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我辞了公务员去创业,想让更多人考上公务员

2017-11-07
来自:每日人物

作者: 崔慧莹

​​当公务员时,总有人来找我问公考经验,粗略数数,有80多个年轻人在我的“提点”下,走进这个队伍。就在3个月前,我却辞职了,从体制内出来了。

看见那条“关于***同志辞去公职”的通告,被挂到了自己服务3年的政务网站上,是有一种解脱感,但更多的是失落。别说是我们单位,就是整个区里都很久没有公务员离职的消息了。很多同事发来信息问我,你真的要离职啊?之后去干嘛?

我不知道怎么回复,即使看见自己的名字这样出现,离职这事儿也依然没什么真实感。到现在偶尔半夜醒了我还会突然想起,明天去单位吃点什么,然后恍然惊觉自己已经搬出宿舍,搬到自己家了。我创办了一家公考培训机构。

两周后,国考考场又要硝烟四起。今年全国有211.5万人报名,148万人通过审核,比去年多9.1万人,来找我的人也更多了。

数据统计来源/搜狐教育

有朋友调侃我说,我这是“毁人不倦”,自己跳出“围城”,却继续将更多人送进“围城”,试图找到自我价值。

情怀虽好房价更高

做基层公务员,每月领阳光工资,按规定是不能兼职的。但架不住师弟师妹的软磨硬泡,每年我总得开上几场公考经验分享会。去年笔试以后,来找我咨询的考生特别多。春节期间,我把他们召集起来,包了一间小咖啡馆集训5天。

今年十月,我又回母校讲座,他们的问题差不多:读研还是找工作?公务员的工作怎么样,到底要不要考?岗位怎么选?我也有过这样的纠结。我不太喜欢本科的专业,大三下学期就开始复习考研,在图书馆顶楼一眼能望见西山的座位上坚持了一年。结果不错,我考上了,但生活就是这样,规划得再好,也不知道机遇什么时候来。我还参加了国考跟京考,碰碰运气而已。连自己都没想到,通过了国家安全部的笔试跟第一轮面试,还拿到那家基层单位的录取通知。读研还是工作?中央直属还是地级单位?我想了很久,读完研究生也得找工作吧?想留在北京还不是需要户口?我更喜欢北京户口。国安部束缚太多,基层单位挺好。后来我顺利入职,爸妈是最开心的,他俩逢人就说,“哎呀,我们也没托关系、没花钱,他咋就自己考上了呢?”在他们那代人眼中,那些与公权力沾边的单位,似乎不会向毫无社会背景的寒门学子敞开大门。而实际上,公考对应届生来说,反倒是一场相对公平的竞赛,只不过有一些未知因素,会影响人的未来。我做的事情,就是将自己掌握的信息和经验告诉那些考生,尽可能帮他们减少信息不对称导致的未知因素。在现在这个时代,想赚钱就得抓住信息流动链条里潜伏的商机。

我在辞职信里写:行走世间,虽然钱财乃身外物,但确不可或缺。情怀虽好,但房价更高。每念及此,不免气短。

我上交的辞职信,辞职通告被挂在了自己工作了3年的政务网站上

面试题目就这么刁钻

集训第一课是1VS1个性化测评,我会观察并记录每位学员的表现。敲门三声要短促有力;搬椅子不能拖拽出声音;女生要扎马尾,不能披头散发,这些都是公考对仪容仪表的基本要求,很多学员并不留意。

我经常开玩笑说,面试这种东西,7分努力,2分幸运,1分天赋,剩下90分靠颜值。你进入考官视线时的第一秒,印象分基本就定了,后面的所有表述,都只是在此基础上的酌情增减。曾有个很优秀的女生,我劝她一定得把黄头发染回黑色,她就不听,结果真的没通过。多可惜呢,考进去以后,只要领导不管,你爱怎么染怎么染,但公考面试可不是能彰显时尚个性的场合。

面试主要就是考察学生的“三观”,我总会说几天时间掰不正一个人的价值取向,但我可以传授经验,让考生更好地表现自己。

某公务员考试的面试现场

譬如人际关系题会问,“你跟你的同事在办公室里闲聊说领导的坏话,这时你突然发现领导就站在你背后,应该怎么办?”应试者必须绕开“喜欢在背后说领导坏话”的形象设定,表示自己更愿意用开诚布公的方式沟通问题,而不是背后议论。某些考场确实有复杂微妙的人际关系,察言观色的能力挺重要。但说实话,我这几年工作挺顺利的,没捅过什么大篓子,让领导省心,他们也挺照顾我。每次聚会、吃饭,30多岁的领导总用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说“年轻人不容易”,没让我掏过一回钱。面试题目就这么刁钻,如果没有接受过系统培训,一个还没走出象牙塔的应届毕业生,很容易在压力之下被考官牵着鼻子走。

“公务员可以等着分房”,更多只是传说

除了面试技巧,我的独门秘笈还包括机关内部才知道的一些信息。

比如,在省部级和地市级的岗位中如何取舍;不同区属的同一职位到底哪一个竞争更小;某个职位具体要负责哪些工作,有没有发展前景;自己心仪的岗位到底能不能提供员工宿舍。这些信息长期以来很难从外界获取,我可以告诉他们答案。这话不是吹牛。这几年有很多师弟师妹来找我咨询公考经验,我辅导过至少100个通过了公考笔试的年轻人,他们中的大多数,最后都成功考上了公务员。这些学生跟前同事成了我的“智库”,他们能提供各个单位内部的一手信息。我当年入职后,工作单位提供了统一的廉价宿舍,走5分钟就进单位,有免费的早午餐。没受过一天挤地铁的罪,也没吃过熬夜加班的苦。但并不是所有的岗位都能提供宿舍,加班强度也很不同。

江湖有传言说“公务员可以等着分房”,就真的只是传说。单位不一定能解决住宿,有宿舍也只能租5年,期间买房或者结婚都得搬走。各基层单位对户口的管理要求不太一样,大体上辞职时如果没有新单位接收,不买房就得打回原籍。辞职之前,为了迁户口,我在今年5月份买了一套40平的二手小户型,刚成交就赶上了房价大涨,房主再后悔也晚了。

生活就是这么魔幻,我工作3年都没攒够几万块钱,一买房倒赚了一笔,如果当时再拖上几个月,首付就凑不齐了。买房的钱大部分来自父母的支援,两老辛辛苦苦攒了一辈子房本,终于实现给儿子买房的愿望。我很感谢他们的,更不敢让他们知道我辞职了。

没法给父母讲清这些挣扎

我要怎么跟父母描述自己现在的工作呢?在他们那辈人眼里,只有公务员算一份工作。除了体制内,其他的都叫打工。

但在我眼里,公务员在北京实在称不上一份多好的工作。很多人在机关里待上5年,未来的人生就只剩下混日子,结了婚围着孩子转,等着退休那天。

这种状态,对于我,就如同叔本华那句悲观主义的名言——人生实如钟摆,在痛苦和无聊之间徘徊。

我不想过这样的生活,人活着,总是要找寻意义。

每周一两次的短暂通话,真的没法给父母讲清这些挣扎。我曾把他们接来北京旅游,房价、物价和高速的生活节奏,都是他们以前所想象不到的。刚工作那会儿,我海淘来一个1000多块钱的coach黑色皮包送给我妈,她惊呼太贵了,很珍惜地背到现在。她当然理解不了,我现在要做一家怎样的公司,为什么我出去见客户前,得花4000块钱买身衣服。

代沟跟地域差异,让我家两代人生活在截然不同的话语体系里。我一直认为,儿女对父母应该是报喜不报忧的。我们公司初创,没什么名气,曾经有次去山西开课,宣传不到位,才收来3个学生,连路费都不够。

这些困难我都不能说,与其让父母跟着一起担心,还不如不让他们知道。我不敢想象父母听到我辞职后的反应,只是想过如果有一天要跟父母坦白交底,必须得当面谈。母亲肯定会非常生气,我得争取混出个人样来,让她认同我的选择。

我的女朋友,也是在培训班里认识的,去年顺利考上了公务员。听说我想辞职,她挺高兴的。俩人都当公务员,在北京想提升生活品质真的特别难,买身衣服、换个包,一个月工资就进去了,总不能每次都买只口红打发女朋友。让她先安稳着,我趁着年轻出来拼一下,挺好。

母校讲座以后,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涨了100多个粉丝,我给他们拉了微信群,但有几个人能通过笔试,谁都说不准。

目前,我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5人团队都是兼职,我也在朋友的公司里帮忙负责对接客户,时间还算自由。现在,希望这篇文章不要被我妈看见。

口述/立风

采写/崔慧莹

编辑/陈璇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