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百人计划 | 奥运射击冠军易思玲:奥林匹克——the Olympic Games,体育的本质就是游戏

2017-11-22
来自:凤凰青年
正在加载...
播放列表:

这是一个可爱得略显荒谬的时代,我们早已对精英主义的吹嘘表现得从容不迫,也稍微习惯了如何在追逐资本的途中保持一派体面。这也是一个激进得一团和气的时代,“一夜成名”这种蛊惑人心的大话还在不厌其烦地上演,有意思的是,这个世界上关于“一夜成名”的情节,过去,一半出现在赌场里,另一半出现在赛场上,而今天,则是全都汇集在朋友圈里。

关于张家口的下注已经悄悄兴起,而球迷们则预热起来翘首以盼,明年夏天俄罗斯绿的茵场上,踢出最佳进球的“黄金脚”将会是谁。对于任何一个在某张“赛场赌桌”中空手出场并坐上赢家的人——孙杨、杜丽、易思玲、吴磊、孙可……我们虽然要到某些特定时候才能想起,但似乎也从未忘记,直到一出眼下时兴的“反转”情节让看客意兴阑珊。

舆论像个魔咒,似乎总是在重复上演着一手将人捧上神坛,又让其跌落云端的故事。在过去至少十年的时间里,“刘翔”这个名字都盘旋在互联网上空,孙杨近两年来的负面消息俨然已经越界体育快讯,蔓延至娱乐头条成为一剂剂重磅炸弹;但就在我们推开9道重重大门进入清华大学完全封闭式射击馆,跟伦敦奥运会首金、里约奥运会铜牌获得者、已怀孕6个月的准妈妈易思玲聊到这些,她语速极快地接口:“压力本来就是我们应该承担的部分。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特殊性,分工不同而已。”射击的不同不过在于——第一,它是夏季奥运会的第一个项目,关系首金;第二,国家对于枪支的管控,让这项运动略显高冷。

在与易思玲见面的一周前,美国拉斯维加斯被史上最严重的枪击案击中要害,采访结束后不久,德州南部的教堂枪击案在“重伤”后补刀,多起枪击事件让整个对话过程中“枪口任何时候都不能冲人”的提醒反复出现,身处世界上持枪密度最高、但也是最安全的射击馆,百人计划诚挚邀请伦敦奥运会首金获得者、国家射击运动员易思玲详谈从射击运动员的日常,到体育明星娱乐化,以及射击运动大众化的种种——提前48小时报备的军事化生活,从一举一动至一蔬一羹都被记录在案的在役生活感受如何?打出“10.9环”的成绩到底有多难?如何思考及看待娱乐化现象入侵体坛的现象?运动员形象“亲民化”的利弊分别是?是否思考过民众持枪合理性的问题?射击运动在面向大众的过程中有哪些不可抗力和未来愿景?

“你用圆珠笔在纸上点一下,就是一个10环。”

凤凰青年:在成为一个专业的射击运动员之前,你是学田径和舞蹈的。但运动员的黄金时代又往往只有几年,这种半路出家的经历有没有对你造成影响?

易思玲: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学习舞蹈和田径所养成的身体素质都是在为后来练习射击打基础,比如柔韧性、平衡性的训练…我接触射击完全是一个偶然,不过相比田径或体操这样对身体素质要求特别高的运动而言,射击运动员的运动生命周期是比较长的啦,这点我很同意,因为只要你端得动枪,就可以一直练习下去,我认为这是射击与其他项目比较明显的一个区别。当然,随着年龄的变大,注意力持续集中的能力就会变弱,不过我们比赛是要求总时间,不要求单发子弹发射的时间,所以老队员可以在场上依靠自己多年积累的经验来弥补注意力持续集中能力不足的问题。

凤凰青年:你当时的人设会不会是那种“不需要怎么努力,翘着二郎腿就能拿好成绩的尖子生”?

易思玲:没有,我觉得我还是很用功的。2003年那会儿,教练给我们每人5发子弹,结果我打了个10环,其他都是8环、7环、9环这样,当时我就跟教练说:“我要训练,我不想每天拿着哑铃天天这么练”。当时枪少,子弹也少,所以教练只教给我们基本功,怎么三点成一线,怎么打枪,怎么举枪,仅此而已。

凤凰青年:刚刚你提到了“10环”,作为外行,其实我们不太能够理解这个数字背后的意义,你能不能以一个专业运动员的角度来跟我们讲解一下,做到“10环”到底有多难?

易思玲:那我想问一下,你知道我们气步枪的靶子有多大吗?就是我练习的这个项目。

凤凰青年:从电视上看,好像有一个盾牌那么大?

易思玲:很多人跟我说,有碗口那么大、硬币那么大,也有人说像鸡蛋那么大。但其实10环就是一个点,你用圆珠笔在纸上点一下,它就是一个10环,直径只有0.5mm,注意是0.5!毫!米!

凤凰青年:真的这么小?那太难了

易思玲:对,伦敦奥运会后国际射击联合会将比赛规则进行了调整,使得我们的比赛难度大幅上升。我的比赛是要求资格赛(预赛)完成40发子弹,决赛完成25发子弹(旧规则的决赛是完成10发子弹),所以从前只需要打出40个10环,400环就意味着满环记录。但新规则将我们的资格赛(预赛)也加入了小数点,所以大家能看到类似10.4环,9.6环这样的成绩。简单来说,以前你打出一发9.9环就只能算作9环啦,打出一发10.1环就算作10环啦,而9.9环与10.1环的实际区别,估计还不及一根头发丝,所以小数点化的记分规则打消了大家“占便宜”的念头。

凤凰青年:你打过多少发10.9环(单发子弹的最高环值)?

易思玲:在一天的训练量中命中10.9环的概率应该不超过总子弹数5%,当然,如果某天状态爆棚,不排除有更高命中率,10.9环可遇不可求。

凤凰青年:我来之前做了一些功课,其实除了你刚才说到的10环的大小,大众对射击运动普遍存在的另一个误区是“射击运动员的首要条件应该是视力极好”,我很好奇你的视力是多少?

易思玲:5.1或者5.2?我也不清楚,反正没有近视。其实视力好坏对于射击运动是没有直接影响的,它甚至都不会成为你能不能入选射击队的条件,除非视力特别不好,不过,当真视力特别不好,应该也不会选择射击这个项目吧。

凤凰青年:那射击队的运动员外在方面和普通人之间有哪些比较明显的区别呢?

易思玲:最明显的两点。区别之一,由于我们步枪是左手握拳常年托枪,即使带上很厚很厚的手套,也会在左手有明显的茧子,就像练习过拳击一样。区别二,你看奥运会上,只要站在赛场上,射击运动员都是板着个脸,其实内心波澜壮阔,我们需要不断地自我调整,将各种情绪消化掉,过滤掉,不能外露。不过总的来说,多年的射击训练,让我变得更耐心了,更沉稳了。

凤凰青年:除了这些细微的特征,你在练习射击的这15年当中有没有受过伤?

易思玲:受伤没有,但劳损是一定存在的。长期训练一定会造成内伤,出现颈椎病、腰椎盘突出,脊柱、脚踝和脚背的关节变形。伤病最严重的时候根本无法正常站立,我曾经因为颈椎的突出压迫神经,导致晕眩和呕吐,记得那段时间我每天早上在场馆训练,下午就跑医院,在比赛开始之前足足坚持了半个月的强化治疗。如果你担心枪伤,正常情况下是不会的。

凤凰青年:所以这项运动看起来也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危险。

易思玲:对,危险的从来不是枪,是人。

凤凰青年:我想到了最近因为西方国家枪击案高发而引起的关于“持枪合法化”的讨论,好像因为这些枪击案,大家对于枪支的好奇与思考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多。

易思玲:我觉得民众持枪不能合法化,还是需要受到法律管制。因为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我们无法预测他人下一秒的举动,这是不可控的。通常我看见持枪的人都会下意识地觉得恐惧,这种恐惧和枪支无关,和人有关。你知道吗,从我第一次拿枪到现在,几乎每一次训练的时候教练都会强调:“枪口不能对人”,这已经是射击运动的第一安全准则了。

凤凰青年:其实我们很难想象国家对于枪支的管控程度到底有多严。

易思玲:比如我们每天取枪,都需要经过另外九道门才能最终接触到枪。而且,所有经过的地方都有监控和报警器。

“基本的生活需求对于运动员而言是非常安慰的”

凤凰青年:大众对运动员的关注几乎全都集中在奥运会和夺冠这些特定的时间里,所以你们的真实生活状况和普通人的最大差别在于?

易思玲:我们在役运动员几乎一切活动内容都会受到管控。因为在役运动员的所有数据,会根据世界排名分别被录入国际反兴奋剂行踪大库。在过去里约奥运周期里,我在国际射联的排名系统里一直Top 1,所以这几年我的名字也一直在国际大库里,当然这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但很多时候这也意味着一系列的行动不便。

凤凰青年:比如呢?

易思玲:按照规定我们需要提前48小时上报活动日程,所以这八年来我都过着一种提前48小时被规划好的生活。

凤凰青年:上学也需要报备?因为你现在除了是国家队运动员,同时也是清华大学的在读学生。

易思玲:对,所以比如我现在在学校跟你聊天也是报备过的。我在经管学院念书,也是在国家队训练,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的行踪记录都是上午在学校,下午和晚上在国家队,每天往返。

凤凰青年:学业对于你来说是比较吃力的部分吗?

易思玲:很吃力,因为我的基础肯定没有其他同学好,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我是2011年入学的,因为两届奥运会休学两年,今年已经是第7年,这些年最吃力的时候是大二,因为被一门课卡死了,不过我从来没有挂过科。

凤凰青年:你最感兴趣的是哪一门课?

易思玲:直到现在,虽然说我学得最烂,但最热爱的还是微积分。

凤凰青年:哪门课的成绩最好?

易思玲:体育训练。

凤凰青年:看起来学习的压力跟赛场上的压力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了。

易思玲:对,这是我很享受的一个部分。

凤凰青年:我们了解到你在里约奥运会的时候遭遇过一次舆论风波,你在十米气步枪的决赛中荣获铜牌,但在媒体的口中却变成“卫冕冠军易思玲仅摘得铜牌”,还记得当时的状况吗?

易思玲:我们进入奥运会村以后所有的通信都被中断了,运动员备战期间需要进入消息回避模式,所以比赛完我并没有第一时间得知这些消息,后来才通过网络慢慢看见。回想起来,当时大家对我的期望值应该比较高,而我自己虽然有信息回避,但感觉赛前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盯着我,并没有关注赛事本身,所有焦点都在于我能否卫冕成功。

凤凰青年:后来有进行过事件回放吗?你的感触是?

易思玲: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时候,我是新秀,没人关注我,光脚不怕穿鞋的,赛场上的我冲劲十足;而2016年,赛前我作为里约奥运会首金夺冠热门,相当多的媒体进行过报道,网络这么发达的今天想做到完全信息回避是很难的,身边所有的朋友都会为你加油,我自己也有强烈的卫冕心理暗示,最终大家都知道我得了一枚铜牌。

虽然未能在里约成功卫冕,但敦伦到里约两次征战奥运首金的经历,却让我真正理解了杜丽在2008年征战首金所承受的压力。两次奥运会,一金一铜,不同的心境,不同的收获,只会让我越来越成熟,越来越理解女子气步枪项目作为奥运首金项目的这份荣耀。

凤凰青年:不过也是从这一届奥运的傅园慧开始,下至民众上至主流媒体都开始陆续抛开“唯金牌论”的竞技价值观,舆论的态度转变还是很大的。

易思玲:我觉得大众最大的改变在于“理解”。媒体在赛前轰炸式采访,高压之下我拿了第三。比赛最后结束那一刻,我从决赛射击靶位下来,跟教练和队友抱头痛哭。真的,备战奥运会,教练和队员都非常非常辛苦,完赛那一刻就是对压力的绝对释放,对紧绷了一个周期的神经放松。

凤凰青年:所以并不是当时报道中的“仅获得铜牌,抱头痛哭”?

易思玲:对。

凤凰青年:那么回顾所有经历过的比赛,有没有一些在赛场上紧急调整心态的经验可以分享?

易思玲:其实没有太过专业的方法,最有效的,就是教练员会适时地跟我们说:“打完比赛带你们吃好的。”其实都是一些非常基本生活层面的东西,但是对我们而言是非常具有安慰效果的。因为我们从来不允许在外聚餐。

“奥林匹克运动会——the OlympicGames,体育的本质就是游戏,就是玩。”

凤凰青年:你有没有想过,作为一个运动员,和娱乐明星相比,他们获取一些外在的名利似乎要容易得多。其实大众都会有一种感慨,这个社会中运动员和娱乐明星之间的获利并不公平,你对于财富分配的现状有没有感到不平衡?

易思玲:没有,因为这几乎是两个互不相干的区域。娱乐明星和我们的路线完全没有交集,我们负责为国争光,他们负责娱乐大众,完全没有空想这些。

凤凰青年:其实在2008年奥运会之前,国家运动员跟大众之间还挺有“偶像距离”的,但近年来这个距离在缩小,不管是退役的伏明霞、郭晶晶的大婚,还是往娱乐圈发展的明星如田亮,大众对运动员的私生活越来越关心,比如吴敏霞婚礼的关注度甚至不亚于一些娱乐明星,运动员的整体形象似乎也都更“亲民”了。

易思玲:我觉得这完全是一件好事,因为他们都已经退役了,我觉得转型娱乐发挥自我,展现自我,也算是一种新的尝试和突破。

凤凰青年:但是之前孙杨却因为“影响运动员形象”被国家游泳中心“三停”处罚,所以作为国家运动员的其中一员,你认为这条平衡的线应该怎么定义?

易思玲:你说的是很早以前的事了吧,我们看现在很多优秀的运动员选择参加娱乐项目,我相信他们是得到许可的,因为运动队讲究纪律性。同时,我们也应该回归体育的本质来看这个现象。奥运会怎么说着——奥林匹克,the OlympicGames,Game就是游戏,就是玩,从体育的本质来说,得到许可的运动员们去参加娱乐项目,去玩,也是另一种体育本质的表露,还能更好地展现出运动员可爱的一面,蛮好的。

凤凰青年:可能还是因为竞技运动员跟大众之间的距离感,让跨越这个鸿沟的举动显得“不寻常”。你觉得竞技体育跟民众之间的这种距离,会不会逐渐缩小?

易思玲:一定会越来越小,譬如现在的全运会增加了广场舞项目,游泳运动业余组等等,都是民众化和大众化的表现,鼓励大家全面健身,所以我认为体育将来的发展是很广阔的,因为体育能带给大家健康和快乐。

凤凰青年:那么射击呢?射击运动的各方面要求都很高,未来即使走向大众,会不会滑向类似于高尔夫、壁球、滑雪一样被“贵族化”?

易思玲:我觉得它就是一项贵族运动。因为射击运动所需要的枪支、子弹、靶纸等都是消耗品。每一发进口子弹,都是几块钱,这本身就不是一个低廉的价格。

凤凰青年:但如果一个体育项目被贵族化,会不会意味着它和大众的距离会越来越远?

易思玲:其实我也想过这个问题,眼下很多类似射击这样的比赛项目已经被列入了大学的教程,从普及教育的层面上至少让更多人接触射击运动,并且尽可能地掌握基本技能。例如我们学校就有射击课,这可是拼人品的课哦,一般都选不上,需要抽签。再比如,也不一定非要进行实弹射击嘛,利用激光技术模式实弹的感受,也会给大家不一样的体验。

凤凰青年:我们知道近年来你的身份变化尤其明显——从奥运冠军到清华学生,马上也要为人父母,在这一连串的角色背后,你对于生活有什么新享法?和SUV天逸所倡导的“乐享”理念有什么相通的地方?

易思玲:我和大家一样,差不多的年龄做差不多的事情。当运动员时我享受比赛,当学生时我积极体验大学生活,现在我组建了自己的家庭,即将有自己的小孩。我觉得真正的“乐享”就是无论你在生活中扮演什么角色,都能尽力做到最好,并且自得其乐,像SUV天逸这款车一样,你需要它展现个性的时候,它有亮眼的外观,需要载一家人出游的时候,它有宽敞的空间和贴心的配置,每一方面它都做得很好,并且给人舒适的享受。

还记得之前我说的话吗,射击项目的运动年限特别长,我也即将作为妈妈级的运动员继续我所热爱的射击运动,目前国际射联对射击增加了混双项目,说不定有一天你还能看到我和孩子同时出场呢,如果我孩子也喜欢射击的话。

梦想是不能止步的,射击这条路,我会一直走下去,如果我是运动员,我要继续拿奥运冠军,如果我是教练员我就要培养奥运冠军。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凤凰YOUNG(ID:ifeng-young)

责任编辑:解静 PSY032

专注

百人计划

2018-03-19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