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高晓松:我对马云说你别多想,王菲是老天爷赏饭吃

2017-11-06
来自:每日人物

文| 金钟

编辑| 金匝

 

昨日下午,新歌《风清扬》在虾米音乐上线并刷爆朋友圈后,演唱者之一马云立即发布了一条微博,自嘲与王菲是“马菲组合”,两人的合唱是“浓浓的乡土音配天后的天籁之音”。

这次两人合作的《风清扬》,是新动作电影《功守道》的主题曲,制作人、曲作者是马云和王菲共同的朋友高晓松。

高晓松见证了整首歌的录制,新歌发布两个小时后,他将《风清扬》转到了朋友圈:“功夫不负有心人,好听到对得起两位歌者。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以下是高晓松的口述。

马云喝了二两酒,再进录音棚

给老马录歌之前,我想象过,肯定要经历特别多的折磨。这是我的经验,入行25年,被很多新歌手折磨过。

本来都准备好了,老马说,咱先别直接进棚,先练一个晚上。我们就坐在他董事局办公室旁边的视听室里,真的花了一个晚上,练了很多遍,把他的发音、吐字都做了一次提前的排练跟纠正。

因为录音前正好是云栖音乐节,老马上台唱了几首,《Unchained Melody》、《我终于失去了你》等等,我觉得唱得还可以,但他对自己的表现不满意。所以录音的时候一直跟我说,他要认认真真地唱,绝不当作玩票,是怀着这种“半雪耻半努力”的心情录了六七个小时。

2017年10月11日晚,在云栖大会的音乐节上,马云登台深情献唱。

大家知道,录歌不是录的时间越长越好,只有一些千锤百炼的歌手可以录很久,因为他能保持住嗓音,通常新歌手录两小时音色就变了,也哑了。

老马先是录了4个多小时,我觉得差不多了,他还觉得不行。他问我,以前录别的歌手,你怎么样才满意?我就给他讲,原来我给席琳·迪翁录音,她说过,你说Good我不能停,接着唱,你说Excellent我还不停,继续唱,直到你没话说了,我在里边,看着你坐在外边完全无语,我才觉得完美了。

结果老马听完以后说,好!我也要这样,我也要到你没话说为止!这个让我很吃惊。因为新歌手会有两个特征,一是不太自信,二是觉得:哎呀!这样就可以了,这样就不错了。但老马不是。

我说那这样,咱换种状态再唱,一起去吃晚饭,我让他喝二两酒。有的新歌手紧张,喝点酒就会放开很多。结果再录还真就放开了,现在听到的“扬帆于岁月”,那个劈的嗓子出来了,就是酒后录的,这让我很高兴。

王菲就不用我来夸她了,华语乐坛里不少人难以望其项背的女歌手。尤其这首歌的处理,我非常满意,她自己也很满意。周围很多人听完甚至说,这可能是她这几年表现得最好的一首歌。

王菲本身唱的所有歌,都不是我爱你、你爱我那种小女人的歌,她有大胸怀。就算情歌也是:了解什么是爱情,了解什么是生活,我也了解你,但是我选择爱你。所以她唱这种大题材的歌非常拿手,而且不露痕迹地把很多高级技巧用上了。

她也录了几个小时,非常认真。而且她提出来说她先唱,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老歌手带新歌手的态度。就是说,老马能唱好哪些,哪些部分就归他唱,剩下的王菲唱,这也给了老马很大的信心。

不要多想,王菲这是老天爷赏饭

其实两年前,老马就给王菲发出过邀请。

当然王菲也没有拒绝。但她当然希望每个作品都是最好的,所以在等。有了作品,才有契机。

这首歌前后改了很多次,歌词改了七八稿,曲子写了一版,做了5版编曲,直到两人都满意了,合作才水到渠成。

词作者尹约,很年轻,但是通过她这两年发表的作品《大鱼》、《昨天涯》等等,包括在歌手周深专辑里的表现,我觉得她应该属于年轻一代里比较成熟的词作者,掌握了古典文学、西方思维,笔下也有历练。

一开始,尹约的歌词写得很雄壮,像大侠唱的歌,不太适合由女性演绎,而且初稿比定稿更复杂,所以中间改了很多次。

老马跟王菲也提了很多建议。我们都觉得,这应该是一首更辽阔、淡然的歌,而不是雄壮的。

包括歌词里“一个个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风萧萧日落潮退去,天地生太极”,这都是最后时刻才改出来的歌词。

录音之前,编曲也花了很长时间。因为男女对唱,歌的定调本身就非常不容易,再加上两个人对音乐的爱好有所不同,编曲相当于有风格、速度、定调这3个变量,我先后做了5版编曲,最终才定下现在的样子。

录制这首歌的过程中,老马和王菲能直接沟通的都直接沟通,也有些不太好意思沟通的,才通过我。我也看到了他俩沟通的截图,挺好玩的,两个都是很松弛的人。

讲一件很有意思的事。老马听完有预混的一版,跟我说,你说我的声音是不是稍微有一点点小啊?他这一点特别可爱,提出疑问,不是那种领导的语气,而是很像一个新人。

我说其实你跟王菲的声音比例是一样大的,但是她声音的穿透力确实比你强,这是没有办法的,她是千锤百炼的歌手,稍微一发力,就已经超过了你,但我又不能把比例变得一边大一边小,这样的话整体就不平衡。

哦……他就明白了。我说这没办法,有些东西是祖师爷赏饭吃,有些东西是老天爷赏饭吃。祖师爷赏饭吃就是可以练,跟着祖师爷练吧;有些东西是老天爷赏饭吃,你练也练不了。我说你就不要多想了,王菲唱歌,就跟你演讲一样,是老天爷赏的饭。

他俩都是“沧海一声笑,万籁俱寂”

但老马和王菲也有共通的地方。

你听他们唱,明显有些地方两人都唱得好。比如“唱一曲出塞的歌谣,沧海一声笑,万籁俱寂”,这个“万籁俱寂”,就唱的不错。

那是因为,他们俩都到了“会当凌绝顶”的位置,不管你怎么沧海一声笑,其实周围就是万籁俱寂。

还有那一段,“君不见自古出征的男儿,有几个照了汗青,一个个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也是非常好的。

当时在录音棚里,我跟老马讲怎么唱,到了这段,我说,你脑子里就回想最早创业的时候,18个人在一间小屋里,风起青萍之末,然后千里烟波,变成燎原的烽火,最后大家一个个“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他对这些东西有最深刻的理解,后来就处理得好了,因为那就是他的生活。

王菲也是,我觉得她现在是完全通了的状态。你可以听她一路走来的作品,可以感觉到,她有些时候向这个方向追求,有些时候向另一个方向追求,会追求能量密度,也会追求空明清淡。

这次合作,她已经不是说要玩玩这个,或者试试那个。她就像一位武林高手,开始可能用降龙十八掌,后来又玩打狗棒,再后来通了,飞花摘叶也可以伤人。

所以最后他俩合唱的时候,尤其是唱到“清秋时分浊酒一壶,挑灯看剑,回望人海起落,扬帆与岁月放歌”,我浑身起鸡皮疙瘩——这是我整个录音过程中最感动的地方。

他们都已经到了这样的位置,未来对他们来说,其实是可见的。不像还在爬山的人,不知道山那边是什么样子。可登到山顶后,你会发现,看到的山那边的样子,其实是差不多的,如何跟自我共处就重要了。

这跟电影《功守道》要表达的东西其实也是一样的:太极是一种很终极的东西,你最终会觉得它管用。

电影《功守道》海报

就像你年轻的时候,觉得要宝刀宝剑,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打遍天下无敌手。可到了一定岁数,你觉得战胜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我觉得太极就是用来做这个事情的,解决人与自身的矛盾。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