈音乐是否流行)不可能你一个人说了算,要全体的说唱歌手一起努力才能改变,但我只能做好我自己的这块领域。

青年频道:有人说过你们利用红了的这段时期赚快钱吗?

孙八一:赚快钱?有啊!天天都有人说我,但是说多了他们也习惯了,我也习惯了。我也说过,现在肯定要去赚钱,我把钱赚了,然后用赚的钱做更好的音乐。而且我做的广告都是良心商家,不是说随便什么都做的。

青年频道:有哪些是你一定不会做的么?

孙八一:有,情趣用品我肯定是不做的。

站在舞台上没有人不想赢,只是说唱音乐的形式更易表达

青年频道:嘻哈音乐里经常有diss、battle,感觉跟传统的人情社会反差很大,为什么在嘻哈文化中,不在乎这种人情体面。

孙八一:其实嘻哈跟任何一种体育竞技都是一样的,只是说嘻哈今天被放大到了舞台上。你看击剑是不是敬个礼鞠个躬就开始打了?说唱招呼都不打直接开火。

青年频道:但其他的音乐选秀节目,大家也一样需要评出一个名次高低,那些就不会啊!

孙八一:那些音乐我说了嘛,他们的歌词很短,我就是想骂你都没有那么多字去骂。说唱的音乐模式是这样,它有那么多字可以表达。我敢说流行音乐也好,其他音乐也好,就是网上说的那句话,“脸上笑嘻嘻,心理MMP”,站在这个舞台上没有人不想赢,只是我们说唱歌手把它表达出来,他们没有表达出来而已。

青年频道:那在舞台上呈现出来的跟你们平常在地下的battle有区别么?

孙八一:肯定有区别。如果你真正了解battle文化的话,你会发现其实在这个节目里我们已经很有礼貌了。打个比方,小青龙和辉子我们都是参加过battle的,但是在节目里他们写的都是比较抒情的歌,他们把battle变成比拼这首歌谁唱的好去了,而不是像已往的battle我们要互相攻击。

青年频道:是不好意思还是因为这是一档面向全国观众的节目。

孙八一:就真的不好意思。以前的battle是这样的,今天我们一帮人坐在这里,主办方让大家过来抽签,如果我抽到了你,我们一笑就心软了,不好去攻击了。所以我是不会和你说话的,因为我知道我要和你开战了。但这个节目不一样,天天住在一起,还要一起选音乐什么的,所以不好意思去搞。

青年频道:这么多嘻哈歌手,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形成了这种默契?

孙八一:因为我们不知道有这样的模式,但只要有一个人开火,我相信所有人都会一拥而上,但没有人去开这第一枪。

青年频道:传播学有一个理论叫“沉默的螺旋”,就是不说出来的共识层面,然后大家都这么做了。

孙八一:都是这样。打比方我们四个选他们那边四个,下来我们肯定要交流,他问你写什么歌,我就说我写一写童年,我们peace不攻击,他肯定就想我也是,我写一写青春。那大家一传,谁都这样,你突然去开枪,那不是所谓的异类了吗?

青年频道:在这种场合下,你也不愿意去做这个异类?

孙八一:我本来就不是这样的,但如果说我是他们那种风格,我绝对是开枪的。

青年频道:所以他们好像也有点虚伪啊?

孙八一:我不敢这样讲,你这样理解应该也对。你看我的歌里面,我没有去开火搞谁的,但如果我真的是他们那种圈子,我绝对开枪,我才不管什么不好意思。

青年频道:你之前说是外在原因导致自己止步前十五强,可以理解为你认为选秀节目的名次并不代表嘻哈选手们真正实力么?

孙八一:对,我觉得要比出来太难了,因为大家的风格都不一样。就像你用红烧牛肉去比炭烧羊腿,这没法比,但我觉得如果比功底的话,我不止十五强。

青年频道:那你之后还会参加第二季吗?

孙八一:第二季还有几个月,我在想的是我是否有提高、进步和变化,如果还是一样的水平,我去了就可能还当炮灰,我的一世英名就威风扫地了。如果我有提高可以去尝试,新一季来了,我也想去拿个冠军。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YOUNG(ID:ifeng-young)

 

责任编辑:解静 PSY032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