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那个油腻的中年男人,是爸爸啊

2018-01-02
来自:凤凰青年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谈心社”

自从“油腻的中年男人”刷爆网络之后,中年男人似乎得罪了全世界,随手一搜,都是一无是处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不如狗?呵呵,有些连丧家犬都不如;

那些连家人都嫌弃的中年男人;

中年女人怕离婚?不,更害怕的是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也只能认怂了;

……

不知不觉间,中年人沦落到了食物链的底层。

这些网文中的中年男人,都长着一张“负能量”的脸:

紧皱着眉头从来不笑,就跟欠他钱一样;眯着的眼睛闪着斤斤计较的光,鼻头和脸颊布满了加班过度的油脂痘;一低头,“三下巴”和“地中海”就露出来了。

更有甚者,“丧家犬”成了中年男人的代名词,因为他们都在生活中“惶惶不可终日”。

冯唐的一篇《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更是把中年男人推到了风口浪尖,网络讨伐声不断:冯唐,你自己不也是中年“油腻男人”?

一片叫骂声中,中年男人似乎成了带有原罪的个体。

实际上,中年期的男人承担着最大的压力:

在微博上曾看到一则辛酸的故事:杭州患癌男子拒绝吸氧,只是为了给女儿省两块钱。

小丽(化名)的父亲2015年就感受到身体不舒服,拖了好久才去医院,被诊断为肝癌晚期。

父亲吃不下饭,呼吸急促,小丽让他吸氧,他却总说“不用,透得过来”。

后来,爸爸对她说了实话:我总希望能给你多省两块钱用用。

即使到了生死关头,父亲还是在想着孩子。

他们总是把你看得太重太重,把自己的生命看得太轻太轻。

处于中年阶段的男人,面临着被离职的工作危机、被离婚和上有老下有下的家庭危机、身体素质下降的个人危机。

生儿育女是最难的闯关游戏

在中国,没有比生儿育女更难的闯关游戏。

网络上有一句话说的好:没有成为父亲之前,每个男人都是风花雪月的才子;成为父亲之后,生活只剩下柴米油盐的蹉跎。

武汉环卫工人侯延卫,6年多吃掉了2吨的挂面。

2012年女儿进入武汉体操学院,1万4的学费加上3千的生活费,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有时候老侯会隔着铁栅栏门,静静地看女儿练体操。

侯延卫家庭条件不好,自从女儿练体操以来,他就坚持吃面,早午餐吃馒头,晚上就是清水煮挂面。

他说:“自己愿意吃更大更大的苦,给孩子一个好的教育环境。”

实际上,中国的大部分男人在有了子女之后都变成了这样:在子女面前笑得一脸轻松,背地里他们忍受着难以想象的劳累、心酸。

知乎上一个名为“第一次当了爸爸之后是怎样的体验”的帖子获得了3400多万的关注和网友的2521个答案。

认真看回答就会发现,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是溢于言表的幸福,但这个过程却有无限的艰辛。

孩子出生前,担心妻子营养够不够、吃的好不好、是不是生病了,生怕一点小差错带给孩子一辈子的影响;

孩子出生后,孩子就成了生活的全部:朋友圈是他,聊天的话题是他,拒绝了朋友们的聚餐安心在家陪他。

慢慢地,曾经襁褓里的孩子长大了,但父亲眼中,他永远都是那个需要他帮忙的小孩。

等到孩子成家了,他们也老到无法给予支持和保护了,于是他们选择了尽可能多的减轻孩子的负担。

安徽一男子在知道儿子考上大学后服用农药,自杀身亡。

父亲自杀的原因是觉得儿子上大学后要花更多的钱,自己生病也治不好,不能再浪费钱给儿子增加负担。

《奇葩说》曾有一期就“该不该支持父母主动要求进养老院的做法”展开讨论:

蔡康永说:“如果提到钱,很多事情都说不下去”。

这句话,也正是父母们选择离开儿女身边的原因。

不忍心看到孩子为钱所累,所以宁愿接受冷冰冰、没有温暖的服务。

据北京养老机构的调查数据显示,有近九成老人“自愿”去养老院,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在家没人照顾和怕拖累子女。

人到中年,其他的暂且不论,生活就先给了中年男人一闷棍:

以前一口气跑上10公里,也是小菜一碟;现在碰上家里电梯坏了,提着两条鱼和一袋蔬菜爬到6楼已是气喘吁吁。

家里的药从来没少过,治头痛的、眼干的、嗓子发炎的药水放了一箱,另一箱是缓解肩膀疼、脖子僵、腰肌劳损的膏药。

逗孩子再也不能举高高,双臂举起几十斤重物的岁月已经过去。现在稍有这种冲动,身后的妻子就怒目:不知道自己斤两,还以为你是小青年呢?

中年男人,没有一个能逃过身体发虚的命运。

前不久,一个摄影师发帖称去给黑豹乐队拍照,看到鼓手陈明义端着保温杯喝水,并配文:“不可想象啊!当年铁汉一般的男人,如今端着保温杯向我走来”。

曾经鲜衣怒马、不可一世的少年,如今在保温杯的热气中不见当年的风采。

正是日渐虚弱的中年男人,用自己的健康换来家庭的欢笑。

湘雅二医院大门口,一个中年男人每天跪在路边行乞,有人向他捐钱,他就叩头感谢。

这位父亲周传林41岁,有了女儿后为补贴家用,他去做挖煤工作。20年后,他被检查出得了重度“矽肺病”,日常呼吸困难、不能做重体力活。

不久后,女儿小林被检查出“贫血症”,需要20多万的手术费。这个朴实的男人走投无路下只能跪地行乞。每天收到的捐款,他一点都不敢用,想留着给女儿做手术,自己饿了就去垃圾箱里捡吃的。

筷子兄弟的《父亲》歌词里写到“每次离开总是/装作轻松的样子/微笑着说回去吧/转身泪湿眼底”。

中年男人往往话不多,但沉默的他们用并不宽广的肩膀挑起了一个家庭的重担。子女长大了,他们的身体也被掏空了。

中年,也是过劳死爆发的“高峰时期”:

都凯丹广场嘉禾影城一男子在看电影期间突然发病猝死,据家人透露,该男子虽然只有44岁,但已经与高血压、高血脂等疾病相伴多年。

据《中国脑卒中防治报告(2015)》统计数据显示:中年人血脂异常和超重肥胖的检出率与老年人差不多,再加上中年男性的吸烟率远高于老年,中年人面临着较大的工作压力、家庭负担,另外还有不合理的生活方式,“中风”患者中一半多都是40岁以上的中年人。

更有15%的40岁左右中年人,长期处于高风险之中。

年轻时加班加点、近乎自杀的工作,到了中年阶段集中爆发;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组合层又决定担当“家庭顶梁柱”的中年男人不能休息。

于是,中年男人成了最脆弱的一类人:外表油腻,身体羸弱;不敢死,也活不好。

人到中年幸福感最低

对于中年男人来说,最可怕的就是拼尽全力,仍然败给了生活。

中年男人已经不是初出校园的毛头小子,错了还能重来,不会还能学习;就算是被解雇,反正是一个人,也还年轻,总能找到一条活路。

中年之后,错了就是能力不足,心思不在工作上;不会就是落后,面临着解雇危机;一旦失去工作,就意味着幼小的孩子和白发苍苍的老人失去了生活来源。

张爱玲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好,“中年以后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

所以,这个时期的中年人有着最低的幸福感。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博士伊万娜的团队对年龄与幸福度的关系进行了长期的跟踪调查,结果显示:

人们对于生活满意度和年龄组成了一条U形曲线,这条曲线被命名为“幸福曲线”。

伊万娜发现20岁之前和65岁之后是生活满意度最高的时期,20岁之后生活满意度开始下降;到了中年,生活满意度曲线到达最低点。

也就是说,大部分的中年人无法从生活中获得幸福感和满足感,情绪低落,人生失意。

电视剧《人到中年》非常生动地刻画了这一时期的中年人形象:男主角贺立群和妻子用大半辈子的积蓄年买了房,本以为稍微喘一口气,亲情、友情、工作、事业的麻烦事接踵而来。

搬入新家的第一天,贺立群的母亲就被大哥“打包”送回,接下来是妻子的母亲以照顾女儿的名义也搬了进来。两个老太太住进了主卧,常常起争执。

因为父母的矛盾,贺立群和妻子也常常吵架,面临着婚姻危机。

他们的女儿处于叛逆期,加上家里的乌烟瘴气,女儿的脾气变得非常古怪,经常和夫妻俩闹脾气。

贺立群也面临着工作危机:因为家庭经济压力到外面代课被校长撞见,当着全校的面被批评还贴了大字报示众,最终他丢了工作。

这也是大多数中年人面临的困境:在家庭、生活、工作的泥潭中,苦苦挣扎。即使精疲力竭,仍然走不出颓境。

那个油腻的中年男人是爸爸

生活中的他们总穿着带着汗渍的衬衣,从来不知道潮流是什么;不懂网络流行词,拿着手机连导航都不会用;挺着大肚腩,一身汗臭味。

别人看不起他们,却不曾想他们用自己的油腻,换来了孩子的清爽。

年初的一条新闻让很多人心凉:

一个年仅10岁的小男孩,告诉别人:“我这么好,我爸妈不配有我这么优秀的儿子”。

他的爸妈是普通职员,开着几十万的日产车,仍然支持他学习奥数、围棋、体育;他沾沾自喜的英语口语,不知耗费了父母多少心血。

孩子最大的自私就是一边花着爸爸用命换来的钱,一边嘲笑这个男人已经配不上自己。

《美丽人生》中的中年父亲圭多曾令很多人动容:

法西斯政权推行极端民族政策的时候,犹太人圭多和儿子都在逮捕名单上。被强行关进集中营后,狱中阴霾的气氛和死亡的威胁让人崩溃。

担心儿子留下心理阴影,圭多选择了欺骗,他告诉儿子现在经历的只是一场游戏,儿子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如果顺利通过游戏,儿子会得到一辆坦克。

饥饿、恐惧、寂寞,圭多都默默承受,他一边干着最脏最苦的活,一边继续为儿子编织美丽的谎言。

为了掩护铁柜中的儿子,圭多笑着走向纳粹的枪口,死亡的前一刻他还在暗示儿子不要出来。最后,儿子获救了,他却惨死在枪口下。

或许在他们心中,无论是视为生命的面子,还是透支身体的劳累,在孩子的欢笑面前,一切都不算什么。

他们最怕的就是,子女说他们已经配不上自己。

立志成为“中国迪克”的浙江爸爸罗书坚是一名快递员,儿子6个月的时候被确诊脑瘫,但他从不曾放弃。

儿子最喜欢热闹的环境,近两年他带着儿子参加了8次马拉松。

“每次跑步的时候,儿子都会露出笑容。那我就把双臂和双腿借给他使用,能让小柏快乐,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

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了跑步界的一个传奇,很多人到现场来看望小柏并给予帮助。在这些人的支持下,罗书坚更加努力。

他也开始帮助那些有同样遭遇的人,现在每次跑步他都穿上印着“关注星星的孩子”的蓝色衣服,期盼能为更多的孩子带来好运。

实际上,罗书坚在一次跑步中也曾坚持不下去,但是儿子永远是他的意志力来源。

山东一男子的女儿患病,需要进行肝脏移植。

患有脂肪肝的父亲每天控制饮食,并天天绕着大明湖跑10公里,三个月内减掉30斤。父亲的1/4肝脏给了女儿,手术成功后有人问他怕不怕,他说:“为了孩子,哪有害怕的!”

对于一个父亲来说,只要孩子需要,他们就能超越所有极限。

作家刘墉曾写过一段话:“年轻人!有一天你会发现,总是跑在你前面,被你同学称为‘不累的机器人’的父亲,居然会跟在你身后狂喘;有一天你会发现别人买你的面子,却不再买你父母的交情;有一天你会发现总是拉你一把,那强有力的大手,居然孱弱而颤抖地伸出手来,请求你的扶持;有一天你会发现你心中永不衰颓的老人,可能写出最后两个,已经难以辨认的字:‘救我!’”

生活在代际之间永远守恒:为你付出的中年男人越来越老,而你的生活越来越好,他离开的时候也正是你的人生鼎盛期。

在社会群嘲中年人的时候,别忘了,那个油光满面、不修边幅的中年男人,是爸爸。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YOUNG(ID:ifeng-young)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