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还有哪些沉迷嗑药的动物瘾君子

2017-12-05
来自:男人装

人类就是动物的一种,我们所有的缺点在动物世界表现的淋漓尽致——这其中就包括嗑药。几个月前,我们带你认识了几种沉迷嗑药的动物瘾君子,但堕落的何止它们那几位。

袋鼠:横冲直撞罂粟地

澳大利亚种植了地球上半数的合法罂粟。毫无疑问,为此上瘾的大有人在,但不可思议的是,当地袋鼠也特么上瘾了。

在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岛上,一名叫班尼特的男子发现自家养的袋鼠已经严重鸦片上瘾,它们在国有罂粟种植地里横冲直撞。

吃完罂粟后,连正常跳走都是奢望。农民常在地里发现罂粟弯成奇妙的圈,这不是外星人造访,而是这群瘾袋鼠的杰作。据澳媒最新报道,当地的绵羊也加入了袋鼠的队伍。

 

美洲豹:上吐下泻也要喝

卡皮木是南美雨林一种常见的藤本植物,它是当地巫医制作迷幻药的成分之一,药效极强,被称为“死藤水”。

但人类使用此药的根源要追溯到美洲豹。美洲豹会吃这种植物的叶子和根部。然后在森林里打滚,玩弄其他动物。

你瞅啥

除了自嗨之外,这种植物还会引起上吐下泻,据说美洲豹用这种方法排出肚子里的蛔虫。(也许豹哥只是飞到失禁了?)

在亚马逊的原始部落把美洲豹这种怪异行为,当成神在引导他们尝试这些藤本植物。

死藤水在来这里旅行的西方游客中甚受欢迎,小青年们用此物来寻找美洲豹(但主要是自嗨)。

 

马:我为草狂

疯草是一种成片生长的植物,会引发疯草病。动物若误食它,走路摇摇晃晃,毫无生气,大量流口水。

疯草很有营养,但是马儿一旦吃了疯草,就会暴饮暴食。连续两周就会引起心情抑郁,而且更严重的生理反应还在前面等着它们:体重变轻、行动受损、平衡无力。

疯草并不会引起愉悦感,但可以让马儿上瘾,为草而狂。

不是只有马对疯草有如此反应,牛、羊、骆驼等都深受其害。美国的农民为了预防牲畜磕草,还会专门报班学习。

 

狐猴:千足虫护身符

马达加斯加狐猴用千足虫护身。抓到千足虫,咬一口,这些虫子会释放出一种化学物质,散发出含有各种进攻性气味的混合物。狐猴把这种物质涂在身上防御其他昆虫和寄生虫的侵害。

但这只是千足虫的用处之一。这种“杀虫剂”会让狐猴产生过度的愉悦感,甚至在地上滚来滚去,摩擦自己。

其他的灵长类动物也发现了千足虫的作用。在委内瑞拉,卷尾猴也用其分泌物驱赶落在皮肤上的马蝇幼虫,但没有任何资料显示千足虫会让卷尾猴产生快感。如果千足虫稀缺,卷尾猴还会和自己的同类互相摩擦来分享。

同样作为灵长类,人类也发现千足虫的“妙用”,这是一种极其恶劣的聚会毒品。

 

果蝇:酒不醉蝇蝇自醉

酒精发酵很简单。成熟水果内部的酵母菌使糖分发生新陈代谢,就会产生乙醇。人类酿酒很有可能就是受此启发。但不仅是人类,其他动物也深陷其中。

南非的大象会放纵食用甜美的马鲁拉树果实,在肠道中会发酵出微量酒精,然后醉倒在地。其他诸如鹿、麋鹿、猴子、猪这样的动物也都在发酵水果中一饮而快。除了地上跑的,天上飞鸟也喜欢吃发酵的浆果。

最后登场的是昆虫界小白鼠——果蝇。2012年,科学家在实验中给果蝇准备两杯果汁,一杯含酒精,一杯不含酒精。

试验发现,近期交配过的果蝇不喜欢酒精,而没有交配过的果蝇则喜欢酒精。这和单身的你深夜买醉大概是一个道理。

 

鸟:蚁浴

鸟类学家发现,很多品种的鸟类都有着同一种习惯——用嘴叼起一只大蚂蚁,在自己的羽毛上来回摩擦。

这一“蚁浴”行为着实令鸟类学家困惑了数十年。

对此,有一理论解释为使蚂蚁吃起来更美味。因为许多蚂蚁会分泌出有毒混合物,而鸟类把蚂蚁分泌出的苦味蚁酸蹭下来,之后便可以品尝美味。

同时,蚁酸也可以去除羽毛里的寄生虫。为了证明这一点,鸟类学家把已摘除蚁酸囊的蚂蚁喂给小鸟吃,这时鸟们越过蚁浴,直接吃了。

也有理论解释说,蚁浴可以令鸟类上瘾。科学家观察到,蚁浴后,一些鸟会狂扇翅膀,长大嘴,开始翩翩起舞,还有些鸟会平躺在地上,羽翼平开,一脸陶醉。

 

藉烟驱虫,愁更愁

大街上处处可见的废弃烟头对小鸟大有用处。城市中的鸟会收集烟蒂运到巢穴中,这令科学家很费解。

研究发现,对昆虫来说,烟蒂里的尼古丁是强有力的毒药。老鸟为了保护雏鸟的生命安全,藉烟蒂里的尼古丁驱赶鸟巢里的寄生虫。

但烟蒂会让雏鸟发生染色体变异,最终造成疾病或畸形——事实上,香烟对大自然任何动物的幼崽都有害处。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YOUNG(ID:ifeng-young)

 

 

责任编辑:刘晓聪 PSY053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