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百人计划 | 高级定制时装设计师Alice Yu:独立设计师未来需要直面线下体验店的“进攻”

2017-10-10
来自:凤凰青年

在热点频出的当下,每一种流行文化,每一篇爆款文章的背后,都反映出这个时代人们的价值观和审美取向- 这也是我们做“100 Points百人计划”的初衷。

100 Points百人计划是凤凰网青年频道2017年推出的一个青年人物专访计划。在繁杂与剧变的时代中,百人计划以“人”为标识,去记录在岁月洪流中闪耀的2017年。在这个计划中,我们提取十个焦点领域,并在每个领域中选取十位有想法且把想法付诸实践、享受凭一己之力改变社会的过程的“新享法”青年,跟他们聊聊当下的现象和变化,听他们对加速到来的未来的期待,以及身处变局之中的观点。我们相信,经由我们收录整理的100位青年的100个观点,将绘制成2017年的时代平面图,供后来者查询与回溯。

采访、作者| 胡艺瑛

八年前在上海富民路一栋老洋房某个不足20平方米的房间里,叫Tasha的姑娘用黄铜色的钥匙推开了房门,“栋梁”从那天起悄无声息地矗立至今;167年前的夏天,毫无意识的买手形态早已先于温室效应落户香港,在德辅道临海区的一间竹木结构的临时商店里,“连卡佛”的门槛被至少三代资产阶级用钞票抬高。直至今日,人们依旧疏于设想这两处相去三个世纪横跨1200公里的可能性。

上个世纪的某个平常日子,叫Coco的歌厅女郎在维生之余亲手缝制女帽,她和今时今日我们身边任意一个在朝九晚五之余用键盘报价的店主无异,前者对自己的好运气心知肚明,拽住歌厅客人里的工业家和军官,顺理成章开设店面,后者运气稍微差一点,一声叠一声在回复着“亲你好”。后来Coco一手创立了Chanel,大量店主模仿它的版型、色调和针法,以千分之一的价格将其在平行阶层中发扬光大。

 

这个时代在对名牌买账过分大方的同时,又对苦苦挣扎的独立设计师过分苛刻,我们并没有拿出过去款待连卡佛和Coco Chanel的态度,一视同仁对待那些密集排开在民居旧巷中的个体店铺,以及低价兜售设计和资历的独立设计师。确实,在审美与审丑纷纷失衡的今天,“淘宝”的出现不难被理解为“做坏市场”——那些破坏规则的人不但没有被逐出游戏,还频频抄底修改游戏底线。另一厢,拼尽力气为“独立设计师”正名的小众人群却成为了下三滥战争的炮灰——比起Coco所处的战乱与贫瘠,眼下里外三层的这块蛋糕,却更加难以下咽。

作为小众群体食物链的上游,已经在国内多个一线城市及海外拥有工作室的独立设计师AliceYu,和我们深谈——“求学”是目的单纯的自我增进,还是测试海外市场水温的一次“试水”?淘宝网店的存在是相对正面还是负面?就行内人士看来,品牌设计师和独立设计师的最大区别在于?眼下大牌频频收购传统手工坊的举动,属于市场的吞并行为吗?

 

“当下中国独立设计师所处的环境,比起过去任何一个阶段都友善”

凤凰青年:你一直反复提起自己不是一个科班出身的服装设计师,学过舞蹈,做过买手助理,在香港理工大学进修服装设计,但你的作品却因此拥有更多自我的元素。现在再去回顾这几年的时装生涯,你觉得“外行思维”给你最大的自由体现在什么方面?

Alice:版型——这也是为什么我会跑去米兰进修的主要原因。因为我并非从理论出身,当作品的设计涉及版型,就会发现原来已经被专门的版型师傅揽收了,而最终版型的制作,会交付给珠江三角的服装工厂。

凤凰青年:听说你以前在跟版师打交道的时候,总是在这个问题上碰壁?

Alice:虽说中国是一个生产大国,多年来已经接手了大量国外一线品牌的代工生产。但版师始终没有尝试以更加突破的思维进行版型深究,更多的只是停留在一些已有的固定版型之上。作为一个“外行人”,我会有许多看似天马行空的Idea——譬如说裙子经常是常规的裁剪在版型,而我更从整体视觉效果和线条出发,很多提议基本版师想都不想就否定,认为达不到我的想法和要求,直到这样各执一词的争议多了,我决心将版型的话语权收回,跑去米兰学习。

凤凰青年:你决定去意大利留学的时候,工作室成立了7年,你的个人品牌工作坊成立一年,同年你还在米兰成立了高级时装品牌。这么紧凑的节奏安排,难免会让大众觉得你的求学目的并不那么单纯——这会是测试海外市场水温的一次“试水”吗?

Alice:这是一个顺势而为的过程。因为有7年的工作经历,才积累了经验,资源和知识,包括对市场的理解、产品开发、生产资源、资金和一些经营知识,后来才有了这次朝圣般的学习之旅。

凤凰青年:用“朝圣”来描述这次的求学,看来你的观念也在随之改变?

Alice:一定会。譬如说我对奢侈品的理解。Maiangoni就在米兰奢侈品街之上,每天你都会看到不同大牌的橱窗频频更新。因为学生的身份,碰上一年两季的时装周,大量门票会扑向我们,也很轻易就能溜到后台帮忙。学校经常有各大品牌的设计师会到学校来讲课,奢侈品一向被标签和价格制造出来的距离感也就慢慢消失,原来Chanel和Dior那么接近,它们不厌其烦地重复如何从独立设计师的工坊走到今天一线品牌的故事,这些作品更接近艺术品而不是商品。

凤凰青年:都说“橱窗”是反映一个国家设计水平的窗口,你觉得从国内外“橱窗”的比照看来,我国独立设计师所处的市场环境如何?

Alice:其实我感觉眼下中国独立设计师所处的环境,比起过去任何一个阶段都友善,也正是因为独立设计师的群体出现,市场比过去更加注重个人的设计风格以及作品的标签化。

凤凰青年:那除了橱窗、除了顶级品牌及设计作品的触手可及,去米兰学服装设计这件事,和你之前想得一样吗?

Alice:完全不一样。首当其冲的,就是意大利给我带来的各种不适。马兰欧尼(IstitutoMarangoni)作为全球四大服装学院之一,和世界上任何一所高等学府一样,实行宽进严出的政策。研究生课程包含六门——手绘、电脑绘画、版形裁剪,市场分析,流行趋势,还有服装历史,你突然能够理解,那些打着复古旗号的作品,背后是历史文化的沉淀和设计师对历史的理解。

凤凰青年:会有压力吗?

Alice:压力很大。但其实我挺享受的,Marangoni是出名的作业多,常常睡眠严重不足。因为除了作业还要处理工作,每天都是各种的作业,画手稿,裁剪打版各种练习,历史论文,市场分析报告,每天都是用行李箱装作业上学。感觉在那种氛围里面,人像重新活了一次。但是也更热爱这份时尚事业。

凤凰青年:你刚才说到对于当下的独立设计师而言,这算是很好的一个时代,环境很友善,所以存在“行业风口”的可能性吗?

Alice:我理解的“行业风口”应该是新模式对旧模式具有一定颠覆性、取代性;或者是因创新而产生一个新的、市场需求巨大的一种趋势。而如今的独立设计师品牌也并不是一个全新的模式,它只是运用了全新的公共工具和营销手法,所以我对现在独立品牌的涌现的理解是,这是个行业全新的就业模式。行业下一个风口不敢妄言。而就服装行业而言,货品的售罄率是公司是否能营利的重要指标。要做到产品的精准营销,就要建立起一个预测和设计过程,这个包含有众筹,预售,定制,快速反应,智能制造,设计师平台,垂直供应,大数据等多元素的精准营销可能是个趋势。

凤凰青年:听起来“独立品牌”有点类似于伴随着当下社会消费升级而出现的私人教练、私人营养师,所以作为定制设计这种服务于一小群人的细分行业,你们的业务范围在某种程度上和我们过去熟悉的“婚纱街”形态是冲突的?

Alice:对。

凤凰青年:那可不可以这么理解,“高定”的理念已经将某一部分人拒之门外?换句话说,以后它会不会成为中产阶级的附属品?

Alice:我觉得不会,很多人甚至连“私人定制”这个说法可能还是来源于葛优的电影台词。客户对消费行为的反思和拔高会导致市场“细分化”现象的出现。

凤凰青年:其实近年来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的一线品牌纷纷发展副线产业,以亲民的设计和价格向基层消费群体示好。相反,独立设计的价格被越炒越高,风格也更加迥异——你又是怎么去预判市场竞争的走向的呢?

Alice:一些商业品牌想转型来讨好另一拨顾客人群,但因为他们的风格和品牌形象已经定型,只能是重新发展副线。同样的问题对于独立设计师而言却是游刃有余的,因为船小易调头,在“调头”的过程中他反而可以确定品牌的风格和走向,每一个设计师都是经过密集的人群效应才形成自有的风格。

其实独立设计师品牌的价格并不过分,一个主要原因是生产链的问题。因为一线品牌的强大后台以及他们的销售量基数和分店销售渠道,能够多方面保证需求。但独立设计师之所以小众,是因为从供求数量上已经决定了他的生产成本问题,同样一件衣服,做一千件跟一百件,价格是天壤之别——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独立设计师品牌的成本会非常高。

凤凰青年:但据我们所知你不仅没有考虑去降低成本,反而在自己的作品中掺入了成本极高的粤绣和苏绣,还有法式勾针刺绣的元素。

Alice:对,但其实这些元素只是作品呈现的最后结果而已,我更希望大家能通过我的作品,去关注到这个传统手工艺,以及一些生存很艰难的传统手工坊。

凤凰青年:传统作坊其实很多大牌也都在合作,我们在香奈儿的高定系列里看到了很多刺绣的元素。你觉得眼下大牌频频收购传统手工坊的举动,属于市场的吞并行为吗?

Alice:我觉得并不是吞并。就连香奈儿、老佛爷这种一线商业品牌也加入到专业手工坊的合并事务中来,我觉得它们更多是保育而不是侵犯。欧洲当下的经济环境大家都心知肚明,大批手工坊纷纷倒闭,但是品牌的介入对于它们而言,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情。

凤凰青年:而你也有同样的动作。

Alice:是,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和一个叫广绣庄的传统手工坊保持联系,老板姓郑,我叫他郑老先生,现在是他的女儿在帮忙打理。在国际化的作品中,中国刺绣无非是龙和凤的外现,但我觉得并不只有这一面。所以2018年秋冬系列是相较西式的塔罗牌主题,我会用传统粤绣这种技法去表达,后期融合法式钩针刺绣的运用,将二者结合。

独立设计师未来需要直面线下体验店的“进攻”

凤凰青年:从一个行内人士的视角来看,品牌设计师和独立设计师的最大区别在于?

Alice:商业品牌最重要的动作就是抢占市场份额,一个大蛋糕我可以吃多少——这是商业品牌很在乎的问题。而独立设计师可能更多还是以自我喜好为准则,在这个过程中他可能会忽略“比例”。但是对于将来而言,除了线上,我觉得更重要的可能是线下体验店,这也是我认为独立设计师需要面对的大潮。

凤凰青年:传统品牌和独立设计师品牌之间所面临的消费者抢夺局面到底会有多激烈?

Alice:独立设计师品牌输出的是一种全新的设计和服务。他和他的消费人群互相欣赏、惺惺相惜;这种认同感粘性很高,超越了对一般品牌的粘性。在同质化日益严重的现状下,大多数消费者只对款式和价格敏感,而对缺乏精神符号和核心优势的品牌缺乏足够的忠诚度。在独立品牌这块土壤上则恰好相反,其拥护者不但追捧,还进行大力传播。而这些对服装有自己理解的人群,恰恰是独立设计师品牌的核心消费人群。

凤凰青年:所以它们各自的对策分别是?

Alice:传统品牌做出价格和设计的降纬调整去拉拢和培养低纬消费群体,这更符合大众消费品牌的市场路线。而独立设计师品牌为了旗帜鲜明得有别于传统品牌,需进一步加强其设计的符号感和差异化。这使其忠实粉丝粘度更高,但也形成了审美门槛。使其更小众化更细分化,影响到市场的扩大,成本因此高居不下,价格也不得不提高。表面上小众市场和大众市场是两个并行市场不会产生过于激烈的竞争,但从长期来讲,小众设计师品牌为得到更多的市场份额,他最终会在设计里边进行某些妥协,以迎合处于中间层面的消费者。从而进一步蚕食传统品牌的份额。而传统品牌将会去创建更多具符号感的品牌,或直接并购独立设计师品牌,并仍以独立设计师品牌的形式出现。

将来的市场是一个多元化并存的、相互交差的一个市场。

凤凰青年:其实独立设计师在过去几年也经历了一些耐人寻味的变化,蛋糕越分越少,看客的胃口却越来越大。独立品牌店面也从最初的栋梁、BNC到眼下一抓一大把的淘宝网店。作为当下得利的独立设计师,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Alice:这两年确实存在洗牌的情况,我觉得未来两年的时间会成为时间刻度。因为独立设计师在很多关口就存在“孤注一掷”的抉择——你必须个性非常鲜明,同时你的目标受众就会迅速集中,但同时也必须要接受另一群受众的“对立”。现实就是这样,你越特立独行,你的风格越是坚固,你就会加速走向小众化。而栋梁的起步是早期的买手店,它充其量是提供一个平台,类比眼下的淘宝,其实是一个道理。

凤凰青年:这是市场需求的结果吗?

Alice:这是市场需求和转变的过程。基础就是中国经济的飞跃造就了一大批生活优渥,具备精神符号,注重生活品质和细节的消费人群。(为什么我不举数据说中国未来将有多少中产多少富人呢?因为这只能说明有多少消费能力,并不代表他们一定要消费某产品)其次,人群结构中细分出许多带有符号性的圈子,视野更开阔。由此,便产生自我定位和自我主张的小众人群,他们不满足传统品牌给予的笼统定位,他们追求属于自己的时尚,追求个性化。这就生产了小众差异化的需求。

凤凰青年:从局外人的视角来看,似乎也跟过去十年电商的蔓延速度有关系,电商的扩散太让人始料未及,而服装产业受到的波动又最为明显。

Alice:是的,这种新兴的模式加上供求关系,便呈现出厚切的状态,这种状态鼓励了更多的设计师参与其中,同时也引起了某些资金的关注,变成商业投资行为,在资金的推动下,原来纯粹的产品模式变成了市场模式,在不断的引导下,消费者的观念也发生变化——你看电商出现之后,进入门槛就降低了,许多的年轻设计师进来,他们通过新的传播形式和媒体宣传包装自己,并且输出自己的价值观和审美态度,这股新力量培养出更多的年轻个性化群体,也是在鼓励大家通过着装这一符号寻找属于自己的同类并形成圈子。恰恰是独立品牌经历从满足需求到制造需求的过程,使服装消费市场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景象。

凤凰青年:那么从目前的行业状况来看,独立设计师和大型平台之间的关系又发生了哪些微妙的变化呢?

Alice:大多数独立设计师虽然大都拥有专业技能和部分供应链,但他们因为缺乏足够的宣传资金、市场渠道和销售管理经验,一直处于艰难的坚守状态。直到栋梁及BNC的慧眼识珠,才开始建立宣传包装的平面,设计师才有了讲诉自己态度的讲台,从而进入消费者视线。于是某些优秀设计师不但满足了小众消费群对产品个性化的追求,更在某些精神层面上产生共鸣,互相欣赏,互动非常良好,并在小圈子内以加权的速度传播,受到追捧,产生了一定的社会效应和经济效应。

凤凰青年:所以你觉得淘宝网店的存在反而是正面的?

Alice:是的。因为消费群体和品牌定位完全不同。市场可以尝试整理,包括销售、面料、管理、和客户,现在大家不是都在说:现在全世界都在看中国。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