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奚梦瑶:你必须得nice,很bitch的人很快就会消失

2017-11-29
来自:凤凰青年

本文转自《人物》

在国际T台上的亚洲面孔中,奚梦瑶眼睛偏圆,因此常被人说甜美可爱。这份职业让奚梦瑶成为了「天使」,但从未给她半点安全感。「时尚要更新,就是个常态。变是常态,时代、产业,所有的东西。看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一边觉得老娘好厉害,还可以站在这里(笑),一边又觉得这个行业真的是很残酷。最残酷的部分就是,当他们不想用你们的时候,来不及说声再见,你就一辈子再也不会见他了。」

文|顾玥

编辑|王晶晶

奚梦瑶小姐热爱吃饭和睡觉,但模特这份忙碌又对身材极度苛刻的工作显然经常不能让她如愿。走完2016年维多利亚的秘密大秀后,《人物》记者在巴黎第一次见到奚梦瑶。她睡到中午,选了一家日本餐厅,这里最特色的是一款柚子面。柚子面调味极简,清澈的面汤喝下去像吸了一口柚子的香气,口感非常奇妙。柚子面是奚梦瑶在巴黎的最爱,但她怕面里没肉吃不饱,先点了一份套餐,包括沙拉、炸鸡和拉面,吃到一半,忍不住又加了一碗柚子面解馋。

在此之前,奚梦瑶已经饿了快一周。为了准备这场需要「天天掀肚子给别人看」的内衣秀,她努力健身,来到巴黎后就没碰过碳水化合物。大秀前夜,有工作人员在她面前点了一份薯条,奚梦瑶馋得不行,暗自决定等秀结束要吃10包薯条。

2016年11月的最后一天,巴黎夜晚的气温接近零下。维秘秀的场地巴黎大皇宫前还是围了很多市民,人们呵着白气搓着手,对着被灯光刷成粉色的大皇宫啧啧赞叹。那时奚梦瑶正披着粉红色浴袍,饿着肚子,在大皇宫中的后台瞄准每一个镜头露出甜美的微笑。终于捱到秀后party,她从侍者端来的盘子里抢下三块巧克力,第二天就吃了薯条和炸鸡。

公司老板曾有指令让大家看着奚梦瑶,少吃点饭,少碰点碳水,但总有没看住的时候。几天之后,在北京的一家酒店中,《人物》记者再次见到奚梦瑶,她一边接受采访,一边拣了一块巧克力往嘴里送,吃还是要吃,吃完再健身,「不然我会觉得我的人生也太miserable(悲惨)了。」

在国际T台上的亚洲面孔中,奚梦瑶眼睛偏圆,因此常被人说甜美可爱。这份职业让奚梦瑶成为了「天使」,但从未给她半点安全感。她告诉《人物》记者,在模特行业中,没有开口问为什么的机会。这次维秘试装前,主办方一开始承诺会给她一对翅膀,背上翅膀一般代表着模特在维秘秀中地位提升,是一种特殊的荣耀。然而,第一次试装时,奚梦瑶分到的是一套没有翅膀的衣服。没人向她解释,尽管心中有疑问,奚梦瑶也没有当场询问,她选择暂且接受,试装结束以后才跟经纪人说了一声。

「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试晚了,他是不是会再找我,或者是他第一天是不是没做出来,还是后面再另外给我加,我也不知道……你也可以自己问,但是谁会这么做呢?」后来经纪人得知是因为翅膀平衡性的问题还需要调整。隔天,奚梦瑶又被叫去试衣服,这次她有了翅膀。

奚梦瑶把在巴黎最后半天,也是唯一的一段自由时间留给一家画廊,为了买一幅德国当代摄影家沃夫冈·蒂尔曼斯的作品。她喜欢沃夫冈以不同的视角拍摄的日常物品。沃夫冈主张自由使用眼睛,按自己的方式赋予事物价值。在他的镜头下,折断的树枝,浑浊的海浪,塑料袋里的牛油果和各种车灯,都被重新赋予了一种陌生感,就像是一场又一场隔离现实的眺望。

买艺术品是奚梦瑶这两年新找到的爱好,身处行业之中,她深知时尚潮起潮落,变得太快,在采访中,她提起自己的行业总显得厌倦,模特这行,做作、残酷而重复。但在艺术品中她找到了久违的安全感,「你看到它就开心,它只要放在家里,你每一天睁开眼都觉得好美。」

遗憾的是,巴黎的这次狩猎,她没有买到最心仪的作品。

以下是奚梦瑶口述。

Be strong

我十几岁去模特训练班,我妈那个时候觉得我驼背,她就给我报模特训练班,我去了觉得什么鬼?那样走来走去有点奇怪。现在我都觉得这个行业特别作,对人的要求很高,但是每个人的工作都是不可以选择的,每个人都是被选择,我只是被告知你很适合做这个。哦,好吧,那我就做一下这个工作。

当时签了公司,我是休了学的。公司就说巴黎时装周你要过来准备面试。我就和我妈讨论了一下,说那就去吧,我是奔着想去看他们怎么做衣服,这个行业的最顶尖的人都在那儿,我想去看看。

去了巴黎之后,跑了好多家面试。那时候我走在巴黎的马路上觉得,哇,好美呀。楼梯好美,天花板好美,墙壁好美。但是我们在跑面试的时候,自己要搭地铁,你还要背一双高跟鞋和背一本很重的书,我也不懂为什么模特本这么不人性化,它一直都是一个非常重的本子,封面还特别厚,我真的是不能理解,为什么大家不能做得小一点?对于这件事情我非常耿耿于怀。

后来纪梵希那边说,要找我做秀,但是我们要Exclusive(专属)。那个秀是那种老的法式楼,我们就从这个屋转过去,走到那个屋,再转过来。他们就非常紧张,有个工作人员一直说要走得快点,你不要摔倒。排到我了,他拍拍我说「be strong」,意思是让我表情要酷一点。他就觉得我是一个特别新的新人,他特别紧张,我特别淡定,我当时什么都不懂。不太知道我该干嘛,让你几点去你就几点去,坐下就被拉来化妆,过一会儿就弄头发,走秀就走秀。

那个时候走秀都是比较酷,比较中性的风格。在没有social media,没有Instagram的时候,没有人因为粉丝,因为你的影响力来找一个人走秀。

比如米兰达·可儿,我知道她的时候,只觉得她离我很远,我觉得她是个明星,我不觉得她是个模特。虽然她很漂亮,也有很多人喜欢她,但是在high fashion圈的人不怎么care。当时真的会来买这些秀款的人,不会去关注米兰达。那个时候红的是Freja,一个丹麦的模特,她就是长得很帅。全都叫她王子。那一段时间在我们这个圈子最红的是这些人,更哈那种比较酷啊,比较不一样的人。

其实所有的宗旨都是为了卖掉衣服,以前找一些中性美,是因为他们打心里觉得那个好看,只要做出他们觉得最好看的东西,才可以把衣服卖掉,所以他们就那样营销。Instagram出现以后情况就变了。有了Instagram之后,发现原来粉丝数量是可以被量化出来的,那我当然要找最能帮我卖货的人来帮我卖了,特别简单。我喜欢这种状态,既然要卖衣服,这个是一个更加efficient的状态,更加有效。

到了我去维秘面试的时候,已经是一个social media很发达的时代了。大家都觉得天使的粉丝很多,开始慢慢地用一些天使。那个时候Gigi、Kendall(维秘天使Instagram红人)经常会去一些秀场。

维秘有观众,大家有一种看演唱会的感觉,所以会有一点紧张。以前走秀,大家不会在下面拍手,也没有什么歌手在旁边走来走去挡你的路。我去年背那个大翅膀的时候,周围跳舞的人很多,人一多,你就比较不好走,你这个翅膀还大,容易撞到别人,台上还有一个摄像师,一直在动来动去,我就很紧张。要知道如果人家一个不当心,翻身,可能就把你给怼下台了。你走的时候就会当心一点,别人翅膀也很大的时候,就要走边上一点,走回去的时候别挡着人家。这种情况下你还得笑,还得摆pose。

之前国内的形势也不太在乎我们在干嘛。你走到了什么秀都不在意。本身圈子比较小,关注到你的人也比较少。你看马路上模特拍的广告,你也不知道她是谁。就是拍了再多广告,人家也不知道我是谁。

现在我只要是出现在什么朋友的聚会,一出场就是,啊,奚梦瑶,维秘模特。我心想说什么鬼?我完全不懂,反正大家都愿意那么说,就那么说呗。

对我来说,其实纪梵希是一个重要的节点。走完秀大概过了半年吧,我把纪梵希那季设计师的名字纹在了身上。我觉得这个对我人生才是一个划时代意义的事情。

孤独

我一开始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工具,其实有段时间,我还蛮沮丧的。

大家好像不是很在乎你饿不饿,你冷不冷?我这样子梳你头发,你痛不痛?你喜不喜欢这个妆?没有人在意。你只要把这个秀做完了,就给你拍手,好好好,这个事情完成了就可以。我觉得这个工作一点意义都没有,就是个工具,我就是个工具。What?我就是个工具(笑)。

我们这个工作本质就是挺孤独的,我觉得我们的孤独感比演员还要重,因为我们的工作是一天一天算的,我们不是一个剧一个剧算的,或者是一整组的真人秀,比如说多少多少周期,一个月、两个月这样拍来算的。你还没有来得及了解别人,你可能就要飞走了。

模特之间就会互相说你看你不胖,我才胖。但是我觉得我们是真心觉得自己胖,而且旁边就是那些欧美的好多腹肌的这种。你就觉得哎哟,我的妈。

我们这个产业就是你要很瘦,那个衣服飘起来才会好看,而且这个审美倾向是很早以前,从欧洲束腰流行的时候就开始有了。你胖了就是再见。

小时候上学,老师会说这样一句话,我现在说你是为你好。现在真的没有人来说你,你自生自灭去吧。有些模特从很普通的生活中来的,她可能就会变得比较bitch,那时候没有人会来跟你说这个不对的,等到你不红的时候,你才会意识到。那时就不知道你能不能再回去了。bitch的人都走不长。每个工作应该都是人和人对接,这是一个人的世界,你必须得nice,才能长久地活下去。很bitch的人很快就会消失的。

我算是出道很久吧,别说一开始和我一起出道的那些人现在在哪里,可能在我出道两三年之后出来的那些人,现在也已经不知道在哪儿了,更替的频率特别快。今年我走维秘突然发现之前签的那个天使都不来走了。去年才签的一个新的天使,contract(合同)到期了,就没有再签她,她今年连秀都没有来走。

那天翻Instagram,我点进去她的账号看了一下。她发的东西会比较自我一点,比较自己世界,冷清一点,真实生活一点,估计就会被人家嫌弃了吧。我觉得可能她这个人的personality(个性)不那么爱表现,爱讲。但是维秘这个工作,它是对你有这方面的要求的,因为她毕竟是个天使,她是签约的那种,他们可能平时秀她很多,那如果你长期这样(自我)的话,可能不太行。

也可能就没太多的原因,就是喜新厌旧,没有那么喜欢你了。时尚要更新,就是个常态。变是常态,时代、产业,所有的东西。

看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一边觉得老娘好厉害,还可以站在这里(笑),一边又觉得这个行业真的是很残酷。最残酷的部分就是,当他们不想用你们的时候,来不及说声再见,你就一辈子再也不会见他了。

我完全可以理解他们的想法。我不可能因为喜欢这个设计师,哪怕他现在的东西做得不好看,我还因为人情去买他的衣服,不可能,你只喜欢那些能给你启发的,你真的心里觉得现在这个时代美的东西,所以这种残酷就是我们现在做的这些东西的一个专业态度。你就是要不计任何代价地追求美,你就是真的喜欢它的美,你喜欢现在你创造的这个东西。

我到现在还没有被淘汰,就是一直在努力。一般不会有人来骂你,那个时候关注度也不是很高。可能比较多靠自己检讨吧。我除了改善待人接物以外,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妆啊、头发,我们完全无法改。再难看的衣服给你穿,要穿。你脸也不能变,你体重再瘦就是这样子了。

工作你要专业,不能胖,不能发脾气,不能迟到早退,你要对大家都很nice。但其实我们能做的努力也很有限,当人家不喜欢你的脸的时候,你还能去整个容吗?不行吧。整容有出路的话,可能大家也整得乱七八糟了。

只能变成越来越nice的人,I mean,它能做的其实并不多,但是如果你连这个都不去做,不尝试的话,那你就在家瘫着吧(笑)。

脸蛋儿

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长得有多好看。从小到大,我在上学的时候也没有觉得自己很好看,也没有多少人说我是美女。很小的时候,妈妈带出去,大家都是说,「你女儿好高啊」,或者像刚刚那个评价一样,你人好好啊。Excuse me,我不好看吗?但人家就说这个,没别的了。

我上初中的那个班是有美女的,有好多好漂亮的小姑娘,也没有人觉得我好看。上了高中之后,我们那个班,我可能算一个比较爱打扮的女生,就是会被别人说她好高、她好高,就是这种高。但是比我矮的男生也不喜欢我。

我特别介意我颧骨高,特别特别介意,好讨厌好讨厌这件事情。但好多人都这么说,就说哎呀,好美,好喜欢。我真的觉得他是真心的,但是我真的是白眼翻到后脑勺。我也会说好吧,就是因为这样大家才比较喜欢你,才有工作。但问题是你个人就是不喜欢这件事情。我觉得全智贤就很可爱,好好看,她的脸就肉嘟嘟的,她好漂亮。还有石原里美,大眼睛,圆圆的脸,我觉得这样子好可爱啊,我恨不得自己长那样。

粉丝有的时候会说,奚梦瑶你长得高,长得瘦,脸小,脑袋小,颧骨高,好好看啊,那我当时也不觉得他们说得很让我开心。人家一般夸我也不是很相信,就是不相信。因为我从小也没有被这样子夸过了,我就会觉得人家就是客气。

别人喜欢我,我会不停地提醒自己,这个不是真的人生。总有一天会没有人喜欢你的。你以后结婚了,你要娶个粉丝回家吗?天天告诉你,你好美,我好爱你,你好帅,我好喜欢你,这是不对的。真正的人生是你跟每个人平等地相处,不管有钱没钱,这些人你就是应该尊敬他。你对别人付出,别人给你的喜欢是对等的,你肯定是要对别人personal的,是有一个沟通的,那别人才会来给你回报。不是因为你拍了几张很好看的照片,别人无理由地喜欢你,有人觉得这是一个常态,这是一个正常的,我觉得不是。我觉得别人不喜欢一个人,那才是常态,因为跟你没有交集的时候,我为什么要喜欢你。

如果是工作上接触的人看到你,说你好美啊。我更不信。Come on,你每天见那么多人,你还夸我?我又不是范冰冰那种级别的好看,就是客气嘛。但是有一些粉丝见到你,有人是特别激动的,真的说:「我真的好喜欢你,我现在看到你都喘不上气来,你好好看。」那种时候,她说好看,我觉得是真的,因为可能她的世界里平时没有那么多人穿着礼服啊,或者是有化妆师给她化妆。所以有一些普通人觉得,哎呀,你好好看。那我觉得当然,因为我的每一分好看都是钱花得对了,我们有做造型啊,那个时候我会觉得是真的。

性格

我手腕上纹了个「23」,因为23岁的时候我知道我回不去学校了,我得好好工作,我得长大。开始做模特的前两年,我觉得很可能工作两年就回去了,没有想过说我还会当艺人。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就觉得都随便吧,干嘛都好像也无所谓,没有觉得它是个工作,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要上班了。但那个时候我忘了是我拿了毕业证,还是休学的时间满了,我就知道等于不能再回去了。

我记得印象特别清楚的是,那一刻当时坐在床上,我很不开心。你知道你不能以学生的身份来看这个世界了,你可能对所有自己说的话、做的事情,要负责了,就是一个社会的人了,就不是小孩子了。我知道我只能开始好好工作。我要时刻提醒自己这件事。

现在我可以选择不去时装周了,太好了(笑)。现在我可以选择,不想去就可以不用去了,太累了。人应该对自己提更高的要求,做一些更有挑战跟意义的事情了,不能每天都做同样的事情。

我再去走时装周,它也不会扩展我的影响力,也不会添加我的粉丝,也不会让我的人生有任何的提升,我也不会学到什么东西。就是完全没有进步的一个工作。

国外的话,一直没有那么多关注度,大家还是比较关注自己国家的人。我们这些,还有很多其他国家的人,你只能从Instagram上面的留言感到有人在关注你,他们只是从Internet上看到你。但我切身感受到,我在纽约走在马路上,会来跟我打招呼的,95%是中国人。

维秘(一年)只有一次,它是万千工作中的一个。以往都是到这个时候,大家才能想起有我这个人(笑)。但是我好像也没有为这件事烦恼,Nothing I can do,我还能干吗呢?就是接综艺干呗。但问题是这些事要有合适的机会才会接,不是所有的综艺,只要给够钱,我都去,那我也太不认真对待自己的工作,和对不起自己的粉丝了。

今年(2016年)来讲,《我们来了》(湖南卫视真人秀)是比较重要的工作吧。在国内曝光度更大,影响力更大。节目开始后人家在我微博下面留言,说你作啊丑啊,为什么喜欢讲话用港台腔之类的。我肯定是不开心的,因为别人否定你,并且是来打击你的。那天坐在车上,嘉玲姐坐在我旁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问她,别人不喜欢你,你怎么办?你会不会看?她说我都会去看,而且我会去想他为什么这么说,但有些人是无理的骂你,那你就让她去骂好了,反正你也不认识他,你也不知道他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她说当你把这些东西全部都take in(接受)的时候,你才会变得更强大。我当时就觉得,好痛啊,我怎么takein啊?我就没办法,我怎么接受不了?

我说你要怎么样才能拥抱这些所有的评价,我不知道要怎么办。她就想了一会儿说,那你就享受你现在这样子的懵懂。当时她刚讲完这句话,我不太理解,我觉得你是不是不想回答我这个问题?为什么要让我保持这样?我明明就是很confuse(困惑)。我后来再想,我就觉得其实真的就是应该这样子,因为没有现在的迷茫和懵懂,那我以后就不会有一刻活得特别清晰。你要知道你不知道什么,你以后才会知道你知道了什么。你没有见过白色,你怎么知道黑色那么黑呢,是吗?原来她讲的是有道理的。

我有的时候还是心比较大,智商、情商都不是很高。有的时候,人家不开心,我可能发现不了。我只能尽力去做,但是我就好像不太能感觉得到。我很想要这个技能啊,就是可以干什么,人家都觉得,哎呀,好轻松啊,好开心。如果这个技能可以花钱买就好了,只要这个游戏里买一个技能,多少钱我都一定会买。

所以我觉得我可能唯一就只有被人家说,我性格好。可能我跟一般台上的那个高冷反差比较大吧,我如果没表情的话,看起来是挺臭的脸。所以如果讲起话来就会觉得,你好有亲和力啊。好笑的是只要出去,第一次见面,正常交谈,没有什么意外,无论什么情况下,大家聊一会儿天,都会说「我发现你性格好好」,我心里想我不好看吗?你就不能夸一下我美吗?

特别是被男生夸,「我觉得你性格好好」,这时候心里想说老娘没有在意性格好不好这件事情,我今天化了那么久的妆,你没觉得我好看吗?你不能夸一下我聪明啊。

真的很好笑,但是我就会安慰自己说,好啊,现在也挺好的。那我可以当一个性格好又耐看的人吧(笑)。不然怎么办?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YOUNG(ID:ifeng-young)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