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百人计划 | 辛里有束工作室创始人胡辛束:存在即合理,爆红则更加合理

2017-12-08
来自:凤凰青年
正在加载...
播放列表:

在热点频出的当下,每一种流行文化,每一篇爆款文章的背后,都反映出这个时代人们的价值观和审美取向- 这也是我们做“100 Points百人计划”的初衷。

100 Points百人计划是凤凰网青年频道2017年推出的一个青年人物专访计划。在繁杂与剧变的时代中,百人计划以“人”为标识,去记录在岁月洪流中闪耀的2017年。在这个计划中,我们提取十个焦点领域,并在每个领域中选取十位有想法且把想法付诸实践、享受凭一己之力改变社会的过程的“新享法”青年,跟他们聊聊当下的现象和变化,听他们对加速到来的未来的期待,以及身处变局之中的观点。我们相信,经由我们收录整理的100位青年的100个观点,将绘制成2017年的时代平面图,供后来者查询与回溯。

采写| 胡艺瑛

不久前,在许知远对话张艾嘉的访谈中,“黄金时代”这个人文气息浓烈的命题再次被抛出。如许知远所言,20世纪70年代的台湾,一如“五四”时期的大陆,人文社会的一切细枝末节都在恰如其分的浸淫中泡发,大量新鲜面孔和作品的井喷叫大众猝不及防却又争相狼吞虎咽,它们经历时代吞吐消化后保存至今,让人不禁密密回过头去怀念那些有光的日子。

我们总是说,文化易老,文化已老。大众对于黄金时代的一团和气念念不忘,继而又声嘶力竭地给当下的繁杂涌现当头一棒。安迪·沃霍尔曾在半个世纪前放言:“每个人都能在十五分钟内成名”,眼下我们似乎已经以身试法了。在安迪离世20多年后,Facebook和twitter才发布了第一张帖子,他永远幸免于网络化的入侵与席卷,却也无法亲视今时今日“成名”二字穿上了更加鲜明具象的“外套”——正如胡辛束所言,他们推送的第一条公众号就轻易突破了10w+。

在这个位于东三环某栋写字楼的工作室内,下午四点,年轻人们扎堆捧着外卖埋头工作,这个尴尬的时间甚至分不清他们在吃的是午饭,还是晚饭。但也许这也跟所有创业公司的下午四点无异,忙碌、高效,焦头烂额又一腔热血。她穿梭在几个工位之间,不带一点含糊地做确认,挑毛病,下定论——这是辛里有束的创始人胡辛束,当谈起网络上与“胡辛束”捆绑在一起的“少女心”概念,谈起网红经济背后的风口与破风,谈起大众对于公众人物的人设偏好,以及背后所折射的心理需求,她将外头的雷厉风行一并收起,全程一本正经直言不讳。

作为2017 Forbes 30 under 30 Asia的入围人选,自媒体“胡辛束”完成了天使轮融资且估值高达3000万,从“胡辛束”到“辛里有束”,她的身上,必然有“黄金当代”的无数眉目与痕迹。

Andy Warhol说过——“每个人都有15分钟成名的时间”

凤凰青年:长久以来,外界给你贴了许多标签,你觉得“作家”的比重是多少?

胡辛束:曾经很重,自从一个人变成一个团队之后,“作家”的标签好像已经不那么重要了,但其实不是。

凤凰青年:现在介绍自己的时候,你潜意识里第一个蹦出来的身份是?

胡辛束:辛里有束创始人。

凤凰青年:从创新工场到奥美,又跑去环时互动担任杜蕾斯的新媒体编辑,再到被全世界3%的人关注的自媒体人,你的经历丰富又走运,有哪些“过来人的话”吗?

胡辛束:我本人很喜欢的一个理论——在一个工作不痛苦或是让你有荣誉感的地方工作,这个其实很重要。所以之前有人私信问我关于学业和工作的选择问题,更多时候我都说“开心就好”——一定要做一件让自己开心的事情。

凤凰青年:其实我头一回知道你是计算机专业出身的时候,还蛮惊讶的,因为你的形象和“工科女”完全不搭边。

胡辛束:小时候我理科比较好,以为自己会是居里夫人。大学的一次高数挂科,让整件事情看起来都不一样了。但我很感激这段经历,学理工科的人,逻辑性到底强一些,处理方式也会偏男性化,这对于创业者尤为重要。纯感性思维的人在输出内容的时候,是一件很占便宜的事情,但当你真正操作起来,还是需要两种思维并行。

凤凰青年:这样说来,你更像是一个半路出家的自媒体人,你认同吗?

胡辛束:我觉得任何一个自媒体人都是半路出家的,因为这个角色几乎不需要任何专业技巧,也没有人打一开始就彻底走上这条路,就算是媒体人转型自媒体人,也是半路出家。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没有终极答案。

凤凰青年:作为一个“半路出家”的自媒体人,“自由选择”的机制让很多人“摊上了好事儿”,但过于自由会不会变成一件坏事呢?

胡辛束:其实我还特意思考过这个问题——为什么越来越多人勇于表达自己的同时,也有越来越多人愿意Follow他们,后来我发现这个群体都有一个共性——他们绝大部分是做广告出身,非常清楚用户的需求;另一部分做媒体出身,他们专业撰稿,了解表达效果;第三部分自身才华横溢,且涉足文字、绘画、视频剪辑和话题营销;第四部分属于偶然,Andy Warhol说过——“每个人都有15分钟成名的时间”。

凤凰青年:既然人人都是半路出家,总有“专业选手”和“非专业选手”之分,你怎么看待“非专业选手”所面临的优势和困局呢?

胡辛束:所谓“专业选手”——他们在接受传统教育的时候,必然也会受到限制——所有老师都会教你应该怎么思考,怎么解题,还不忘在开始之前写个“解”。对于我们而言,这个过程往往是松驰的、不被原有定义框住的,这就是利好条件。

凤凰青年:但“困局”却有可能是“人人平等”的集体问题?

胡辛束:我觉得“困局”不在个人身上,在于大环境。自媒体本身是一个新职业,没有任何既有模版可以copy。罗振宇说过一句话我非常同意——“自媒体将进入一个混沌期,每个人都会在这个过程中被洗牌,因此你得找准未来的角色”。我认为眼下就是这个过程,很多自媒体人已经进行了二次创业,还有一部分在努力地将自媒体这个身份凿得更实。

凤凰青年:根据长期作为一个“参赛者”的观察和思考,你认为市场都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潜在筛选喜好?

胡辛束:有一本书叫《定位》(作者注:被誉为“有史以来对美国营销观念影响最大的书籍”作者:艾·里斯(Al Ries)、杰克·特劳特(Jack Trout))——“你的名字能否被人记住,你给自己贴的标签是否有用。究竟有没有人和你在一个山头,你是否能够把其他人踹下去,其实这包含了大量技术。”

凤凰青年:显然你是被市场“选中了”,这是必然事件吗?

胡辛束:我的真名不叫胡辛束,它出现的根本原因是因为我需要一个全世界几乎没有人会取的名字,这就是我给自己贴的标签。最开始我在用“少女心”这个,我认为当人们在见到真人发现我的形象和“少女心”存在对冲,就会激发好奇心。

凤凰青年:近年来自媒体市场的热度越来越高,但自媒体大军的门槛却在以人们肉眼可见的速度刷刷往下降,你有这个感觉吗?

胡辛束:是,这确实是一个比较明显的现象,但“自媒体的门槛越来越低”这个说法可能不太负责任。

凤凰青年:为什么这么说呢?

胡辛束:首先我觉得大众对“自媒体”这个词的认知存在个体偏差,有些人认为开一个公众号就是自媒体;有些人认为通过媒体渠道发声才算,所以当听到“我觉得自媒体门坎越来越低了”——其实每个人心中所指并不一样。

凤凰青年:这种“各有所指”是一件好事吗?

胡辛束:大众对于自媒体的理解不一,在我看来并不是一件坏事。就整体大环境而言,越来越多的人愿意用一种自有渠道发声,就跟“全民卓伟”类似,我觉得这是必然的事情。但为什么这个说法不负责任呢?因为发表观点和成为一个自媒体人之间,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凤凰青年:它们之间最明显的区别在于?

胡辛束:责任感。如果你是以网民的立场发言,内容其实并无所谓,因为你不用对言论负责任。但是每一个自媒体人在输出观点的同时,就意味着对用户负责,你不能忽略事件的真实性和三观。

撩和污这两个词,其实完全是两种程度的东西

凤凰青年:眼下网络上铺天盖地的报道都将“胡辛束”的名字跟“少女心”捆绑在一起,从什么时候开始它被设计为一个卖点?

胡辛束:“卖点”说不上,在最初建立公众号的时候,我的个人简介就叫“一个人的少女心”。很简单,这是我非常擅长表达的东西——我内心就是这样一个人,虽然长得不像,说话方式也不像,但这些都是外在的东西,少女心的本身就是心,不是住在你皮肤里的东西。我非常擅长挖掘一个人对于少女心的反应。最后无论是传播过程,还是用户认可程度,“少女心”这个词自然也被提到了最高量级。

凤凰青年:“少女”们的钱真的那么好赚吗?

胡辛束:你觉得你的钱好赚吗?

凤凰青年:我觉得挺好赚的。

胡辛束:什么样的女性最容易冲动消费?其实就在18—25岁这个区间之内,她们有一定的消费能力,并愿意为新鲜事物买单——这是普测和大数据告诉我们的。

凤凰青年:“少女心”被光明正大打包出售的同时,“污”文化依然在内容生产的主线上占据了重要位置,这两种看起来相悖的内容形式是怎样共存的?

胡辛束:你认为什么是“污”?

凤凰青年:被撩到。

胡辛束:撩和污这两个词,其实完全是两种程度的东西。

凤凰青年:那应该怎么准确无误地定义“少女心”呢?

胡辛束:少女心这个词在辞典里是不存在的,从来没有人给它下过定义,这是一件坏事也是一件好事——坏事在于我们没有任何痕迹可循,好事在于任何人都可以定义它。

而我们定义的少女心包含了敏感和好奇心,这也是大众认知的少女心,同时它可能还包含了所谓的“污”,但这些东西只要点到为止,它就是少女心,放肆下去就是少妇心。所以我认为你说有“污”的成分,但又不觉得二者冲突的原因就在于——这符合一个正常人思维模式。

凤凰青年:最开始有想过“少女心”能触动这么多人吗?

胡辛束:超出一部分预期,虽说人人都有少女心,但很少人愿意把自己少女心掏出来,譬如男士就很避讳这个问题。

凤凰青年:你们最初在圈定目标受众的时候,都有哪些设定?

胡辛束:我们最初的目标人群是18—25岁的女孩,后来发现这个群体当中那些比较叛逆的个体会拒绝这个词,却也有一些群体之外的——比如说男性,或者说更高级的女性,他们愿意找回少女状态,我们最初的判定还是太狭隘了。

凤凰青年:作为手机不离手的现代人,我们几乎每天都会接收大量的内容推送,这些推送大致可以分为“情感陪伴型”和“知识输出型”。作为“情感陪伴型”的主力之一,你怎么看待“对于现代人而言,情感陪伴只是一时抚慰,知识输出更加有力”的说法?

胡辛束:我觉得不一定。

首先人是感情动物,再次二者其实都不是刚需。我们对于情感陪伴是有需求,对于知识输出也一样,其实这种需求从来没有停止过。但就像电影台词说的一样——“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对用户而言,每个帐号好像也只能陪伴读者走某一段路。

凤凰青年:随着品牌的大量植入,几乎每一个媒体人都会面临内容商业化的转型问题,你们是怎么做到长期平衡创作与商业之间的关系?

胡辛束:我觉得最重要的点就是认知。

凤凰青年:如果将“认知”的概念具象化,换个说法,在商业化内容的筛选过程中,有没有一些原则是你们必须坚守的?

胡辛束:第一个,我们不接医美广告,理财广告也不会接,因为我们在这两个问题上没有办法对用户负责。

另外,我们每次跟用户合作之前,都会列明合作细则——譬如只允许修改几次,不刷水,无法保证最终阅读量等等,这些东都会提前跟甲方说清楚。

“真实”这个词是任何一个正面人设的刚需

凤凰青年:你觉得自己是一个“网红”吗?

胡辛束:传统意义上应该算吧,上网的红人就叫网红。但我感觉你所指的“网红”还是淘宝网红居多,她们非常擅长利用自己的能力和长相,但其实我不是一个这样的网红。

凤凰青年:过去三年我们不断在讨论“网红经济”的成因和走向,你怎么评价“网红”在自媒体大军中所扮演的角色?

胡辛束:其实我想,他们究竟应不应该被纳入自媒体人这个圈子?很奇怪,自媒体和网红这两个圈子是重叠,但不完全相交的。

至于你所谓的“网红经济”,我很佩服这种经济模式,所有东西存在即合理,如果它能够爆红,说明更加合理。我是觉得很棒,但可能由于我们本身不太像一个MC公司的作风,所以无法复制网红经济的模式。

凤凰青年:从你的观察角度出发,在这个平台上掌握主要话语权的人,都必须具备哪些条件?

胡辛束:拥有话痨体质、持续不断地输出自有观点,是成为网红非常重要的一个特质,当然长得好看也很重要。

凤凰青年:你提出了一个始终在引起大众争议的因素——颜值,你觉得这个选项的占比是越来越重,还是越来越轻呢?

胡辛束:是这样,颜值是一个特别逗的事,如果你的三观有问题,你长得越好看,骂你的人就越多;如果你的三观没问题,你长得越好看,爱你的人也越多。它不是一个起决定性作用的变量。

凤凰青年:如果非要排列次序,它的位置会是?

胡辛束:分享欲、三观,颜值应该比较靠后了。要知道很多高颜值的自媒体人反而并不愿意将自己的外貌作为得分点,甚至拒绝抛头露脸。人和人之间的需求差异真的很奇怪,像我这种每天发自拍反而是因为对自己外貌太不自信。

凤凰青年:其实能够感觉到,你对于平台、受众和内容的思考还是很深刻又多层的。你认为未来的自媒体平台,将会发生哪些显而易见的变化?

胡辛束:呈现形式多样性。其实微博就是从最早期的文字,发展到图片、视频、微博故事、全景图……大家想要展现的内容、方式越来越多样化,这是无可避免的。同时我觉得后续可能还会有若干比较重要的方向,第一是及时性——受众想要得到及时的消息,并且不被骚扰。另一方面,未来大家对于遇见更多有趣陌生人的需会普遍提高,但并不完全出于纯粹的生理需求,而是偏向内心需求。

凤凰青年:同时期在媒体影响力和市场变现率占有上风的博主不在少数,譬如咪蒙,譬如西门大嫂,在这个大家纷纷卖起人设的时代,你为自己搭建的人设是?

胡辛束:好像每一次采访,大家都会用一个“北京姑娘”概括我。我本人就是一个相对比较直接,有自知之明,拥有少女心的人吧。

凤凰青年:你有没有想过,就目前受众的偏好和市场反馈而言,眼下那些特别吃香的人设,都具备哪些共性?

胡辛束:真实。我觉得“真实”是任何一个正面人设的刚需,它意味着说实话,尽管有些人的真实会招人喜欢,也有些会招骂,但真实的本质始终会招人喜欢,总有一些人会站在你这边。

另外就是价值观的输出,“一个人”和“一个营销号”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它是否有自己的价值观输出,如果你的价值观由始至终都是统一的,受众基本都能够接受。

凤凰青年:一些追随你多年的读者回忆,近年来随着“胡辛束”公众号和相关内容的风生水起,你本人身上也发生了从内到外肉眼可见的脱胎换骨。

胡辛束:说俗一点,就是见过好东西的人,总会有一些变化,我最大的变化应该是心理状态。其实现在我们招人也有一个准则,我特别欣赏不卑不亢的年轻人,对于那些容易过分激动的人我会有一定抵触,因为我觉得不卑不亢这种品质,如果在你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以前就已经拥有,非常难得。

凤凰青年:除了心理状态发生改变,还有哪些更加具象的变化吗?

胡辛束:我记得特别清楚,在我第一次去香港之前,那会儿我可能只知道美宝莲,在香港逗留期间我买了第一个名牌包,巴黎世家的,我永远都忘不了刷卡那一刻内心有多痛苦。我以前特别不齿买包,不齿纹身,不齿打耳洞,不齿化妆,后来每一件都深深爱上了。

凤凰青年:“在香港买包”感觉是一件很有仪式感的事情,我发现胡辛束公众号的推送时间几乎都在每晚的22点22分,同样让人觉得仪式感满满,这里面有什么讲究吗?

胡辛束:最初我觉得晚上10点到10点半是阅读高峰期,而我本人是10点22分出生的,所以对于这个数字比较感冒,再加上我当时美名其曰这是“把所有读起来像‘爱’的东西都给你”——我本人是一个仪式感很强的人,所以在数字和日期的选择上,我都会尽量看起来更有意义一些。

凤凰青年:除了内容输出,我们留意到“胡辛束”各种线下活动也办得非常出彩。在“少女心”这个难以琢磨的命题落地的经历中,有什么可以分享的吗?

胡辛束:你想,现在几乎人人都习惯在家里吃外卖,他愿意出去一趟,肯定有出去一趟的理由——为了能够获得一些证明自己出去过的需求,顺理成章地,我们也希望每一次线下活动都能够满足这种需求。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YOUNG(ID:ifeng-young)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