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百子湾女子图鉴

2017-12-06
来自:凤凰青年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杜绍斐

在北京,提到百子湾,很多人会神秘一笑:

「野模和网红梦想开始的地方」「盛产骗子皮包经纪公司」「传媒校花校草聚集地」「十八线小明星发家地」「北京小三儿储存地」…这些标签都属于百子湾。

这里更著名的是漂亮姑娘,下楼吃个烤冷面就能撞见几位,裹着皮草露着大腿,好看得能让路过的外卖小哥撞电线杆子。

美得毫不雷同的姑娘们聚集在百子湾,原因很简单:

这里浓缩了全北京年轻姑娘的明星梦。

东三环以东,东四环以西,北至通惠河北路,南至百子湾南二路的一片区域,就是大家口中的「百子湾」。

这里地理位置得天独厚:紧挨一线明星经常出没的西大望路,沿着百子湾路往西开10分钟车,就能走进地球中心北京CBD。

与首都最高级的地方一步之遥,租金却只有它们的一半,5000块就能租个40平小Loft,便宜又洋气,引来30多家影视公司在百子湾遍地开花,你根本不知道后现代城、沿海赛洛城、苹果社区里住的是哪尊娱乐圈大神。

也许那个吃麻辣烫的大哥,就是制片大佬、广告导演、热播网剧编剧、明星经纪人、摄影师或专拍时尚杂志封面的大片编辑。

「入住百子湾,等于半只脚踏入娱乐圈。」

默念这句箴言,那些没身份没背景却怀揣一夜爆红梦想的影视传媒校花,纷纷搬入百子湾,带着转角遇见大导演的期待,从背假LV的女大学生迅速蜕变为背限量款Dior的「百子湾女孩」。

她们住在这里,相信这里,她们的工作、生活和爱情都发生在这里。

混圈子最重要的是人脉,特别是娱乐圈。昨天一起做指甲的化妆师,也许明天就会去美国给章子怡化妆。

所以,百子湾女孩搬进来第一天就已经踩好点儿:

一线明星和广告导演住在沿海赛洛城,一线名模住在苹果社区南区,传媒影视公司的编剧制片们住在北区。

虽然住得分散,但他们会不定时出现在附近的漫咖啡谈项目。这家漫咖啡坐落在金都杭城2期北门,被淮南牛肉汤、庆丰包子铺和伊兰牛肉拉面围在中间。这个百子湾路南的冷清角落,是百子湾女孩心中的麦加圣地。

在通州娇子、大兴名流、昌平名媛,吭哧吭哧写方案做表格的时候,百子湾女孩已经坐在漫咖啡点上一杯咖啡,等待到此谈事的影视大佬。万一被相中,在热播网剧演个有5句台词的小龙套,能借势涨10万粉。

终于有梳着油头的制片人注意到她们,带着3个网络大电影剧本找上门来。虽然片酬只有5000,但制片人信誓旦旦:「这三部片都有当红流量小生,又是最热题材,播出后一定爆,你作为女主角肯定红!」

经过5分钟深思,生怕错过机会的百子湾女孩,认真在「甄姬传」「蝙蝠男」「加勒比海贼」三个剧本中挑出最近正火的宫斗题材,郑重签下大名,然后数着日子盼进组。

来到梦想中的影视基地怀柔,直到开机,女孩们才发现奶油小生和流量明星一个都没来,女主角早就内定了个锥子脸的当红女主播。

自己的处女作就是在女主播屁股后面当丫头,统共三句台词「参见娘娘」「恭送皇上」「见过公公」。

重复几次,百子湾女孩吃饭、睡觉、甚至上厕所时,耳边都回荡着一个声音:「当娘娘」。

当上娘娘,是百子湾女孩最想抵达的事业巅峰。

可惜,巅峰暂时不打算降临在她头上。三天后,早出晚归的剧组生活就结束了。女孩没当上娘娘,100分钟的宫斗网络大电影,她只活了2分钟。

回到百子湾,每天守着短信等剩余2000元片酬尾款。隔几日,忍不住打电话问制片人催片酬,制片人笑呵呵地回答她:「钱都让导演花完了,再等等吧。」

「好的呢,没事的呀~没有催你的意思哦,就是想聊聊天啦!」

挂断之后,百子湾女孩艰难的皱了皱眉头,轻轻劝自己,要淡定,像有200个2000块那样淡定,上次隔壁的Candy被皮包经纪公司骗钱骗色,自己不过是被拖欠尾款而已。

她相信:总有一天会有真正的「甄嬛传」找到我。

百子湾女孩挺贵的:削骨垫下巴总共88000,大衣32000,包包25000,美瞳200RMB/单只,一个月花3000块做一次头发,不定时去韩国打水光针和瘦脸针,一趟18000。

毕竟,想让大佬注意到自己,就得符合大佬审美,尖下巴、高鼻梁、一头黑长直或性感栗色大波浪,据说被大佬相中的姑娘都长这样。穿着打扮也不能俗气,买包买鞋,是保持高贵气质的必备。久而久之,自然「贵」不可言。

就算没钱,也必须硬着头皮上。为了一夜爆红,百子湾女孩会把自己变成一本「当代高端女性必读教材」,从早到晚没有丝毫松懈。

百子湾女孩的一天从下午1点开始,把疲惫的娇躯从天竺棉四件套中抽离出来,穿上蕾丝睡衣猫步到洗手间,从电动牙刷震动中回魂,花1个半小时化个精致的妆,用一杯鲜榨牛油果汁提前感受上流社会的生活。

然后掏出瑜伽垫一边训练形体一边等待邀约电话。运动很必要,想进娱乐圈必须有身材。但千万不能出门,跑一次步就会浪费0.5克1100块一瓶的LAMER面霜,而且跑步时大口喘气的样子太不优雅。

下午16:00,是百子湾女孩的Lunch时间。如果人脉足够广,她的Lunch会在温榆河畔的中央别墅区度过,比如被邀请去影视公司的周年庆热场子,那里汇聚娱乐圈明星大腕。

为了拿到挂着导演、制片Title的名片,油腻的大导儿、比大导儿还油腻的朋友,都是她尽心尽力讨好的对象。

三两杯下肚,百子湾女孩就得给酒局助助兴,在学校形体课练出的本事终于派上用场——穿短裙劈叉、踢腿、旋转、跳跃,什么都来。

几轮笑声过后,嘉宾们差不多都醉了,再看看女孩们,照样神采飞扬,和来的时候没两样。

结束后,踩着华伦天奴水晶鞋优雅走进洗手间,用云南白药喷一喷刚撞伤的后腰和小腿,再坐地铁匆匆赶去漫咖啡,等待下一个签约机会。

晚上20:00,下午吃的菜叶子已经消化完,但为了保持身材,百子湾女孩不需要晚饭。她们要把Dinner时间用来赚钱,至少要把下一针玻尿酸的钱赚出来。

有的架起手机直播,涨粉1000上热门,金币提现2000元是今日KPI。

有的打理高级私人定制淘宝店,店是上次参加真人秀相亲节目后开始做的,最近的任务是催广州那边的批发市场赶快发货,粉丝们已经开始夺命催了。

「我们是高级私人定制,请不要再把货物堆在厕所了ok?!」不能再因为衣服有氨水味而被退货了,管发货的那帮人根本不懂什么是高级,这让百子湾女孩很烦恼。

凌晨2:00,一天工作结束,终于有空下楼丢垃圾。百子湾女孩必须永远保持精致,就算下楼倒垃圾也要踩着10公分高跟鞋,化个上镜妆。

大家都把Nancy的故事引以为戒:因为出门买煎饼果子没勾好眼线,Nancy就和藏身在街角麻辣烫的导演擦肩而过。

在这里,没人敢浪费任何一个好机会。

百子湾女孩有爱情,但都在地下。

她们还记得后现代城那个22岁女主播Ciny的故事:

每月能收到15万打赏的Ciny是公司主推艺人,因为在直播时公开恋情,一夜之间男粉丝掉了一半。原定她是赛车题材网络大电影女主角,最后公司直接换了个中戏刚毕业的校花,一上映就借「速8」的势头拿下1亿点击,被雪藏的Ciny只能默默搬离百子湾。

百子湾女孩不敢冒这个风险,从不轻易承认自己有男友:

「我单身呢,现在还年轻,事业为重~!」

久而久之,就真的变成单身,因为没有一个圈外人能忍受圈内人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一进片场就失联,毕竟新人没资格坐下玩手机,主演一NG,作为龙套的百子湾女孩就杵在旁边陪演。

白天男友上班时,百子湾女孩还在补觉,不到下午1点根本找不到人。晚上男友下班后,百子湾女孩的工作刚开始,要么奔波于各种时尚酒会,蹭红毯拍照发微博,要么接私活给某时尚杂志举办的活动串场露脸。

到家已经凌晨3点,经常被楼下卖烤冷面的误以为从事特殊职业,远在西二旗的男友什么也不知道,早就睡得人事不省。这种幽灵般的女友正常男人忍受不了,撑死半年就想分手。

在这里呆了1年以上的百子湾女孩,卖力打扮从不期望转角遇到真爱,爱情影响事业发展,她们期待遇见的是星探、导演和经纪人。

更何况这里有太多秘密,哪栋楼里住的是某富商多出的老婆大家心里一清二楚。她们已经没法相信爱情。

夜晚,百子湾女孩收到两条短信,一条来自前男友李二狗:「最近还好吗?」一条来自53岁的秃顶制片人:「明天下午2点来趟咖啡厅。」

按住有点痛的心口,想了想,还是点开制片人的消息回复:「好的哟~」

躺在床上,除了有点久远的爱情,百子湾女孩还要考虑很多问题:硅胶填在屁股上还是胸上?怎么要一个北京户口?下部戏能不能演个娘娘?

这才是她们一天最难熬的时刻,现实问题啪啪拍打着渴望爆红的灵魂。

想到自己在饭桌前劈的叉,厕所里的吐的酒,以及日复一日赔进去的青春,女孩们不禁问脚下这片土地:「我会成为大明星吗?」

凌晨3点,外出工作的百子湾女孩们也陆续回到家。百子湾终于平静下来,真正进入黑夜。

百子湾女孩的更新换代太快了,上一代女孩刚刚搬走,新一代女孩又填充进来,带着跟上一代一模一样的梦想,努力工作。

为拍一页杂志,踩着10公分高跟鞋跳到脚踝红肿。为演一个龙套,跳进半结冰的河里7次。为得到一个角色,连饿一个月瘦到导演要求的标准。

如此努力,因为她们想红,就像国贸的时尚编辑想当主编,后厂村的程序员想上市,西二环的金融男想暴富,望京的新媒体人想10万+。

他们想成功,但他们更想一夜成功。

就像莫扎特说的,有很多人用青春的幸福,作为成功的代价。

新的一天开始,怀揣梦想的年轻人在北京各个角落相遇又离开。

明天会是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YOUNG(ID:ifeng-young)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