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百人计划|博物君张辰亮: 人类所做的努力都是维持自身最舒服的生存状态

2017-11-24
来自:凤凰青年

在热点频出的当下,每一种流行文化,每一篇爆款文章的背后,都反映出这个时代人们的价值观和审美取向- 这也是我们做“100 Points百人计划”的初衷。

100 Points百人计划是凤凰网青年频道2017年推出的一个青年人物专访计划。在繁杂与剧变的时代中,百人计划以“人”为标识,去记录在岁月洪流中闪耀的2017年。在这个计划中,我们提取十个焦点领域,并在每个领域中选取十位有想法且把想法付诸实践、享受凭一己之力改变社会的过程的“新享法”青年,跟他们聊聊当下的现象和变化,听他们对加速到来的未来的期待,以及身处变局之中的观点。我们相信,经由我们收录整理的100位青年的100个观点,将绘制成2017年的时代平面图,供后来者查询与回溯。

文|七月

2017,中国的互联网明显进入下半场,疲软的互联网创业圈子里,人工智能图景尚未清晰,知识付费类产品却难得异常火爆。罗振宇的微信公号“罗辑思维”和“得到”APP作为知识付费产品的个中翘楚,清晰呈现了人们对于认知升级的渴求和对知识本身的焦虑。换句话说,罗振宇本人有多受欢迎,演讲门票卖得有多贵,这个时代人们的焦虑就有多重。

根据阿里应用发布的Q2报告,2017年,知识付费市场的规模在500亿左右。有趣的是,在刻板印象中,知识应该避免沾上铜臭味。而“罗辑思维”类产品的本质,无异于用户付钱给罗振宇,请他将知识嚼烂喂给你。听起来有点儿恶心?但无数人甘之如饴,也正是我们将这样的人捧成了流量明星,一场演讲门票一票难求。

不过,知识一定要有用才行吗?

微博上有一个人称“什么都知道”的博物君,以高冷清奇的画风解答网友各种动植物界的“疑难杂症”而闻名。粉丝给张辰亮起了很多爱称:小亮,玉亮,而他的本名叫张辰亮。掌管着杂志机构号的张辰亮非常谨慎,有意识地避免谈论中医、转基因等等能够引起网络骂战的一切问题。因为动辄蔓延全网的争吵无数次论证,网络并不是一个能够理性讨论的空间。

对于张辰亮来说,打小喜欢自然、喜欢博物、喜欢看似“没用”的知识,投入持续的热爱,配合自媒体的传播方法和语境,借着社交化媒体的发展,成为一个小有名气的“网红”理所当然。

但并非意味着这条路径简单可复制,张辰亮走红的背后是几十年丰厚的知识储备。在红火程度上或可与之对标的自媒体大号们,则完全走了另外一条路径:不断揣摩公众情绪,停不下来地追逐热点,大到他人生死小到秃顶手串,几乎没有不能被他们用来消费的题材。前不久热议的江歌遇害案,咪蒙公号发布了一篇文章,痛斥刘鑫在江歌尸骨未寒之时“欢天喜地过大年”,并配图当事人照片作为刘鑫和同学聚会的“证据”,结果证明,照片中的一位“同学”正是江歌本人。无论舆论的争吵,热点怎么一波接着一波变迁,张辰亮和他负责的@博物杂志都始终如一地卖卖杂志,帮网友辨认动植物,最近新添了一项爱好认认甲骨文。怪不得常有粉丝留言说“这里是整个微博待着最舒服的地方”。

从太平洋吹过来的风给大陆带来了丰沛的营养和降水,远古的生物体不会说话,正如张辰亮所言,这个世界经历过五次大灭绝事件,每一次都有90%以上的物种全部灭绝了,有什么关系呢?过几百万年又是一个新的世界。那句经典的环保口号“保护地球就是为了保护人类自己”,细读几遍,真的就只是字面意思而已。

孔子言,君子多识草木鱼虫之名。我们请来了博物君的真身张辰亮,和他聊了聊知识的有用和无用,如何规避动辄蔓延全网的争吵,以及科普该怎样向谣言学习。文章读完,希望你能对当下绝大部分自媒体所代表的伦理与价值观持有警惕。

你永远无法通过吵架改变一个人的观点

凤凰青年:日常运营微博@博物杂志的时候,你讨厌被称为小编吗?

张辰亮:小编很正常,以前我老在微博上自称小编,现在直接该说什么说什么。不过好像现在没人叫我小编了。

凤凰青年:因为现在的@博物杂志是蛮高冷的形象,粉丝说被你翻牌子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

张辰亮:没有,我只能挑一些我会的,然后认认真真说出点东西来。也不叫翻,我就转发回答了。等于就是大家捧,就是一乐,谁也没当真,自己当真肯定不行。

凤凰青年:现在回复微博的频率大概是?

张辰亮:现在回复不如以前多了,以前就是下了班也点开答,一天提的问如果没答完就不痛快,但那会提问也少。现在完全不可能答完了,而且不认识的东西越来越多了。还有好多外国的也拍来提问,所以就力所能及的答一答吧。

凤凰青年:你喜欢跟网友互动吗?我看他们在你微博底下评论得可欢了。

张辰亮:酌情互动。因为粉丝多了,很多评论转发的质量不如以前了,一个700万的号,你要求700万粉丝全是很独特的评价那也不现实。现在我微博评论里跟很多大号一样都是抢热门,什么高仿号,包括抢沙发的这种很多,有时候我也尽量控制一下评论,把一些真正讨论问题的给赞上去,或者我去回复他。这种事也不能着急,如果我把不相关的热门内容一律删除,那也没意思。有时候你不能较这劲,粉丝越多就不能较劲,尽量保证自己说出来的话别出问题就行。

凤凰青年:对,你一直挺谨慎的,有网友说你三观正,说你这儿是整个微博待着最舒服的地方。

张辰亮:他们怎么说我不知道,反正我自己特别怕别人说我不好,我会特往心里去,所以我很注意不让别人说这种东西,当然就要谨慎一点。而且你管的又不是你自己的号,你管的是单位的号。

凤凰青年:毕竟是代表一个机构的形象。

张辰亮:对,现在又反过来了。我们博物有时候发个广告,网友就说小亮怎么收这么多钱,小亮发这种广告什么的,其实也不是我接的广告,钱也根本不是我收的。如果生活中大家全管人民日报的微博小编叫人民日报,你说他压力得有多大?现在我在自己的微博小号发什么网友都是说,博物怎么着博物怎么着。

凤凰青年:已经非常紧密地绑在一起了。

张辰亮:对啊,你得牺牲一些,以前我的号想说什么说什么,现在不敢说了。

凤凰青年:我很好奇你对转基因是什么态度?这是一个科学问题吗?

张辰亮:当然是科学问题。我其实没有着重了解过,我觉得只要通过实验、通过审核,当然是可以上市的。关键现在转基因天天吵的东西好多都没有意义,完全不从它的本质上去讨论。所以包括转基因,包括中医,我都不主动掺和。转基因我平时倒也不用涉及,中医有时候不得不说,但我会规避中医这个名称,直接说民间认为它怎么怎么着。中医确实是有很多糟粕,但你也没有必要去骂他,那会儿没有科学,古人能认识到那个程度已经很不错了。

凤凰青年:自己是在有意识地避免网络上的争吵?

张辰亮:对,我就特别讨厌在网上吵架。我从来没见过一例网络吵架最后能“我错了你赢了”,所有的网络吵架都是瞎打,你无法通过吵架去改变一个人的观点,完全没有意义,浪费时间。

凤凰青年:就也去不做看起来没有什么意义的事情了?

张辰亮:理越辩越明,但是网上这种它不叫辩。

地球不需要人类的保护,人就是在保护我们自己

凤凰青年:在你看来,科普写作应该遵循的几个原则是?

张辰亮:第一原则就是保证知识的准确。你可以不把什么东西都说的斩钉截铁,但你说的东西必须保证都是对的。第二就是尽量说人话,我这么多年,包括微博也是在尽量学习说人话。我们小时候一直写作文,弄的现在不说人话是很容易了。

还有就是题材要选好,要尽量选择生活里大家都能见的着的东西。你要先把身边常见的东西告诉大家,这样他才能入门到那些不常见的领域。

所以现在我写东西就是尽量让大家能用上。这个“用”有很多种,我教完你养花,你能自己种一盆花儿,这叫用上;或者这知识我教给你了,你下次跟别人吃饭的时候能聊起来,这个也是能用上。能用上的东西就是自己的东西。知识一定要再输出,要么写成文,要么跟别人分享说出来,这才是真正记住了。

凤凰青年:这种知识的分享性,或者说社交性还挺有意思的。

张辰亮:因为知识都是分享才有意思,我们干科普的也都有这个爱好,就是愿意和大家分享知识。像我自己知道一些东西了,告诉别人我就觉得更痛快。

凤凰青年:我看你之前说在科普的时候,非常讨厌拔高或者喊口号。

张辰亮:对,我们杂志就是这样。好多作者给我们投稿,到最后都写要保护自然什么的,我们都得把这句给删了。靠这句话你不能让人保护自然,你得靠整个文章,让人看完了自然而然地想这样去做。要不然你就给一个拔高,让读者受到这一句的煽动,那不叫真正的认同。

凤凰青年:那口号或者是标语式的宣传,它存在的意义在哪?

张辰亮:容易嘛。它不是一个高明的写作方法,口号很容易让人产生不理智,不过不理智的人也不会看我们这种文章。

凤凰青年:口号更像是一种高度浓缩的结论,而且价值导向比较明确。

张辰亮:涉及价值观的,我是不喜欢给它浓缩成一句话。

凤凰青年:像科普文章也都是有价值观的对吧?

张辰亮:有。大部分都是存在的。

凤凰青年:价值观是科学吗?

张辰亮:它不光是科学那么简单,里边的价值观其实是很复杂的。你就拿我写的《海错图笔记》来说,我写带鱼不光写它要怎么吃,还写古人能够随便钓到几十斤重的大带鱼,而今天我们就只能钓到小指头粗的。我们如果合理地规划,那就可以像古人一样继续地吃到那些很好的海鲜,但不合理的规划咱们就吃不着。

通过这种方式,让大家产生了“我现在吃不着了,非法捕捞太可恶了”的想法,从而产生了环保的愿望。虽然他这愿望的目的就是,我可以吃到更好的海鲜了。但也并无不可,对吧?所谓价值观就是融了这些东西在里面。

凤凰青年:我之前采访陈月龙,他说人现在提倡保护哪种动物,主要还是从自身利益出发的。比如同样是珍惜动物,为什么大熊猫保护的就比穿山甲好。

张辰亮:就是这样,一点毛病都没有。还是那句最土的话——保护野生动植物就是保护我们人类自己。人类现在干的事就是在维持人类能够生存的最舒服的状态。有可能这个物种在自然界里就是要灭绝了,但是人类为了自己能够活的更舒服,就不让它灭绝。其实对于大自然来说,它并不在乎你保护不保护,这个世界上有五次大灭绝事件,每一次都有90%以上的物种全部灭绝了,有什么关系呢?过几百万年又是一个新的世界。地球本身并没有知觉,不会因为物种灭绝而伤心。

凤凰青年:一种比较积极的顺其自然。

张辰亮:就是顺人类的自然。像之前柴静采访一个老院士说的,地球比现在暖的时候有的是。地球不需要你人类来保护,人就是在保护我们自己。商朝的时候海岸线特别往里,我们现在的很多海岸城市那时候都在海底呢。

凤凰青年:这种博物的方法会影响到你吗?

张辰亮:会,你在看到谣言鸡汤或者所谓“怪物”的时候,会不容易受到煽动,而且还能影响一下家人,同时不会拧巴在人类社会里面。不然天天除了上班就是家里这点事,你会很容易烦躁。你要是喜欢点别的,就会觉得这都不是事,你自己也就是一生物,跟蚂蚁也没什么区别,你看蚂蚁什么时候烦过,它天天搬东西,搬这搬那的,它没有娱乐不也是活,你自己没有必要让自己很烦。

科普最重要的是“普”,科普工作者应该多向谣言学习

凤凰青年:都说“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为什么谣言的传播速度跟广度比科学真相要广呢?

张辰亮:我们搞科普的应该跟谣言学习,因为谣言符合很多传播的特质:第一它标题吸引眼球,而且结论明确,就算文章全都忘记了,题目也记得。还有一个就是跟生活息息相关,都是你能用到的东西,还有就是它的行文非常大白话,没有理论、数据、一大堆图表,怎么让你大爷,大妈看得懂,他就怎么写。我就跟谣言学了不少东西。

很多搞科普的,名义是搞科普的,其实他并不是了解怎么把它“普”,我是觉得“普”很重要,你费劲巴拉地写完的东西没人看,怎么普?

凤凰青年:你觉得知识都是有用的吗?

张辰亮:我个人比较喜欢没有用的知识。而且我们自然类的、动植物类大部分知识都没用。我自己学昆虫分类的,看我的毕业论文,那里边,没有一个对你们是有用的

凤凰青年:那你毕业论文题目是什么?

张辰亮:西藏猎蝽的分类。这有什么用?但我觉得这种知识不能因为它没用就不存在,我是尽量让大家觉得知识是有用的。孔子说多识草木鱼虫之名,这是君子应该有的本领,是对自己精神上的陶冶。你天天在为有没有用来奔波,说明你还没有达到那种衣食无忧的程度。人是需要这些看上去没什么用,但能给你带来满足的知识。现在就是大家对这种博物学还不认可,就没把它当成一个正常的爱好,其实大部分爱好都是没用的。我们这自然科学也是一样,它能给人带来满足,带来快乐,这就是所谓的“用处”。

凤凰青年:很多媒体都在说中国这几年的“博物风”来得有点儿晚,你认同“博物热”在中国真的兴起了吗?

张辰亮:我觉得还没到热的程度,就是大家刚开始对它产生兴趣,产生兴趣跟热还是两回事。这种东西在中国要不然小孩玩,要不然是退休以后的玩,但其实它应该作为一辈子的爱好。

凤凰青年:有一个受众群年龄上的断层。

张辰亮:就是那些最有创造力的青年人特别少,所以它就很难前进。

凤凰青年:中国总体来说处在一种什么样的发展程度上呢?

张辰亮:中国就是关注点科普大V的书就得了,要不然就是几个爱好者弄个QQ群聊一聊,仍然处在非常小众的状态。你像现在养蜥蜴的,养蛇的,养蜘蛛的叫“异宠爱好者”,主要还是社会的认知没到那程度。养猫养狗大家会觉得这是正常的,我家里养个鱼都老被说是退休老干部。

凤凰青年:我之前在微博上看到,有人养守宫养蜥蜴,养的还特别肥。像这种应该被作为宠物推广开吗?或者说我们觉得“正常宠物”的标准是什么?

张辰亮:正常标准就是,它是一个健康的宠物。它第一不会妨碍到别人,第二对自己也没有危险,第三也不会破坏动物本身的野外资源,那它就是一个正常的。现在养的豹纹守宫都是人工繁殖,没毒,也不咬人,就是一个正常的宠物,而且也很干净。养猫要掉毛挠沙发,养狗还得出去遛,出去遛还吓着小孩,可以说它的毛病比猫狗少多了。但是人们为什么接受猫和狗呢?就是养的人多,他自然就接受了。我小时候听周杰伦的歌,我爸就说什么玩意,但是现在你看喜欢周杰伦都是政治正确了,就是因为喜欢他的人有话语权了,而且多了。

凤凰青年:其实很多社会关系也是这样的,随着一代人的成长,掌握了经济话语权,更有社会地位,就会有以前小众,不正常的社会观念正常化,比如说同性恋。

张辰亮:对,这就是要一拨人先把风带起来,然后他的粉丝也就开始喜欢这个领域了。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YOUNG(ID:ifeng-young)

责任编辑:邵启月 PSY010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