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三里屯“黑”代驾的夜行生活

2017-11-06
来自:凤凰青年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平台:重案组37号

作者:赵吉翔 刘经宇

深夜11点的簋街,饭店门口喝高的人相互搀扶,路上车来车往。

夹杂在车流与顾客中间的代驾师傅们,身穿各代驾平台工作服,手拎着电动车在门前等待生意。

2011年5月起醉驾入刑以来,酒后找代驾越来越成为刚性需求。《代驾行业白皮书报告》显示,2016年,全国代驾行业总订单超过2.53亿单,总产值达154亿元。

但代驾行业乱象丛生。黑车司机兼职代驾,司机随意私下接单,酒吧工作人员自行代驾,私人代驾“垄断”饭店客人……还有一些小的代驾公司基本没有准入门槛,毫无驾驶经验的探员,几分钟便通过面试,当天入职就可以开始工作。

▲11月1日晚,身着蓝色马甲、挂有工牌的e 代驾人员在簋街等待客户。罗亦丹摄。

司机随意接单避开平台

10月31日晚11时许,朝阳区簋街附近,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通过“爱代驾”APP叫来一位代驾司机。

该代驾50多岁,河北人,自称十多年驾龄,干代驾有三四年。白天开货车,晚上8点出来兼职,凌晨2点左右回家。

他注册了“微代驾”“同城代驾”等多个APP,以便更多接单。

“一晚上能接四五单,想干就接。”他说,平台会抽取一定分成,但对自己没有任何约束力。

多名互联网平台代驾司机也称,与平台更多的是一种合作方式,注册完就能接单,平台基本没有任何管理。

如何成为平台司机?代驾司机称,注册过程很简单,基本没什么审核,身份证和驾驶证对得上、无犯罪记录就行。入职后会有半天培训,教一下基本话术,之后就基本没什么管理,“相当于自由人”。

▲簋街胡大饭店门口,等待接单的代驾司机。新京报记者王飞摄

次日凌晨1点多,丰台区方庄簋街某饭店门口,一位代驾司机表示,可以报单,也可以不报。

报单即通过平台下单,平台抽取20%的费用。不报单,就是越过平台接私单。

三里屯酒吧街附近,一名身穿e代驾工作服的代驾司机没有通过平台手续,直接进行交易,要价比官方收费标准高出20元。

他和几名做代驾的朋友有个微信群,接到活后,如果不能及时赶过去,就分享给其他人,再从中赚取中介费。“一般就是二十块钱,和平台的服务费差不多。”

代驾接活先“讲规矩”

11月1日晚,东城区簋街附近,胡大饭店总店门口,七八名代驾司机聚集。

看出探员有意想找代驾,一名身穿e代驾制服的司机,推荐了身边一名中年男子。

这名男子自称做代驾三四年。“前几年生意好做,那时还没有这些平台,一些认识的朋友聚在这里,簋街80%饭店都有我们的电话,有活就给介绍。”

但饭店帮忙叫单,一般要给五十块的抽成。“虽然抽成比平台高,但挣的也多。羊毛出在羊身上,那时高出现在好几倍,起步价至少两三百。”

为何穿制服的司机会让活儿?对方一笑,“说句难听的,我们就是地头蛇。平台上过来接单的人,我们不管,但来这里趴活的,就得讲规矩,得等我们这些人都有活走了才行。”

▲簋街胡大饭店门口,等待接单的代驾司机。新京报记者王飞摄

酒吧“搞垄断”自营代驾

11月2日凌晨,工体mix酒吧外电子屏上滚动着:若需酒后代驾,请与工作人员联系。

探员通过酒吧保安联系了一位代驾,收费与互联网代驾平台相同,送到垂杨柳中街100元。

这名代驾是酒吧工作人员,专门为客人进行酒后代驾。他介绍,整个酒吧有五六人专门代驾,收费跟代驾平台一样,代驾拿固定工资,每月六七千。

此外,客人通过APP自行下单的代驾司机可以来酒吧接单,但其他情况,不允许代驾司机在门前趴活。

代驾过程发生意外纠纷怎么处理?这名男子称,都是由酒吧解决。

工体北门附近还聚集多辆黑车。探员与其中一名黑车司机谈好价格,同样是垂杨柳中街,收费100元。

▲工体北门揽客的黑车。不少黑车司机兼职酒后代驾。新京报记者王飞摄

“这都是少的了,一般我们接单,都是至少300元。”对方介绍,因为喝酒的多,在工体三里屯附近的数百辆黑车,都兼职酒后代驾司机。

行驶到双井桥下辅路与广渠路路口时,右转灯为红灯。这名黑车司机直接驾车辆闯红灯右转,进入广渠路。

“这路我熟,跟你说,这里的红灯不拍的,可以直接闯过去,没事。”他淡定地说。

体验:无驾驶经验20分钟应聘上岗

“高收入,高回报。入职便利,领取工服工牌当天即可上岗。工作自由,轻松月入5000-8000元以上。”

这是北京俊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代驾平台发布的招聘信息。其中规定,3年以上驾龄,c1驾照以上,熟悉自动挡和手动挡,熟悉本市路线,无不良驾驶记录,无重大事故及交通违章。

事实上,该公司的入职标准并没有这么严格,甚至可以说是轻松通过。

11月2日下午,探员来到位于朝阳区酒仙桥附近面试。这家公司办公室在另一公司内部,办公区域约20平米,屋内只有三名员工。

“我们是加盟e代驾的分公司,软件叫小易代驾,每晚能派出六七百单。”负责面试的工作人员说。

查看身份证及驾照照片后,对方便开始介绍公司代驾软件的收费模式,随后拿出一份合作协议,签字即完成招聘,全程约20分钟。

交100元服装费和300元个人充值金,下载司机端软件,接受安全知识、礼仪、软件使用方法的培训,便可接单干活了。

而探员考取驾照只有两年,且平日基本没有驾驶经验。是否需要路考、身体健康证明?对方表示均不需要:“我们把路考取消了,那个太麻烦。”

“礼仪培训”中,工作人员介绍,“软件都会就近派单,如果你发现过去需要长一点时间,别急,给客户打电话时,就说十几分钟就到,不管多远,都这么说。”

该公司官网介绍,这是家从事“酒后代驾”、“长途代驾”、“旅游代驾”等集一身的服务性公司。通过天眼查公开资料发现,该公司注册于2017年2月14日,经营范围包括技术转让、技术咨询、小客车代驾服务等。

下午6时许,e代驾一名工作人员确认,公司“没有加盟这个说法。完全是一些小的代驾公司打着e代驾的名义行骗”。

▲工体北门揽客的黑车。不少黑车司机兼职酒后代驾。新京报记者王飞摄

讲述:“有代驾就干,没活儿就拉黑车”

凌晨12点,正是工体酒吧热闹的时候。街面亮如白昼,路口车辆堵成一排,打车的、等人的、喝多的人叫嚣着。

30多岁的赵明(化名)对这些已习以为常。在附近开了三四年黑车的他,还有一个身份:代驾司机。“什么挣钱干什么,只要不违法。”

看着身穿各个代驾平台工作服、骑电动车路过的代驾司机们,赵明说自己不一样,没在任何平台注册,有活就干,没活就拉黑车。

他住在燕郊,每晚7点多出来,到工体趴活。与他一样黑车兼职代驾的,在这附近有一百多人,来自全国各地。

“一般是酒吧保安、经理介绍生意,待久了都熟。”赵明说,介绍的活至少300元起步,司机也都会给对方发个50块的红包。此外就是喝多的,自己出来找代驾。

趴活这几年,赵明啥人都遇到过。在他看来,“来三里屯工体玩的,都是不差钱的。”

上半年某天凌晨3点多,他代驾一位喝多了的客人,开着顶级版的路虎揽胜送到亦庄,一次就给了3000元。“喝多了,我服务也周到,负责扛上车,到了再扛上楼。”

每晚,赵明能接三四单。多的时候,他一个月单靠代驾,就能挣一万七八千。

虽然挣得不少,赵明还是怀念传统代驾的时候。“也就是几年前,还没这么多APP。去哪里,价格都是我们定。嫌贵了,那就别走。”

新京报记者 赵吉翔 刘经宇

编辑 李骁晋

校对 郭利琴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