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百人计划|36氪创始人刘成城:泡沫对于社会来讲是一个褒义词

2017-12-18
来自:凤凰青年
正在加载...
播放列表:

在热点频出的当下,每一种流行文化,每一篇爆款文章的背后,都反映出这个时代人们的价值观和审美取向- 这也是我们做“100 Points百人计划”的初衷。

100 Points百人计划是凤凰网青年频道2017年推出的一个青年人物专访计划。在繁杂与剧变的时代中,百人计划以“人”为标识,去记录在岁月洪流中闪耀的2017年。在这个计划中,我们提取十个焦点领域,并在每个领域中选取十位有想法且把想法付诸实践、享受凭一己之力改变社会的过程的“新享法”青年,跟他们聊聊当下的现象和变化,听他们对加速到来的未来的期待,以及身处变局之中的观点。我们相信,经由我们收录整理的100位青年的100个观点,将绘制成2017年的时代平面图,供后来者查询与回溯。

文|七月

在即将过去的一年里,虚拟货币比特币从单个不足1000美元的价格突破19,000美元大关,暴涨幅度高达1900%,而一项来自路透社的技术分析表明:比特币价格上涨势头明显,突破20000美元关口指日可待。从2009年提出比特币的概念至今,仍旧有很多人搞不清楚,算法怎么会产生货币?用电脑挖矿,是类似于小游戏《黄金矿工》里的操作吗?比特币一次次地分叉又是什么鬼?

和互联网一样,比特币有着全新的底层技术,运行原理和上层应用,历史上从未有过类似的东西。有人说“给普通民众讲清楚比特币是什么,就像给80年代的民众讲清楚互联网是什么一样困难。”质疑比特币的声音也从来没有停止过:洗钱、庞氏骗局、投机、泡沫……在比特币价格暴涨的当下,更有经济学家警惕17世纪的郁金香泡沫再次袭来。巧合的是,在与36氪创始人刘成城的对谈中,我们也聊到了泡沫的话题。刘成城认为,固然泡沫的幻灭对个人来说可能是一场巨型的灾难并造成短期的资源浪费,但长远来看,泡沫对于社会是一个褒义词。

刘成城毕业于北京邮电大学、中国科学院,一直对创业感兴趣的他本科开始研究国内外的创业项目,将项目名称、研究方向、商业模式、开发周期等一一记录在博客里——也就是36氪的前身。如今经过了六年时间,36氪已经成长为以36氪媒体为核心,综合氪空间、创投业务(鲸准),为创业企业提供融资对接、办公空间等服务的科技创新企业综合服务集团。12月13日,在WISE2017新商业大会上, 36氪正式公布获得首轮融资,融资金额3亿人民币,这也是迄今为止国内新传媒行业规模最大、投资金额最高的融资之一。

曾有人评论,在中国的企业家里,很少有通用的品质,除了讲求逻辑。刘成城也不例外,在这次访谈里,他谈到了分拆36氪各个业务的逻辑、投资与创业孰先孰后的逻辑、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的逻辑。

正如过去区区二三十年间,互联网引发的革命、暴富与平权,因比特币而走入大众视野的区块链技术也正在重塑金融业格局,掀起一场新的暴风雪。当你下次再遇到某个年轻人说着自己的梦想是“改变世界”时,别一笑置之,他们很可能不只是说说而已。

投资的时候只看商业价值,但社会价值是基础

凤凰青年: 36氪发展到现在已经有多少员工?

刘成城:现在是700人左右,媒体公司有200多人,氪空间有200多人,这加起来应该就有不到600,鲸准有100人左右。

凤凰青年:三家公司独立运营,之间业务的关系是?

刘成城:只能说服务了同一个行业,但服务的是不同的客户。我们媒体业务这块是带有很强的创业投资属性的科技媒体,主要服务的对象从用户端来说就是读者,这里面可能有互联网行业的人,创业投资的人以及其他对这个行业感兴趣的人。鲸准是服务于投资机构的,就是VCPE的机构,他们用我们的系统找项目,管理整个机构的运作。氪空间是服务有办公室需求的创业者的,而且是十人以下为主的创业公司。所以我们是一个产业,但是不同的客户。

凤凰青年:你曾说“做好了社会价值,自然就拥有了商业价值”,这是在创业过程之前还是之中想明白的呢?

刘成城:我觉得大部分的公司都有社会价值,哪怕你卖包子卖服装,也都是有社会价值的。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当时有一些创业者只讲情怀,或者说把情怀跟商业模式混在了一起。但我们在做公司的时候,两个角度要同时考虑。商业价值肯定不用说,这是公司能长期存在的一个基本条件,你必须要符合正常的商业逻辑,有自己的商业模式。拿我们的媒体业务来说,我们肯定对于整个社会创业创新的意识教育有很大的作用,这个是服务的读者;我们的商业价值肯定是服务于我们的广告客户。这是两个人群,如果你把他们混为一谈,可能商业模式和社会意义都很难做成功。

凤凰青年:明白了,你们在做一些项目的评估和投资的时候,这个项目的社会价值会占到评估的多大比重?

刘成城:投资的时候当然只看商业价值。

凤凰青年:社会价值不会为项目加分吗?

刘成城:社会价值是基础,并不是不看社会价值。社会价值看你怎么理解,我觉得为用户提供满足一种需求的产品,这已经是一个社会价值了,不管是什么产品,你要不满足客户需求,后面的商业逻辑肯定更不存在。所以我觉得社会价值在投资的时候是不用讨论的一件事情,它是一个基础。在做投资行为的时候,主要讨论的是你在满足了客户需求之后的商业逻辑是什么?我觉得社会价值更多的是企业用于对自己的形象和上下游关系处理上的一个东西。

凤凰青年:有可能是一个企业建立之后慢慢发展起来的?

刘成城:我觉得大部分优秀的公司应该是第一天就有,只是说可能没有很好的表达出来,现在比较少的企业会只考虑商业模式和商业变现,我觉得这样的企业能成长成大企业的会比较少。

凤凰青年:明白。你是技术出身的,但创业初期却选择了做创投媒体,你觉得技术学习的背景在你创业的这六年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刘成城:我是学技术的,但是严格意义上来讲也不能算技术出身,因为我没有做过技术类的工作。至少我对互联网IT技术还是比较了解的,我都知道每个东西是做什么用的,这对我们公司的发展还是挺有帮助的。技术其实是创新的延伸词,包括36氪做这个媒体,我们关注的也是技术和创新,所以说我们不能只关注着创新什么也不干。我们一直想做一些创新的东西,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尝试,试过很多创业方向,等于最后变成今天这三个方向吧。

市场需要敏锐持续的关注,但不能追风口

凤凰青年:但现在整个大环境是在变化的,包括您自己都在说互联网红利在逐渐消失,您现在要做鲸准这样一个新的创业项目的原因是?

刘成城:这是两个问题,先说创业环境的变化,大概2015年的时候,总理提出了“双创”(作者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是整个创业环境的里程碑事件。我们是2011年开始创业的,那时候的创业者都比较草根,我们都说百度、阿里的高管都不会出来创业,但是基本到2014年这个现象就改变了。2015年双创这一波又加入进来很多创业大军,但很多人可能对创业的认识比较薄浅,进来之后遇到挫败就又退缩了。后来2016年,社会的创业热情又在向下行。我觉得这个东西对大部分人来说可能有意义,但是对于一部分不考虑环境的创业者来说,有没有这样的环境都要创业,意义就不大。

所以今天来讲,创业者的素质肯定比几年前高很多,竞争的门槛当然也会变高,这是创业环境的变化。对于我们来说,这几年我们主要还是根据自己企业的发展需求,来考虑我们的战略布局,而对于市场来讲不那么敏感。市场需要敏锐、持续的关注,但不能追风口,不能说什么事情火了,你就去做,这个你也做不过来。我们在这方面,包括氪空间,包括鲸准,都是从我们企业自己想在这个产业链上下游,结合我们原来已有的资源做更多的布局,是从这个角度来考虑的。

凤凰青年:但国内的环境和国外不同,我有看到很多用户质疑创业公司是否会把核心内容上传到鲸准平台。

刘成城:这个背后其实有一个逻辑,就是我作为这个公司的创始人,或者说这个产品的创始人,我们对这个东西的未来是有一个评估的。也就是说,我们已经100多人一两年时间投入进去做这个事情了,那至少也是个几千万的投入。对于我们来讲,是因为我们觉得那样的目标能达到,但是用户在评价我们产品的时候,他是基于我现在能提供的服务来评论的。我们今天能提供的服务肯定是不完善的,所以说这是两个不同层面的对话。

我们自己做这件事情是因为我们相信投资机构或者说投资这个行业一定会信息化。投资行业现在还是一个非常不信息化的行业。我们相信这件事情一定会发生,直到今天我也还是这么想的。所以我们是基于这个逻辑在投入做这样一个产品,今天它有什么瑕疵我们都是能够接受的。但用户的逻辑是他现在有什么样的体验,这是两个维度的对话。我觉得公司和产品是包括品牌是养出来的。鲸准做到今天,虽然有用户能挑出毛病来,但是它在市场上已经是非常有竞争力的产品了。如果有客户也相信投资可以用信息化的方式来提高效率,他来找的这个类别的产品中,我们一定是最好的,因为我们在市场中的投入和积累是最多的。

凤凰青年:这些年从自主汽车泡沫到互联网泡沫,我感觉现在投资领域也出现了一些泡沫。鲸准现在去做投资金融信息的服务,它是不是在预判这个趋势,给大家做一个服务型的产品呢?

刘成城:对,我觉得肯定是预判了这个行业会有这样的需求,我们才会投入这样的时间和资源去做这样的东西,这个是一定的。但是泡沫看你怎么说,泡沫是贬义词还是褒义词?

凤凰青年:我觉得有一点点贬义的成分在。

刘成城:创业是褒义词还是贬义词?

凤凰青年:创业现在应该是个中性词。

刘成城:是,但几年前是个贬义词,当然可能现在对一些人来讲又是褒义词。我觉得泡沫对于社会来讲是一个褒义词,这个社会因为有了比如说互联网泡沫,所以互联网的进程提速了。因为有了共享单车泡沫,共享出行的进程提速了。只不过相对于资金来讲,泡沫消耗了大量的资金,对于一些人来讲,进入这个行业创业后来死掉了,然后退出这个行业,对于他们来讲可能是个贬义词。

凤凰青年:在泡沫消失,资本寒冬的局面下,你觉得对于现在的新入局的创业者来说,新的机会在哪里?

刘成城:我觉得什么时代都有机会,就是看你有没有撬动这个机会的钥匙。这个钥匙可能是时间,可能是资源,可能是智慧,可能是一个团队的投入之类的,只不过说机会有多少。可能大家觉得前一两年就像在沙滩上捡贝壳一样,有好多好多机会,今年就变成了只有一些特别传统的、或者说特别线下的机会了,就是这样的区别。

机会没有高低好坏之分,但每个时代都有。今天的话,再专业的人也无法去总结现在有什么好机会,只能说现在有很多创业者在做什么事情,还有很多机会没人意识到,但可能有一些人准备在做。我也回答不了现在有什么机会,我要知道的话我就去做了。

创业是一个平衡的过程,很多问题换个角度就能解决

凤凰青年:具象一点来说,有没有哪些人应该具备怎么样的性格特征,他才比较适合创业呢?

刘成城:什么特点能创业这个总结不出来,你要问两三千个人可能能问出来两三千个特点来。但什么样的人不能创业是有的,我个人觉得心理比较脆弱的人是不能创业的,比较刻板的人也是不能创业的。因为创业需要脑子比较灵活,很多问题换一个角度就能解决了,如果特别死板的人,他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这样是很难的。心灵脆弱的人不能创业是因为创业是一个平衡的过程,平衡什么呢?平衡的是冲突,这里面有很多冲突。团队里面的冲突是大家理解最多的,其实背后隐藏着更多的,比如说,你想做的事情、需要的资源和你手上的资源这样不匹配的冲突;市场竞争的格局跟你能兑现的产品服务的速度的冲突。这些东西,一个冲突解决不了那得焦虑死,所以说心态不好的人肯定是不能创业的。

凤凰青年:你有印象特别深刻的,花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才去解决的冲突吗?

刘成城:当然有啦,这每天都有啊!比如说我们公司在2014年的时候,我想在原来的创业媒体之外,横向做一些业务。那这个时候公司里就有一些反对的声音,当时讨论的主题简单来说就是做这些东西需要这么多资源,而我们只有这么点资源,资源是不匹配的。那怎么做?如果做出来失败了造成资源浪费怎么办?当时这个讨论还是持续了比较长的时间,可能有一两个月。但是我觉得既然在战略上确定之后,那我们没有资源就去找资源做嘛,后来在2015年底,氪空间拿到了一轮投资,慢慢地长成今天这样。

凤凰青年:现在很多年轻人刚从学校出来就去做创业和投资相关的事情,你觉得这样做的投资回报率高吗?

刘成城:这个说了是不是会得罪人?我个人觉得年轻人不应该太早做投资。因为投资这个事情有点飘,如果你先做投资,以后基本上很难再做创业了,而先做创业会比先做投资好很多。先做投资的话,你看起来好像裁判一样地去评判很多企业甚至企业家,但实际上你看到的只是一小部分,背后有很多东西你是看不到的。

而先做创业的话,只要你心态比较平和,创业失败了也能接受的话,我觉得创业失败也比正常的路径会好一点,这样你会对社会、对工作的理解更深刻一点,所以我建议年轻人先做创业。

成功率或者回报率的话,不能从财务角度去算,如果你做得方向好,真的经历过一个企业的周期,还是非常难得的体验,我觉得这就已经算一个很大的回报了。

凤凰青年:是,因为现在有很多热门领域,比如共享经济、AR、人工智能,年轻人觉得去这些领域进行投资会比自己创业来得更加容易。

刘成城:那是纯从财务角度考虑的,但投资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如果有资金的情况下,看起来只要我发生了投资这一个动作,就可以完成投资了,但这不代表你一定有回报。

凤凰青年:最后这个问题比较成功学,在你接触到的各种创业成功者中,他们有什么共同的性格特征吗?

刘成城:成功人士有什么性格特征?我觉得没有那么绝对,但可能会存在一个弧形结构。就是相对来讲,成功人士里面最成功的那一批人心态更平和,中间这些性子会更急一点,再往下,做一些小生意的可能也会是平和的。大概是这样一个架构。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YOUNG(ID:ifeng-young)

责任编辑:解静 PSY032

专注

百人计划

2018-03-19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