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双十一又来了:我是十一月的圣诞老人

2017-11-07
来自:每日人物

作者: 韩逸

早晨7、8点敲开客户的房门,换来的并不总是感谢,“这么早来,烦不烦?” 遇到这种情况,张辉会郁闷一整天。但带着大大小小的包裹走在路上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像个圣诞老人,“带着家家户户的期盼,给他们送急需的东西,像是一份礼物。”

“往后倒!往右打!停停停停!”敞着门倒车的庞大箱货车随着指挥一下子刹住,一个小伙子眼疾手快地跑到车屁股后面,捡起一个掉下来的包裹,又赶紧跑开。11月11日下午,在定福庄的一处中通快递收发点门口,双11购物狂欢的威力初显,能装一两千件包裹的货车,“满得都要吐了。”

捡起快递的小伙子叫张辉,这天下午,他和所有人一样等得有点着急。派件的箱货车比平时晚到了1个小时。如果是平时的下午3点钟,他们已经分拣完毕,骑上派件的三轮车了。

11日,派送快件的车比平常晚到了1个小时,张辉和同事们抓紧卸货。

11日当天,定福庄分公司的收件量达到了平常的4倍。11辆厢货车进进出出,3辆车运来当天需要派发到各个小区的快件,收件则装了满满8辆车。片区所有货物在到达转运中心前,都要在这里扫描归类,这意味着,张辉和同事们至少要经手1万多件快递包裹,在一天内完成分拨、运送和派发。

张辉在扫描需要寄出的快件,一车千余件包裹,全部扫完需要忙上1个小时。

到了11日晚上9时,平时有条不紊的秩序彻底被打破。门外停着两辆车,一辆收件车,一辆派件车,分别等着装车和卸货。快递点的气氛有点紧张,一屋子的喊声此起彼伏。 “江浙沪!”“临沂的!”“陕西还有吗?”每组人把自己负责区域的包裹集中扫描,十几个一包装进大麻袋,麻袋两边收起边角。中间有人拿着缝包机,捻着麻袋的两角飞速缝包。记载着包裹的去向、件数和编码的卡片就连同袋口一起被密封上去,这个过程只需要两三分钟,双11这天,20个小伙子需要装500多个大包。

张辉和同事们拖着大包密封分装,恨不得在大厅里跑起来。

即使为了迎接双11专门加派了人手,大厅里还是兵荒马乱。每秒钟会有十几个快件被扫描,扫描的滴滴声一刻都没间断过,所有人都顾不得吃晚饭,忙得头也不抬。 晚上11点,这个网点仍然灯火通明。加班3个多小时之后,仍然有两车货物没有分完。他们决定12日一早6点接着开工。这天晚上,中通快递平台的数据显示,全北京160多个和定福庄分公司一样的网点,总收件量达到了200万件。而在平时,这个数字不到50万。 

11日晚,中通快递北京转运中心市内收发点的双11快递已经堆成了小山。

这仅仅是忙碌的开始。张辉根据往年的经验判断,物流压力会在13日到14日迎来峰值,到时候,快递员一天能忙上20个小时。平时一天能派100个件,11月的下半月,几乎每天都能收发两三百个件,从早晨7点忙到凌晨两三点钟。

11日晚,中通北京转运中心市内收发点内,分拣员三班轮值作业。

张辉对双11又爱又恨。半个月的高强度劳动,想想就觉得打怵,但是好处也显而易见:“能挣钱。”去年11月份,他就成了新闻报道里提到的“月入过万”的快递哥,收入几乎是平时的两倍。今年,为了确保双11正常运转,他们的网点提前增招了5、6个人。 但是压力仍然很大。“今晚我们几个要抱头痛哭了,”第三辆派件车门打开的瞬间,一位同事开玩笑说。张辉笑了笑,没说话。 也根本没有说话的时间。中午草草吃过的一碗热面,成了张辉一天中唯一的能量来源。 

11日下午4时许,张辉骑上十几分钟三轮车,来到自己分管的小区。

快递哥是不是可以近水楼台先拿到网购的宝贝?这个优势对张辉来说,根本不存在。送了10年快递,他摸过的包裹少说有两三百万件,但自己网购的经历,却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一件电器、一份女朋友爱吃的零食,还有一次根本就忘记买了什么东西,这三次网购,构成了张辉所有的淘宝经验。“所有的快递员都不会选择双11买东西。”张辉很肯定地说。除了不想给自己添乱,还担心收货的时效,“其实算下来没有便宜很多钱,但你很可能要过半个月才能收到。” 

平日100件左右的送货量,张辉会在3个小时内完成。不顺路的时候,每个件大约要送两分钟——拖着推车进小区,找到对应的楼号,上楼敲门。为了减少客户的等待时间,张辉会在11月份提前早上送件的时间。早晨7、8点敲开客户的房门,换来的并不总是感谢。有人被吵醒带着一身起床气收件,免不了一顿劈头盖脸的数落。“这么早来,烦不烦?”

为了保证送货效率,张辉会按照客户要求把快件放进收发柜。

遇到这种情况,张辉会郁闷一整天。但带着大大小小的包裹走在路上的时候,他有一种成就感,觉得自己像个圣诞老人,“带着家家户户的期盼,给他们送急需的东西,像是一份礼物。” 

送快件的时候,张辉觉得不受拘束,自由自在。

很多收到礼物的人和张辉成了朋友。他们会邀请他进屋喝口热水,吃口晚饭,甚至在生日聚会的时候喊他一起。遇到熟悉的客户,张辉也会默契地把快递放到约好的“老地方”——楼下超市,或者门口的隔间。

客户门口留下的纸条。

这种友谊让张辉感到熨帖和满足。送完一天的快递,他也会骑在三轮车上哼起张学友和谭咏麟的老歌,这是一天中最享受的时刻。回到公司,又要忙着收件和分拣,平常的日子也要忙到晚上7、8点钟才能收工。最近两天,张辉干脆从出租屋搬到了职工宿舍,更方便加班。

“中南海也收过我的快递!”这样的经历,让张辉对自己的工作生出了庄严感和神圣感。东城、西城、海淀、朝阳、丰台、石景山……10年快递送下来,张辉几乎跑遍了整个北京城,送了近百万件快递,跑过的路程加起来,能绕着地球转11圈半。但是他不仅没累瘦,还一直保持着150斤的“微胖”体型,比刚来北京的时候重了30斤。因为忙碌,他常常没时间吃饭,早晨和中午经常对付一下,或者干脆不吃。晚上很晚下班之后,吃饱就睡。 

张辉的手比实际年龄大出很多,虎口和指关节都磨出了厚厚的老茧。冬天冷风一吹,就会裂口。

张辉的手机里没有安装计步器,可细心的同事统计过他一天走下来的步数,100余个件,40公里,4万多步。“他要是打开微信运动,肯定能占领朋友圈里所有人的封面。”比较极端的时候,几个月能把鞋垫磨出俩窟窿,所以他会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量买双好鞋。 相比之下,手的待遇就要差很多了。敲门、打电话、拿大件,这些活儿基本都是右手来完成。张辉的右手看起来远超实际年龄,虎口有厚厚的茧子和裂口,那是生生磨出来的。手背上也有厚厚的茧子——一次派件常常要敲十几声,屋里才会有人应门。

遇到生鲜冷冻的急件,客户不接电话,张辉非常着急。

习惯了这些的张辉不觉得辛苦。每个月6、7千块的收入已经让他在乡人面前争了气,有人到北京来闯,没有学历和其他技能,就投奔张辉,从送快递做起。他寻思着,啥时候把老家的女朋友接过来,筹划婚礼。 “到时候出去旅游,玩个痛快”,张辉想,“把这些年没休的节假日,都补回来。” 

12日凌晨,中通快递北京转运中心,百余人在忙碌着分拣双11的快件。11日、12日两天,中通快递北京转运中心的总派件量300万单,发件量400万单,物流压力达到平时的3.5倍。

12日凌晨,中通转运中心门口,几十辆货车排队等候分拣,双11的派件高峰就要到来了。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